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 当过小城取大敌 自领中阵分左右

正文 26 当过小城取大敌 自领中阵分左右

    孙坚等人踏着暮色来到荀贞军中。

    此时,中军帅帐已经建好,诸人皆进到帐中议事。

    谢容、丁猛、刘秉三人中,他们选了刘秉去对岸筑营。

    刘秉的部队已经在络绎渡河,不过身为本部主将,却不能只看眼前一点,需得了解全局,所以他暂时没有和部曲一起渡河,也来了荀贞这里商议军事。

    诸将齐集,荀贞主持军议。

    早有卫士在帐中挂上了地图,图中所绘的是西至三辅、东至颍川、南至鲁阳、北至洛阳这块区域内的地形、山川以及敌我各部人马的驻营形势图。

    外边傍晚天色,帐中早早升起了火烛,把帐内、地图都映得清清楚楚。

    荀贞来到图前,指点图上,对诸人说道:“诸君请看:这里是汝水,水北岸的这里是我军现下所停驻之地,水南岸的这里是梁县。”他的手指从梁县往北边滑动了一点距离,在图上汝水北岸一个名为“注城”的地方顿了下,接着说道,“这里是注城。”手指又顺着注城往西北去,在阳人聚、广成聚附近停顿了下,说道,“此处则是董军在梁县一带的主力屯扎处。”

    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敌我所在的位置后,荀贞转对众人,又介绍敌人各部的兵力,说道:“经探查,梁县城中约有董军一两千人,广成聚、阳人聚的董军主力营中约有四五千步骑,注城城中的董军人数最少,约数百人,……现在我军所面对的大概敌情就是这样。”

    虽然说荀贞、孙坚等人一直所重视的梁县和广成聚与阳人聚一带的两支董军,而实际上,在汝水这附近的南北两岸上总共是有三支董军的,这第三支就是注城城中的那数百董兵。

    注城在战国时是韩国的一个城邑,魏文侯三十三年,魏以吴起为将,击秦,曾在此地大败秦军,后至赵孝成王时,被赵国用三个大城从燕国换来的田单率赵军又在此地大败韩军,夺下了此城。不过到了如今,此地已早非县邑,虽依旧是以“城”为名,现下也屯驻了数百董兵,可事实上却只不过是个与梁县隔河相望的董军据点罢了,并不值得特别重视。

    荀贞回到席上,顾盼诸人,说道:“我军今已出颍川,进至梁县,接下来该如何进战,诸君请畅所言之。”

    谢容说道:“今我军与曹、袁二军共进,声势虽盛,众近十万,而多新卒,我窃以为,当战,不可久延。”

    孙坚同意他的观点,说道:“我等军中多为新卒,不出战则已,如今既然出战了,那就应该战,否则,如果拖延时日,不但会给董军以从容调度的时间,并且还会致使我军兵卒气泄。”

    古语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对老卒尚且如是,况乎新卒?

    董卓军马众多,且多百战老卒,本来对那些没有上过战场、见过血的新卒们来说,他们中就不乏有存在畏战情绪的,通过出军前用种种办法激励,加上之前成功歼灭了千许董骑的那场胜仗,算是好不容易把他们的斗志给鼓舞起来了,可斗志这种东西有时和冲动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如不能在“这股斗志”跌落前就与董军开战,那等士卒们“冲动”过去,“理智”上头,同时当面的董军也做好了各种防备,甚至可能会有援兵到来,那时,仗就不好打了。

    荀贞点头说道:“君等意与我同,我也以为当战,不可久延。”

    谢容离席起身,到地图前,手指点在注城上,对诸人说道:“此地的董军最少,也正好挡在我军前进的路上,我以为,不如先击此处。”

    丁猛、刘秉都赞成。

    刘秉说道:“注城的董军不但正挡在我军的前边,而且与梁县的董军隔河呼应,如不先取之,也不好看住梁县。”

    刘秉将要负责看住梁县,所以他肯定会从这个角度出来看注城的问题,注城不被拿下,的确不利於他的任务。虽然注城的董军在汝水北岸,可汝水并不能挡住他们过河南下,待荀贞等部的主力离开此地后,万一注城的董军趁机南下汝水,袭击刘秉部的侧翼,同时梁县的董军出城进战,刘秉就将会要面临到两边受敌的窘况,以他区区三千人的部队是很难挡住的。

    荀贞问戏志才、荀攸、荀彧诸人,问道:“卿等以为如何?”

    戏志才不赞成孙坚等人的意见,他说道:“注城虽小,驻军也少,然城颇坚也,此之可谓‘小硬’。以我数万之众,攻此小城,固不难取,然却也不易拔,如想克之,少说也得一两天。这不利於我军的军心、士气。以我之见,不如留一部兵马围困此城,然后以主力疾进,直取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主力,只要能把这股董军主力击败,此区区小城,不战即可胜之了。”

    戏志才说得有道理。

    注城虽然小,城不大,城里的董军也不多,只能算是董军的一个军事据点,可却也正因为其小,所以不利於挥荀贞、孙坚等部兵多的优势,——你兵马再多,可城的周长就这么大,你展开不了太多的军马同时去攻城,也就是说,只能用少部分的兵马去围城、攻城,大部分的只能在边儿上看着,如果注城不坚,一战即可取之,那倒也罢了,可根据侦察,主城虽然小,但城墙不低,防御措施也较为齐全,城里的又都是精兵老卒,这样一来,围城这一方肯定就难以胜,要说一两天内就能把此城攻下,其实也算是“胜”了,可对那些占大多数的新卒来讲,他们目睹此番景况,却免不了就会嘀咕:“几百董军,一个小城就打两天,那碰上董军的主力怎么办?岂不是会更难打了?”这就对军心、士气不利。

    并且还有一条,攻城的相比守城的,通常情况下都不占便宜,以下击上,伤亡必然不少,这也不利於还没经历过大战、惨战的新卒的士气。

    荀贞问荀攸和荀彧,问道:“卿等以为呢?”

    荀攸、荀彧赞成戏志才的意见。

    孙坚沉吟片刻,说道:“志才言之有理。”

    丁猛说道:“戏校尉说得甚是,不过我却有一点别的意见。”

    戏志才说道:“校尉请讲。”

    “既然注城不易取,校尉担忧会有损士气,那何不围注城而不攻,诱董军主力来救?”

    丁猛这个建议从表面上看来是不错的,围城打援,这是以逸待劳,把敌军调动到己军准备好的战场上,从而取胜的不二法则,可是丁猛却忽略了关键的一条。

    郭嘉、徐卓等也在帐中。

    郭嘉这时说道:“丁校尉此言差矣。”

    丁猛看去,见是郭嘉说话,因知郭嘉出自荀贞族中的私学,深得荀贞喜爱,所以他倒也不以郭嘉年轻而小看他,端容说道:“噢?不知我何处差了?敢问足下高见?”

    “校尉忘了我军刚大胜了董军一阵。”

    丁猛顿时醒悟,一拍脑门,说道:“是了,荀侯刚大胜董军一阵,歼了董军千骑,董军现必正丧胆,畏我兵多将勇,虽见我围注城,十之**恐也不会来救。”

    郭嘉说道:“正是。”顿了顿,又补充说道,“如果注城是必争的要地,那么我军虽是刚大胜了董军一阵,他也极有可能会不得不来援救,可注城并无什么重要的战略地位,对董军来说,丢了也没多大的害处,如此,董军就很有可能不会来救援,使我空围其城,不得其援。”

    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才数千人,他们刚大败了一阵,损失了千骑精卒,胆气正弱,而荀贞这边不但是挟大胜之威,且兵马盛壮,足有三四万之多,而注城又非什么战略要地,那就算是把注城给围个水泄不通,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也肯定不会来救援的。

    注城如是,梁县也如是。

    围梁县待董军援,除了以上的不可能之处外,还有一个麻烦:那就是梁县在汝水南岸,董军如果要来救援还得过河,半渡而击的故事人人皆知,董军更不会冒此奇险来救梁县了。

    所以说,围城打援,不管是围注城,还是围梁县都不可行。

    孙坚说道:“取注城会不太容易,围注城则可能会等不来董军的援救,这样看来,也的确是只有如志才所说的‘绕注城、直取董军主力’一途了。”

    荀贞问谢容、丁猛、刘秉:“君等以为呢?”

    谢容、丁猛、刘秉皆道:“戏校尉所言乃是上策。”

    荀贞说道:“好!那就按志才之策,舍注城而疾取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主力。”

    至此,确定了两个原则。

    一个是要战,不能久延。一个是舍注城、梁县不理,直击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主力。

    荀贞说道:“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虽只四五千人,然多老卒,不可小觑。该如何打这一仗,君等各有何高见?”

    又是孙坚头一个言,他说道:“适才如奉孝所言,董军刚败了一阵,折了千骑,其胆气正沮,我军四万众,声势强大,如全部压上去,恐敌会不敢出战,以我之见,此战不用四万兵马齐上,我等各从本部抽选精锐,合兵不要过万人,然后以此至敌垒前邀战,当为最好。”

    孙坚说得很有道理。

    三四万步骑如果一起压上去,那刚刚大败一阵、折损了千骑之多,又营垒中只有不到五千人的董军肯定是不敢应战的,而一旦董军不敢应战,紧闭辕门,高挂免战牌,那这就和“战”的原则相违背了,不利军心、士气的保持。

    ——然则说了,董军如果不敢出来应战,何不干脆就以四万之众攻其营垒?当然可以。但是,这是没有办法后的办法。如上文所说,攻城的一方通常是不占便宜的一方,攻城是这样,攻戒备森严的敌人营垒也是这样,所以,能不攻营最好就不要攻营,能野战最好就野战。

    荀贞以为然,谢容三人也以为然。

    荀贞说道:“文台之见正与我同。”笑对孙坚说道,“卿与我打赌,我赢来了先锋之位,今攻董军壁垒,这主攻之任是不是应由我来担?”

    荀贞赢来了先锋之任,按说这次打董军营垒应是荀贞先攻,不过一来,因见荀贞前次大胜,孙坚早急得不得了,二来,董军营中有四五千的老卒,只凭荀贞一部也确实不好打,所以当孙坚提出“由各部合兵共击之”后,荀贞没有反对,只是提出要担任主攻之位。

    孙坚打赌输给了荀贞,又自知本部兵马中的精卒不如荀贞部中得多,对荀贞的这个要求他没有办法不同意,悻悻然地说道:“行,主攻之任就由卿来担之,我为卿之左阵便是。”

    谢容、丁猛说道:“我二人愿领兵为明将军右阵。”

    荀贞和谢容、丁猛这是头次联手作战,不知他两人部众的能战程度,今次击阳人聚、广成聚的董军,可以想见,必是一场硬仗,却是不敢把右翼交给谢容和丁猛。他心道:“倘若谢、丁在右翼失利,我的中军本阵的就必会受到牵累,这右翼却是不能由他二人镇守。”但直接拒绝也不合适,他笑道,“我与文台出战,后边军中不可无重将坐镇,以我之见,两位校尉不必为我右翼,而应领兵坐镇后边军中,既是以防生乱,也是可随时为我和文台之援。”

    谢容、丁猛应道:“是。”

    荀贞又对荀成说道:“卿与两位校尉一道,亦留守后边军中。”

    荀成应道:“诺。”

    孙坚见荀贞开始安排自家本部军中的留守事宜,却不提右翼之事,遂问道:“卿为中军,我为左翼,何人为右?”

    荀贞微微一笑,点住了帐中一人,却是乐进。

    他对孙坚说道:“我意以文谦统颍川兵为右,卿以为可否?”[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