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3 轻收万众取来易 乱世清谈难为君

正文 43 轻收万众取来易 乱世清谈难为君

    曹操投了河内而去,颍川这边差闹出内讧。````..

    却是孔伷见荀贞、孙坚归来,因连胜董兵、安然撤归之故,荀贞名望愈盛,他在县外营中的帐里常常高客满座,俱是颍川士人,而孔伷的军中却是客人稀少,门可罗雀,完全不能相比,又有那豫州军中的将校也常与谢容等人饮宴欢聚,提及荀贞必钦慕有加,而对孔伷原本就已不多的敬重则是变得越发渐少了,孔伷因此而坐立难安,起了离颍川、归州府之念。

    荀贞、孙坚几乎同一时间就从豫州军的将校那里得知了孔伷的此念。

    荀贞对孙坚道:“孔豫州欲归州府,我等自不应拦,可他这一走,我豫州义军的声势就会减掉不少,恐将不利讨董。为讨董计,……文台,你他走前,你我是不是应该去送送他?”

    孙坚不像荀贞得这么婉转,他直截了当地道:“孔豫州无能之辈,他想走,由他走去,但他那三四万的部曲却不能由他悉数带走。贞之,你咱们该让他留下多少兵马才是合适?”

    问孔伷借完了粮,借完了兵械,荀贞、孙坚又开始打他部曲的主意。

    荀贞道:“孔豫州帐下部曲中,半数为郡兵,难以留下,能借给你我的只有他那两万余的州兵,你我总不好全问他借过来,以我看来,就借一半吧。”

    “那就是万人了?”孙坚觉得少,嫌不足。

    “以你我军中的储粮、颍川的储粮,除养现有的兵力外,最多也就是能再养万人,如再多,粮食就会不够用了。”

    “那行吧,就按卿言,问他要万人州兵。”

    “不是‘要’,文台,……是‘借’。”

    “对,‘借’。”

    荀贞、孙坚相对一笑,孙坚又补充一句:“只不过‘有借无还’罢了。”

    “借”就去“借”,在打听出来了孔伷带军离郡、回去州府的确切日子后,荀贞和孙坚静静等待,等到这一天来到,得报孔伷果齐兵马,拔营东行,两人遂也各兵马,各带了三千精锐,从营中出来,抄道,赶在了孔伷的行军路前,横插截住。

    孔伷在中军得讯,吃惊失色,问从行身边的孔德、李延诸从事:“我今返州,荀侯、孙侯却为何当道拦截?”问来报讯的军官,“荀侯、孙侯了什么?可道出了他两人的来意么?”

    “荀侯是来送使君归府的。”

    孔伷心道:“哪有带兵拦路、迎面堵截这样的送法?”

    他猜不出荀贞和孙坚的来意,甚是惶恐,坐不住,站起身,猫着腰在并不算太宽敞的车中来回绕转,喃喃道:“他两人到底是何来意?这可该如何是好?这可该如何是好?”

    荀贞、孙坚出郡进兵时,他以为他两人必败无疑,等着看他两人的笑话,却没想到他两人竟连胜归来,声威更振,现在的他,是早已没了再和荀贞、孙坚争斗的念头,要不然也不会主动离开颍川,退回州府,可他已经服软,人都要走了,这荀贞、孙坚却又为何来拦?

    来报讯的军官在车外道:“使君可要请荀侯、孙侯过来么?”

    “就我身体不适,不能见客,你去替我对荀侯、孙侯声感谢,谢谢他两人亲来送我。”

    这军官道:“荀侯、孙侯就在使君车前不远,使君何不如亲口致谢?”

    “啊?……,在我车前不远?”

    “是。”

    孔伷勃然大怒,不用,这肯定是前头的军卒不但没有拦荀贞和孙坚,反而主动放了他两人进来,否则,荀贞、孙坚怎可能会悄然无息入到他的军中,出现在他的车前?

    可发怒又能怎样?

    孔伷颓然坐下,道:“既已至我车前,便请他两人过来吧。”

    孔德在边儿上道:“荀侯、孙侯既言是来送方伯归府的,那方伯似不宜坐在车中等候。”

    “卿言甚是。”孔伷不得已,起身下车,在车外相候。

    没用多久,他看见荀贞、孙坚两人在几个自家军中军官的带领下,联袂而至。

    孔伷勉强一笑,道:“何敢劳二位将军相送。”

    荀贞温声道:“使君归府,却怎也不提前告之我两人一声?要非得讯及时,险些不能来送。”

    “两位将军操劳军务,我这事不敢打搅。”

    孙坚不乐意了,大声道:“今我等共起义兵,相聚颍川,是为国家大义,使君不言而走,折我豫州军威,这怎么能是事?”

    “我身体不适,故而……。”

    孙坚打断他的话,问道:“使君哪里不适?”

    “肠肚不适。”

    孔伷这话倒是实话,也不知是吃坏了东西,还是因为什么缘故,他这几天肠胃很是不适,常常拉稀。本来他是想个别的病来当借口的,可在孙坚的咄咄逼问下,他一慌神,就把实话出了。

    孙坚大怒,前趋一步,斥道:“今讨董所为者乃是国家!坚与荀侯冒矢石,蹈危赴险,临董兵,突白刃,献身不顾,纵死而不悔者,正是为了汉室,是为了讨逆,而使君却因一肠肚不适而竟就率军东返,坚敢问使君:在使君眼中,国家大义竟还比不上你的肠肚不适?”

    孔伷自知失言,面赤如滴血,为孙坚气势所逼,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嗫嚅无所言。

    他身边的孔德、李延等从事也都各面带惭色。

    领着荀贞、孙坚过来的那几个豫州军军官则是面带不屑。

    孙坚拔剑在手,插入地上,目视孔伷,道:“既然国家大义尚不及使君一时的肠肚不适,那使君想走,尽就请走,只是,走前,我却有一不情之请。”

    孔伷很想答一句:“既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了。”到底不敢,恭敬道,“将军请讲。”

    “董卓兵盛,使君如不走,则使君与我、荀侯合兵,差可与董兵一战,今使君要走,我与荀侯兵少,不足再与董兵战,请使君留下两万兵马借给我与荀侯。”

    孔伷道:“借兵两万?”

    “正是。”

    “我部中虽有四万众,然半为郡兵,我回到州府后,这些郡兵怕都也要各归本郡了,实无两万兵马可借给两位将军。”

    “除去半数郡兵,不是还有两万州兵?”

    孔伷心道:“我就这么两万州兵,都借给你俩,我还当个什么州刺史?”这话不敢出,诺诺而已。

    荀贞接口道:“文台,除掉郡兵,州兵总共才有两万余,你我怎能全部借来?”转对孔伷道,“我与文台也不为难使君,两万,使君借不出来,那减个半,万人如何?”

    孔伷看了看把荀贞、孙坚领过来的那几个军官,这几人都是州兵里的军官,他心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罢了,便将他们都借给荀、孙,看他们来日怎么死在疆场!”知道如果不答应借兵给荀贞和孙坚,他肯定就走不了,遂咬牙狠心,应道,“万人尚可。”

    荀贞又道:“我与文台部中,现下尚稍缺军械、粮秣,使君如有多余,也请再借些来。”

    孔伷心道:“你们出兵前,才从我这里抢去了那么多的粮秣和军械,怎可能转眼缺?”可不答应也不行,应道,“好,好。”

    “那就请使君把借给我和文台的兵马出,再请使君取粮秣、军械出来罢。”荀贞仰脸看了看天色,接着道,“天尚未午,使君如能手脚麻利,还能不耽误使君今天的路程。”

    孔伷把平时对他不敬、或为他不喜的州兵将校悉数出,凑够了万人,给了荀贞和孙坚,又打开辎重,取了粮秣、军械,亦给荀贞、孙坚。

    确如荀贞所,等他办完这些事,天刚过午未久,的确是没怎么耽误他今天的行程。

    得了兵众、粮秣、军械,荀贞和孙坚也不再难为孔伷,任他带兵离去。

    从在孔伷身边的孔德坐在车中,跟着孔伷一起启程,拉开车帘,回望立在路边的荀贞和孙坚,心中叹道:“孔公高谈清论,坐席之间,难逢敌手,而放诸军旅,置之征伐,论及胆烈雄气,却是不及荀侯、孙侯的一支指。海内如安,孔公不失良主,天下已乱,孔公实非明君。”

    起了离孔伷、改换门庭的念头。

    看着孔伷带兵远去,荀贞、孙坚心情愉快。

    两人来找孔伷前就已约好,凡要来之兵、物,都二一分作五,一人一半。

    当下,他两人就在这道边你一半,我一半,瓜分了那些粮秣、物资,又将那万人的州兵亦分作两份,一人五千,随后,自分别令本部的兵卒抬拿起粮秣、军械,带回营中,又各亲与那万人州兵中的将校们欢快叙话,引他们亦归营中。

    这被孔伷留下的一万州兵,大多是对孔伷不怎么敬重,而却对荀贞、孙坚甚为佩服的,他们对改从荀贞、孙坚不但没有一抵触,反倒是十分欢喜。

    荀贞的营地在城南,孙坚的营地在城东,两人在城下暂别,各归己营。

    荀贞回到营中,刚到帐中,才下了军令,命晚上设布酒宴,以备与那五千州兵的将校们把酒言欢,并打算把谢容、丁猛、刘秉也请来,共饮宴之,帐外典韦走了进来,报道:“辕门守卒来报,是有数百少年在营外求见君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