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6 离间难离明智主 谗言每自小人来

正文 46 离间难离明智主 谗言每自小人来

    >

    荀贞问道:“是何计也?”

    荀攸说道:“君侯与徐荣为故交,今可多与他书信来往,常馈礼物。”

    “……,公达这是在想让我行‘离间之计’?”

    “正是。”

    “徐荣兵在荥阳,扼守的是酸枣军入洛之途,便是行离间之计,也用不着行在他的身上吧?”

    徐荣现带兵屯驻在洛阳东边,其当面之敌是酸枣联军,上次曹操就是被他在荥阳一带打败的,而荀贞、孙坚如要再战,却是绝不会走荥阳这条路,而还是会选从梁东入河南尹境内的,所以说,便是对徐荣行了离间计,而这个计又即使成功了,对荀贞、孙坚的再次出战似也无用。

    “正因为此,我才说这是一个‘闲着’,……也许没用,但说不定也会有些用处呢?”

    荀攸这话说得有道理。

    反正对荀贞来说,如按荀攸此计行之,就算事不成,也没啥损失,而如果事成,又万一将来真的能碰上徐荣,那就赚大了,——只是,从道义上看,这么做似是有点对不住徐荣,不过话说回来,兵争天下,固是不能不讲道义,可如事事皆依道义,却也不成,那就成宋襄公了。

    荀贞叹道:“公达言之有理,只是如按公达此计行之,那董卓素暴虐酷残,倘真因此生疑,吾恐会不利徐将军啊!吾与徐将军相交多年,见面虽不多,然意气相投,实不愿害他也。”

    戏志才、荀攸相顾一眼,笑而不语。

    荀彧说道:“兄与徐将军之交是私情,今与董卓所争者是大义,私情虽重,然较之天下大义、汉室苍生,却仍远不及也,公达之计,固是闲着,或许无用,可万一真能成、又真能用上,却是必会极有利於我军的,兄长,万不可因私情而忘大义啊。”

    “可我担忧如我这样做,或会危害到徐将军的性命啊!”

    “今我等四路义军、数十万步骑环驻在外,声势浩大,董贼便是再暴虐酷残,断也不敢因一点疑心而就诛前线大将,我料之,纵是计成,真的引起了董贼的怀疑,徐将军也定性命无忧。”

    “文若言之甚是,也罢,就依公达此计,我这就给徐将军写一封信去。”

    荀攸笑道:“君侯信中不需写太多言语,聊聊数语,足托思念即可。”顿了顿,又道,“送给徐荣的礼物也不需贵重,要是平凡无奇越好。”

    礼物如果太过贵重,这就显得造作了,越是平常的东西,比如一件衣服,又或一盒特色的吃食,平凡之中,方越能显出荀贞和徐荣的交情深厚。

    当下,荀贞写了封信给徐荣,又叫人备了点礼物,即令快骑给徐荣送去。

    却说了:与其离间徐荣,何不离间胡轸?毕竟胡轸才是挡在荀贞、孙坚入洛路上的董军诸将。这却是因为,荀贞和胡轸没甚交情,就是写了信去、送了礼去,也肯定是难以引起董卓的怀疑的,想那董卓也是通晓兵法的,必骗不过他,会被他看出这是荀贞在用挑拨离间之计。

    十余日后,徐荣在荥阳附近的董军驻地收到了荀贞的来信和礼物,从这天开始,往后每隔个四五天,就会又再收到荀贞的一封来信、一点礼物。初时,徐荣以为荀贞是真的想他了,不以为意,然次数一多,他难免就会警醒过来,明白荀贞这是在离间计,是想让董卓怀疑他。

    董卓军中多凉州人,徐荣是唯一一个非凉州籍的重要将领,在董卓军中,他的地位本就尴尬,不少凉州将士把他视作外人,把他排斥在圈子之外,而今荀贞书信、礼物常到,少不了就会有人犯嘀咕,更少不了会有人向董卓告密。

    徐荣拿着荀贞写来的信,独坐帐中,看了半晌,最终无可奈何,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荀侯啊荀侯,你这是在逼我啊。”明知荀贞用意,他也没有办法,只是叫来卫士,命之把荀贞写来的信统统送去洛阳,呈给董卓,希望能以此打消董卓的怀疑,自证清白。

    董卓先是接到密报,继又接到徐荣派人送来的荀贞信件,示於左右诸将观看。

    诸将看罢,有人嗤笑说道:“此离间计也!荀贞小儿智拙矣!竟欲以此乱我军心?可笑。”

    董卓以为然,点了点头。

    又有人说道:“却也不可不防。徐荣与荀贞旧年相交,我听说他俩交情不错,徐荣非我凉州人,与我等本就不同心,他要真投到了荀贞那边,却也是个麻烦啊。”对董卓说道,“相国当早做准备,以防万一。”

    先前说话那人不以为然,说道:“徐将军虽非我凉州人,然从相国多年,受相国提拔之恩,忠心耿耿,每遇战,冒矢石,常先登,我有一次曾与他在酒后袒衣比伤,他的伤比我还多,如此忠耿,战不畏死,他又怎会背叛相国?况今山东兵马虽盛,却各存异心,袁氏兄弟、酸枣诸人皆不足提,唯荀贞、曹操稍敢战,而亦皆败北而归,他们肯定是打不赢这一仗的,此识者之所共知,徐将军又怎可能会看不清形势,於此时叛离?……那不是自投死路么?”

    董卓说道:“不错,徐荣素来忠心,绝不会叛我的,这不过是荀贞小儿的离间计罢了。”

    却又有一人说道:“相国,末将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相国知道,我族弟在徐荣军中为军候,去年底,我听他讲,说徐荣尝醉后牢骚,说这些年来为相国出生入死,讨叛羌、平黄巾、击韩遂等,几次险死,而仍遇危不惧,逢战皆愿为先锋,相国帐中诸将,论功他本当第一,可相国此次封赏,却只任他为中郎将,他似意颇不平。”

    董卓狐疑问道:“竟有此事?”

    “真有此事。……另外,我还从我族弟那里听说了另一件事。”

    “又是何事?”

    “日前,徐荣击败曹操、鲍信,获胜后,在帐中夸口,说、说……。”

    “他说什么了?”

    “请相国毋怒,末将才敢言之。”

    “我不怒,你说罢。”

    “他夸口说:相国帐中诸将皆庸碌之辈,设若无他,那曹操、鲍信早入洛阳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