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8 名将不必后世知 取义安雅各有道

正文 38 名将不必后世知 取义安雅各有道

    荀贞、孙坚等带部南下,回到了注城附近。

    荀成仍留在注城西边的董营里,与荀贞、孙坚部成犄角之势,以防胡轸遣兵出关来袭。

    在注城这边扎好营地,荀贞等开始攻城。

    注城小而坚,城中守军虽不多,可皆精卒,不易攻,反正要等曹操、袁绍那边的消息,荀贞也不着急,先是由谢容、丁猛、刘秉带部围攻,随之,让他们下来,又换本部和孙坚部的新卒上去围攻,——没了梁县,而今只剩下了这么一个现成的练兵之地,荀贞自是要善加利用。

    要说这注城里的董兵守军和那梁县的守军比起来,倒称得上“节操满满”,几百人困在城中,眼看是死路一条,却宁死不降,竟是任由荀贞等部轮换猛攻,纵伤亡渐多,而仍坚守不懈。

    打到后来,荀贞都起了爱才之心。

    注城的守将在董卓麾下并无大名,荀贞以前没听说过他,对他本是并不在意,可见他御兵有术,——城中的董兵只有数百,外边的义军有数万,两下相差悬殊,并且城中的守兵现在是外无援军,没有援兵的守军往往都是士气低沉的,注城此时已可被称为“死地”,此兵家之绝地也,可在这么个情况下,城里的那数百董兵却竟无人哗乱,在明知必死的局面下,还肯依旧听从守将的命令,死战不降,由此足可见此守将的御兵手腕了。

    拿荀贞部中的诸将来说,单在御兵、得部曲死力这一条上,没几个人能比得上这个注城守将。

    有能力的将校不一定位高兵众,想那吕布帐下的高顺,统带陷阵营,军纪严明,甲械精良,每所攻击无不破者,他本人清白有威严,不饮酒,不受馈遗,既作战凌厉,又德行高出,非寻常将校可比,可谓名将了,然其部下的陷阵营也不过才只有七百余人罢了,尚不足千。

    荀贞心道:“这注城守将莫非便是如高顺一般的人物?”

    起了爱才之心,荀贞遂有招降之意。

    这日攻罢,他叫来帐中掌领文书的陈仪,命写招降书一封,绑在弩上,遣士射入城中。

    陈仪文采斐然,招降书写得既申明大义,又情深意切,奈何这注城守将却是个忠贞之士,“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倒是写了封回书给荀贞,然回书中却只有四个字:君子安雅。

    “君子安雅”四字出自《荀子》,表面的意思是君子习惯於优雅,这个“雅”字也可理解为君子的美德。守将拿颍阴荀氏的祖先荀子的话来回答荀贞,其意可明了。

    荀贞看到这句话,又想起回到注城后,曾闻包围注城的程普言之,说:当荀贞、孙坚等往北去伏击胡轸援军时,城中守将数欲出战,似是想要趁机突围,可都被他挡了回去。

    荀贞望着注城,因乃叹道:“得士之死命,善战守於城中,知书达礼,视死为雅,此古之君子也。”

    这守将既然不肯降,虽然可惜,却也是没办法,只能继续攻城了。

    谢容等三部、荀贞和孙坚两部的新卒,替换进攻,攻了五天,注城到底城小兵少,这日午时城破。此时主攻的是孙坚部曲,荀贞见他的部卒冲入城中,急找孙坚,叫他传令:见到那城中守将时,叫部下兵卒万不可失礼,更不可杀之,当请来中军,与荀贞相见。

    荀贞在中军翘足以待,等了多时,不见孙坚部曲送城中守将来,却只听到了一道禀报:城破兵败当时,守将就自刎当场了。

    荀贞连连喟叹,为之惋惜,厚葬而已。

    注城已破,城中苦战数日,守卒存者无几,荀贞敬重那城中守将,吩咐军中善待彼辈,不可因其为俘而辱之,又令:如有欲归者,可给钱与赠,任之离去。

    孙坚笑道:“何机诸辈皆董卓帐下校尉,各有勇武之名,此城中不过一别部司马罢了,默然无闻,贞之却缘何对何机诸辈颇视若无物,而对此司马却甚是雅重?”

    “何机诸辈,徒有勇名,此城中司马有古君子风也,正我辈中人,他们两者怎能相比?”

    “卿既敬其有古君子风,又为何还一定要攻破其城?城不如破,他也不一定会死。”

    “城中司马安雅,我辈起兵是为天下,风骨虽同,志向不同。”

    孙坚颇以为然,哈哈大笑。

    攻下/注城,全军休整一日。

    不久,遣去找袁绍、曹操部的使骑先后归来。

    荀贞召来询问:“孟德现兵在何处?”

    “曹将军出酸枣后,进军甚顺,现已将至轘辕关,正与董将徐荣对阵。”

    “可有交战?胜负如何?”

    “小有交战,胜负未显。闻得将军与孙将军等进击连胜,斩获愈万,曹将军欣喜非常,叫我带回话给将军:兵家贵重,伊阙诸关有董兵三万,胡轸号为悍将,将军虽连胜,却最好不要急进,可稍待之,等他这边出了战果,再与袁车骑那里联兵三路,共议击讨事。”

    “淳於琼现兵在何处?”

    “在河阳津。”

    “可有与董军交战?”

    “与董军隔河相持,并未有战。”

    袁绍说是遣淳於琼去孟津,实际上淳於琼并没有去孟津屯兵,孟津在黄河南岸,现是由河内太守王匡的部曲韩浩统兵在驻,淳於琼没有去和他合兵,而是停驻在了孟津对岸、黄河北边的河阳,他这里不是与董军对峙的前线,与董军隔着黄河,当然就不会和董军有战事。

    可问题是,他如不去孟津,只韩浩一人在孟津,靠他的那点兵力,守城尚且勉强,又哪里还会有余力再出击董军,策应荀贞、孙坚和曹操?

    荀贞闻之,心中不由想道:“今我三路击董,而淳於琼留驻河北,不肯南渡,这就是先自折了一路,幸亏我先前没有直接进军到伊阙关下,否则,前途难料。”又想道,“袁本初身为此次讨董的盟主,却是真没有担当,纵其有粮秣不继、韩馥不配合等种种的困难,但现下我、孟德、文台共进击,他作为盟主却也不该坐视而已,论其胸怀胆略,远不如孟德和文台。”

    坚定了决心,除非是等到曹操获胜的消息,他绝不会再往北进军一步。

    伊阙关中,胡轸召集诸将,商议军事。

    他出示董卓的军令,说道:“相国刚下了一道军令,说:此番关东州郡起兵,诸路皆不足忧,悉碌碌无为之徒,唯荀贞颇狡,孙坚小戆,不可轻觑,今他两人联兵北上,扣我关卡,我部万不可浪战,当严守关门,只要能把荀、孙阻在关外,就是我等的大功一件。”

    “荀贞颇狡”,换句话说,就是荀贞多智;“孙坚小戆”,“戆”是吴语,傻瓜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孙坚不知保存实力,只知一味进战,是个不要命的莽夫。不得不说,董卓对荀贞、孙坚的这两句评语颇为贴切。

    胡轸宣示完董卓的军令,对诸将说道:“相**令如此,汝等还有何异议?”

    前几天,何机战败、援兵覆灭的消息传到关中后,关中的董军守将素来骄横惯了的,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尽皆哗然,许多请战,不少人都嚷嚷着要带兵出关,去狠狠收拾荀贞、孙坚。胡轸好不容易才把这股军中的忿气给弹压了下去,今日得了董卓军令,便立刻宣读给他们。

    董卓在自家军中的威望无人可比,他帐下的凉州将士与其说是国家的部队,不如说早已成了他的私兵,见他这一道军令下来,那些此前嚷嚷着出战的将校们也都无话可说,只能从令了。

    胡轸见诸将皆无话说了,也不多言,便就要散会。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一人冲入室内。

    胡轸抬眼看去,见是亲信的一个谋士,不乐说道:“我正在军议,你这慌慌忙忙的是作甚?”

    “捷报,捷报!”

    “什么捷报?”

    “徐将军大破曹操、鲍信,阵斩鲍韬、卫兹,曹、鲍部卒伤亡殆尽,其二人仅以身免。”

    鲍韬是鲍信的弟弟,卫兹是张邈的部将,他两人是曹操、鲍信军中仅次於曹、鲍两人的军官,连他两人都阵亡了,可见曹操与徐荣的这一仗是何等的激烈。

    闻得此报,室内本要离散的诸将登时精神大振,立即就有人叫道:“曹操、鲍信兵败,淳於琼屯於河阳而只步不敢南下,现今三路逆兵就只存荀贞、孙坚这一路了!将军,我等既已后顾无忧,便可全力击荀、孙,还不兵,即往奔袭之?”

    胡轸迟疑不决,说道:“相国的军令刚下,我等怎可便就贸然出战?”

    “此一时,彼一时也。相**令下时,徐将军还未大败曹操、鲍信,相国自就会令我等严守关卡,不得出战,可现今曹操、鲍信已败,荀贞、孙坚孤掌难鸣,正是我进击之时。”

    “且待我报信给相国,等相国决断。”

    “伊阙离洛阳往返近百里,等相国的军令下来,荀贞、孙坚必也已得知了曹操、鲍信兵败的消息,我军便是那时出关,也追之不及了。”

    “追之不及?”胡轸喃喃自语,心中想道,“不错,曹操、鲍信一败,荀贞、孙坚部的确就孤掌难鸣,唯有退军一途。如能在其退军之时,我军追杀一阵,也是一场军功。”

    撤退和进攻比起来,撤退更难,尤其是在得知友军大败的消息时,军心浮动,撤退更是难上加难,这个时候如果再加上后有追兵,那一着不慎,就是全军覆灭。

    胡轸也是个当机立断的人,既想到了这点,马上就做出了决定,说道:“点精卒万人,立即出关,我亲带之,往击荀、孙!”

    连着被荀贞、孙坚败了两三阵,胡轸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的,这个尾敌追击、大胜凯旋的军功他要亲自去拿。[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