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3 战罢将军色不改 愿以剩勇取全功

正文 33 战罢将军色不改 愿以剩勇取全功

    强敌在前,后有敌城,腹背受敌,此时“夜惊”确是兵家最惧。

    可荀贞、孙坚、乐进所带的主阵三营兵马都是精卒,皆明知军纪,饱经操练,且多百战之兵,以此为资,搞一个“假夜惊”,只要提前布置得当,实也不难。

    此“先简陋扎营,示敌以骄,复再以夜惊诱敌”之计是出自戏志才的建议,至於最先的那段削董骑之耳、割鼻扒衣甲,并叫他传话侮辱何机,则是在听了孙坚的提议后荀贞的即兴发挥。

    先挑敌、再辱敌、再简陋扎营,一步接一步,荀贞的即兴发挥和戏志才的既定之计结合在一块儿,效果出乎意料地好,使得何机的军司马立刻得出“荀兵已骄”的判断,并使得何机亦对此深信不疑,有了这个前提,再接下来的“夜惊诱敌”就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了。

    等到一夜战罢,知道了整场战斗过程的刘备才恍然大悟,心道:“扎营原来只是一个引子,夜惊才是正题,……不对,夜惊也不能说是主题,子龙带兵夺营才是主题。”

    刘备在军略上虽稍有欠缺,可毕竟是个人杰,在清楚了解到昨晚的整个战斗过程后,他很快就看出了荀贞昨晚此战的真正重点所在:既不是扎营,也不是夜惊诱敌,而是趁虚夺营。

    简陋扎营不用说,这只是一个引子,是在进一步地向敌人示以骄傲,而夜惊诱敌看似是重点,实则不然,如无趁虚夺营这一着,便是击败了何机的来袭之兵,也难以将其全歼,所以,夺营才是杀手锏,一举断掉了何机的退路,从而才能使得此战获得全胜。

    刘备心道:“子龙阵斩董营军司马,神速夺下董营,在何机转回后又大开辕门,使何机难辨虚实,不但虎勇,且胆壮如铁,智勇兼备,人中龙凤!惜乎我与他相识晚,他又常从侍在君侯帐下,少有闲暇,我因不能与他多多相处。”

    刘备遗憾不能与赵云多多相处,倒非是起了挖荀贞墙角的意思。

    他现下在荀贞军中听命,部曲不多,手下猛士也少,论实力,别说是和许仲、荀成、辛瑷、乐进等这些荀贞的左膀右臂相比,便是连陈到、臧洪、江禽、高素等这些荀贞帐中的普通校尉他也有所不如,而论名望,他虽因宽厚重义之故,早年在赵国、如今在军中都颇得了一些美名,可离如荀贞这样的“名动海内”却也还是相差极远,不可比之,所以,他现在实是根本毫无半点自立的心思,日常所想者唯有一条,便是:怎么才能更得荀贞重用,以建功立业。

    故此,他之所以遗憾不能与赵云深交,却只是因他素来喜交英雄豪杰的脾性使然罢了。

    昨晚营外鏖战时,荀贞、孙坚都没在战场。

    后头的主力大营中多是新卒,初次出征,没有战场经验,虽已在昨晚入夜后就被提前告之,前头今晚会有假夜惊,以诱敌来,可荀贞也担忧他们会受到影响,进而生乱,致使弄巧成拙,反自受其乱,所以他和孙坚、许仲带了一千五百兵卒去至了主力营中,亲自坐镇。

    直到天亮后,尘埃落定,荀贞和孙坚才回到了前阵。

    昨天扎的营是草草扎就,很简陋,被火烧了一夜,多已被烧掉,还没烧完的火也都被扑灭了,立在战场正中,望着前后左右成千上百的断肢残尸,满地血泥,荀贞是见惯了杀伐的,却是没甚太多的心态起伏,只是神色平淡地看了片刻,等昨晚参战的诸将都来到面前,遂收回目光,先是问伤亡情况。

    董兵精锐,昨晚虽是伏击,可荀贞、孙坚、乐进部也颇有伤亡,合计折损近两百人,重伤近百,轻伤过了五百之数。荀贞令道:“战死的就地掩埋,记下名字,来日回军后,给他们家中发送烧埋钱。重伤、轻伤的,令樊阿、李当之带军医士悉心疗治,不得怠慢。”

    诸将应诺。

    荀贞又问昨晚有无畏敌不进或不从号令的。

    荀贞军中掌领军法的是夏侯兰,他此时在场,回答荀贞,说道:“昨晚并无违令之人。”

    昨晚参战的三部都是精锐,又是埋伏杀敌,占着上风,却是没有畏敌不进,也无不从军令的。

    荀贞点了点头,又问昨晚诸将战功。

    他帐中掌功劳簿的现是常林,——常林是河内人,荀贞在魏郡为太守时,河内人故太尉张延为宦官所谮,死在狱中,荀贞派了荀攸、徐卓代表自己去河内吊祭,荀攸等回来后给荀贞介绍在河内的见闻以及河内名士,说起了常林之名,荀贞在闻知了常林少年时的事迹后,遂遣人专程去他的家乡温县辟他为自己的家丞,从那之后,常林就追从在荀贞的左右,一直到今,这期间,荀贞在亡命长沙时曾被夺去了颍阴侯之爵,可常林依旧不离不弃,后荀贞得以复爵,便再次辟他为自己的家丞,此次起兵讨董,为显对他的信爱,就把掌功劳簿的重任交给了他。

    常林已把诸将之功记录清楚,呈给荀贞观看。

    荀贞看去,见昨晚一战,赵云、乐进首功,辛瑷为次,再其次是关羽、刘邓,再之后是张飞、陈午等将,——辛瑷没有参与主战场的伏击,可他运气好,就像他逼死了张角一样,这次他又阵斩了此部董兵的主将何机,故此军功仅在赵云、乐进之下,而在关羽诸人之上。

    他点了点头,把功劳簿还给常林,说道:“诸功且先记下,待战罢,一并行赏。”

    问过了伤亡、军法、战功,荀贞最后才问昨晚的斩获。

    乐进代表诸将答道:“杀敌、俘敌各两千余。”

    荀贞已知了何机战死的消息,所以没有问他的下落,而只是问道:“俘虏现在何处?”

    “都安置到了俘营。”

    问完了诸事,荀贞叫诸将先回去休息,等孙坚处理完他本部的战后事宜后,又把跟他和孙坚一起过来的谢容、丁猛请过来,四人聚在一处,议论接下来的军事。

    荀贞说道:“从俘虏那里得知,昨天何机就遣骑去伊阙关求援了,胡轸如遣援兵来救,明天即可到达。昨晚战时,我遣了玉郎带骑兵去北三十里处的丘陵埋伏,以阻落败的董兵逃回伊阙,封锁我军获胜的消息,是以,如果胡轸真的遣了援兵来,此时定尚不知何机已败之事。我以为,灭掉何机一部不算获胜,如能再把这可能来的援兵打掉,此战才是全功。”

    说完,他顾盼诸将,问道:“卿等以为呢?”

    孙坚自无异议,说道:“正该如此。”

    孙坚也是见惯了杀伐的,对昨晚的这场胜利虽然高兴,可也只是欣喜罢了,而谢容、丁猛就不同了,除了多年前的黄巾之战,他两人已经是多年没有见过这等“大场面”了,并且多年前的黄巾战时他二人也都还不是主将,这次却皆是以主将之一的身份参与的,更是激动。

    听了荀贞的话,他两人连声说道:“吾等唯将军马首是瞻,悉从将军军令。”

    都没有意见,此事就这么定下。

    荀贞即传令昨晚参战的各部,命皆抓紧时间休息,又叫辛瑷先不要休整,与张飞一块儿带骑兵再先去北三十里处的丘陵,一方面散出哨骑往北去探查有无胡轸的援兵到,如有,则又是已到了何处,另一方面也是为防胡轸的援兵早到,同时先为随后就到的主力大军布置好阵地。

    辛瑷、张飞皆是虎将,虽鏖战了一夜,尤其辛瑷,来回驰行六十里,到现在一眼未合,可却在接了军令后都是神采奕奕,半点倦色也无,俱齐大声应诺,虎虎生风地自去领骑先行。

    谢容、丁猛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又赶上辛瑷秀美、张飞体硕,看他两人更是越看越爱。

    谢容笑顾丁猛说道:“我与校尉麾下却怎无此等秀士、猛材?”

    丁猛凑趣笑答道:“吾闻物以类聚。你我如是荀侯,则麾下或就会有此等美士了。”

    荀贞哈哈一笑。

    各部休整半日,中午饭后出发,这回除了只留下了荀成统带万余人留驻此地,半入何机原本的营中,半在外犄角呼应,一则照顾伤员、看守俘虏,再一个也是以为后备之外,包括谢容、丁猛两人带着余下的那万余新卒也跟着荀贞一道去了北边丘陵。

    在颍川时击敌精锐千骑,是首战,昨晚设伏夜惊诱敌,是行险,这两战都必须要用精卒,可此回去北边丘陵设伏,乃是以逸待劳,攻敌不备,胜券在握,却是不需再全用精卒了。

    新卒虽不善战,可如不上战场,永远都是新卒,荀贞这次出兵击董,原本就存了一点碰着机会就借机练一练兵的意思,眼下,就是一个机会。

    精卒、新卒合共两万多人,先是精卒急行至丘陵地带,继而新卒亦至,入夜后不久全军皆到。

    荀贞在来前就布置好了各军的埋伏、屯驻地。

    辛瑷、张飞也提前给他们做了些准备。

    所以,各部的入驻、埋伏很顺利。

    荀贞、孙坚亲带五千精卒埋伏在丘陵左边,许仲、乐进领三千精卒伏在丘陵右侧,辛瑷、张飞带骑兵伏在了丘陵南面,谢容、丁猛则带着万余新卒伏在辛瑷、张飞的后边五里处。

    荀贞的整个作战安排是:等敌人进入了包围圈,由他和孙坚主攻,许仲、乐进带兵疾绕到敌后,断其归路,敌如向前冲,辛瑷、张飞在前拦截,谢容、丁猛带兵随之上阵。

    以荀贞估料,胡轸如派援兵来,最多也就是遣个两千骑,不可能再多了。这片丘陵是必经之地,敌骑入了其中,中间虽有道路通行,可道路不宽,两边皆是崎岖地带,先失了骑兵的优势,再又不占人多,复又是百里奔行而来,已疲,以己方两万多人攻之,胜如反掌之易。

    事实上,胡轸会不会遣援兵来,以及到底派了多少人来,这已不是荀贞的估料了。

    辛瑷散出去的哨骑不久前刚来回报:在前边四十多里外见到了胡轸的援兵,约近两千骑。

    这会儿已然入夜,胡轸派来的援兵便是夤夜奔行,因视线不清之故,也难行快,四十多里地,等他们到了此处,大概已快天亮,又或是已经天亮了。

    因是之故,安排好了各军的阵地后,荀贞命各部且先休息,静候胡轸援兵的到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