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0 路畔相投父子俱 贼名水上号锦帆

正文 40 路畔相投父子俱 贼名水上号锦帆

    未入颍川郡界,前头斥候来报:道左停驻了一支军马,约五六百人。

    荀贞心道:“莫不是郭俊、杜佑诸君闻我归来,故出界相迎?”

    荀贞、孙坚此次出郡击董,留守在颍川的文臣便是以郭俊、杜佑、王兰等人为。

    荀贞问道:“打的可是颍川旗号?”

    斥候答道:“有面军旗,上写着却是一个‘文’字。”

    “‘文’字?”荀贞顿时想到了文聘,心道,“仲业家在南阳,此地离南阳不远,莫非是仲业家中有人来投?”遂道,“请那领军之人到中军叙话。”

    不多时,斥候带了两人过来。

    荀贞看去,当头的是个熟人,却是文聘的从父文直。

    荀贞在颍阴为亭长时,当时的颍阴令朱敞是南阳宛县人,与文直、文聘家同县,文家是宛县的大姓,朱敞与文家交情不错,而文直在宛县亦颇有声名,文直因得以从朱敞来到了颍阴为吏,由此与荀贞相识,——也正是通过文直,荀贞才认识了文聘。

    后来,朱敞任满离职,文直也跟着一起走了,前两年听文聘说起,说因见天下将乱,文直辞了吏职,回到了南阳家中。

    今日在道上与他相遇,想来定是他闻荀贞起兵,故来相投了。

    荀贞欢喜前迎,一面与他见礼,叙别后之情,一面叫人去召文聘来,令他叔侄二人相见。

    多年不见,文直见老,头白了许多,不过当年温文谦雅的风范却是半点没变,精神头儿也亦不错,荀贞与他叙了会儿话,见从在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气象不凡,眉眼间与他有些相似,因便笑问道:“此君状非常人,英气内,吾观他与公似颇为相像,却不知是何人也?”

    “这是我的犬子,名魏。”

    原来是文直的儿子,叫文魏,荀贞赞道:“虎父无犬子!”问道,“敢问表字为何?”

    文魏气昂昂地答道:“贱字治象。”

    “治象……,好字啊。‘乃县治象之法於象魏,使万民观治象,挟日而敛之’,君父对君期望甚高也。”

    说话间,文聘来到,他们叔侄、从兄弟相见,自有一番亲热。

    文直对荀贞说道:“闻将军起兵讨董,至颍川,我即招募勇壮欲来投之,只是募勇费了些时日,故此直到今日才能来到。”

    荀贞心道:“我从广陵起兵,到颍川,再到出郡讨董,中间这么长的时间,怎会不够你招募勇壮?之所以到现在才来相投,不过是因见我连败董兵,声威大振罢了。”

    他想得不错,文直家离颍川不是太远,且南阳是孙坚北上颍川的必经之处,如不是为了观望时势,看荀贞成败如何,早在孙坚到南阳时,文直就能带众与孙坚合,共至阳翟了。只不过,正如本朝初年马援对光武帝说的那句话:乱世之际,不仅君择臣,臣亦择君。担负着一族兴衰的重任,不好好考察清楚,便是文聘就在荀贞军中,文直也不可能轻易就来相投的。

    荀贞亦知此理,所以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反是笑道:“讨董,乃义事也,今得文公来助,来日再击董时,我必事半功倍。”

    文直带五六百人来,不足编为一部,荀贞遂任他为别部司马,仍由他统带这数百人,为示亲厚,又把文魏留在帐下,用为帐前吏。

    安顿好文直父子,让他们带部从在中军,部队继续往颍川开去。

    行未及多远,离颍川还有四五里地,前头斥候又来相报:南阳方向来了一支人马,约**百人。

    荀贞心道:“南阳方向?是南阳的郡兵,还是袁公路的人马?”问道,“带兵者谁人?”

    “自称名叫甘宁。”

    荀贞心道:“甘宁?”

    边儿上的文直说道:“此我南阳豪侠是也。我素闻其名。他本南阳人,其先客居巴郡,在巴郡时,他轻侠尚气,藏匿亡命,闻於郡中,后被郡举上计掾,补蜀郡丞,前不久弃官回到了南阳。”

    “噢?公与此人相识?”

    “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并不相识。”

    荀贞心道:“听文直说这人过往的简历,必是那个甘宁无疑了。”

    如果说文直的来投,还在荀贞的意料之中,甘宁的来投实在就是出乎他的意料了。甘宁在南阳,南阳有郡守、有袁术,荆州亦有刺史,按理说他应该投他们中的一个才对,却没想到他是谁也不投,却竟来投奔既与他不是同乡、也非是在荆州为吏、并且根本就不认识他的荀贞。

    荀贞忙叫人相迎。

    很快,甘宁到了中军。

    荀贞看去。

    见他内着精甲,外披锦绣,美冠带,带玉悬囊,腰上宝剑,剑鞘华丽,珠光宝气,逼人双目。

    荀贞心道:“闻甘宁昔在巴郡时,豪奢异常,人称之为‘锦帆贼’。今见之,果是个奢华人物。”

    甘宁知道对面之人便是荀贞后,推金山、倒玉柱,伏拜在地,口中说道:“南阳甘宁拜见明将军。”

    “快快请起。”荀贞上前把他扶起,上下打量,笑道,“吾与君虽分处两州,然吾久闻君名矣!”

    “想来定非是什么好名。”

    荀贞哈哈大笑,心道:“甘宁固好奢侈,然观其举动,闻其言语,却开亮爽朗,有侠士之风。”笑道,“大丈夫行事,岂是庸人可能理解的?好名也罢,恶名也罢,英雄只看本心。”

    甘宁心道:“我闻荀颍阴开襟下士,虽名出儒门,却有侠风,今见之,果然如此。”心中欢喜,说道,“闻明将军起兵讨逆,宁不自量力,愿为明将军献上犬马之力。”

    甘宁带了**百人,比文直带的人太多,可也不够一部,且他是新来相投,虽有重名於后世,却也不可立即就拔之於显位,荀贞因也就与对待文直一样,也任他为别部司马,令其统领他自带来的那数百壮士。

    此正行军途中,路上不可太多耽搁,甘宁得了任命,便即带了部曲合入军中,跟着部队前进。

    他带部曲合入军中时,荀贞见了一眼,见他的那些部曲也多是豪奢打扮,内着铠甲,外披锦绣,不觉心道:“我部中最飞扬好奢的可算是高子绣了,可子绣与他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再行四五里,到了颍川郡界。

    探马又来相报:数百人正在郡界相候。

    这数百人却就正是颍川的郡吏、士人了。

    郭俊没来,阳翟郡府需得有他留镇,这数百人中带头的是杜佑、王兰等。

    此外,又有枣祗、赵俨、繁钦、杜袭等等许多郡中的士人。

    荀贞出郡时,可没这么多士人来送他,而他此番归来,却有这么多士人来迎他,不用说,这必是因他连败董兵、声威愈振之故了。

    杜佑等人接住荀贞,一行人往阳翟去。

    来迎接荀贞的还有坐镇父城一带的陈到派来的人,荀贞叫这些人不必跟着去阳翟,而令他们先归父城,并叫带话给陈到:叫陈到仍先镇守父城一带,如对他有别的安排,会有军令传去。

    数万人浩浩荡荡,车骑甚盛,由颍川西南入境,开向阳翟。

    沿途百姓闻之,多出来观看。

    有那消息灵通的,绘声绘色对观者们讲述荀贞数败董兵、斩获“数万”的胜利。

    荀这次讨董,虽然没有获得什么实际的进展,只是败了何机、胡轸几阵,连伊阙关的关门都没见着,更别说“攻入洛阳”了,但在诸侯群起讨董却大多不敢进兵,而唯一敢进兵的曹操又大败而逃的背/景下,他和孙坚的这几番连胜、毫无损地顺利归来却是极其亮眼的表现了。

    也就难怪文直来投,也就难怪甘宁舍南阳郡守张咨、舍袁术、舍荆州刺史王叡,而独来投他,也就难怪枣祗、赵俨等郡中士人联袂来迎。

    当然了,文直、甘宁、枣祗、赵俨等等这些人或来相投、或来相迎,——那相迎的说不定此时也已经有了投奔之意,他们倒并非全都是因为敬重荀贞的“忠义扶汉”,往深里根究,乱世将至,荀贞忠义也好,不忠义也罢,对一些儒士来说可能很重要,但对很多的豪杰壮侠来说却是半点也不要紧,他们更看重的是荀贞在此次讨董中表现出来的胆略和能力。

    这日将到阳翟城下,一道消息忽从南阳而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