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 将之慎者其有五 君侯良计在腹中

正文 27 将之慎者其有五 君侯良计在腹中

    乐进所统的是颍川郡兵,按理说该归“颍川太守”孙坚指挥,可孙坚明知乐进是荀贞的死忠,自是不会提出这等要求,而乐进当然也不会主动跑到荀贞面前说他应该听孙坚的军令。

    所以,荀、孙军中眼下就形成了这么一个“不正常”的局面:颍川兵不从“本郡太守”之令,反而却听从荀贞的命令。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如此,乐进统带的毕竟是颍川兵,而他本人虽得了荀贞表为“校尉”,可论其本职,却也是在颍川郡府任职,所以,荀贞在决定用乐进为本阵右翼后,并不是直接用的下军令之方式,而是以“征询意见”的口吻来询问孙坚的意思。

    孙坚自无异议。

    乐进本人的军事能力,孙坚可能还不太清楚,但对乐进沉勇果毅的性格却已是有所了解,但凡有这等性格的人,都绝非庸人之才,并且,颍川郡兵中的那些“老卒”,也就是乐进这些年来一直在操练的那两千多“正牌郡兵”的精锐程度,孙坚也是亲眼所见过的了。

    由乐进和他的本部颍川兵来当荀贞本阵的右翼,荀贞放心,孙坚也放心。

    左、中、右三军定下,出战的阵势已成。

    荀贞为主将,统中军之众,孙坚、乐进各领精锐,分为两翼。

    中军做为主阵,担负的是主攻任务,兵马应该稍多,荀贞从本部中抽选出了五千步骑,尽是敢战精锐,他的旧部义从几乎其中;孙坚、乐进则各从本部抽选了两千精锐。

    如此,出战的三军合众共计九千。

    刘秉的三千本部在汝水南岸,其任务是看住梁县城内的董军;又留下了两千人,由孙坚帐下的猛将程普统带,命之驻守在注城城外,以看住注城城内的董军。除掉这五千人,余下还有两万多步骑,多为新卒,这些人马就是此战的后备力量了,由荀成、谢容、丁猛诸校尉统带。

    各军议定,荀贞又来到地图前。

    他指着阳人聚、广成聚中间的董军大营,说道:“董营北为汝水,地狭潮,南三十里为丘陵,地崎岖,我如进战,南、北皆不可列阵,西边更不可也,唯一可选的战场只有、也只能是董营的东面。我早已遣斥候去探看过了,董营的东面是一块平地,虽颇有农田,然今天气尚凉,土地未软,亦足可鏖战其上。故此,我意便列阵董营之东,与之战也。诸君以为如何?”

    北为汝水,“背水而战”是兵家大忌,不是每个人都是韩信,也不是每场战争都需要用此险计的,所以北边不可取。

    颍川郡内多是平原,可出了颍川郡,入到河南尹地界就渐多丘、山,稍远一点如洛阳周围不说,山川环绕,乃是四塞形胜之地,就说梁县、注城附近,梁县东南有霍阳山,注城往西十五里有鸣皋山,往西南十五里又有空峒山,方圆百里之内也实是山岭众多,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南边三十里处就是一片丘陵地带,这里地势崎岖,显也并非布阵之所。

    北、南皆不可取,西边更不能取。

    西边就是到了这支董军的背后了,一旦到这支董军的背后,那便是前有此支董军阻挡,后有伊阙诸关的董军主力为威胁,此乃是自陷死地,万一前边的敌营未克,后边董军的主力袭到,非得大败不可,比“背水而战”还更不可取。

    故而,综合来说,出战此支董军的战场就只能选在东面。

    孙坚等人无有异议。

    荀贞当下说道:“既诸君皆赞同我意,那明天休整一天,后天一早我等便绕注城直取董大营。”

    孙坚诸人皆齐声应诺。

    送走了孙坚等,荀贞叫荀成、许仲等本部的诸将留下。

    他先召荀成近前,叮嘱他说道:“伊阙诸关距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不过百里之远,骑兵一日可至,纵缓,两日亦可至,关中守将胡轸久从董卓征战,虽非天下名将,亦可称得上一个‘良’字,昔於冀州讨黄巾,董军凉骑的骁悍勇敢是你我所亲见,今我与文台、文谦出战,需得防胡轸遣骑出关来援,你与谢、丁二校尉统兵於后,不可只是观战,亦需做好战斗准备,一旦胡轸遣骑来援,你需得迎面截之,万不可使其冲我与文台、文谦的兵阵。”

    荀成凛然应诺。

    伊阙诸关离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只有百十里地,虽然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荀贞、孙坚等决定既不攻梁县、也不攻注城,而是要直接进攻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可一旦等到战事开始,坐镇此诸关中的胡轸却必能很快得到讯息,他如遣骑来救,确如荀贞所说,至多两天可到。

    胡轸如果派出援兵,两天就可以到达,而因为董军精锐的缘故,荀贞现下却尚不能确定他需要多久才能把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给攻败,如果能在两天内,甚或是在一天内就能将之攻败,那当然是最好,可如果不能,就需得把胡轸可能会派来的援兵给考虑进去了。

    荀贞又道:“梁县、注城附近的山谷中颇有蛮人居,今我与董营将战,这山谷中的蛮人亦不可不防,仲仁,你不但要戒备胡轸可能会派来的援骑,也要戒备战场左近山谷中的蛮人。”

    伊阙以南多大山长谷,早在先秦时,这里的山谷中就多有蛮人聚居,直到现在也仍还有不少野人出没,甚至在原本的历史中,直到三国魏时,魏国还曾专门在注城西北百里外的6浑城中置了一个防蛮都督,所防的,就是周围山谷中的那些蛮人、野人。

    荀贞等将要与阳人聚、广成聚的董营大战,从常理而言之,这敌我万余精兵的鏖战,那山谷中的蛮人必是不敢来掺和的,可战胜则罢,万一落败,这蛮人见到机会却说不定会趁火打劫,袭击败军,所以,不止伊阙诸关中的董军,这山谷中的蛮人也需要防备。

    荀成应诺。

    荀贞又道:“董兵精悍,我与之战,胜败两可间,如我败,仲仁,你不需来救我,看好后路即可,是我可从容后撤即可。”

    “诺。”

    “我如胜,你也不可急麾军歼追,可待我军令,然后再诸部纷动。”

    “诺。”

    留给荀成、谢容、丁猛统带的那两万多人大多是新卒,新卒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可以打顺风仗,难打逆战,一个是没上过战场,平时操练得再熟,头回真刀实枪地与敌人血战,难免心慌,这一慌肯定就会出现各种的错误、漏洞,进而便有可能会导致整个的阵型大乱,因了这两个特点,所以,荀贞交代荀成,叫他不管自己是胜还是败,都万万不可立刻带兵上阵,否则,如果荀贞败了,只会雪上加霜,而如果荀贞胜了,也很有可能反会因此而转胜为败。

    荀成这回虽是肩负的留守军中之任,看似不用上阵,似乎很轻松,而其实他担负的责任并不比荀贞、孙坚、乐进的轻。荀贞三人只管在前杀敌就是,而可能会出现的种种变局却都得由荀成来负责应对。

    自早些年因得了荀贞“乱世将至,族中不可无人掌兵”的话后,荀成这些年虽然不再想转武职为文职的事了,也的确一直都是在踏踏实实地掌领兵马,颇得军心,可因其在此战中的责任重大,荀贞沉吟了下,又对荀彧说道:“文若,后日此战,你不必从我左右,与仲仁一道也留守军中吧,事如有变,你可佐助仲仁。”

    荀彧知留守的任务重要,肃容应诺。

    荀贞又交代荀成:“仲仁,文若性持重,此卿所素知之者也,倘有事变,你一定要多听文若的意见,万不可轻动,亦不可焦乱。切记:将之所慎者五,其四曰戒。”

    “将之所慎者五”,这是战国时名将吴起所著兵书《吴子》中的一句话,“五个需要慎重对待的”分别是“一曰理,二曰备,三曰果,四曰戒,五曰约”,“理者,治众如治寡;备者,出门如见敌;果者,临敌不怀生;戒者,虽克如始战;约者,法令省而不烦”。五者之中的第四个——“戒”,吴起讲得虽是战胜后的事情,可在战中、战败后也是适用的,简言之,就是为将者应该胜不骄、败不馁,一直保持冷静的理智和从容的态度。

    荀成应诺。

    这是荀贞头次将要与董军“大规模”交战,不但当面董军的数量远多於未出颍川郡时碰到的那支董骑,而且在“地利”上也调了个个儿,不再是荀贞占地利,而是董军成了“地主”,所以,也难怪他如此小心谨慎,事无巨细,再三交代叮嘱荀成。

    以荀贞适才提到的那“将之所慎者五”来衡量他,“备”、“戒”两条他都亲身做到了。

    许仲见荀贞叮嘱完了荀成,当下起身问道:“君侯,后日就要出战,虽然定下了出战的中、左、右三军,也定下了留守的将校与部队,可正如方才军议时所说的:‘君侯刚在颍川郡大胜了董骑一阵,董军而今必怀畏怯’,今我出战的三军虽不足万人,合计却也有九千之众,而董营之兵才仅五千不到,依然是我众彼寡,如他仍怀畏惧,竟还是不肯出战,该如何是好?”

    如果把全部兵马都压上去,三四万之众,董营的董兵可能不敢应战,可现下换了只选用精锐去战,却依然有九千之数,仍旧比董营里的董兵为多,差不多是其两倍,那如果董兵依然怀怯,不敢出战,那该怎么办才好?

    许仲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荀贞笑顾戏志才、荀攸诸人,再转对许仲,说道:“彼如肯出战,自然最好,彼如仍畏我兵众,不敢出战,君卿也无须担忧,……。”他自指肚腹,笑道,“我已得良计在此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