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8 胡轸奔袭鲁阳城 王匡兵败小平津

正文 58 胡轸奔袭鲁阳城 王匡兵败小平津

    “贞之,吴景、程普、韩当军报,说华雄围父城不攻,十分可疑。”

    荀贞抬头看去,见是孙坚匆匆从帐外进来。

    “文台,我刚接到一道军报。”

    “是什么?”

    “胡轸亲统兵马,已至鲁阳。”

    “胡轸统兵已至鲁阳?”

    “正是。”

    孙坚正准备往坐席上坐,听到荀贞这句话,呆了一呆,愕然地说道:“董卓匹夫,原来攻我颍川只是佯攻?”

    “用一万兵马佯攻我颍川,也真是看得起你我。”

    孙坚落座席上,稍微收拾了一下惊愕,忖思片刻,说道:“胡轸带了多少兵马?”

    “不多,只有五千。”

    “才只五千?”

    “俱为骑兵。”

    “原来如此!难怪他能如此迅捷,又能如此隐秘,……他何时到的鲁阳?”

    “据军报,应是昨日中午。”

    “那鲁阳现在情形如何?”

    “胡轸不但瞒过了你我,也瞒过了袁将军。军报上说:胡轸兵到时,鲁阳/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准备,袁将军正与诸将饮酒高会,猝不及防,被胡轸驱马策军,接连踏破了三处营垒。”

    “然后呢?”

    “张勋、桥蕤、陈兰、雷簿诸将死战,护得袁将军入城。”

    “城可有失?”

    “那倒没有。见袁将军入城后,胡轸没有攻城,而是继续攻杀被留在城外的袁将军部曲,直杀到入夜。”荀贞起身,来到孙坚座前,把手中的军报递给他看,说道,“你看看,上边写的:直杀了个血流成河,积尸如山。”

    孙坚接住军报,一边看,一边问道:“袁将军部曲伤亡多少?”

    “具体伤亡不知,但肯定损失不小。”

    “胡轸现在何处?”

    “军报最后写的有。”

    孙坚性急,听了荀贞此话,索性不再看军报别的内容,直接把军报展到最后,看到了两个字,讶然念道:“‘已撤’?”

    “进无声息,退如风行,一击即走,毫不拖泥带水,凉州铁骑,名不虚传。”

    董卓分兵两路进攻颍川,荀贞、孙坚本以为他这是在“声东击西”,一路虚、一路实,却未料到,董卓的确是在“声东击西”,但“实”的一路却不是在颍川,而是在鲁阳。搞了半天,原来董卓进击颍川的两路兵马全都是“虚”,是为了骗过荀贞、孙坚和袁术。

    最终的结果证明,董卓此计得售了。

    孙坚忽然想到一事,丢掉军报,一跃而起,拿出吴景等遣快马送来的上报,急声说道:“击我颍川是虚,奔袭鲁阳是实,看来这就是华雄为何围城不击的原因了!贞之,胡轸即已带兵撤退,那华雄想来也该撤军了,你我却不可就这么放他离境啊!”

    “文台有何高见?”

    “我欲立即令吴景、程普、韩当进击,然后亲率兵马,追而击之!”

    “董卓既定下了此计,虚击我颍川、实奔袭鲁阳,以我料之,就必会有后手,断然不会坐视你我追击华雄。”

    “那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走?说来就来,说去就去,当我颍川是什么地方?把你我当成了什么?”

    “文台,万不可因怒兴兵啊!”

    “……,话是这么说,但贞之,你就能咽下这口气?”

    荀贞举目帐外,沉思着说道:“董卓断不会只奔袭鲁阳。”

    “你的意思是?”

    “记得此前咱们商议军情,说到董卓出兵,极有可能会是分兵两道,一击袁将军,一击袁车骑么?”

    “鲁阳好攻,只要骗过你我和袁公路即可,河内那边,可是与洛阳隔着河呢!滔滔大河,岂可易渡?便是董卓有攻河内之意,怕也难以得手。”

    “董卓如果真的有进攻河内的话,为不使袁车骑早有戒备,想来应是在进攻鲁阳在同一时间前后,用不了两天,就会有消息传来了。且等消息传来,便知他有无得手。”

    “管他有无得手!现在说的是华雄,还有轘辕关的那五千出关董军,贞之,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撤走啊。”

    荀贞收回望向帐外的视线,目光落在孙坚的脸上,说道:“文台,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

    “袁将军受袭大败,伤亡惨重,如袁车骑再获败,……这讨董之事?”

    “怎样?”

    “恐怕会更没有人敢出兵进击了啊。”

    “你是说?”

    “当务之急,不是华雄和那出关的五千轘辕关董军,而是你我该想一想,下边该怎么办了。”

    孙坚怫然不乐,说道:“便是二袁将军皆败,无人敢出兵进击,只剩下你我两路,贞之,这讨董我也是要打到底的!怎么?你有了退意?”

    “忠烈之士,天下岂只有卿?文台,你我相交多年,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么?董卓倒行逆施,挟持天子,祸乱海内,我与他不共戴天,怎可能会有退意?”

    “那你是何意?”

    “我是说,当此之际,你我切不可草率行事,万一董卓还留有后手,你我追击华雄或轘辕关的那五千董军不成,反而不慎坠入他的埋伏,轻则也大败一场,重则伤筋动骨、坏了元气?……你我兵败事小,将来二次讨董事大啊!”

    “可我就不甘这么看着他们撤走。”

    孙坚自从军以来,几乎败绩,虽有过险死在战场上的经历,可最终那场仗还是打胜了,像现下这一仗这样,被董卓耍个团团转,吃个哑巴亏的事儿,他以前从未有过,难免咽不下气。

    “小不忍则乱大谋。”

    “……,也罢,就听你的。”

    “卿可传令吴景、程普、韩当,华雄如撤,不可追击,遥送之出境便是;我也传令仲仁、文谦,轘辕关出关的那五千董军如撤,一样也是不可追击,遥送出境。”

    荀贞、孙坚的军令还没送走,荀成、吴景的最新军报就相继送来。

    两人的军报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说:董军后撤。

    只有一点不同,荀成在军报中提到:轘辕关董军在后撤时,旗靡辙乱,看似军纪不整,但他和乐进都认为,这只是假象,应是轘辕关董军的诱敌之计,所以他和乐进决定不做追击。

    荀贞回复军报,批写道:“卿与文谦决策甚当,轘辕关董军入境以内,与我并无一战,今其撤退,何来‘旗靡辙乱’?此必诱敌之计也。卿二人无需追击,送之出境即可。”

    戏志才、荀攸、程嘉等人知道了鲁阳遭袭、华雄和轘辕关董军撤退之事,纷纷来到荀贞帐中。

    程嘉叹道:“我闻董卓昔从故太尉张温击边章、韩遂时,诸路皆败,甚有部曲折损十之七八者,而唯他以计得归,独全部曲,又闻他初入京时,兵少,乃令其部夜晚出城,白昼入城,如是再三,遂使京都士民皆以为他兵众。‘兵者,诡道也’,他可谓谙熟此技。”

    戏志才有点懊恼,说道:“董卓此声东击西之计,本该早能看出,却竟被他哄过!”

    荀贞说道:“不但哄过你了,把咱们全都给哄了。志才,胜负兵家常事,没有百战百胜的将军,被董卓骗过一局并不丢人,下次咱们和他再对阵时,也骗他一次就是了。”

    正说话间,帐幕被人掀开,一阵衣香传入,诸人不用看,也知这定是荀彧来了。

    荀贞抬眼看去,果是荀彧。

    此时临暮,夕阳的光辉从掀开的帐幕外洒入,正落在荀彧的肩、后背上,诸人观之,见他黑衣高冠,带剑配囊,眉目清雅,长身玉立,从夕照中安然步入,只觉恍如神仙中人。

    帐中诸人里,程嘉的地位最低,坐的位置离帐幕最近,他看到荀彧如此风范,虽是正处在议事中,按说不该有分心的,可却也顿有自惭形秽之感,不觉身子往后挪了一点,以可离荀彧稍微远些,免得自己被衬得“更丑”,心中想道:“君侯族中真俊士济济,初见君侯、公达、仲仁,一英武、一智秀,一敦文,已觉是人间罕见,不意来至颍川,复又见仲豫、文若、休若、友若诸君,或饱学德高,或善辩能言,或娴於理事,竟亦各天下杰才,并俱各姿容美伟。”

    一来颍阴荀氏的基因不错,二来满腹诗书气自华,所以荀家的子弟们虽不能说全部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可整体来看,却正如程嘉所想,确实都称得上“美姿容”三字,而在这其中,又数荀彧最为温雅,最合乎“君子如玉”四个字,换言之,最能引起别人的好感。

    荀彧入到帐中,从容行礼,取出一个密封的信笺,对荀贞说道:“阿兄,我刚在帐外,正碰上来送军情的斥候,顺便帮他拿了进来。”说着,来到荀贞案前,将信笺呈上。

    荀贞一面打开信封,一面示意荀彧入座,笑道:“我听说你又去找奉孝了?”

    荀彧坐入戏志才对面、荀攸上首的席上,答道:“奉孝年岁虽轻,然实奇才。他在家学里时,我就常与他对谈议论,经学文章,他不如我,可如论及奇谋高才,我不如他。兄真有识人之明。”

    这最后一句,“兄真有识人之明”,说的却是荀贞一直对郭嘉青眼有加。

    荀贞笑了一笑,览信读之,看不两行,笑容顿收,一目十行地把这道军报看完,将之放在一边,环顾帐内,喟叹一声,说道:“果如我所料!”[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