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三军兵至董营外 刘关驰挑敌将前

正文 28 三军兵至董营外 刘关驰挑敌将前

    阳人聚、广成聚董营的领军主将是胡轸帐下的一个校尉,名叫何机,亦是凉州人,与胡轸乃是同郡,早年从胡轸共投到了董卓麾下,勇悍敢战,数先登,历战颇有功,因得以被胡轸亲,被派到了此处把守伊阙、广成诸关的东南前沿阵地。+++  ..

    董卓到洛阳,掌握住了朝权后封赏帐下诸将,各给升官加爵,分授中郎将、校尉,何机因为此前多有战功,也在被封赏之列,被董卓表为了校尉,原本号为“振武”,今次山东诸侯起兵,为壮本部声势,宣以正朔之名,董卓又给他改了一个校尉号,而今名为“讨逆”。

    荀贞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上,孙策好像做过“讨逆将军”,天下战乱,诸侯纷争,皆欲以“大义”为号,可到底谁才是“正”、谁又才是“逆”,却也是难以清了。

    荀贞、孙坚等部在注城东驻营,当日商议完进军的方略,次日休整了一天,然后在第三天一早全军开拔,除留下刘秉统三千人看梁县、程普统两千人看注城外,余下三万多步骑悉数进军至了阳人聚、广成聚中间的董军营外。

    在营外十五里处,荀贞传下军令,命各部暂停,遣了哨骑去董营外再探。

    由此地至董营,来回三十里地,哨骑快马疾驰,未及一个时辰便折转回来,向荀贞回报。

    “禀将军,董营闻我军绕过注城、忽至营前,营中顿乱。”

    “董军可有出战之意?”

    “我等远远在营外闻得营中鼓声大作,料应是董将在召将聚兵,不过董营的辕门紧闭,却似无出兵之意。”

    荀贞转对身边的孙坚道:“看来志才、奉孝所料不差,这董兵败了一阵,确是收起了骄纵之心,一改前态,现下却是变得胆怯惧战了。”

    如非惧战,以董兵的骄傲勇锐,一听荀贞到了,怕还不立刻就出营逆袭?而今却是紧闭辕门,分明就是胆怯不敢战了。

    孙坚道:“我闻董将何机在董卓帐下亦颇有勇名,号为敢战,今观其举,先骄后怯,却非良将。”

    就像荀贞叮嘱荀成的那句话一样,为将者其慎有五,第四为戒,应是胜不骄,败不馁,而

    何机先是骄纵,派了千骑长驱直入,竟招摇过市地到颍川郡内去挑衅荀贞,战败之后,又一下变得胆怯畏惧,纵是荀贞已杀到营前,却仍闭门不敢出战,举置失据,的确难称良将。

    荀贞道:“昔於冀州从皇甫公讨黄巾,我在董卓军中见过胡轸、徐荣诸将,但对此人却是没甚印象,不过也曾听,此人确是以勇武出众,……,文台,凉州多骁士,将勇兵悍,今他虽先骄后怯,非为良将之材,你我却也不可觑之也。”

    荀贞从皇甫嵩讨黄巾时,何机才只是董卓帐下的一个曲军候,以荀贞那时独领一军、为皇甫嵩所重用的地位,当然不可能认识他,不过在偶尔与徐荣等闲聊时,讲起各自军中的勇士,却也的确是从徐荣等那里听到过何机的名字,知道他在董卓军中也算是一个出众的猛士了。

    孙坚心道:“贞之诸般皆好,就是有时太过谨慎。”笑对荀贞道,“卿言固然甚是,不过以我看来,这等无用之将也不值得太过重视,待交战时,卿且看我如何取他首级。”

    荀贞心道:“文台交友以义,生性豁达,诸般皆好,就是有时未免轻脱,失之於重。”想起孙坚在原本历史上的的死因,有心提醒他几句,却又深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且今已至董营外,大战在即,也不太适合在这个时候讲这些话,遂也就罢了,只是笑道,“万军阵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此文台是也。”

    有的将校在碰到将要开战时会很紧张,有的会很谨慎,而也有的会越是碰到将要开战,反而约是会兴奋,孙坚就是这类人,他顾望身后、远近的步骑兵众,眺望前边、左右的开阔原野,只觉胸怀大开,心情畅快,跃跃欲试,手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与敌人拼杀鏖战,哈哈大笑,道:“‘万军阵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好!这句话得好。知我者,贞之也。”

    荀贞此番行军的次序是按的前天定下的军略,前边为九千挑选出来的出战精锐,后边是余下那两万多的后备军马以及辎重等物,此时闻得董营兵士并无出营,似没有迎战之意,遂即传下军令,命后头的许仲、谢容、丁猛诸将统带后备部队就地驻扎列阵,而与孙坚、乐进带着准备出战的中、左、右三军又往前行了五里地。

    距离董营就只有十里地了。

    荀贞又遣哨探再去探看。

    不多时,哨探归来,回报道:“董营兵卒上了营垒,挟弓设弩,正在做守营的准备。”

    “仍无出营接战之意?”

    “其辕门依然紧闭,并无出战之意。”

    孙坚道:“贞之,你与文谦且领兵暂驻,摆好阵势,待我引一支人马前去董营外挑战,等我把他诱出之后,再三军合战,共灭此贼!”

    所谓“挑战”,不外乎在营外谩骂、示威,以挑起对方的怒气,使其按耐不住,率兵迎战。

    荀贞心道:“我军已至董营外十里,而何机仍闭营不出,几句谩骂、几样示威一时间却怕是难以挑动地他出营来战,不过文台既提出了此议,却倒也可试试。”因对孙坚道,“卿为左阵主将,岂可轻身冒险?此挑战之任,遣一偏裨去足矣。”

    完,荀贞心中盘算该派何人去挑战,想道:“要示威、谩骂,高子绣是最好人选,只是他武力稍逊,万一失陷,反损我士气。”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下令道,“传我军令去给玄德、云长,叫他两人带三百精卒往董营外挑战敌出。”

    高素生性飞扬,早年在西乡时为一土霸王时就好耀武扬威,这种事他很拿手,只是他武力不足,万一真的激怒了董兵,被董兵出营来追,他很可能就会折损当场,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他性格虽然适合,却也不能派他去。

    不能派高素去,那最好的人选就是关羽了。关羽矜傲,他甚至不需要开口骂人,只要横枪立马地、仰着脸在董营外那么一站,一副“睥睨竖子”的模样不定就能把人激怒。

    刘备、关羽的部曲多是新卒,按他俩是没资格跟着荀贞、孙坚出战的,但是刘备却再三请战,所以荀贞就单单把他两人带在了身边,留於中军听命。既然刘备立功心切,他这次随军出战又没带部曲,只和关羽两人一道,荀贞也不好单派关羽去,故此索性就把他两人都派去。

    那边派人去给关羽传令,这边荀贞、孙坚、乐进三人各领本部,分成中、左、右,除留下了骑兵在前警戒外,皆竖旗擂鼓,指挥安排,开始排列步卒布阵。

    却关羽得了荀贞军令,对刘备道:“此大兄立功之时也。区区一董营,何需带三百精卒往去挑战?兵多,则难显大兄之功,且董军本就已惧怯不敢出战,如我两人再领兵太多,他恐怕更不会出来迎战,以我之见,也不用带三百精卒去,选那瘦的,带个七八人足矣。”

    前番歼灭那千许董骑的一战,好几人都立了功劳,刘邓不用,张飞也立了功劳,刘备、关羽却无甚功,这回关东群雄讨董,声势浩大,眼看建功立业就在眼前,刘备此时的心情和孙坚相仿,也是急切求战,渴望早能与敌展开战斗。

    这时听了关羽的话,他心为之动,却犹豫道:“叫我两人带三百精卒前去挑战,这是君侯的将令。君侯素军纪森严,你我二人如擅改军令,恐是不妥。”

    “这怎是擅改军令?君侯是叫我两人去董营外挑战,带多少兵卒并不重要。”

    “……你的也有道理,那好,就按你的来办。”

    刘备、关羽拿了荀贞的军令,从军中选了七八个身形瘦的,前去董营外。

    荀贞正在指挥各曲、各屯列阵,忽得适才去给刘备、关羽传令的军士来报,是刘备、关羽只带了七八人去董营挑战,顿时吃惊,初时以为是军士传错了自家的军令,随即想道:“我军令清楚,他定不致传错,此必是玄德、云长求功心切,故擅改我令,只带了数人前去挑战。”

    他问道:“玄德、云长去了多久了?”

    “去了有两刻多钟。”

    荀贞本部五千人,本来排开后就占地甚广,加上正在列阵,不能直来直去,这军士回来时绕来绕去的,又耽搁了一些时间,却是用了两刻多钟才得以回来荀贞面前复命。

    已经去了两刻多钟,此时追之已是来不及,荀贞无奈,只得唤来候在左近的文聘来,令道,“董军虽怯战不敢出,而其将亦颇有勇悍之名,玄德、云长只带了数人前去挑战,或会有失,你速三百精卒,往为他二人之后援。”

    荀贞之前定文武之制,文聘虽是久从於他,乃是“元老”一级了,可一则因其年岁稍轻,今年才二十出头,二来也是因荀贞对他有厚望,想把他带在身边再“耳提面命”地锻炼他一段时间,因而并未给他“校尉”之职,没让他独领一部,而只是任为了一个中军的曲军候。

    叫文聘去追刘、关,倒不仅是因为担心刘、关的安全,更主要的是,和不派高素去一样的原因,荀贞担心刘、关失陷,如他两人挑战不成反而战死,必将会大伤三军士气。

    文聘得令,即了三百精卒,去追刘备、关羽。

    荀贞看着他带兵出阵,遥见很快就要追上了刘、关,这才放下了心。

    约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布阵完毕。

    刚把阵型布好,文聘领兵归来,荀贞往他身后看去,却是不见刘备、关羽的身影。[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