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7 无信不立丈夫举 围而不击事可疑

正文 57 无信不立丈夫举 围而不击事可疑

    文直家在南阳,是南阳土著,在南阳郡有不少朋友,鲁阳也有他的友人。(.23w[x].

    文氏是南阳士族,文直交往的朋友自也多是士人,袁术到鲁阳后,为站稳脚跟,征辟了一批鲁阳的士子,或纳入军中,或置之於后将军府中,分别委以职务,文直的朋友多出自本地冠族,不少都在征辟之列,除掉不肯应征的,还有两三人因此而投到了袁术的麾下。

    上次来鲁阳,袁术不直见时,文直就找了他这几个袁术军中的友人打听情况,这次袁术又不肯见他,他没办法,只好再去寻友探询。他的这几个在袁术军中的朋友,职位有高有低,今次事态紧急,他没有去找别的人,直接来找了地位最高的这个。

    来到他这个友人家中,文直奉上礼物,两边分宾主落座。

    文直遂说道:“先前,荀侯、孙侯与袁将军有约,愿守望互助。此事卿知之也。今轘辕关董军合计五千步骑将攻阳城,华雄统兵五千亦已围父城,是我颍川西、南皆受敌也。我奉荀侯、孙侯之令,星夜兼程、驰来鲁阳之故,正是为来请袁将军践行盟约。我昨日抵县,到之当时即求见袁将军,可袁将军却至今仍未见我。……卿居鲁阳,又在袁将军帐下,可知缘故么?”

    他的这个友人和文直关系不错,说话并不隐瞒,听得文直此问,他屏退左右侍婢,回答说道:“袁将军所信用者多是他的汝南乡人,或从京都跟他来的那些故友旧朋,如我等者,本就是聊以备位而已,凡军机要事,我等极少参与,袁将军与荀侯、孙侯订约这件事我虽然知道,但是具体袁将军为何不肯见你,我却是不知了啊。”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我倒是听人说起过一件事。”

    “何事?”

    “前两天闻华雄部沿汝水东去,入了颍川境内后,袁将军召开军议,当时张校尉是有提过,建议袁将军即刻遣兵出县,往援颍川。”

    “张校尉?”

    “便是张勋了。”

    “噢,那然后呢?既然张校尉有提此议,袁将军为何还不肯见我?”

    “因为桥校尉反对。”

    “桥蕤?”

    “正是。”

    “盟约已定,桥校尉缘何反对?”

    “桥校尉言:君子当知权识变。”

    文直顿觉荒谬,险些拍案跃起,强自按下冲动,闭上眼,深吸了口气,睁目说道:“吾闻无信不立,大丈夫行事,当首重然诺,岂有以‘权变’为由而毁约弃诺的?”

    “桥校尉乃故太尉桥公族子,久与袁将军交好,素为袁将军所重。袁将军所以不肯见卿者,以我料来,恐即与此事有关。”

    桥蕤、桥瑁是族兄弟,两人都是故太尉桥瑁的族子。出身公族、家世显贵,故此桥蕤深得袁术信用。不过袁术不肯见文直,其实与桥蕤所言无关,文直的这个朋友对此也是约略知晓的,只是袁术毕竟是他的“主君”、长吏,他不能说袁术坏话,所以就将原因推到了桥蕤身上。

    文直也知他的这个朋友在袁术帐下只是个寻常吏士,不得袁术信用,没有什么发言权,所以倒也没有提出什么请求,在搞清楚了袁术为何不见自己后,文直即告辞出来。

    在鲁阳又待了一天,依然不得袁术接见,文直知不必再等下去了,军情紧急,他当晚离了城中,又星夜兼程,赶回阳翟。

    到了阳翟,见到荀贞,文直将“数求见袁术而不得见”的经过禀报了上去。

    孙坚在座,他怒不可遏,说道:“袁公路实非可与谋事者也。”

    荀贞说道:“事既如此,你我也不必等袁将军的兵马了。”

    孙坚说道:“我这就传令,命吴景、程普、韩当诸将择机与父城里外相应,共击华雄。”

    荀贞和孙坚之前议定:由荀贞遣兵去援乐进,而由孙坚遣兵去救父城。

    孙坚从部中抽选了两千精锐,以吴景、程普、韩当为将,於三日前出的阳翟,昨天就已悄然抵至了父城一带,但为了等袁术回信,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展开进攻。现下既然袁术不可能派兵来了,那也就不必再等了,所以孙坚有此一语。

    荀贞点了点头,顾问座上的戏志才:“仲仁可有军报送来?”

    孙坚派去驰援父城的是吴景等亲信重将,荀贞遣去助乐进的也是帐下重将,——便是荀成了。

    戏志才答道:“最近的军报还是今早送来的那道:轘辕关董军虽入了颍川郡内,但尚未有展开攻势,反而结营自守,与仲仁、文谦部间隔二十里,观望不战。”

    这次进攻颍川的两路董军合计约有万人,荀贞、孙坚两部联兵现则有三四万之众,单从数字来看,荀、孙似是占着上风,但董军多精卒,如只是守城的话,以荀、孙的兵力绰绰有余,可如是野战的话,荀贞、孙坚两人却皆没有必胜的把握。

    故此,轘辕关的那五千董军不动,荀贞在没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也不能贸然进攻。

    荀贞对孙坚说道:“贼情已然明了:两路董军,一虚一实。轘辕关董军是虚,其目的显是为了拖住我军主力,使我不敢擅离阳翟,全力驰援父城方向;华雄部董军则是实,其目的显是为夺父城、郏县,一来以此控我郡南重镇,二来估计也是为了断掉你我与鲁阳之间的联系。”

    孙坚以为然,说道:“可恨轘辕关离我郡太近,要不然倒是可以全力进攻那五千出关的轘辕关董军。”

    轘辕关挨着颍川,正处在颍川和河南尹的接壤处,那五千出关的轘辕关董军完全可以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而一旦他们撤入关中,荀贞、孙坚就只能望关兴叹,无可奈何了。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只要轘辕关这个钉子不拔掉,荀贞、孙坚就没办法全力援助父城、郏县。

    家门口蹲着一条恶犬,时刻虎视眈眈,这滋味不好受。

    却也没奈何。

    轘辕关的地形太险,如要强攻,代价太高。

    荀攸亦在座,他笑道:“虽因轘辕关董军之故,使我不能全力驰援父城、郏县,然孙侯遣去夹击华雄部的吴景、程普、韩当诸校尉皆猛将也,兵士亦皆百战沙场之精锐也,他们又是间道行至,出敌不意,华雄部兵马虽众,以我观来,却是离战败不远了。”

    ……

    父城县北十余里有一个小山坳,吴景、程普、韩当屯军在此。

    吴景是孙坚的内弟,所以三人之中,以他为主。

    他把刚刚接到的孙坚命令出示给程普和韩当:“将军下令了,命我等择机进战。”

    程普皱着眉头,说道:“我看华雄部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韩当问道:“程公何出此言?哪里不对了?”

    程普在孙坚帐下诸将中年岁最长,所以被诸将尊称为“程公”。

    程普说道:“这两天军报都说华雄围城不攻,他明知道阳翟距父城不过百数十里,援兵最多两日可到,如换了是我领兵,我肯定会加紧攻城,绝不会围而不击。我看华雄的架势,反倒好像是在等我们的援兵到啊。”

    “程公的意思是,华雄要围城打援?……应该不会吧,他只有五千兵马,围城已是勉强,又哪里还有余力再打援?”

    “所以我看不明白,也所以我刚才才说华雄部好像有点不太对。”

    论及武勇,吴景不如程普、韩当,论及军略,吴景也略有不如,他所以能为此次驰援父城部队之主将,纯是因他的身份使然,不过吴景有个好处,就是不专断,此时听了程普的话,他细细一想,觉得程普说得对,这华雄部还真有点可疑,因而“从善如流”,说道:“听程公这么一说,华雄部确是颇为可疑,……程公,那以公之见,我部现下该当如何?”

    “以我看来,绝不可贸然进攻,反正华雄部围城不攻,父城眼下并无失陷之危,我等不如遣一信使,将此敌情快马送去阳翟,呈报将军、荀侯,请他两位决断。”

    吴景考虑了一下,说道:“也好,便按程公此言。”

    做出了决定,吴景当即遣人赶去阳翟上报。

    ……

    父城城外,董军中军大营。

    华雄立在帐外的高地上,眺望前方的县城。

    这个位置距离父城有几里地,虽能看到城墙,但对城墙上的具体防御部署却看不清楚,华雄眯着眼远眺了会儿,召左右近前,遥指数里外的城墙,说道:“早年我从相国讨冀州黄巾时,荀侯亦在军中,他帐下的勇将、猛士,我虽见得不多,然多知其名,今日守城的如是辛瑷诸辈,我退避三舍,如是刘邓诸辈,我可与争雄,而今守城者却是陈到……。”他轻蔑地啐了口,接着说道,“只可惜相国明令我只许围城而不许攻,要不然,父城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了!”

    左右俱皆附和。

    华雄问道:“阳翟现有什么动静?”

    “还是老样子。”

    “仍没有出兵?”

    “荀、孙只遣了荀成领兵驰助乐进,至少据我部的军报,并没有见他们分兵来救父城。”

    “讨边章、韩遂时,我与孙坚亦曾同在军中,他用兵重在‘轻猛’二字,而荀侯不然,却多计谋,父城被围,荀侯岂会不救?我料之,他必有兵马来援,只是暂时还未被我部发现。”

    “校尉英明。”

    “多洒斥候探马,务必谨慎小心,不可被荀、孙偷袭。”

    “是。”

    “鲁阳呢?现有什么动静?”

    “无一兵一卒出城。”

    华雄又是轻蔑地一笑,目光从前方的父城转到了南边,那里是鲁阳所在的方向。

    蓝天白云之下,田地一望无垠,虽是根本不可能看到鲁阳城,可华雄的目光好似穿过了百余里的距离,看入了鲁阳的城中,他蔑然地说道:“袁公路死期不远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