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2 阴少府哀伤洛城 孙讨逆嗟叹往事

正文 52 阴少府哀伤洛城 孙讨逆嗟叹往事

    阴修这回来颍川,确如荀贞、孙坚所料,确是奉董卓之命来劝降的。。  .23[wx].

    阴修是不想来的,可又不得不来。

    来的路上,他也曾做过犹豫,到底劝不劝降荀贞和孙坚?

    这好容易到了阳翟,还没进城,就先被孙坚给来了个下马威,接着又被荀贞说“不要再回去了”,从孙坚、荀贞的态度上,阴修看出了他两人是绝不会应董卓之劝降的,於是索性也就不再犹豫矛盾,做出了决定,心道:“罢了,既然孙坚、贞之‘汉贼不两立’,我也就不多费口舌了,便如贞之所言,此次既然出京,逃得樊笼,干脆就不回去了。”

    他心中做出了决定,言语上便不再吞吐,变得痛快起来。

    从行他来洛阳的这些人中,有董卓的人,也有他自己的人,他叫来了一个自己人,命道:“凡董相国派来之人,你都一一给孙将军指出吧。”

    吴景、孙贲带着兵卒上去,先令随从阴修来的那些人列成队伍,然后由这个人一一点出,凡是董卓安插进来的,无一漏免,被点出一人,兵卒便当场砍杀一人,尸横遍地,血流满道。

    董卓安插到阴修身边的人着实不少,几乎占了一多半,有百十人之多。

    这百十人中,有文臣,更多的是武士,有那不甘受死的,试图拔剑相抗,或者想要逃跑,可是吴景、孙贲早有准备,近处有甲士步卒,远处有骑兵巡弋,却是不但没有一人能够逃走,更是因有人抵抗之故,遂皆如先前被杀的那两个属吏一样,俱被砍了脑袋,无一人能落全尸。

    等洗清了队中的董卓的人,余下的都是阴修的人了。

    孙坚吩咐吴景:“把首级带上,悬挂县门,告诉城内外百姓,就说这些都是董贼的走狗。”

    吴景应诺,自与孙贲命人将那些砍下的首级堆到车上,等会儿带回县中。

    这等路上杀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一杀就是上百,且悉数枭首的举动,看来是十分“残暴”,但而今乱世已至,莫说荀贞、孙坚等,便是从阴修来的那些文臣们,之前在董卓血洗洛阳时也曾见过比这等举动更要“残暴”的行为,所以在知道不会伤及己身后,他们倒是没有再表现出害怕恐惧的模样,甚至还有几个一向痛恨董卓的,不觉为之拍手叫好,大感解气。

    荀贞笑对阴修说道:“阴公,天色不早,请入城吧?”

    “请,请。”

    孙坚在前导路,荀贞陪阴修一道,众人返回县中。

    没有再去军营,而是直接去了郡府。

    到了郡府,暮色已至,孙坚吩咐下去,府中安排了酒筵,是夜给阴修洗尘接风。

    次日早起,荀贞、孙坚联袂来见阴修。

    阴修昨晚酒没喝多,可到底年纪大了,一路风尘,疲惫不堪,所以早上起得晚了些。

    荀贞、孙坚在外等了会儿,阴修穿衣、洗漱完毕,请他二人入内。

    阴修住的是郡府后宅的主室,这本是该孙坚住的地方,然为示尊敬,故孙坚将之让给了阴修。

    荀贞、孙坚两人来到室中。

    彼此见礼毕,分宾主落座。

    孙坚笑问道:“阴公车骑劳顿,昨晚酒也没喝得几杯,……这卧室住着还惯,昨夜睡得还好?”

    此时的孙坚笑语殷勤,哪里还有半点昨天在路上杀人的凶悍?阴修知他是武夫本色,对昨天他的杀人举动却也没有太过介意,闻他这时座上询问,遂乃答道:“室中布局,与我昔在颍川时几无变化。我这也算是重温旧梦,昨晚睡得很好。”

    “噢,对,公尝为鄙郡太守,当时住得便是这屋。”

    “正是。”

    孙坚哈哈大笑,说道:“如此说来,昨夜却是旧主驾临,……贞之,看来我让房是让对了啊。”

    荀贞微微一笑,说道:“阴公为旧主,文台是新主,新也好,旧也罢,本是一家。”

    “‘新旧本是一家’。这话说得好!”孙坚抬眼看向阴修,笑容顿敛,正色说道,“阴公,公从洛阳来,当知洛阳事,不知洛阳眼下情形如何?”

    阴修长叹一声,哀然说道:“董相国……。”

    “董相国?”

    “不,董卓。”

    阴修久在朝中,身在董卓的眼皮子底下,左近周围多董卓耳目,平时不敢稍有不敬,称董卓为“董相国”称呼习惯了,一时忘了改口,得孙坚提醒,忙改口,直呼董卓之名。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董卓不顾公卿劝阻,一意孤行,非要天子西迁,天子前脚刚走,他后脚就纵兵大掠洛阳,烧宫庙、官府、居家,二百内里,几无鸡犬之存,又尽徙民从车驾,亦使长安去,复使吕布掘诸帝陵及公卿以下冢墓,收其珍宝。种种恶行,罄竹难书!想那洛阳,乃我天下名都,国之京城,人烟盛时,何止百万!现如今却是百里无人烟,遍地见人骨。”

    说到激愤处,阴修握起拳头,捶打案几。

    “这些事,我等已有所闻。阴公,我想问的是:现今洛阳周近的兵事如何?”

    “兵事?”

    “对。”

    “……,董卓十分谨慎,从不谈讲兵事,我对此所知者不多。”

    “都知道些什么?”

    “董卓入京后,先后收并了北军、西园军、故大将军与故车骑将军的部曲,复又使吕布杀丁原,吞并了并州兵马,洛阳诸军,早就悉入其手。”

    荀贞插口问道:“我闻皇甫将军、盖京兆早前被董卓召到了洛阳,不知他两人现下可好?皇甫将军留在三辅的部曲、盖京兆留在京兆尹的部曲现下又是归谁统带?”

    听荀贞问及皇甫嵩,阴修摇了摇头,叹道:“皇甫公一世英名,到今乱时,却反倒糊涂!”

    “噢?”

    “他如是听了盖元固之议,恐也不会有后来的天子西迁事,更不会有他险些丧命洛阳之事。”

    “险些丧命洛阳?”

    “可不是么?董卓召他入洛,盖元固劝他不要应命,他的长史梁衍也劝他不要应命,都说应当响应关东义军,应该起兵抗拒董卓,可他却不肯听从,舍弃部众,轻骑来了洛阳。一到洛阳可好,就被董卓诬造罪名,被抓下狱。”

    “竟有此事?”荀贞急忙问道,“这是何时的事?现在皇甫将军还在狱中么?”

    皇甫嵩原是左将军,董卓征他入洛时,改授以城门校尉之职。按此,荀贞本是应该称皇甫嵩为“皇甫校尉”才对,可他一口一个“皇甫将军”,明是不认董卓的任命。

    “不久前还在狱中,不过现在已经出来了。”

    荀贞松了口气,说道:“皇甫将军威名盖世,本朝名将,董卓素嫉惧之,当闻将军应召入洛时,我就有将军或会被董卓所害之忧,不意竟果险成事实。董卓既素惧忌将军,已把将军下狱,而前不久却又把将军释出,这必是有人相救之故。”问阴修,“不知将军是为何人所救?”

    “是被其子皇甫坚寿所救。”

    “我闻皇甫坚寿不是在长安么?”

    “他原是在长安,后闻其父被囚,便从长安驰来洛阳,他到洛阳时,董卓刚好在置酒高会,他於是就入到董府,来到席上,直前质问,责以大义,叩头流涕,时在筵上之人俱为之感动,皆离席恳求,共同请求董卓释放皇甫公。皇甫坚寿素与董卓友善,董卓因便起身,握其手,让他与自己同坐,遣使令免皇甫公,不但释放了皇甫公,还复拜皇甫公为议郎。”

    人的性格不同,为人处世不同,交的朋友也就不同。

    董卓忌恨皇甫嵩,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郦曾建议皇甫嵩杀了董卓,可皇甫嵩的儿子皇甫坚寿却和董卓的交情一向不错,也正是得亏了皇甫坚寿和董卓有交情,皇甫嵩也才侥幸免了一死。

    孙坚喟然叹道:“皇甫公固当代之楷模也,但有些时却未免太过、太过……,唉。”

    当年讨黄巾时,孙坚、荀贞都曾效命军中,不过孙坚当时是朱俊的部将,而荀贞则是皇甫嵩的直系下属,并得皇甫嵩重用,深受其拔擢之恩,所以孙坚虽觉得皇甫嵩有时未免太过迂腐,可当着荀贞的面前,这话却不好说出,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住,最终只是长叹了口气。

    老实说,别说孙坚了,就是荀贞本人,他也觉得皇甫嵩虽然知兵善战,堪称当代第一名将,并且收名敛策,不争战功,当年讨黄巾时,把豫州之战的战功让给朱俊,又把冀州之战的战功劳让给卢植,可称谦厚君子,但有些时,的确是太过迂腐。

    皇甫嵩至少有两次可以杀掉、或者至少大大削弱董卓实力的机会。

    一次是在董卓不奉灵帝诏令,不肯把兵马交给皇甫嵩时。当时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郦在军中,对皇甫说“本朝失政,天下倒悬,能安危定倾者,唯大人与董卓耳”,强烈建议皇甫嵩抓住这个“董卓逆命”的机会,把董卓给杀了,可皇甫嵩却以“专命虽罪,专诛亦有责也”为由,也即“董卓不从诏书是有罪的,可我如擅杀他,却也是有过错的”,不肯从皇甫郦之谏。

    再一次就是盖勋建议皇甫嵩和他自己共起兵响应袁绍等时。当时皇甫嵩麾下有三万精卒,屯驻三辅,与盖勋联兵,两部人马三万余众,且多善战老卒,如与袁绍等人呼应,便等同是断了董卓西去长安的退路,不但不会有天子西迁的事情再发生,在荀贞、孙坚、曹操、鲍信联兵进击时,他和盖勋还有与之东西呼应,两面夹击董卓的大好机会,说不定就能一战获胜。

    可这两次机会,皇甫嵩都因想做一个“汉家忠臣”的缘故而将之放过了。

    念及此,荀贞心头不由浮起了一句话:“小忠,大忠之贼也;小利,大利之残也。”

    虽是心中如此想,可皇甫嵩毕竟是他昔日的长吏,对他深有恩惠,且他本人也是很佩服皇甫嵩的杰出军事才能和谦厚爱民之品德的,故只是在心中轻叹了一声,嘴上没说什么。

    孙坚却是意犹未尽,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如是皇甫公肯从盖元固之谏,董卓恐早无今日之猖狂;又或如是故太尉张公肯从我之谏,更不会有今日之董卓为患!”

    “又或如是故太尉张公肯从我之谏”,孙坚说的这是张温讨边章、韩遂时的事了,当时董卓对张温不敬、言出不逊,孙坚时在张温军中,便建议张温把董卓扣下,行军法杀之,可张温因顾及董卓熟悉羌人情况,又勇猛能战,还想着要倚仗他平定叛乱,所以没听。

    荀贞不想在旧事上多讲,拉回了话题,笑道:“皇甫将军、张公当时或是各有别虑,故使董卓苟延至今,文台,往事已矣,今朝为国‘讨逆’,当看你我!”

    孙坚的将军衔是“行讨逆将军”,荀贞这一句“今朝为国‘讨逆’,当看你我”却是一语双关,是在暗指孙坚定能在此次讨董之战中大放异彩,成就功勋。

    孙坚哈哈一笑,不再说过往的旧事。

    荀贞对阴修说道:“皇甫将军幸得无恙,此天佑也。阴公,只是不知皇甫将军和盖京兆留在三辅的兵马,现由何人统带?”[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