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7 董卓难断凉并事 吕布驰兵入荥阳

正文 47 董卓难断凉并事 吕布驰兵入荥阳

    董卓听得此话,却仍是不信,说道:“徐荣从我多年,任劳任怨,怎会说出这等话来?即便是真的说了,也只是酒后之言,当不得真。”打住话头,不再谈论此事。

    等到左右诸将退出,帐中没了别人,董卓起身在帐中来回踱了几步,按剑看向帐中的地图,目光落在荥阳一线,却是面色沉凝,阴晴不定。

    董卓非是昏庸之人,这要换在平时,他是绝不会因为帐中人的几句话就怀疑军中大将的,可眼下非比寻常,无论朝中,抑或朝外,他而今可以说是处处皆敌,差不多已成“独/夫”,一着不慎,便难逃覆亡之局,在这么个心理压力极大的情况下,就是再“睿智”的人,也难免会因为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疑神疑鬼,更何况再则说了,那徐荣不是凉州人,从根子上就远了董卓一层,几句诋毁徐荣的话入耳,便是明知这极有可能是荀贞的离间之计,又明知进言那人和徐荣不和,那几句话恐是落井下石、借题挥的“谗言”,可却也不由冒出一点疑忧。

    董卓心道:“荥阳北有袁绍,东有酸枣,东南又近颍川,地处要冲,乃我洛阳之东门,非上/将不能镇之,吾帐中诸将,虽多猛鸷,可如论智勇兼备、进退从容,能胜过徐荣的却不多,徐荣又才刚刚大胜了曹操、鲍信,於理於情,我现在都不能召他回来。”

    他忖思多时,最终做出了决定:“荀贞狡诈,这定然是他的离间之计,当今正是我用人之际,我万不可中了荀贞的计、上了他的当,反过来却寒了我将士之心,徐荣是断然不可调回。”可却又实在不能做到完全放心,又想道,“奉先自投到我帐下,尚无军功,我待他甚厚,军中/将士已多有不满,干脆趁此机会,我把他派去荥阳,与徐荣共屯虎牢,可为两全其美。”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相貌堂堂,身材雄壮,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早年在丁原麾下时就深得丁原喜爱,做过丁原的主簿,今投了董卓,又深得董卓厚待,先是被董卓任为骑都尉,旋即不久,又被董卓拜为中郎将,并被得封为都亭侯。

    董卓这般厚待吕布,其中固有喜吕布勇武之因,但往深里追究,更主要的缘故却是因了那些丁原麾下的并州军将士:吕布杀了丁原,献丁原级给董卓后,丁原部下的并州军就被董卓吞并了,一部分归到了吕布手下,一部分由董卓自领,凉、并俱出精卒,并州军是一支和凉州军不相上下的勇悍部队,为得其效忠,董卓必须不吝钱财、名爵,所以他是极力厚待吕布。

    董卓厚待吕布是为了能得并州军之效命,这层用意,他帐下的诸将都懂,都能看出来,可是,懂归懂,能看出来归能看出来,却依然有不少将校对此怀有不满。

    董卓自掌住朝权以来,出於大局考虑,为了不激起士族的更大反感和阻力,对他本部诸将的封赏本就不多,至多拜个中郎将而已,除了他弟弟之外,没有一个授以显贵之职的,这吕布不过是“外人”,且是个“背主求荣”的“无义之徒”,却不但被董卓拜为中郎将,更被封了都亭侯,董卓待他如子,亲赏有加,凉州军里的那些骄兵悍将们又怎会不对此多怀不满?

    凉州军里多骄兵悍将,不满吕布得董卓重用,而那吕布也不是一个良善之辈,丁原是他的长吏,往日也是待他如子弟,丁原为骑都尉时,他是丁原的主簿,主簿等同后世的秘书,这是一个最与长吏亲近的职务,朝夕相伴,可在得了董卓的许诺和好处后,他却说叛就叛,说杀就杀,叛了也就算了,杀了也就算了,还拿了丁原的级献给董卓,放到后世,这就好比是一个将军的秘书把这个将军给杀了,并献其级给敌军主将,只这一点,就可看出他的品性,实是一个恃勇而贪的无义之徒,他既然自恃勇武,又无义而贪,今并又得了董卓的信爱重用,非常清楚董卓需要通过他来消化并州军,自也就不会把董卓帐下的那些凉州将校看在眼里。

    一边是做为自家根基的凉州将校,一边是赖以消化并州军的吕布,他们这两边时有矛盾出来,董卓有时也是为难,刚好趁此机会,干脆遣吕布去荥阳,与徐荣共镇虎牢,一则可以解徐荣改投荀贞之忧,二来也可让吕布由此立些战功,军队里边,说到底还是战功说话,只要吕布能立下一些战功,那么董卓再厚待他,凉州将士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思忖及此,董卓久在军中,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做就做,当即召来吕布,命他即带本部兵卒前去荥阳。

    不久,消息传到了颍川。

    荀贞闻讯,倒是先愣了一愣,心道:“吕布去了荥阳?”

    原本历史上的“诸侯讨董”,荀贞只知道个大概,早就把许多细节忘了,一时却也分不清“吕布去荥阳”是原本历史上就有的,还是因为这一世有了他行“离间计”而才出现的。

    如是后者?

    荀贞心道:“这就说明董卓中了我计也。”

    荀攸、戏志才闻之,来见荀贞。

    戏志才笑道:“董卓还不算昏聩,没把徐荣召回洛阳。”

    临敌换将,兵家大忌。董卓如真的这么做了,那的确可称一句“昏聩”。

    荀攸却是惋惜,说道:“吕布杀主求荣,此无义之徒,我闻他素恃勇而骄,与董卓帐下诸将多不和,今他去了荥阳?……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徐荣不在伊阙,而是远在虎牢,要不然,说不定君侯和孙将军就能直入洛阳了。”

    吕布自恃勇武,连董卓帐下的凉州将校都看不在眼里,想来更不会把徐荣当回事儿,他到了荥阳后,说不定就会有争侵徐荣兵权之事生,徐荣在董卓军中常受凉州籍将校的排挤,要说他是一个早就受惯气了的,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性,吕布如果侵逼过甚,荀贞这边再绣球一抛,他没准儿还真有投过来的可能。

    只是可惜,徐荣是在虎牢,而不是在伊阙。

    如是在伊阙,离荀贞近,他投过来会很顺利,荀贞、孙坚也可借此过关而上,长驱直进;可惜他远在虎牢,便是如荀攸所料,与吕布产生了矛盾,因荀贞离得太远之故,怕却是也难以改投来到荀贞麾下。

    戏志才、荀攸两人一笑、一惋惜,荀贞也跟着笑了一笑,惋惜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把此事抛到了脑后。

    如荀攸所说,离间徐荣本就是一个“闲着”,闲来无事时下的一步冷棋,反正对己无损,将来能用上最好,将来用不上也没关系。

    却说不受吕布去了荥阳的影响,荀贞依旧时不时地写信、送礼给徐荣,同时常遣斥候、探马深入洛阳近畿,探伺董军动向、察其士气,并日日与孙坚各操练部卒,以备二次讨董。

    时入三月下旬,这日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