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1 兵前先有礼臣至 软在硬后声威夺魂

正文 51 兵前先有礼臣至 软在硬后声威夺魂

    遣去河内附近探视有无董军动向的斥候方离军营,奉命西去阳城、轮氏的乐进亦刚带部开拔,阳城那边忽有人来报。

    来的是阳城县的县主簿。

    他却不是来找荀贞,而是来找孙坚的。

    不管怎么说,孙坚现在是颍川太守,所以县中有事,县吏肯定是先来找孙坚禀报。他先去了孙坚的军营,闻得孙坚来了荀贞帐中,遂又赶来荀贞营里。

    孙坚、荀贞对顾一眼,两人不约而同想道:“阳城主簿忽赶来求见,莫不是轘辕关的董军来袭?”

    孙坚说道:“快叫他进来。”

    阳城主簿入到帐中,头上汗水涔涔的,身上穿的官衣也都被汗水溻透,脸上灰头土脸,一道汗、一道尘土,一看就是刚从阳城到的阳翟,来不及休息,便赶着来求见了。

    荀贞、孙坚两人眼见他这般模样,皆心头一跳,更觉得恐怕是董军奔袭阳城了。

    只是,荀贞心中稍有狐疑,他心道:“刚接报说董军出了轘辕关,轘辕关到阳城数十里地,便是骑兵,也不可能奔袭得这么快啊。”

    孙坚问道:“有何要紧之事?让你这么急匆匆的?”

    阳城主簿拜倒行礼,旋即起身,答道:“府君、将军,少府阴公到了阳城。”

    “少府阴公?”

    这说的是曾为颍川太守、做过荀贞长吏的阴修。阴修在颍川当了几年太守,后被征至朝中,数迁而得拜为九卿之一的少府。荀贞为魏郡太守时,阴修在朝中算是帮过他些小忙。

    阳城主簿额上汗淌,迷住了眼,火辣辣的疼,他先抹了把额头和眼角,把汗水拭去,这才勉强把眼睁开,回答孙坚:“正是。阴公称是受朝廷所遣,专程来见府君与将军。”

    荀贞、孙坚再又对视一眼,听得不是董军奔袭,两人都松了口气,但阴修无缘无故地忽然来到,两人又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诧异和奇怪。

    荀贞心道:“‘受朝廷所遣’?现今哪里还有什么朝廷!阴公应是被董卓派来的。……董卓那边调动军队,作势欲攻,这边却忽然遣朝廷重臣来见我与文台,却是为了何故?”原因不难猜到,荀贞随即就想到了,他心道,“是了,‘先礼后兵’,这定是为‘劝降’而来的。”

    孙坚也想到了这一层,他问那阳城主簿:“阴公现在何处?”

    “本是想请他在阳城稍待,待下吏报知了府君与将军后,再请他来郡府,但阴公不愿等,说是身负朝廷重委,不可久候,故而与下吏一起来了阳翟。”

    “已到阳翟?”

    “为能使府君与将军早知此事,故而在离阳翟还有二十里时,下吏暂辞阴公,舍车就马,疾驰先来,阴公在后坐车缓行,现下离县应还有十来里地。”

    “好,这事儿你办的不错,看你满头大汗的,先下去歇歇吧。”

    阳城主簿应诺,又抹了把脸上的汗,恭谨地行了个礼,倒退出帐。

    待他出去,孙坚转对荀贞笑道:“贞之,你猜阴少府来是为何事?事先也没打个招呼,也没一道‘朝旨’,他以贵为九卿之尊,忽然就这么到了,……贞之你说,他这是何意?”

    “不该问他是何意,该问董卓是何意。”

    “哈哈。以我料来,他定是来‘劝降’的。”

    “我也这么想。”

    “那咱们是见他,还是不见?”

    “阴公昔日曾为我之长吏,今为朝廷九卿,他既来了,你我不可不见。”

    “噢,对!当年他为颍川太守时,你曾是郡中督邮。”

    “不错。”

    “那咱们就见上一见?”

    “既然要见,你我就应当出迎。”

    “说得对,他乃是朝中九卿,身份尊贵,你我是应当远迎之。”

    孙坚、荀贞几句话敲定了见或不见阴修,决定了不但要见,而且还要出外远迎,两人遂对顾一笑,携手而出,召来仪仗,带上戏志才、荀攸、荀彧、吴景、孙贲等人,共出营往去迎接。

    在县外约四五里处,荀贞、孙坚接住了阴修的车驾。

    依照朝廷典制,九卿出行,是有相应的车舆制服的,远望之,前导、从行的车骑颇盛。荀贞、孙坚两人的车驾在起队伍前头停住,使人过去通报,自在路边下车相候。

    不多时,从对面停下来的车驾仪仗中出来了几人。

    荀贞看去,中间那个正是阴修。

    较之当年在颍川时,阴修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髻稀疏,行路不快,不过精神还算矍铄,在两个属吏的陪同下,他往荀贞、孙坚这边行来。

    荀贞快步迎上,下拜行礼,口中说道:“北部督邮荀贞拜见府君。”

    这却是在以旧时的彼此官职相称。

    阴修露出了笑容,把他扶起,上下打量,笑道:“贞之啊!昔年郡中说你是颍川乳虎,当时我就知道你将来一定会名扬海内,成就不可限量,今日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设如无公当年不以贞愚钝而厚以拔擢,也就不会有贞今日。”

    “你我初次相见,我记得是在西乡,白驹过隙,岁月转逝,掐指算来,已是十来年前的事了。”

    “我来给公介绍,这位便是乌程侯、颍川太守、行讨逆将军孙文台。”

    “文台啊,我是见过的。”阴修转过眼,又去打量孙坚,说道,“比之昔日,孙侯越见精神了。”

    孙坚在洛阳待过挺长时间,在洛阳时,他和阴修见过。

    他也下拜了一礼,说道:“昔日洛阳一别,不意今日又在此与公相见。”

    阴修叹了口气,说道:“我一把老骨头了,说实话吧,我也没想到会能与孙侯再次相见。”

    孙坚问道:“闻听说公今来鄙郡,是奉了朝旨?”

    阴修下意识地瞧了眼跟从在他左右的那两个少府属吏,苦笑一声,说道:“然也,正是。”

    孙坚转回头,召侍立在不远处的吴景、孙贲过来,等他两人来到,指了指阴修左右的那两个属吏,令道:“拉到一边儿去,砍了。”

    孙坚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毫无征兆,那两个属吏还没回过神,已被吴景、孙贲两人拽着拉去了路边,直到被强迫着跪倒在地,他两人才反应过来,瞥见吴景、孙贲抽出了腰剑,他俩面色惨白,叫道:“孙侯!孙侯!这是做什么?……阴公,阴公,快救救我俩,救救我俩啊!”

    阴修也被唬了一跳,忙问道:“孙侯,这是作甚?”

    “如我估料不差,这两人应是董卓的手下吧?”

    “……,是。”

    孙坚虽然猛鸷,然却非粗心,很多时候,他也是个能察言观色的细心人,只从刚才阴修“下意识”地一个举动,他就猜出了阴修左右那两个属吏必是董卓派来监视阴修的,此时闻得阴修承认,他笑道:“那不就得了。”说着,冲吴景、孙贲做了个手势,把手往下一挥。

    那边的吴景、孙贲即举剑下砍,两声惨叫过去,一个人头落地,——之所以“一个人头落地”,却是因为吴景两人用的是剑,不是刀,本就不合适砍头,而孙贲更是从没砍过人的级,所以吴景下手的那人,脑袋被砍掉了,孙贲下手的那人却只被砍断了半拉脖子。

    孙贲想拔剑出来再砍,可剑刃被那人的颈骨给卡住了,拔了两下没能拔出,从脖腔里喷出的血染红了他的衣甲,喷到了他的脸上,他随手抹了一把,对吴景说道:“借剑一用。”从吴景手里借来了剑,又再劈斫,连砍了两下,才把那属吏的脑袋砍下,任之滚落道边。

    这一幕血腥残忍的景象,使得跟从阴修来的那些人无不惊骇,有胆小的乃至腿软坐倒地上。

    阴修好歹是见过大场面的,倒没有“腿软坐倒”那么不堪,但却也脸色刷白,他颤声说道:“这、这……。孙侯,这是为何?”

    “我与贞之所以兴义兵,离本郡,会师於颍川者,乃是为了讨除国贼!贞之尝言:‘汉贼不两立’,我深以为然。那两人既是董贼臣属,便是我之仇雠,杀之犹不解我恨。……阴公,你问我‘这是为何’?我倒是却奇怪了,难道阴公觉得我不该杀他俩?”

    “这、这,这倒不是。”

    “那阴公还问什么?”孙坚抬眼往阴修的车驾从众们看去,问阴修道,“彼辈中还有谁是董贼臣属?”

    阴修左右为难。

    “怎么?阴公不愿说?”

    不是阴修不愿说,是孙坚的这个问题没法儿回答。如说没有,孙坚肯定不信;可如说有,那么等将来回到朝中,恐又该难逃董卓毒手。

    阴修心中叹道:“我这趟就不该来,……可董卓恃兵为雄,操持朝廷,残忍无道,连袁太傅都被他杀了,他既然要我来,我又怎能不来?”

    方才孙坚叫吴景、孙贲杀人时,荀贞没说话,他知道孙坚这是在给阴修下马威,用意是省得阴修开口劝降,这时见他在杀了那两个属吏后,又逼问阴修,心知是到该自己开口的时候了。

    他冲阴修行了一礼,说道:“阴公,车驾西迁,去了长安,而今洛阳,废墟一片。公今既得出朝,以贞陋见,那就不要再回去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