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6 桥蕤称权当知变 文直再入鲁阳城

正文 56 桥蕤称权当知变 文直再入鲁阳城

    鲁阳城中。

    袁术尽管高傲,可他也知董卓兵精,曹操在袁绍一党中是少有的经历过战争、有过军功的人,——尽管曹操的军功更多是由“镀金”而得来的,可也是军功,然而在上次与董卓部将徐荣的一战中,曹操却几乎全军覆灭,仅以身逃,当时风传曹操战死,袁术还“幸灾乐祸”地专门遣人去洛阳,给留在洛阳的曹操小妻卞氏送了个信儿,虽然最后证明这只是谣言,曹操没有战死,可由此却也可见董卓部曲将士的善战,与袁绍、袁术这些贵族子弟、士族清流相比,两边在军事能力上根本无可比性,所以,在知道了胡轸部五千步骑出关南下,似是欲击鲁阳之后,他表面上看似胜券在握,可实际上却很是忐忑,——要不然他也不会同意和荀贞、孙坚订约互助。

    从获知胡轸部继续南下,抵至梁县日起,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询问这股董军的动向。

    一天不止问一次,多的时候,一天能问个十几次,早晨睁开眼,第一件事是问这个,晚上睡觉前,最后一件事还是问这个,甚至有时夜半醒来,还不忘召人进来,披衣细问。

    派去阳翟的使者走了两天,这一日,袁术接到军报。

    “禀将军,董军过了梁县,沿汝水东去了。”

    “……,沿汝水东去了?”

    “是。”

    鲁阳在梁县的东北边,这股董军过了梁县后,却往东去,这是什么意思?

    袁术心念急转,令道:“召诸将来。”

    张勋、桥蕤、雷簿、陈兰、杨弘等等诸文武臣属,以及袁术的从弟袁胤、女黄猗很快来到。

    袁术说道:“刚接的军报,说胡轸部五千步骑过了梁县,沿汝水东去了。”

    诸将闻之,俱皆愕然。

    袁术问道:“卿等以为他们这是何意?”

    杨弘说道:“如是来攻我鲁阳,不该沿汝水东去啊。沿汝水东去,那是郏县、父城。”

    黄猗说道:“莫非胡轸部此次所欲击者不是我鲁阳,而其实是颍川?”

    诸将面面相觑。

    大家鼓足了劲儿,要在鲁阳和董军打上一仗,结果董军却往颍川去了,看架势是要进击郏县或父城,此事若真,固然是可以松一口气,可对敢战之士来讲,却未免亦有点惘然如失之感。

    张勋狐疑说道:“看之前董军的种种态势,分明是要来击我鲁阳的,却怎么转脸去了颍川?这是、这是……,声东击西?”

    袁术说道:“管他是不是声东击西,今既其沿汝水东去,卿等以为我军该怎么做才是最好?”

    张勋说道:“将军与荀侯、孙侯订约,如董军击我,则荀侯、孙侯发兵来助,如董军击颍川,则将军发兵去助。既然董军似是要击父城或郏县,以末将之见,当下之时,我军当立刻再遣使去阳翟,与荀侯、孙坚商议联兵事。”

    袁术听他这么说,瞧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转眼看向桥蕤等人,问道:“卿等以为呢?”

    桥蕤知袁术心思,袁术衔恨荀贞、孙坚久矣,如果董军真是去攻颍川的话,他又怎肯遣兵相助?因而,他反对张勋的意见,说道:“荀侯、孙侯两部兵马合计有数万之众,五千董军何足其定也?以末将之见,将军根本就不必发兵去助。”

    张勋蹙眉说道:“可将军与荀侯、孙侯有约……。”

    桥蕤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但是,将军前两天才刚遣使去阳翟,与荀侯、孙侯议他两人发兵来助我鲁阳之事,今一知董军似是欲击父城或郏县,便要舍弃盟约,事如传出,似有不妥,恐会遭人非议啊。”

    桥蕤说道:“‘权变’二字,张君岂不闻乎?君子当知权识变,岂可拘泥不化?”

    张勋还想再说,桥蕤不等他话音出口,又说道:“前些日从洛阳传来消息,说董卓有意拜刘表为荆州刺史,此事,我等皆知。刘表一旦到了荆州,必将会不利於将军的大计。而今董卓似是无意来攻我,这是好事,将军正可腾出手来,趁刘表尚未到任的机会先做谋划,以为来日能将荆州控入手中。张君啊,我且问你,你觉得是这件事重要,还是援助荀侯、孙侯重要?”

    “自是此事重要。”

    “那不就得了。”

    张勋无奈,只得不再多说。

    袁术这时开口,他先环顾了下诸将,然后徐徐说道:“卿等以为桥卿所言如何?”

    诸人皆道:“桥校尉所言甚是,正当如此。”

    “好,那就按桥卿此议行事吧。”

    ……

    华雄带部过了梁县,沿汝水东去,入到颍川境内后,他召斥候来问:“鲁阳贼军可有异动?”

    “并无动静。”

    “父城、郏县贼兵呢?”

    “大约是已知我部将至,两城皆紧闭城门,严防守备。”

    “阳翟的贼兵呢?”

    “轘辕关我部又出了两千兵马,与此前那三千步骑合兵,共计五千,已向阳城、轮氏运动,阳翟贼兵似正迟疑,不知该援助阳城、轮氏,还是该先援助父城、郏县,故尚无动静。”

    华雄顾对左右,笑道:“相国计已得售,荀、孙二贼此时必进退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天刚过午,下令道,“传令三军,加速行军,傍晚前必须得抵至父城城外。”

    左右应诺,各去传令,命各部加快行军的速度。

    ……

    阳翟城外,荀军营中。

    荀贞、孙坚俱在。

    荀贞皱着眉头,细看地图,对孙坚说道:“文台,你我本以为董卓是要进攻鲁阳,却没料到他竟是来进攻我颍川。轘辕关本只出来了三千兵马,现又多出了两千,合计已有五千步骑,只凭文谦部,怕是挡不住。……文台,你以为咱们是该先援助文谦,还是该驰援陈午?”

    从董军前期的部署来看,明明是要去进攻鲁阳的,可事到临头,却是虚晃一枪,径沿汝水进入到了颍川境内。

    不但荀贞,孙坚也是出乎意料,他说道:“阳城距我阳翟约有百里,父城距我阳翟也是约有百里,不管这两座城哪一座失守,都将不利於我阳翟。该先驰援何处?却是不好决定啊。”

    论之经济条件,颍川固是名列所有的郡国前茅,可如较之地理条件,颍川却是大大不行。

    无它缘故,颍川辖地太窄。

    郡南北长约二百里,东西最窄处,也是长约二百里。

    辖地如此之窄,向外进攻的时候尚好,一旦敌人来犯,尤其是在敌人分兵两路,各从不同方向进击的时候,就不好辗转腾挪,甚难应对。

    就比如阳城、轮氏、郏县、父城四个县,距离阳翟都是只有百里上下。

    也就是说,不管这四个县哪一个守不住,下一个将会被董军攻击的都将会是阳翟。

    荀贞问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说道:“卿等以为呢?”

    戏志才考虑了会儿,答道:“向父城、郏县方向进击的董军多,足有五千之众,而陈午部多新卒,虽有城池为守,然一旦开战,恐难是董军对手。以我之见,当先驰援陈午。”

    荀贞问荀攸、荀彧:“公达、文若,卿二人以为呢?”

    荀攸赞成戏志才的意见,说道:“董卓给君侯来了一手‘声东击西’,本以为他是要击鲁阳,却长驱直入到了我颍川境内,幸得君侯、孙侯此前没有轻举妄动,要不然必会因之措手不及。既然董卓会声东击西,以我之见,君侯何不也给他来一个‘声东击西’?”

    孙坚插口问道:“此话怎讲?”

    “君侯与将军可大张旗鼓,遣派兵卒,明去驰援文谦,而实取精兵,经小路,昼伏夜行,直扑父城、郏县,与陈午里应外合,先灭此敌,然后再回师西进,合兵袭破轘辕关之董军。”

    荀贞问孙坚道:“文台以为此计如何?”

    孙坚大喜,说道:“此妙计是也!”

    “文台既无异议,那你我便按此计行之吧?”

    “好!上次击讨董贼,是贞之你做的先锋,这次董贼来犯,总该由我带兵迎击了吧?”

    荀贞笑道:“卿为颍川太守,在此颍川地界,自一切以卿为主。”

    孙坚哈哈大笑,说道:“那便由卿遣兵去援乐校尉,我自选精卒,暗袭父城、郏县之董军。”

    荀彧这时说了一句,他说道:“君侯、将军前与袁将军订约,如董军去犯鲁阳,则君侯、将军遣兵往援,而如董军来犯我境,则袁将军派兵来助。袁将军日前遣来的那个使者刚离开阳翟未久,君侯、将军何不择选一使、快马去追,与他一道至鲁阳,面见袁将军,请他发兵来助。如此,不但胜算可以更大,亦可速胜之也。”

    孙坚点头说道:“文若所言甚是。贞之,那就劳烦文直再走一趟?”

    荀贞说道:“我这就召他来,请他再去鲁阳一次。”

    ……

    文直奉了荀贞军令,快马追赶,追上了袁术的使者,与之一道星夜兼驰,二入鲁阳。

    离鲁阳还有二三十里时,文直在路上听说董军华雄部已至父城县外,围城将攻。

    他知道军情紧急,所以一到鲁阳城中,就求见袁术。

    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却与他上次来时一样,袁术不肯见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