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 关云长一身是胆 刘玄德暗猜玄机

正文 29 关云长一身是胆 刘玄德暗猜玄机

    “玄德、云长何在?”

    文聘答道:“在后头为我等断后。”

    荀贞细问之。

    原来:刘备、关羽到了董营门前,百般辱骂,再三耀武,终激得营中董军大怒,何机遣了三四十骑出营来袭,从刘、关去的那七八个步卒很快就被杀死,唯余刘、关二人呼喝奋战、关羽着实骁悍,一面护住刘备,一面与数十董骑游战,竟是不落下风,反更连斩敌骑於马下。

    就在这个时候,文聘带兵卒赶到,救下了刘、关,往本阵而走。

    见有荀军的援兵到,那数十董骑稍稍退却,然因见来的皆是步卒,并无骑兵相随,於是又跟从迫上。刘备、关羽遂叫文聘带步卒先走,而他两人则主动留在后头为文聘断后。

    荀贞阵中的望楼已经搭好,荀贞登到楼上,远眺望之,遥遥见前头四五里外,有两股骑兵一前、一后,正朝这边驰来。前头是两骑,虽看不太清,却也知道此必是刘备、关羽,后头三十多骑,应就正是尾随追击的董骑。

    只见马蹄奔腾,烟尘滚滚中,刘备、关羽以少敌多,却怡然不惧,时不时还放缓度,把刀、矛置於鞍前,扭身挽弓,朝后头射上几箭,只是他两人的箭术并非等,骑逐马上,颠簸之下,射得不太准,七八箭里或能有一箭射中敌骑。

    那数十董骑却也并非只是被动挨打,亦时时挽弓射箭。

    敌我两方你来我往,箭矢不停。

    董骑中有一人射术甚精,连着几箭都是紧擦着刘备坐骑的马屁股边儿上过去,一看这人就是在打“射人先射马”的主意。——马屁股的范围比刘备人身的范围要小,射起来难度更高,可刘备披的有铠甲,便是中上两箭也无所谓,所以这骑射他没披甲的坐骑,坐骑如被射中,必会因痛而惊,铁定会撂个橛子,那刘备没准儿就会被抛落马下,一掉下马那就凶多吉少了。

    刘备也是胆大,半点不怕,箭雨中,依旧从容不迫。

    荀贞传下军令,令道:“叫益德领百骑前去接应玄德、云长。”

    张飞和辛瑷统着骑兵现正在阵前戒备,因他们处在阵型最前,没有人、物阻挡视线,所以不必登高,也能看到刘备、关羽现下所处的险况。张飞正准备要请令去救他二人,荀贞的军令适时即到,他忙点了百骑精锐,飞身上马,一叠声呼喝催奔,卷驰往去迎救刘备、关羽。

    荀贞在望楼上高高望之,见张飞带百骑出阵后,那数十董骑顿放慢了马,似乎是商量了几句,不敢再往前追刘备、关羽了,勒马转向,往本营归驰而去。

    一边是张飞接住了刘备、关羽,一边是那数十董骑折头归还本营,两边分开,各往东西,这一场小追逐战就算是就此宣告结束了,荀贞轻吐了口气,心道:“云长勇武,胆勇不足为奇,却未想到玄德亦竟这般悍勇。”

    其实,这并不奇怪,刘备出身轻侠之流,本就是个好勇尚气的,说不好听点,他本就是个触法犯禁的“亡命之徒”,胆大实属正常,只是荀贞受前世看到的那些书、影视剧的影响,把他当成是了一个“仁厚长者”般的人物,而自刘备投到荀贞手下以来,他也一直都是以“寡言宽厚”的形象示人,从来没有过“过火”的行为,故此荀贞却是不觉忽略了他的轻侠出身。

    事实上,刘备如真仅仅只是个“仁厚长者”,关羽、张飞这样的万人敌也不可能和他那么投脾气。

    荀贞正要下望楼,忽听得前头阵上一阵惊呼,忙抬眼看去,却见竟是便在刚才他走神低头的那一瞬,关羽离开了刘备、张飞,独自一骑反向离开退走的那数十董骑追去。

    关羽刚才往本阵来时并没有一味疾驰,而是时快时慢,因而此时坐骑的力量尚足,这会儿在他的催驰下猛然力,急追之,片刻功夫就赶上了那数十董骑。那数十董骑万万没料到关羽居然敢一个人反而追过来,刚才是他们追刘备、关羽,这会儿是关羽追他们,却就变成了他们背对关羽,不好应对,登时慌乱起来,有扭身挽弓的,有忙不迭朝左右分散奔逃的,也有惧关羽射箭,连忙伏在马身上,一个劲儿拍马快走的。关羽却不理会余众,催马只追一人。

    荀贞看去,依稀认出,这被关羽追的似乎正就是刚才连着箭射刘备的那一董骑。

    这个董骑不如关羽马快,很快被关羽追上,离得远,荀贞看不清楚细节,只见关羽的坐骑刚刚过那个董骑的马尾,关羽好像是一俯身,紧接着便遥闻一声马嘶,那董骑的坐骑轰然倒地,那董骑顿被摔落地上。旋即,关羽马到其边,又一俯身,把他夹起,兜马转回,从容奔向张飞、刘备。那余下的数十董骑眼见同袍被抓,却俱皆落魄,无一人敢来救之,自管逃散。

    荀贞阵前看到这一幕的将士无不欢呼喝彩,左、右两阵也几乎同时传出了欢呼之声。

    立在荀贞边儿上的程嘉惊道:“云长刚才是拽着马尾,把那董兵的坐骑给拽倒了么?”

    尽管没有看清楚,可楼上观战的诸人却都猜得出来,定是如程嘉所说。

    荀攸赞道:“力勒奔马,云长真虎士也。”

    荀贞等人下了望楼,回到将旗下,等了会儿,刘备、关羽、张飞回到了阵中,过来复命。

    刘备伏拜在地,说道:“备等到了董军营外,百般挑战,最终却只引出了数十董骑,非但未能将其大队引出,不能完成君侯的将令,还又把从备、羽前去挑战的兵卒折损了,请处责罚。”

    荀贞把他扶起,上下观之,见他除了额头冒汗,身上并无半点伤损,说道:“我本叫卿带三百精卒过去挑战,卿却只带了七八兵卒过去,幸得卿无事,要不然,我悔之莫及也。”顿了顿,又笑道,“卿不遵我军令,虽为吾弟,我本亦该责之,然云长於两军阵前,单骑逐敌,擒敌勇士,大壮我军士气,功劳不小,堪可功过相抵。这责罚,便且绕过你罢。”

    刘备拜谢。

    荀贞又将他扶起,再又去到关羽、张飞前头,把他两人也扶了起来,看向关羽脸上,见他面不红、气不喘,虽是刚经过一场颇为危险和激烈的战斗,却是神色如常,不觉叹道:“云长非只有虎力,更有虎胆,真一身是胆。”踢了踢被丢在关羽脚边的那个董骑,说道,“汝可知擒你者何人也?吾帐下虎臣关云长是也。”

    关羽说道:“未能完成君侯将令,虽是擒了此贼,不过一无名鼠辈,不值一提。”

    张飞问道:“君侯,此贼该如何处置?杀了么?”

    荀贞说道:“云长说得好啊,不过是一无名鼠辈,值不得杀,解开他。”

    在场的都是猛将,一个小小董骑翻不出什么浪,张飞当即从令,把捆在那董骑身上的绳子解开,揪着他的脖子,让他站起,又一脚提到他的膝弯,迫其跪下。

    荀贞负手而立,居高临下,蔑视地瞧着他,对他说道:“我不杀你,放你回去,你且为我给你家校尉带个话,就对他说:不但你,便是你家校尉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无名鼠子,当年我与董卓共讨黄巾时,你家校尉算个什么东西?今也敢拦我的进路?如果识相,早些投降,我或尚可免他一死,如不肯降,就等着如数日前的那千许董骑一样,被我帐下的虎士们把他的级当做一场功劳罢。”吩咐左右,“割了他的鼻子,削了他的耳朵,扒了他的甲衣,放他走。”

    割鼻、削耳,这是惯常用来羞辱敌人的办法,扒去衣服,更是对有血性之人的极大侮辱。

    左右的亲兵得令,按住这个董骑,先是尽数扒掉了他的甲衣,接着手脚麻利地砍掉了他的鼻子和双耳,也不给他包扎,就怎么拖着他出了阵外,驱其离去。

    荀贞经历过的战斗不少,在之前的历次战斗中,他很少用此类辱人的办法,刘备问他道:“君侯割其鼻、削其耳,又扒其甲衣,纵之归营,命传话给董军校尉何机,……君侯是欲用激将之计么?”

    荀贞笑道:“我与董卓当年讨黄巾,巨鹿战时,我为头功,何机在董卓帐下,岂会不知我的威名?之所以前番遣千骑来试探我,只不过是欺我新卒多,以为我军战力不高而已,而今他那千许骑兵被我一网打尽,他定已丧胆,不复存轻视之心,故而胆怯不敢战,卿与云长只带了七八人去挑战,他也不敢派太多人马出来,只派了数十骑而已,我就再是激他,怕也无用。我料他现必正是在等伊阙、广成关中的胡轸援兵,希待援兵到来后再内外夹击,以与我战。”

    “他既已丧胆,不敢与君侯战,君侯为何又反更示强辱之?这不是会更让他不敢出来么?”

    “且待今晚,卿便知分晓。”

    荀贞、孙坚等大早上出来的,路上走了多半天,又排兵布阵,又叫刘备、关羽去挑战,这会儿已至傍晚,荀贞已知何机断然是不会出来迎战的了,遂传下令去,叫诸部就地扎营,并又把各部的校尉、军候叫来,叮嘱说道:“今次所扎之营不必坚固,越是草陋越好。”

    诸人不解其意,江禽问道:“君侯素有严令,凡临敌筑营,必须按操典而为,不得匆忙简陋,今次却为何反叫我等越是草陋越好?”

    “我自有用意,汝等按令行事就是。”

    诸人出了帐外,议论纷纷。

    想起荀贞不久前说的那番何机已然丧胆的话,又记起荀贞说的“且待今晚,卿便知分晓”,刘备心中想道:“君侯叫各部草草扎营,可是为诱何机夜袭么?……是了,定是如此。如此看来,原来君侯先时削那董骑鼻、耳,扒其衣甲,又叫其传话给何机,骂何机鼠子,侮辱极甚,却非是在示强,而是在示骄啊!”自觉猜到了荀贞的心思,只是他生性沉稳,却没有对那些议论纷纷、不解荀贞用意的诸将们说,只是叫上关羽,两人自归本帐。[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