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2 固知功业不易立 败而不馁真英雄

正文 42 固知功业不易立 败而不馁真英雄

    曹操那日兵到荥阳汴水岸边。||

    洛阳与山东相连的交通要道共有四条,一是孟津渡,由此可过河入到冀州;一是轘辕关道,即河南尹与颍川郡交接处的那个轘辕关,由此可过嵩山入豫州;再一个便是荀贞、孙坚走的梁县、伊阙关一道,此地乃是从荆州、颍川南部直通洛阳的大道;最后一个就是荥阳这里了。

    从洛阳东出,沿伊洛河谷经偃师、巩县,穿过汜水、荥阳谷道(即虎牢关隘道),可直下郑、汴。

    这一条路的咽喉地带正是在汜水关、荥阳一线。

    所以,曹操在到荥阳前,徐荣可以不大举进攻,然一旦他抵达荥阳,徐荣就必须要进攻了,如再不攻,那就等於是放曹操轻松松地过了洛阳东边的防线,再往西去,直到洛阳,几乎一马平川。

    一方面,曹操到了这里,徐荣必须要大举进击,加以阻挡;再一个方面,这一带也是个险地,基本是处在黄河南岸黄土原的一条狭缝中,每当雨后,泥淖难行,苦不堪言,换言之,也就是说,对娴熟兵法的人来讲,这里也是一个对防守一方很有利的反击佳地。

    故此,徐荣选择在了这里大举迎击曹操。

    曹操与徐荣在此地鏖战了一天,因为敌众我寡,又徐荣统带的俱为精兵,遂大败,兵卒死伤过半,鲍韬、卫兹俱皆战亡,他自己也被流矢所伤,乘的坐骑也受了伤,他从弟曹洪遂以己马让之,曹操初推辞不受,曹洪说:“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执意要将坐骑让与曹操,曹操这才骑上。——由曹洪这句话也可见当时情势之急,“天下可无洪”的话都说出来了,曹洪这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曹操骑马,曹洪步从,逃到汴水岸边,水深,不得渡,曹洪沿着河道搜寻,找到了一艘渡船,於是曹操、曹洪两人乃得以逃出生天,乘船渡河,回到了酸枣。

    到了酸枣后,曹操见张邈诸人依旧是置酒高会,不图进取,既恼又怒,气得不得了,想他曹操为了讨董,连命都差点丢了,张邈等人倒好,却居然还在这儿饮酒清谈,歌舞升平,是可忍,孰不可忍,曹操没能忍住怒气,当面指责他们。

    可再指责也没有用,张邈等人本就怯战,见曹操、鲍信大败而归,更是不敢提“出战”两字。

    把曹操气得,回到帐中,就提笔给荀贞写了一封信。

    他在信中讲述了与徐荣交战的经过,——荀贞和孙坚便正是从他的这封信里才知了他战败、逃亡的具体过程,讲完这些,他笔锋一转,直言说道:酸枣诸公非可成事者也,徒拥虚名,而无胆能,不足以谋,讨董之事,最终还是得靠我等,只是我兵败荥阳,士卒折损多半,而今兵少,暂不能再与卿联军共进,卿可先在颍川等我,待我去扬州募了兵马回来,再与董战。

    去扬州募兵云云,是因为曹操的从弟曹洪与扬州刺史陈温素善,曹操与丹阳太守周昕又是老交情,而丹阳又是天下知名的产精兵之地,所以他决定去扬州募兵,以补充损失。

    荀贞读完他的信,对孙坚叹道:“先时,起兵前,孟德离洛归家,险死在豫州,今兵击董卓,他又大败於荥阳,复险些身死,数月之间,两陷死地,可观他此封来信,却毫无气馁畏怯之意,仍是雄壮不减,志气愈奋,所谓百折不挠者,说的就是孟德这样的人吧?”

    汉末三国之际,要说“百折不饶”,首先当是刘备,可如细究之,曹操也是一个百折不挠、心志坚毅的人,——事实上,不止刘备、曹操,但凡能於青史留名的,又有几个是软弱之人?

    人生一世,不可能事事遂心顺意,就如羊祜的那句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如果因为一点挫折就放弃了抱负和志气,那这个人就永远不可能会有了不起的成就。

    荀贞以此自砺,暗暗提醒自己,心道:“黄巾以来,这些年我虽然受过些挫折,可比起孟德今日所受之难,比起玄德将来所受之困,却是无法相比的啊,也许有一天,我也会遇到这样的挫折和危难,但却绝不可动摇心志,当以孟德、玄德为楷模,磨难愈大,志气应愈奋。”

    曹操从酸枣去扬州、丹阳募兵有几条路可走,其中一条会路过广陵。

    荀贞写了封信给留守广陵的袁绥、姚昇、陈褒等人,叫他们好好接待曹操,倾力相助。

    荀贞这是一番好意,只是,他的这番好意却没有被用上。

    曹操离了酸枣,先回了一趟谯县的家中,问他父亲和族中要了一大笔钱出来,他从弟曹洪家巨富,也从家里拿了很多钱出来给曹操,并把原先留在家里看守门户的家兵也都悉数带上,合计千余,加上曹操本部剩存的人马,总共几千人,然后才开向丹阳而去。

    由谯县东南下,穿沛国而过,到了沛国的北界,面前是一条大河,此即淮水,如再往前走,渡河而南,是扬州的九江郡,如沿着淮水向东,则是徐州的下邳国,过了下邳就是广陵,再从广陵南下,可直接到达扬州的丹阳郡。

    在淮水北岸,跟着曹操一起来募兵的夏侯惇说道:“荀广陵与君交善,我等不如沿水东去,先去广陵,再下丹阳。”

    曹操却是不肯,他立在水边的高地上,按着腰剑,俯瞰淮水浪卷,又举望对岸山川,复又向东看去,远眺徐州地界,说道:“我与贞之共出兵击董,贞之连胜,而我大败,此已耻也,我怎好意思再去他的地界,受他郡臣的款待?”

    夏侯惇说道:“胜败兵家常事,君虽,荀侯,人杰也,定不可能会因此而小看於君,君素性宽,今却怎反计较起此这等小事来?”

    “贞之先前写信与我,称天下英雄气,我独占五斗。我计较的不是贞之会否小看我,我计较的是我让贞之失望了,又怎还再有脸面去厚颜受他臣下的接待?且待我等募过兵马,返程回时,再过广陵,与贞之的郡臣相见吧。”

    曹操虽是败而不馁,志气愈奋,可将到荀贞的地界,想起荀贞那句夸他独占天下五斗英雄气的话来,再看看自家这败军之身,却是自觉脸热,不好意思再去打扰荀贞留在广陵郡的那些文武臣下,他的这种心态与肚量无关,强要言之,大约更和自尊有关。

    听他这般说,夏侯惇等遂不复言。

    过了淮水,进到了扬州的九江郡。

    扬州的州治历阳便在此郡之中,在此郡的最东边,和丹阳郡接壤。

    扬州刺史陈温闻报,提前遣了人在郡界相候,接到他们,在前导路,把他们迎到了历阳州府。

    入到府中,曹操、曹洪道出来意。

    陈温,字元悌,汝南人,和荀贞、曹操、曹洪都是同州,汝南西边是颍川,东北边是沛国,他很早就和曹洪认识,两人相交莫逆,听了二曹是来募兵的,他没二话说,鼎力支持。

    於是,曹洪留在州府,等陈温给他募兵,曹操则辞别陈温,东往丹阳,去见丹阳太守周昕。

    周昕,字泰明,会稽人,按说他是南方人,就算和曹操相识,南北相隔,也应该很难会有什么太过密切的来往才对,不过周昕在他年少时尝游学京师,师事陈蕃,而曹操身为贵族子弟,年少时常居洛阳,他两人因此而便就得以结识,后来,周昕被太尉府所辟,一直都待在洛阳,所以便和曹操过从甚密,两人交情非同寻常,——不止他和曹操交情好,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叫周昂,一个叫周喁,和曹操的关系也非常好,尤其是周喁,更是与曹操相交投契。

    荀贞早先遣姚昇来丹阳募兵,打的就是曹操的旗号,要不然,便是姚昇家是吴郡冠族,与丹阳士人多有来往,却也定是难以募兵募得那么顺利。

    知道曹操要来,周昕亲到郡界迎之,把他接到郡府。

    曹操道出求兵的来意,周昕比陈温还要痛快,说道:“酸枣诸公皆畏不敢进,唯卿心怀大义,不惜身,偶有失利,何足以意?我丹阳无它物,唯产精兵,卿为义起兵,讨董事重,既来我地,又何必再去募兵?我现有郡兵六千,可给卿四千,如不足,容我再募召。”

    曹操大喜,说道:“丹阳素产精卒,四千足矣,如真不足,我到时再来讨之就是。”

    两人相对而笑。

    出身贵族、交游广阔就是有好处,曹操、曹洪从兄弟两人,来到扬州、丹阳,只动动嘴皮子,四千丹阳精卒就到手了,曹洪那边没多久传来消息,陈温亦给他弄来了两千庐江上甲,这就是合计六千精锐了,想如换个别的寒门子弟来,便是磨破嘴皮子,怕也是讨不来一兵一甲。

    得了这六千人马,曹操的兵势复为之一振。

    他心念讨董,没有在丹阳多留,与曹洪会合后边从丹阳北上,先入了广陵郡界。

    袁绥、姚昇等得了荀贞的嘱咐,对曹操执礼甚恭,诸人亲把曹操迎入郡界,一番热情的款待之后,又亲把曹操等送出了郡界。送走了曹操,姚昇给荀贞去信,信中写道:“曹将军貌不惊人,而言行豪壮,有龙虎气,吾观其人,必非浅水可居之者也。曹将军兄弟在扬州共募得了六千上甲,吾观望之,俱皆精锐,今其归还,想来等到来日再讨董时,必能为君侯力助。”

    姚昇的这封信刚送出没多久,还没到荀贞的手上,一个叫他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

    却是传来消息:曹操、曹洪、夏侯惇等带兵刚回到豫州,入了沛国不久,在龙亢县这个地方,他们从扬州、丹阳募来的那些兵卒却竟不知为何,——也许是因思乡,不想远离家乡,去前线与董卓交战,也许是因为知道曹操早先兵败给了徐荣,不想跟着曹操去送死,总之,图谋叛乱,叛兵夜烧曹操大帐,曹操手剑杀了数十人,乃得出营,被闻讯赶来的夏侯惇等人救下。叛乱的兵卒有的被夏侯惇等镇压了,有的逃散了,事后检点,没有背叛扬州兵的只有五百余。

    真是屋漏逢阴雨。

    先败於徐荣,继又兵卒叛变。

    如再加上最早那一次险死於豫州,这才短短数月,曹操就在生死线上来回三次了。

    但曹操到底是人中之杰,依旧是半点也不气馁,这已经入了沛国,是他的家乡了,既然召来的兵卒多叛,那他索性就又在沛国募兵,龙亢往北是蕲县,从蕲县开始,曹操一路走一路募,经铚县、郸县、鄼县、建平等地,前后共募得千余人众,兵势复稍为一振。

    ——在丹阳时,周昕说兵如不足,他可再为曹操招募,而今既然兵叛,曹操却为何不回去丹阳?这却是:人皆是有脸面的。就像曹操在召到兵前羞於去广陵见荀贞的手下一样,现在扬州兵叛,他也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去找周昕了。陈温、周昕半点没有推脱地给他了总共六千精卒,是他自己“没能耐”,这才导致了兵叛,试问,他又怎么才能好意思再去找周昕要兵?

    到了建平县,曹操暂时停驻。

    出了建平再往前,就已不是沛国地界,而是梁国了,过了梁国则即是陈留。

    曹操与曹洪、曹仁、夏侯惇、夏侯渊、史涣等人商量:“我等今往扬州募兵,半途兵叛,以现在这点兵力,如再去酸枣,或许会被张孟卓诸公嗤笑事小,难以复振击董事大。吾观酸枣诸公终碌碌无为者也,不可成事。以我之意,我等不如舍酸枣而去河内,卿等以为如何?”

    夏侯惇说道:“君意在讨董,袁将军兵势虽众,然其意却不在董卓,便去河内,恐亦难有为也。君与荀侯友善,荀侯、孙侯皆敢战之士,何不去颍川与荀侯合兵,共谋击董?”

    曹操说道:“洛阳山河四塞,非是一路可击之者也。我如去颍川,虽可与贞之合兵,然却只是一路,直去直去,无有响应,董卓易为应对,不如去河内,也许能说动本初,至不济也可试试看能否从他那里借些兵来,如此,便可与贞之南北呼应,两路并进,方为兵家上策。”

    曹操这番话是真心话,他虽有男人的通病,有点“好面子”,可关系到军国大事,他却是实事求是。

    夏侯惇等闻他此言,觉得他说得对,有道理,因便不复再有异议。

    在建平休整了一天,次日,曹操带兵出郡,过陈留酸枣而不停,径去河内投袁绍。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