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9 忽报胡轸袭追到 进去不知何其神

正文 39 忽报胡轸袭追到 进去不知何其神

    胡轸点兵出关,来袭荀贞。

    一则,荀贞筑营处比伊阙关离荥阳远,二则,曹操大败,仅以身免,一时间连自家性命都差点难保,自也就顾不上想起给荀贞报讯,所以荀贞得知曹操兵败的消息却是比胡轸晚了一天。

    闻得曹操兵败,谢容、丁猛、刘秉诸人皆大惊。

    孙坚亦颜色微变,说道:“前番得讯,曹将军、鲍将军方与徐荣对阵荥阳,没想到短短数日,他两人就兵败了。”

    谢容说道:“曹、鲍二将军兵败,我军现下该当如何是好?”

    他越佩服荀贞的持重谨慎,如果按照他和丁猛当日的提议,荀贞真的带兵进至伊阙关下,那么现在曹操兵败,他们就算想撤退,亦不易也了。

    荀贞心道:“孟德却还是败了。”说道,“孟德、允诚兵败,淳於琼驻於河北,洛阳八关之外,而今就只存下了我等一路兵马,董卓再无它忧,我料他定会点大军来与我战,我部连经鏖战,兵不如他众,亦不如他精,难是他的敌手,以我之意,我军当先退回颍川,然后再议进止。”

    诸人皆同意荀贞的意见,遂各传下军令,预备拔营回郡。

    军令刚下,斥候飞马来报:“小荀将军营外二十里现了一支董军。”

    小荀将军说的自是荀成,荀贞举他为了中郎将,故军中亦以将军称他。

    荀贞心头一跳,心道:“如是从洛阳兵,难以如此迅捷,此必是伊阙关的胡轸闻知孟德兵败,知我将会撤军,故遣兵来击。”问道,“打的谁人旗号?”

    “胡轸。”

    荀贞心道:“果然如此。”又问道,“兵马多少?”

    “约有万人之众,步骑各半。”

    “传我军令,命仲仁不得妄动,既不许出击,亦不许撤退,叫他安然在营中,等我接应。”

    荀成部中多是新卒,此时如退,必然仓皇,唯败而已。

    这斥候接令,飞马赶去荀成营传令去了。

    孙坚等人这时还没有走,荀贞对孙坚说道:“文台,今胡轸来袭,仲仁不可轻动,我自带兵前去接应之,请卿为我压阵。”

    孙坚说道:“有我在,卿勿忧。”

    和孙坚说定由自己带兵去接应,而孙坚留在此处为压阵,荀贞却没有立刻就带兵出营,而是略显踌躇。

    帐中的戏志才、荀攸等人很了解他,皆知他定是在想该如何去接应荀成才是上策。

    戏志才在听到胡轸兵离荀成营只有二十里时,就起身走到了地图前,他拈着胡须察看了片刻地图,已然得计,转对荀贞说道:“君侯,曹将军兵败,董兵士气正高,君侯如以堂堂之阵前去接应仲仁,恐难免会要与董兵战上一场,一旦交战,我军就难退。我有一计,可使君侯不但不用与董兵交战,还能将之吓退。”

    胡轸带了万众精锐,一旦被他缠住,荀贞、孙坚就难以迅脱身,而洛阳的董卓又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然会遣兵来助胡轸,等到那时,一待董卓的大军杀至,荀贞、孙坚就不再是脱身的问题,而是该怎么保命的问题了。

    “噢?何计也?”

    “君侯不必去仲仁营外,可亲领兵往北去,摆出要与董兵野战的架势。董兵士气虽高,然君侯连胜,彼辈定亦忌君侯威名,见君侯亲至,肯定就不会再袭仲仁营,而是会改与君侯对阵了。君侯可於此时,令仲仁出营列阵,摆出要与君侯合力共击董兵之态。”

    “然后呢?”

    “君侯与仲仁摆开阵势后,可先与董兵对阵,待到入夜,仲仁就可趁此机会,带兵从容东撤,与孙将军会师了。”

    丁猛问道:“按校尉此计,小荀将军固然可以脱身了,可将军呢?”

    “等仲仁撤归后,君侯可布疑兵,迷惑胡轸,然后徐徐退归。”

    “如何布疑兵?”

    “入夜后,君侯可选精卒数百,诈夜袭之,董兵不知虚实,必集结自固,君侯便可借机后撤。”

    “如董兵获悉,尾随追击,该当如何是好?”

    “可设伏兵於道,冲杀一阵,他肯定就不敢再追了。”

    荀贞大喜,说道:“志才此真妙计也!”

    戏志才的这条计策确实不错,把握住了人心,胡轸部虽是来占便宜的,可荀贞本就有善战之名,今又连胜,胡轸等将肯定也会很忌惮他,一旦被荀贞迎面拦住,必定会万事小心,他们这一小心,荀贞就有机可趁了。

    即按戏志才此计,荀贞点本部三千精锐,又问孙坚借了两千精卒,合计五千敢战之士,立刻出营,赶去拦截胡轸。

    胡轸在半道上闻得荀贞亲带兵来截,果如戏志才所料,不再前进,而是停了下来,等荀贞带部到来。

    荀贞到后,在胡轸部的侧面摆开阵势,又叫荀成从营中出来,亦在营外摆开阵势,做出一副要合力与胡轸死战的模样。

    胡轸驰马阵前,观望荀贞阵型,感叹地对左右诸将说道:“不意荀侯胆勇至斯!今曹操、鲍信兵败,唯余他这一路,他还敢与我军逆战,而不思急撤。”吩咐左右,“荀侯能战,不可轻敌,命步骑各部小心警惕。”

    有将说道:“荀侯两阵合兵,计有兵卒万五千余,虽兵多於我,然精卒不如我,而今我两军阵势已开,何不现就冲杀荀阵?”

    “荀侯精兵虽不如我众,然其两阵隐成犄角势,我如冲其一,必受另一阵之攻,不可冒然进战,又且,我部驰近百里而来,将士也需要休整一下,再又,相国的大军很快就能至,等到相**至,优势就稳在我军之手了,现下急战的是荀侯,而不是我等,敌之所欲,我焉能给?”

    胡轸不肯立即进军,两军遂对垒野上。

    入夜后,三更时分,荀贞拣选了八百猛士,以刘邓、关羽分统带之,奔袭胡轸阵,又叫辛瑷、张飞统五百骑兵,绕在胡轸阵的外围奔腾卷驰,又叫荀成阵鼓噪呐喊。

    胡轸闻乱,急登高望之。

    他隐约看到近处有数股荀兵来袭本阵,又依稀见到远处似有群马奔驰,再往荀成营看去,见其营中灯火通明,闻得喊声如雷。他大惊失色,唬不透荀贞用意,忙令三军:稳固本部,不得擅动。

    荀成营的鼓噪声响了半个多时辰,渐渐停歇。

    来夜袭的荀兵在破了几个董兵营垒后撤退回去。

    远处的马蹄声亦渐不闻。

    待到天亮,胡轸又登高远眺,荀贞、荀成的阵在远处,他看不清楚,遣人去探,得报:荀贞、荀成阵中不知何时已是人去阵空。

    胡轸愕然,已知昨晚中了荀贞的计,顿足扼腕,急召诸将,说道:“荀侯昨夜使计,已与荀成共遁去。”

    诸将闻之,一片哗然。

    有将说道:“荀部多步卒,现下应还没有回到注城大营,将军可点骑兵急追之,或有斩获。”

    胡轸却不肯听从,说道:“荀侯能战,相国以之为‘狡’。今我等出关来袭,皆谓其将撤,谁知他忽复来进,再谓其将战,谁知他又忽复而去,何其神也!今汝等又谓其宵遁,焉知他是真遁、假遁,有无埋伏?我料之,他就算真遁,也必会留有伏兵,我军如追,恐将正坠其伏。”

    “那就眼睁睁看着他走了?”

    “至少强过再中他计,损兵折将。”

    胡轸也是被荀贞给打怕了。

    何机、援兵,接连被荀贞用计,连连落败,他亲带兵来袭,又被荀贞用计,不但轻而易举地救下了荀成,还撤退得不令他知,他现下是完全不愿再与荀贞过招了。

    这却也不能说他胆小,要知:战场是死生之地,一念之错,也许就是身死军灭的结局,不是心智坚强的人,还真不敢拿冒险当饭吃。

    荀贞竟因此而得与荀成安然退回注城。

    荀彧笑道:“只惜乎志才的伏兵之计未能得用。”

    诸人笑了一场,见胡轸既不敢再来袭追,遂整兵勒众,从容向颍川撤退。[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