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 临水慨叹古今事 莅敌思量远近兵

正文 25 临水慨叹古今事 莅敌思量远近兵

    歼灭了这股前来试探之敌,再往前行便无阻拦,出了颍川郡界就是梁县的地面,顺着汝水前行不多远,已可遥见河对岸的梁县县城。

    梁县的县城在汝水南岸,离水很近。

    战国时有“三梁”之称,指的是三座皆以“梁”为名的城,魏之都城大梁和战略要地少梁是其二,汝水南岸的这个梁县当时属楚,也是其一,为别於大梁和少梁,时称南梁,又称上梁。战国之季,楚、魏、韩三国之师常战於三梁下,这里经常出现战争。

    不止战国时了,秦末以来,凡当天下大乱时,梁县这里仍然是烽火不熄,常是兵家借道、又或相争之处,因为这里是从颍川南部和南阳郡去洛阳等地的必经之路。

    秦失其鹿,高祖刘邦自洛阳南入南阳,寻复又从南阳北出洛阳,皆经此地;王莽篡汉,光武起於南阳,亦是由此而收的洛阳,又有赤眉以山东之众,西出陆浑而去弘农,也是经过这里,——陆浑是个县,在梁县西北二百里外。当其时也,这一带几乎是无日不战。

    那浩荡不停的汝水由梁县北边流过,从古至今,也不知见到了多少战火,见到了多少悲欢,又也不知流走了多少豪杰勇士的鲜血,又流走了多少人的英雄壮志。

    却也不知为何,虽是刚打了一场胜仗,可在这汝水北岸眺望南岸梁县县城时,荀贞却不觉有一股怆然悲凉的情绪浮上心头。

    或许是因为到这梁县对岸的时机不对,正当落日的缘故吧?

    他这样想到。

    梁县在南,长河在其北,壮丽的红日在西,洒下暮辉,使其黝黑耸立的城墙沐浴其中,又使河水波涛闪烁点点粼光。目睹此景,想到和曹操、孙坚联手与董卓的大战在即,回望数万步骑从众,因是穿越而来,故知当代兴衰的荀贞难免会起一点吊古惆怅的心绪。

    他心道:“今我与文台、孟德联军,南北两路合兵近十万众,固一时之盛也,为近来之少见,想来当此之时,应是天下瞩目,群雄望我,可兵家之事,成败固难言也,胜或平手则罢,一着不慎,万一落败,乃至大败,轻则损兵折将,重则性命不保,我这十几年的拼命努力可能也就会因此而不复再提了。嗟乎!天下滔滔,唯这夕阳不变,独这汝水依旧东流去。”

    思路及此,荀贞忽然想到了后世那首著名的《临江仙》,遂下马直到岸边,遥望落日下的梁县,按剑轻声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戏志才等人不知他干什么去,没跟他到河边。见他在河边流连踱步,迟迟不回道上,戏志才、荀攸、荀彧、程嘉几人於是也下了马,步行过去,到他身边。

    戏志才顺着他目光望去,见他似是在远望夕阳,笑道:“君侯好雅兴,将临强敌,激战在前的当下,却还有闲情赏此长河落日。”

    “志才,我有一话想要问你。”

    “君侯请问。”

    荀贞抽出腰剑,遥指彤红的落日,问道:“这夕阳一日一落,日日皆落,但是,这每日所落的夕阳可都与昨日同么?”

    “君侯此问何意?”

    “只是忽有所感。”

    荀彧笑答道:“同与不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每日被这夕阳所照的人却肯定不同。”

    听得荀彧此答,荀贞收起宝剑,转回目光,临水自映,看着水中披甲英武的自己,喟然叹道:“岁岁年年日照人,年年岁岁人不同。想我为繁阳亭长、西乡有秩的那些岁月仿佛尚在眼前,离去未远,而转瞬之间,白驹过隙,已经是十余年过去了。……志才、文若、公达,那时的你们也不过才弱冠未久,而今却也和我一样都过了或将近而立之年了啊。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你们说,到四十岁时,咱们能做到‘不惑’么?”

    戏志才、荀彧、荀攸、程嘉几人中也就荀彧年纪小点,今年才二十七八,戏志才、荀攸、程嘉都和荀贞一样,已过了三十之龄。他几人都是聪明人,一听荀贞提及“不惑”就知他之所思,知道他说的是:这天下已然大乱,再过几年,恐会更乱,那么等到那时,我们这些人能够在越来越乱的时局中辨明形势,清楚何去何从,知道该怎么进退才是对的么?

    荀贞平时很少有感情流露时,但如戏志才、荀攸、程嘉这些跟从他日久的人却皆知,他的内心其实有时是挺细腻敏感的,说不上伤春悲秋,可偶尔却也会冒出些感伤惆怅的情绪。此时闻得他这些话,戏志才、荀攸、程嘉对视一眼,心中知:荀贞这是又触景生情了。

    程嘉徐徐答道:“我虽生性愚钝,尽管年未四十,可我却早就已经做到不惑了。”

    “噢?怎么做到的?”

    “自从明将军那日起,我就已是‘不惑’。”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君昌,你又吹捧我。”

    “以明将军之明,我岂敢虚言吹捧,所言皆实。”

    “我听说,总说阿谀奉承话的人不是君子,是小人。”

    程嘉斩钉截铁地赞成荀贞的话,说道:“确乎如此。”话音一转,又接着故作纳闷,说道,“嘉所言者,字字属实,皆为心声,又非阿谀奉承,明将军这话却是说给谁听的?”

    戏志才、荀攸见惯了程嘉的拍马奉承,因而岁是听他说出这么露骨的拍马屁之话,却皆是面不改色,浑若寻常,荀彧跟从荀贞的时日尚短,见识得少,年纪又还轻,却免不了顿觉牙酸,甚至脸热尴尬,有点替程嘉难为情,不过他生性温厚,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脸扭到了一边。

    荀贞大笑道:“好,承你吉言,我争取让你以后都能如今朝,一直不惑。”

    道上行进的部队中奔出数骑,来至近前,却是前头开路的许仲带了几个亲兵过来。

    来到近前,许仲勒马跳下,问道:“君侯,日已西沉,前边对岸就是梁县,我军是在河这边先筑营,还是过了河去对岸筑营?”

    “伊阙、广成诸关皆在河北,我军不必去对岸筑营。”荀贞唤来亲兵,令道,“去找谢、丁、刘三位校尉,传我军令,叫他三人分兵一部去河对岸扎营。”

    荀贞等人到梁县这儿来是为了进击洛阳,退一步说,也是为了进击伊阙、广成诸关,而洛阳也好、广成等关也罢,皆在河北边,也就是河这边,所以没有必要去对岸扎营,可虽主力不必去,得有一部偏师去,毕竟梁县属河南尹,此时城中驻扎的有一部董卓部队,派支人马过去一则可以就近监视,二来也可以和主力呼应,迫使这股城中之敌不敢出城,只能龟缩其内。

    亲兵接令,自驰马去军后找谢容三人传令。

    许仲也接了军令,归去本部,安排部曲筑营。

    这一带数十里方圆内有两支董军,一支即梁县城中的那部,另一支则便是遣出那千许骑兵试探荀贞的那支,此支在梁县西北边的阳人聚、广成聚附近,离梁县四五十里,驻营是在河这边,两支董军隔河相望,遥为响应。两者相较而言,后一支的兵马较多,约数千之众。

    除了这两支董军,离梁县百里上下的伊阙、广成诸关中又驻扎了一部董军。

    事实上,梁县、阳人聚及广成聚的这两支董军从编制、归属上来说就是属於伊阙、广成关中的那支董军的,是关中董军派放到外边的前哨、据点之类。

    也就是说,关中的这支董军才是荀贞、孙坚等将要面对的劲敌,也即此次进军的主要对手。根据情报,这支董军共约有两三万人,带兵的主将是胡轸。

    胡轸字文才,和绝大部分的董军将校一样,也是凉州人,和董卓同州,他与董卓帐下的另一个将领名叫杨定的,两人齐名於凉州,俱是州中的大家豪右,在凉州很有影响力,在如今的董卓军中,他是与牛辅、董越、段煨等几个并列齐位的有数重将之一。

    关东起兵数十万,董卓除了在政治上有所应对,如迁都等等之外,在军事上亦有应对部署,军事上的部署还更早於政治上的,首先一个,他遣派了将领屯驻在洛阳西部,以看住他往长安去的退路,其次一个,他遣了勇将屯驻在洛阳北边的孟津、小孟津,以御冀州义军,再次一个,他派了徐荣屯驻在荥阳、成皋、太谷、轘辕一线,以备酸枣联军,最后,他遣了胡轸驻扎在伊阙、广成诸关,以此来阻挡南阳的义军北上及防备颍川的义军绕道梁县北上。

    他派来防御酸枣、颍川、南阳诸军的这两个将领,荀贞都很熟。

    荀贞最熟的是徐荣,交情最好的也是徐荣,不过大概是因为荥阳、成皋、太谷、轘辕一线的责任太重,——既要主防酸枣,又要协防冀州,还临着颍川,可以说是一线挡三面,所以需得遣一靠得住的、智勇双全的将领驻守,故而军事能力更强的徐荣被董卓派去了此线驻守,而相对较次的胡轸则就成了荀贞当面的守军主将。

    这对荀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如是徐荣为当面关卡的守将,那么荀贞就可以试试说降,即使不成,也能借此施个反间计,颇有可上下其手之处。

    荀贞是颇知徐荣之能的,出兵前,他给曹操去的封信中专门提过此事,叮嘱曹操一定要小心谨慎,万万不可大意,否则恐怕会是很有落败的可能。

    “徐荣不在当面,我虽不能说降或用反间计,可单从战斗的角度来讲,我却是没有孟德的压力大啊,这也是件好事。”荀贞回到道上军中后即又遣了人去请孙坚等人过来商议军事,在等孙坚诸人的时候他这样暗暗想道。[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