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7 士疲不宜再强进 骑往东北问袁曹

正文 37 士疲不宜再强进 骑往东北问袁曹

    “今战既胜,伊阙以南已无大敌,以我之见,我军当高奏凯歌,趁胜勇进,休整个一日半天后就拔营起军,直去伊阙诸关,以扣洛阳之门。  ”谢容说道。

    丁猛同意他的建议,说道:“董兵号为凶悍,而将军连胜之,我等连战连胜,士气正高,正应该再接再厉,此去伊阙诸关不到百里,我愿领兵先行,为将军开道。”

    荀贞问孙坚:“文台,卿以为呢?”

    孙坚虽是猛鸷,可他久经沙场,又是亲眼见过董卓部中精卒的骁悍程度的,所以并不赞成谢容、丁猛的乐观,他说道:“我军虽是连胜,可那是因为历战上阵者多是老卒,新卒多旁观而已,因是才能与董兵抗衡,数胜之。伊阙诸关中董军三万,就算并非全为精卒,可倚诸关之险,兵马又多过於我,而我连战之下,兵卒已疲,当此之时,却非是进击伊阙之时。”

    谢容问道:“那以将军之见,我军现下该当如何?撤回去么?我军三日两胜,歼敌近万,士气正高,此时后撤,恐有伤士气啊。”

    丁猛亦道:“不错,士气可用,如此时后撤,似为不妥。以我看来,与其后撤,不如进军,

    我连胜董兵,想那胡轸定已震惧,料来是绝不敢再出关来与我战的,便是如将军所言,我军累战,军卒已疲,可既无胡轸出关之虞,我军便自可先到关外,然后筑营,再从容休养体力。”

    孙坚不以为然,觉得谢容、丁猛太盲目乐观了,心道:“此二人虽忠烈敢战,非孔伷诸辈可比,然却不知兵法。”说道,“昔我从故太尉张公讨边章、韩遂,董卓同在军中,屯营虽不在一处,可我也是见过胡轸的,此人虽难与我和贞之相比,却亦沙场一老将,岂会料不到我军连战,兵马已疲?我军如现在就进军伊阙诸关,他连败之下,为提振士气,必然会遣精兵逆击,以我连战之卒,又行近百里之地,一旦遇袭,必败无疑,……断然不可於此时进军!”

    谢容、丁猛两人是豫州人,是因为荀贞而才与荀、孙共进的,而孙坚也是因为荀贞而才与荀、谢、丁合兵的,无形中,荀贞作为他两方的纽带,加上他本身的族望、威名,早已是成了这支联军的领袖人物,孙坚和谢容、丁猛意见不一,三人便齐看向荀贞,等他决定。

    荀贞先对谢容、丁猛说道:“二君所言不错,我军目前士气正高。”又对孙坚说道,“然文台所言亦对,我军连战之下,已成疲兵,不可冒进。”

    对荀贞,谢容、丁猛是很服气的,谢容说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撤军么?”

    “此次击董,非只有我等一路,孟德、本初亦各为一路。我军现既已打开了通往伊阙的道路,那么以我愚见,暂时就不必着急,可先遣骑去孟德、本初处,看看他们两路现下的情形如何,都各是进到了何处,等探清楚了之后,可再商议击伊阙之事。”

    荀贞说着这番话时,心中想道:“我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上,孟德似乎击董不利,兵败险亡,他如仍与原本的历史进程一样差点战死,那只我与本初这两路人马是断难获胜的。”

    袁绍只遣了八千人去孟津,人数少不说,离荀贞这里还颇远,荀贞是指不上他这一路来帮忙的,唯独能指望的只有曹操这一路。

    如果因为自己的参与而改变了历史的进程,——荀贞依稀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中,袁绍好像是根本就没有派兵进战,而现下虽然少,可好歹也是遣了八千人出战,这应该已算是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了一点历史的进程,那么曹操在原本历史上的命运会不会也因此而得到一点改变?不再战败?如果会,曹操这次没有兵败,那么有他在荥阳、轘辕关一带顶住徐荣,同时分走部分坐镇洛阳的董卓的注意力,荀贞和孙坚倒是可以进击伊阙,试试看能否取胜,可如果曹操仍与原本的历史进程一样,兵败了,荀贞自忖之:“我也就唯有立刻撤退一途了。”

    “唯有撤退一途”,这不是因为荀贞怯战,而是形势使然。

    曹操如没有败,他一方面可以拖住徐荣这一路人马,另一方面也可以分散董卓的注意力,可他如果败了,一方面,徐荣这一路董兵就空出来了,另一方面,董卓也就可以不再考虑轘辕关的安危,而可以集中力量对付袁绍和荀贞了。

    袁绍派出的兵马只有八千,又是在黄河对岸,对洛阳的威胁实在不大,董卓十有**会先对付荀贞。

    因为现今是三面受敌,荀、曹、袁三路兵马初起不久,各处战场的战况尚未明了,所以董卓留在洛阳的精锐都还没有出动,在静观变化,李傕、郭汜这些董卓亲信的悍将就不用多说了,只说那吕布,吕布这个人的气节虽不怎么样,可在战场上却是一个强敌,“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他带的并州兵,论精悍程度绝不在凉州兵下,他本人的武勇更是出众,麾下又有高顺、宋宪、魏续、郝萌、成廉、魏越等一班猛士,皆号为健将,远非何机诸辈可相比。

    一旦曹操仍如原本的历史上那样落败,仅以身免,董卓很有可能就会调徐荣部来与胡轸合兵,并极有可能会再遣出吕布等将也来与荀贞战,以图给荀贞以雷霆打击,震慑河内、酸枣、颍川、鲁阳的诸路义军,到得那时,凭着麾下那几千精卒,荀贞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

    所以,荀贞早在这次出兵前就已经暗里定下了此回进战的总体方针:曹操如不败,可试攻伊阙,曹操如败,便立即撤军,待时局变化,然后再说二次讨董之事。

    所谓“二次讨董”,这也是荀贞早就想好的,如果这一次失利,那就先退回颍川,等董卓退出洛阳后再二次出郡,去争个“光复洛阳”的美名。

    总而言之一句话,荀贞现今手头上的实力就这么多,有取胜机会的时候,他不怯战,可如甚取胜机会的时候,他却也不会浪战。

    谢容、丁猛虽很想趁胜再进,可因服膺荀贞的军略智谋,见荀贞既然这么说了,也就没有再强求,都说道:“将军所言乃是持重之言,就依将军之略。”

    荀贞说道:“今虽非进军之时,可却也不是就此偃旗息鼓,那梁县、注城二城中各有董兵,我既已灭了何机、又灭了伊阙援兵,现在可以腾出手来,把这两城夺下了,也算是为来日进军伊阙做个前期的准备。”

    来日如进击伊阙,必是硬仗,这后路必须要先保住安稳,所以梁县、注城二地先下。

    伏击何机、埋伏打援,都是荀贞、孙坚主攻,谢容、丁猛也想立点功劳,跃跃欲试,请战说道:“梁与注城小敌耳,不需两位将军亲战,由我二人与刘校尉共击之,便足可胜之。”

    荀贞笑道:“好,此两地就交由两位校尉与刘校尉击之。”

    这边刚刚议定回师,由谢容、丁猛、刘秉攻梁县和注城,那边就来了一道刘秉的军报。

    刘秉派来禀报军情的是个部中司马,他到了荀贞军中,滚落下马,在荀兵的带引下,奔到荀贞等人近前,下拜说道:“报将军,梁县敌今早趁夜出城,遁往去西了。”

    荀贞吃了一惊,忙问道:“刘校尉可与交战了?”

    这司马面带惭色,说道:“董兵出城时悄无声息,过我部南营时亦人马无声,我部却是不知,等到天亮后才发现,然已追之不及,因未有与战。我家校尉守敌不利,自知有过,请领将军责罚。”

    孙坚听了,心中想道:“不止谢、丁不知兵法,这刘秉亦不知兵法。哪里有敌人已出城过营远去,而围城的营中却居然懵然不知的?还好这梁县董兵急着逃命,没有趁机攻刘秉营,要不然他非惨败不可。”

    谢容、丁猛闻之,皆惊,对顾了一眼,都想道:“董兵出城,刘校尉居然不知?”又想道,“如是换了我,我又会否能知?”自觉在军事上并不比刘秉高明多少,又自知本部兵士的战斗力与刘秉部相差不大,两人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刘校尉如不知,则恐怕我两人亦会不知。”

    想起刚才因为荀贞、孙坚连胜而盲目乐观,以至竟提议进军伊阙的“献策”,他二人顿觉羞惭,皆又心道:“这数日见荀侯连胜,我两人却竟是由此轻视了董兵,不意董兵实是精锐至此,只是因碰上了更为善战、多智的荀侯,因才接连败北。还好荀侯英明,胜我二人百倍,没听我两人的建议,否则,就算真得进到了伊阙关下,恐怕也是会如孙侯所说:兵败无疑。”

    荀贞心道:“梁县的董兵如不走,我可以借机练练新卒,但既已逃了,也就罢了。”

    他温言对那报讯的刘秉部司马说道:“此非刘校尉之过,实因董兵太过狡诈之故。君且请先归还本营,告诉刘校尉,我等明日便南返注城。”

    那司马领命,自回转本部去了。

    荀贞遣了几骑,分去北边、东北边找袁绍、曹操,问他们的情况。

    全军休整了一夜,次日南下返回。[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