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5 鼓音破晓天欲坠 文聘横矛定军旗

正文 35 鼓音破晓天欲坠 文聘横矛定军旗

    梁县守军顺利过了刘秉营时,汝水北岸丘陵一带的荀贞正好刚接到又一道前边的探骑军报:伊阙关董军援兵已到了前方十余里外。****  .2w.却是正好与荀贞的预料差不多,此时天已将亮,而董军的援兵果虽是夤夜赶路,可路上行速不快,走了一夜才将到己方的设伏地。

    早在一个时辰前,荀贞就传令,命休息的各部都起来了,没有生火造饭,吃得都是提早预备好的干粮,此时各部皆朝食已毕,并都已进入阵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又等了两刻钟,探骑再又来报:董骑距设伏地已不足五里。

    天色渐亮,东方冒出了鱼肚白,晨风吹动,带着凉意,扑面令人精神一振。

    荀贞传出军令,命各部人马皆伏於丘、林间,偃旗藏身,不许传出任何声息,在听到他这边的战鼓响前,也不许任何一个兵卒射出一箭一矢。

    来援的董军都是骑兵,四五里地一眨眼就到,不多时,就看到了北边路上尘土飞扬,伏在地上的兵卒感觉到地表似在微微颤动。这支董军援兵共约两千骑,两千匹战马奔驰,声势很大,他们的队伍、旗帜还没有望到,尘土、地动就先出现,还好在丘陵两边主战场埋伏的都是精锐,又刚大败何机,士气正高,加上才休息一夜,锐气方足,倒没有几个人因此而感到惧怕。

    很快,董骑的身影出现在北边。

    最前头是一支两百余骑的先锋部队,后边一段距离后是主力大队。

    如是在别的情况下,比如是在敌域,这支董骑在进入丘陵前肯定是会派斥候先入,细细探查一番,以防有敌人设伏的,可现下这里等於是董军的主场,董军援兵又不知何机已败,所以虽也例行公事地先从先锋部队里遣了十几骑进到丘陵中,但这十几骑并没有很仔细地查看,——其实,就算他们仔细查看,一时也是难以发现荀贞、孙坚等部的伏兵的,荀贞、孙坚等没有在临路的两边埋伏,而是在后边一,藏在道路两边的没有骑兵,都是步卒,也好藏身。

    十几骑斥候入到丘陵不久,那两百余骑的先锋部队就跟着进入到了丘陵地带,紧接着,不多时,驰奔到达的主力大队也继之入了丘陵中。

    这一块丘陵地带是东西宽,南北窄,南北的长度不足以容纳两千骑兵的行军队伍,只能容个一千多骑,荀贞为了能全歼此股董军,战前做了部署,命在丘陵外南边埋伏的辛瑷、谢容等部不得先行发起攻击,宁肯先放部分董骑通过丘陵地带,也一定要等董骑的后阵入到丘陵中。

    只有等这股董骑的后阵入到丘陵中,负责断其后路的许仲、乐进才好从北边包围。

    所以,在丘陵两边、南边埋伏的荀贞和孙坚部曲皆屏住呼吸,看着这股董骑的先锋安然过了丘陵地带,又看着这股董骑主力大队中前边的三四百骑亦安然通过,这时,董骑的后阵已都入了丘陵中的道上,荀贞举起手,向下轻轻一挥,伏在他身后的鼓手们顿时跃起,同时擂响了战鼓,又几乎是在鼓声响起的同时,一面黑色的将旗在荀贞身后扬起。

    时当清晨,天尚蒙蒙亮,远近无声,几十面大鼓忽然同时响起,顿惊动了丘陵道上的董兵,许多董兵的坐骑因而受惊,或猛然站住,扬蹄长嘶,或惊吓之下往前窜行,登乱成一团。

    埋伏在道路两边、南边的荀贞、孙坚、谢容等部兵卒同时而起。

    先是荀贞、孙坚这边的部卒喊杀冲出,接着许仲、乐进那边的部卒也都跃身跳起,除了留下部分兵卒扼守在道边的丘陵上外,余下的部众皆疾往丘陵的北边入口奔去,以断这股董骑的退路。南边的辛瑷、张飞亦带骑兵从两侧冲出,径去截杀已出了丘陵的那数百董骑。

    谢容、丁猛等则统着余下的那万余新卒守在辛瑷、张飞的后边。

    谢容带领的陈国兵多强弩,其中一部分现在道路两边的主战场中,弩矢齐发,急射道中的董骑,还有一部分跟从在谢容这边,列在由新卒组成的阵型最前,亦弩矢齐发,射向当面的董骑兵卒,——辛瑷、张飞是从两侧冲出的,他们主要是攻击那先出了丘陵的数百董骑之两翼,前边还有百余董骑不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所以得由谢容带的陈国弩兵先给以打击。

    ——在谢容、刘秉、丁猛三人中,谢容的部曲虽也没有怎么上过战场,可因为装备的强弩多,所以却是相对精良、战力较强的一支,不过却也又因他们亦没有多少战争经验,所以不能用为主攻,只能担负一下辅助、牵制的任务。

    董骑的主要部队都被荀贞、孙坚、许仲、乐进、辛瑷、张飞等给围住了,谢容、丁猛这里的阵地靠外,较为轻松,他两人立在阵中,在这激战展开之时,还有余暇观望其它的战场。

    这次伏击董军援兵与前两次和董兵的作战都不同。

    在颍川郡内歼灭那千余董骑的首战是在荀贞的主场,又有临河的地利,故而得以将董骑诱到河边,使其陷入泥泞,从而获胜。

    前晚败何机那一仗也是用计,先摧毁了何机部的斗志,然后再围击取胜。

    而今晨这一仗,虽是以逸待劳,但毕竟天色已亮,视野开阔,道路两边虽有丘陵,不利於骑兵奔行,可前后两边都有出口,并且即使是在丘陵对峙的道路中段上,骑兵下了坐骑,一样也能展开反击,且因有坐骑遮掩之故,还多了一层防护,所以,这一仗打得却是较为艰苦。

    董骑不愧精锐之称,驰行了百十里地,陷入包围后,除了开始有些惊乱,但很快就在各级军官的组织下稳住了阵脚,并有那骁悍的军官带着部曲往两边冲锋,试图进行反击。

    谢容、丁猛远观之,见从丘陵上冲下来的数千荀、孙二军的将士中,有一人最为勇猛,虽离得远、看不太清,然从其身形、手中的军械也能料到,这人显是刘邓。

    刘邓是头一个冲下来的,带着数十个曲中的勇士,位在数千荀、孙部众的最前,就好像一支利箭的箭头也似,当先撞入了路上的董军队中,近则刀斫,远则投戟,叱咤奔趋,卷进如雷,当面之敌无论众寡,皆如被狂风催袭,尽相退折,眼前没有一人是一合之将,挡者披靡。

    谢容、丁猛本来就知道他的勇猛,而今亲眼见之,却也不由得俱皆赞叹,忽见董兵数十骑兵舍马不用,在一骁悍将的带领下从两面围上,把刘邓围在了中间。

    刘邓带的原本有数十部卒,经过刚才的那阵冲杀,有的伤、亡了,有的跟不上刘邓的脚步,被他抛在了后头,此一时刻,刘邓却是孤身一人。

    那数十董兵明显是想趁他落单的机会,把他给围杀掉。

    立在丘陵高处指挥战斗的荀贞也看到了这一幕,谢容遥见荀贞身后的军旗连挥,又闻他身后的战鼓变音,辨其旗语、鼓声,却是在调刘邓附近的别支人马速去救援刘邓。

    可丘陵中的道路不宽,而此时埋伏的荀兵、孙兵多已冲到了董军队中,敌我数千兵马混在一处,实在是辗转不开,荀贞虽旗、鼓连催,暂时间却是无有一人能赶到刘邓这边来。

    谢容、丁猛再往刘邓处看去,见他已被那数十董骑围住,身影不能见也,俱皆失色。

    两人不约而同,都想道:“刘邓虽勇,然今陷入数十董兵精卒的围杀中,却恐亦难得保全!”

    如只是寻常的董军兵卒倒也罢了,可这围杀刘邓的数十董兵却都是精卒,皆披有精甲,刘邓陷入其围,一时无人来救,确是危险。

    谢容、丁猛目不转睛地往刘邓这里看,连自家阵前的那些董骑都顾不上了。

    两人看见,在荀贞的再三催促下,那被刘邓抛在身后的他曲中勇士中有两伙拼力杀退了前边的阻挡,杀到了围住刘邓的那数十董骑之外,这两伙勇士一伙儿有七八人,另一伙儿有四五人,合在一块儿十余人,然却数击不能冲破那数十董骑,反接连折损,片刻功夫即伤亡四五。

    谢容、丁猛提心到口,屏住呼吸,却不多时,猛然见围在刘邓最外边的十来个董兵甲士似是发了一声鼓噪,转身就逃,露出了其中场景:满地死尸,那骁悍将亦横尸在地,刘邓立在尸堆中,威风八面,却是以一人之力杀了二三十个敌甲。

    十几个他曲中勇士冲不开的董兵包围,竟是被他一人杀散了。

    谢容、丁猛松了口气,这才觉到手中生汗,又见刘邓血污满身,发乱不顾,拔足急追敌逃者,相顾骇然,道:“此非人也,真熊虎也。”

    刘邓破了敌围,重带着曲中勇士,四处奔杀,所向无前。

    荀贞、孙坚两人在战前就分好了工,等战斗打响,荀贞负责左边,孙坚负责右边。

    右边的董骑也组织了精锐反击,其带头的将颇勇,逆击孙兵,连杀数孙军将,孙军的攻势为之一滞。

    孙坚遥指此敌将,呼问左右:“谁为我杀之?”

    韩当持强弓,跃身出,未至敌将前,弓开箭去,敌将应声而倒。

    ——一箭杀敌,这是很不易的。敌将披有重甲,头上也有头盔,射的不是地方,万难一箭射死,这一箭就倒,可见韩当之准。

    孙坚大喜,待其归还,抚其背道:“卿真为我解烦也。”

    关羽、江禽、陈午、江鹄等等荀贞部中的其他将校与孙坚帐下的祖茂、黄盖、吴景、孙贲诸将各带兵在董骑的队中横搅竖砍,相继打退了四五波董骑的反击,经过一个来时辰的鏖战,渐把董骑逼到了一块儿,使其局促在一片窄的地上,再也腾挪不开,难以进行反攻了。

    而此时的埋伏圈南边,在陈国弩兵的配合下,辛瑷、张飞已把出来的那数百董骑杀了个多半不存,仅存数十骑犹在负隅顽抗。

    南边有辛瑷、张飞部的骑兵,又有谢容、丁猛统带的万余兵卒,声势盛大,丘陵中道上的董骑不敢往这边冲杀,遂又一次加大兵力,往北边的出口突围。

    北边出口这里的荀军所受的压力顿时增重。

    许仲在阵中指挥,乐进在阵右坐镇,文聘也在这支军中,领了一支别部,守在阵左。

    董骑最先冲的是阵右,被乐进打退,又冲阵中,复又被许仲击退,冲右、中皆不得过,於是便集中兵力猛攻阵左的文聘这边。

    激战多时,文聘部下伤亡不,在董骑的合力猛攻之下顿时有难以支撑,左右欲稍退之,文聘横矛立在自家的军旗下,瞠目斥道:“汝等因见敌攻强,故欲稍退,然岂不知士气可鼓,不可泄也?一旦稍退,阵脚必乱,阵脚一乱,我等死无葬身地事,被敌突出重围、坏了君侯的军计事大。又且,如是因我等而使君侯计坏,虽死亦必为三军骂,与其死於耻,何不死於战?许将军、乐校尉就在左近,见我阵急,必会来救我等,或有生途。再言退者斩!”

    他牢牢地站在军旗下,任对面董军攻势如潮,半步不退。

    许仲的阵地挨着文聘,见他事急,果如文聘所,立即了两百精锐赶去支援,得了这股精兵的援助,文聘阵中所受到的压力立时为之一轻,对面的董军再攻,也是无能为力了。

    将近午时,丘陵南口外的董骑被全部歼灭,丘陵中道上的董军也或亡或降,荀贞、孙坚抽出了手,遣人去文聘、许仲、乐进这边支援,两面夹击,很快就把剩存的这股董骑给消灭掉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