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3 劝降非是一路使 临敌当有两手备

正文 53 劝降非是一路使 临敌当有两手备

    阴修答道:“我闻之,皇甫公和盖元固的旧部,合计大约三四万人,被董卓分划为数部,分别交给了他遣去长安的诸将统带。”

    荀贞心道:“果然如此。”

    在兼并了洛阳诸军后,董卓本就实力大增,今又得了皇甫嵩的那三万精卒、盖勋的那数千兵马,实力更是上了一层。不过好在皇甫嵩、盖勋的部众都在三辅一带,而为了稳妥起见,料来董卓是断然不会把他们调来洛阳的,所以暂时倒还不必为此太多担忧。

    孙坚问道:“董卓遣了多少兵马从驾去了长安?”

    “我刚才说了,董卓十分谨慎,从不让我等参与军事,他军营内外亦戒备森严,外人不得出入,故此,他究竟调了多少人马从驾西去,我却也是不知,只是听说……。”

    “怎样?”

    “说法不一。有的说他调了两万人马,有的说他调了万余兵马,也有的说除留守伊阙、轘辕、虎牢、孟津诸关的兵马之外,凡余下之军马,他共分出了一半,遣去长安。”

    孙坚转眼,看向荀贞。

    荀贞沉吟了下,斟酌说道:“‘分出一半,遣去长安’,这应不可能。”

    洛阳北、东、东南三面皆有义军,四路义军合计不下二三十万步骑,面对这么多敌人的兵马,董卓铁定是不可能把留守洛阳的兵马分出一半,遣去长安的。

    孙坚以为然,颔说道:“确然。”

    “‘调万余兵马’,则又嫌少。”

    三辅一带现有皇甫嵩、盖勋的旧部,合计三万多人,皇甫嵩、盖勋虽被董卓调离了军中,可这三万多将士中必有不少倾向皇甫嵩、盖勋的,故此,为防万一,董卓也不可能只遣万余兵马从驾去长安。

    孙坚亦以为然,说道:“这么说来,董卓应是遣了两万兵马去了长安。”

    “即使不是两万,数目必也相差不大。”

    “董卓部原有十万上下,今分兵两万,则留在洛阳周边及洛阳城中的应是还有八万左右的步骑军马。”

    “应是如此。”

    孙坚扼腕长叹,说道:“可恨酸枣诸军屯驻不出,二袁将军亦拥兵观望,皆无斗志,要不然,趁此董卓分兵、实力稍减之际,吾等诸路合兵,四面齐击,何愁不胜!”

    阴修说道:“我在洛阳时,尝与洛阳诸公议起,说到诸位将军起兵讨董之事,有一事,我一直不明。”

    “何事也?”

    “我闻此次义军起兵,袁本初是为盟主,而上次击董,却为何只有将军、贞之与曹将军等人出击,不见袁本初动静?”

    孙坚说道:“闻是韩冀州阴为相阻,袁车骑军粮不继,又调不动冀州军马,故难以出兵。”

    “可惜、可叹!韩文节为袁氏门生,他去冀州上任前,我与他常在朝中相见,还觉得他这个人不错,却没想到他上不顾国家大义,下不顾袁家之恩,而竟因私利而坏诸位将军的大事。”

    韩馥出任冀州牧前,在朝中做过御史中丞,和阴修是曾同朝为臣,他家在颍川,当年阴修为颍川太守时,又曾照顾过他的家中,所以,他两人有过些来往。

    阴修的这一叹也不知是出於真心,还是附和孙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荀贞和孙坚两人对此也都不在意,他二人的心思现都在洛阳的军事部署上。

    荀贞等阴修对韩馥的“批评”告一段落,复又开口问道:“阴公,公可知董卓留了多少兵马在洛阳,又各分了多少兵马把守诸关?”

    “我来阳翟前,听说董卓刚增兵伊阙诸关。”

    这个消息是荀贞和孙坚所不知道的。伊阙诸关和荀贞、孙坚的讨董路线密切相关,联系到之前探知到的胡轸部出关南下,又和颍川郡的安危战和息息相关,两人顿时皆提起了兴趣。

    荀贞从容问道:“阴公可知他增兵了多少?”

    “几千人吧,可能不到万人。”

    “是步是骑?”

    “应多是步卒。”

    伊阙诸关的胡轸部本有三万步骑,经前番一战,折损了数千,今又得董卓补充数千,也就是说,胡轸麾下现仍是有三万上下的部众。董卓给胡轸补充的多是步卒,这说明董卓此次给胡轸补充兵马并不是为了让胡轸进攻、奔袭,而应是为了加强伊阙诸关的防御。

    荀贞沉吟说道:“董卓给胡轸补充了数千步卒,多为步兵;胡轸遣数千人马出关南下。文台,你从中看出了什么?”

    “胡轸这次遣军南下,不是为来攻我颍川,而应是为袭鲁阳。”

    阴修不知他两人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遂开口相问。

    荀贞把之前得到的那道“胡轸遣五千兵马出关南下”之军报告诉了阴修。

    阴修仍是没有明白,问道:“胡轸遣军南下,董卓补充他数千步卒,……贞之,你是怎么就从中看出了胡轸这次遣军南下是为去奔袭鲁阳?以我看来,他也是有来颍川的可能的啊。”

    荀贞笑道:“如果董卓给胡轸补充的多是骑兵,那胡轸这次遣军南下,就确有可能是为来击我颍川,可既然董卓给胡轸补充的多是步卒,那其用意便显是为增强伊阙诸关之防御,其所防者何人也?在我看来,防得就是我和文台啊。如此推之,他既要防我,那么此次南下进攻的,应便是鲁阳了。”

    “……,这未免牵强。”

    “暂时也只是我与文台的猜测之言。”见阴修对胡轸部遣军南下并不奇怪,荀贞问道,“胡轸遣军南下之事,阴公是否早已知晓?”

    “我快到轘辕关的时候,听说了此事。”

    “可有闻董卓遣军去河内?”

    “这倒是未曾听说。”

    “阴公此次离洛,不知在临行前,董卓有何嘱托?”

    “还能有什么嘱托?不过就是让我劝降你与孙侯罢了。”阴修顿了下,又道,“此次离洛的不但有我,还有大鸿胪韩公、执金吾胡毋公、将作大匠吴公、越骑校尉王公。”

    大鸿胪韩公,这说的是颍川人韩融;执金吾胡毋公,这说的是王匡的妹夫胡毋班;将作大匠吴公,这说的是吴修;越骑校尉王公,说的则是王瑰。

    荀贞、孙坚对顾一眼,皆了然於胸。荀贞心道:“韩融、胡毋班诸人必是受命分去了河内、鲁阳,劝降袁绍、袁术。……董卓这番派来劝降的人倒是精心选过的。韩融,天下名德之士,与二袁同州,颍、汝接壤,乃是旧识;胡毋班,王匡的妹夫;阴少府,我之旧日长吏。”

    孙坚说道:“韩公诸人可是分去了河内、鲁阳?”

    “正是。”

    孙坚问荀贞,道:“贞之,你觉得袁车骑、袁将军可会愿降?”

    “董卓方诛袁太傅、袁太仆等袁家人五十余口,若是换了个胆怯的,或会愿降,可二袁将军久有高名,俱海内英杰,又怎会舍国仇家恨不报,於此时降董?”

    孙坚大笑说道:“我亦以为然也。”

    他对阴修说道:“阴公,公与大鸿胪等诸公出洛,注定劳而无功。昨日贞之说了,公此番既然出了洛阳,离了虎穴,便干脆不要再回去了。公如想留在颍川,我这郡府任公居住,公如想回乡,且待胡轸那五千董军退回伊阙诸关后,我与贞之便选精兵护送公归。”

    “虎穴、虎穴。孙侯所言不差,那洛阳而今真是一座虎穴。董卓淫威逼人,公卿之下,无不战兢,难以自保。前时袁太傅满门五十余口遭诛,……贞之,若非卿族父荀公之力,早在月前,朝中恐就会有三公受诛了。”

    孙坚问道:“此话何意?”

    “董卓早前召朝臣议西迁事,众皆不欲,然惧董卓兵威,无敢言之,唯故司徒杨公、故太尉黄公直言不讳,当面谏止。董卓因怒。幸得贞之族父司空荀公出面转圜,以话开解,杨公、黄公这才没被董卓罪责。”

    荀爽给荀贞来过信,在信中略微提到过此事,——荀爽提此事倒非为“炫耀”,而是为揭示董卓的残暴无道。因此,荀贞知道此事。

    听阴修说到了荀爽,荀贞问道:“阴公在朝时,可与我族父常见?”

    “卿族父离洛伴驾西去长安前,我与卿族父时常相见。”说到这里,阴修微蹙眉头,略带担忧地说道,“董卓肆虐朝中,卿族父殚精竭虑,那日他伴驾西去长安,洛阳城外相别时,我见他气色似有不佳。……,唉,在洛阳时还好,这一去长安,关中水土与我中原不同,贞之啊,我很担忧卿族父的身体。”

    闻得阴修这么一说,荀贞也担忧了起来,可也没有什么办法。

    与阴修说了这么会儿话,阴修到底年迈了,昨晚新到阳翟,也没怎么睡好,荀贞见他有些倦怠之意,便与孙坚告辞出来。

    临出门,荀贞又重复了一遍孙坚刚才说过的话,对阴修说道:“公请先在阳翟安居。公若如欲返乡,则请稍待,胡轸今遣部南下,或是去击鲁阳,或是来击我颍川,不管他是要往哪里去来,颍川往南阳之路暂皆难通,且等形势分明,候其败归,我与文台再遣精卒护送公归。”

    阴修家在南阳,他要想回家,非得经过颍川郡南、鲁阳一带,眼下形势,不合适他回去。

    阴修对此也知,说道:“好。”

    离了阴修,孙坚、荀贞两人来到前院堂上。

    孙坚说道:“贞之,按阴少府所言推测,胡轸此次遣军南下,其意必在鲁阳。你说,你我两部眼下该如何行事?”

    “以卿之见呢?”

    “一面集结兵马,遣人去与袁公路通消息,预备与之联兵击敌;一面叫乐校尉严守阳城、轮氏一线,不得使轘辕关董军有一兵一卒入境。”[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