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4 旗鼓鲜明三军出 牛刀小试一战胜

正文 24 旗鼓鲜明三军出 牛刀小试一战胜

    再又与曹操书信来往了一番后,二月二十五日,双方同时出兵。

    荀贞没有召陈到和臧洪回来,他这一出兵,颍川郡中就只剩下了孔伷的部队,留下臧洪、陈到一来能保证退路,二来陈到所驻的父城在梁县的东南边,也就是在梁县的后方,离梁县不是很远,只有一二百里地,万一有事,比如大败了,有陈到在此,至少也能得到一点支援。

    从军出击的除了戏志才、许仲等荀贞倚仗的文武诸人,如已早从阳翟归到军中的郭嘉和被荀贞从荀氏私学里带出来的一些年轻人也一并被荀贞带在了身边。

    荀贞不是因知道郭嘉的后世之名而才带上了他们,郭嘉现在还很年轻,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书,又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是文章,没有经受过实践的教育,即便是再天纵奇才的人物也难以立刻就焕出耀眼光芒,郭嘉也不例外,所以,荀贞这次带着他和别的些年轻人,主要是为了开开他们的眼界,让他们亲身接触一下战争,亦是个锻炼锻炼他们的意思。

    同日,河内的袁绍亦於遣兵八千,命由淳於琼统之,向孟津进。

    淳於琼是当年的西园八校尉之一,名列第八,为西园右校尉,袁绍出逃洛阳时,他作为坚定的袁党一员,也跟着出逃了,跟着袁绍一起到了冀州。除曾为西园校尉,与曹操做过同事外,他又是阳翟人,和荀贞同郡,袁绍选他统军与曹操、荀贞共进,却是非常合适。

    荀贞、孙坚、谢容诸人出兵之日,阳翟县人闻之,乡人、士人俱出来观望,遥见诸军兵甲炫日,耀武扬威,又得知孔伷屯军不动,不敢击董,乡人、士人无不敬佩荀贞等人。

    只不过,敬佩归敬佩,人人皆知董卓兵强,对荀贞等此次的出击,却不是每个人都看好的,有不少人都和孔伷是一样的心思,觉得荀贞这是在找死。孔伷没有来看荀贞出兵,只是在闻报后冷笑了几声。

    不管观者如何想,也不管孔伷如何看,却说荀贞等人拔营出县。

    孙坚遵守承诺,把先锋之位让给了荀贞,荀贞部排行第一,其次是孙坚部,最后是谢容、刘秉、丁猛三支郡国兵殿后。

    三四万步骑,加上辎重,再加上各军、各部、各曲间的行军间隔,队伍长达几十里。

    出了阳翟,荀贞等一路向西,行军并不快,日行六十里而已,两天半后,前头汝水在望。

    汝水是从颍川郡的西南边入的境,到了汝水,再前行不远,就是颍川郡界,而一出郡,只需再行二三十里便是梁县了。

    梁县离颍川太近,离袁术屯兵的鲁阳也不远,这里没有董卓兵马屯驻,但是在梁县西北数十里外,却有一支董军屯扎,——这支董军倒不是早前袭掠阳城的那支董兵,袭掠阳城的是驻守轘辕关的董军,轘辕关离阳城很近,四五十里地而已,骑兵朝午至。说到轘辕关,其实孔伷不出兵对荀贞等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有他这支人马在阳翟,阳翟离轘辕关也不远,二百多里,那么轘辕关的董军就不会轻动,不会从轘辕关西南下,插过来击荀贞、孙坚部的侧翼。

    方才接报,说前头就是汝水,又有一军报送来:军前三十里外,探查到了一支董军,约有千骑。

    荀贞得报,立即遣派亲兵赶去正在行军的各部,召集诸将。

    许仲、荀成等各骑马从本部赶来,汇於中军。

    道上部队正在行军,为不挡住后续部队的前进,在亲卫虎士的扈卫下,荀贞下了大道,针对刚接到的敌情,在路边的野地上和应命而来的诸将召开了一次简短的军议。

    他言简意赅,先简单叙述了一下军情,说道:“接军报,前三十里处有一支董军,约千骑上下,料应是从梁西北那处董军驻营里来的。”说完军情,他环顾围在他身边的诸将,按剑慨声说道,“今我与孙将军、诸校尉共举兵击董,尚未出郡,而董兵即先来犯,气焰嚣张,彼辈凉州子,实目中无我,我欲迎击之,以败其锋,沮其气,扬我山东兵威。诸将谁愿为先?”

    从年初起兵到现在,一两个月了,无有一战,空在颍川消耗时日,荀贞麾下诸多猛将早就憋得气闷,好容易出兵,一个个心劲儿正高,这时闻得自家部队还没出郡,那董军却就居然敢先跑过来挑衅,更是无人能忍。刘邓第一个出来,大声说道:“我愿为将军斩来犯贼献!”

    荀贞大喜,说道:“好!”

    这是战,当然得要打胜,一个是振奋士气,再一个也是让颍川的士人、百姓和豫州军看看,孔伷不敢出兵,可他荀贞却敢,而且一出军就打胜仗。

    既然想要打一个胜仗,那自然就最好是选派一员猛将去战。

    刘邓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他只是个曲军候,此次荀贞召集的多是校尉,他原是没资格来的,而荀贞特地把他叫来,本意也正是为了让他出击,此时见他头一个出来请战,荀贞怎不大喜?

    刘邓本曲人马略少,荀贞又拨给他些,合计两千甲士,俱皆英锐。

    增兵完毕,荀贞命他先行,自统军在后为援。

    左右有文士劝谏,说道:“董卓兵强,今千骑来犯,而将军却只遣二千步兵往击,恐将败矣。不如召刘邓回来,再给增兵,或用辛校尉部骑兵迎之,方才稳妥。”

    荀贞笑而不言,只看戏志才送刘邓出去。

    戏志才亲送刘邓到了人群外,笑道:“昔君从将军行郡,至阳城,君与君卿共为护卫,突宅杀贼,君因得号为‘坐铁室’,今从将军讨董,又得战,此地离阳城未远,望君能再扬昔威。”

    刘邓按着剑,昂挺胸,雄赳赳地应诺,说道:“必不辱昔日之威,必不堕君侯之名。护军只管在军中陪从君侯,候我捷报就是!”

    戏志才又道:“今我尚未出郡,董兵即来袭,我料其意,必是因闻我出兵,故先来试我军虚实。既是为我试我虚实,则其军必然谨慎,董军兵强,今来者又皆骑兵,若再谨慎,不易取也。以我之见,君趋前,见敌后,不必即率兵猛进,与之硬战,不妨先示弱於敌,则敌必骄,待其骄后,可诱其入伏,再以精卒击之,胜之不难也。”

    关东联军数十万,连月按兵无人敢进,董卓部的兵士本多百战悍卒,目观此状,必早轻视联军,如果刘邓在接敌后再示弱於先,加上他带去的人马只有两千步卒,那么身为骑兵的董军肯定就会以为刘邓可欺,为取军功,十有**就会如戏志才所说的“必骄”,骄兵必败。

    刘邓以为然,点头称是。

    戏志才又对刘邓说道:“君请附耳过来,我有一伏兵、诱敌之计,可告与君。”

    刘邓附耳过去,听了戏志才之计,欣然欢喜,说道:“得校尉妙计,胜之易耳!”

    别了戏志才,刘邓点齐兵马,遂乃率部先出,脱离了正在行军的主力部队,径往前迎敌。

    此次战,荀贞是决意要全歼来敌,漂漂亮亮取胜的,所以除了刘邓这两千人先,待刘邓离开后,又点了乐进,命其带熟悉地况的本部四千郡兵亦立刻出,为刘邓后援,又召来骑部的军司马张飞,令之统五百骑士也立刻出,命他务必要赶在刘邓前绕到来敌的后边埋伏,以堵截这千人董骑的退路。

    布置妥当,各路相继脱离主力,出迎敌。

    荀贞自带主力徐徐在后从之。

    左右有文士此时赞道:“难怪将军先前只遣刘邓二千甲士先行,却原来是留了乐校尉、张司马的后手在此啊。”

    荀贞一笑,没有解释乐进、张飞两路只是为全歼来敌,真正败敌的杀手锏其实是戏志才的诱敌、伏兵之计。——戏志才的此计是在荀贞召诸将到前就筹划好了,与荀贞商量过的。

    行有十里余,闻得前头来报,刘邓部已与敌接。

    董卓兵精,又皆骑士,实为强敌,虽有伏兵计在,荀贞也不知刘邓这一战胜负究竟会是如何,心存担忧,表面上却从容自若,笑对左右说道:“昔刘邓护我入阳城,以一当百,号为坐铁室,今疾击董兵,必不落昔日威名。”

    再行两三里,又得前头军报,张飞带的骑兵虽然出营晚於刘邓,然而行快,又有本地人为前导,已经绕到了来敌之后,堵截住了董卓兵的后路。

    得了这道军报,荀贞心中大定。

    即便刘邓失利,有了张飞在后堵截,这一支董兵也是插翅难飞了,等乐进部又或自己的主力到达,也足能将之尽数消灭,最多就是不如刘邓一战而胜那么好看罢了。

    又前行不远,前头再有军报来到:“刘邓部失利兵溃。”

    荀贞左右不少人闻言皆惊。

    一个前些时投到荀贞帐下的颍川士人失色说道:“刘邓勇冠军中,实将军帐下之樊哙、灌婴也,虽是以步敌骑,而方接敌未及两刻钟,竟就落败?董卓之兵,强竟至斯?刘邓一败,乐校尉、张司马亦难胜也,将军请快派兵驰救吧!”

    荀贞却是转顾戏志才,哈哈一笑。

    却是刘邓果用戏志才之计,先示弱於敌,诱敌来攻。

    只是,却不知此计能否得手?

    因为,此计的最重要处却是后半截,是这伏兵之地,不知那董骑会否上当?会不会被诱入?

    又行数里,再有前头军报来到:“敌轻兵而进,被刘邓诱至河边,刘邓先在河边布了伏兵,见敌骑到,鼓噪齐出,河畔泥泞,敌骑难行,为我伏兵所围。敌我正鏖战河边。”

    荀贞、戏志才相顾而笑。

    荀攸拍手喝彩,说道:“志才计成矣!董骑将败。”

    荀彧、程嘉等人亦面现喜色。

    余下诸多文士直到此时,才知了戏志才的伏兵之计。

    兵家言战,讲天时、地利、人和。现今尚在颍川郡内,荀贞人熟地熟,占了地利,又兵马众多,乃是以众击寡,且万众一心,再占了人和,两利在手,加上又还有戏志才这等谋士,有张飞、刘邓这等猛将,只要计策能够顺利地得到实施,取胜也是很快,也很容易的。

    刘邓是中午前后出的兵,这时已经暮色将至了。

    荀贞得了此报后,望了望天色,便即令军马停驻,遣骑通知后边的孙坚等部,今晚就在此地驻扎了,又传令叫各部开始扎营,预备晚饭。

    左右文士见荀贞先前非常重视来敌,以至有亲自上阵与之交锋的打算,现下闻得前头交战正酣,却叫各部筑营安寨,一副不再去理会前边刘邓还在接战的架势,有不解其意的,乃问之。

    荀贞答道:“敌已被阿邓所围,陷进了河边泥地,以阿邓之勇,纵不胜,亦不败也,文谦部四千颍川郡兵紧随在阿邓邓部后,现应已到,敌为泥地所困,又被阿邓所围,本已纷乱,见文谦兵至,旗帜如林,军卒遍野,势必惊惶,肯定会无心再战,夺路而逃,而翼德引五百骑兵蓄锐在其后,以我之逸击彼之散,此战已胜。”

    有人说道:“刘军候部仅二千步卒,敌有千骑之众,则刘军候围住的定非敌骑全部,乐校尉部曲虽众,可大半为新卒,战力不强,又是疾行了一二十里地,就算能及时赶到,也不一定会是外围敌骑的对手,如果落败,则刘军候部难免会受其影响,恐怕会有转胜为败的可能。”

    荀贞笑道:“不妨。我大军在后,今距敌骑仅只十余里了,敌岂会不知?如果他们在与刘邓初接战时能够获取大胜,那么他们的胆色或许还能足点,可现下他们交战不利,陷泥入伏,又知我大军在后,哪里还会有胆勇再逆击文谦?我料之,彼辈一见文谦军到,必就会散逃。”

    荀贞是见过大场面,打过敌我数十万兵力战役的人,在这种既占了地利,又是以众击寡,且敌人只有千人之众的小战斗中,他虽然也存有担忧,可在具体战术的运用上和在料敌上却根本不需要多做考虑,一念之想,就能找到正确的办法和得出正确的结论。

    也正如他所料,这场战斗的进程与他预料的一模一样。

    在见到乐进部到后,董兵果然是不敢逆击,先是外围的骑兵逃跑,继而被刘邓围住的骑兵也失去了斗志,突围逃窜,有实在是冲不出包围的索性跪地投降。

    逃出去的数百董骑仓皇向西北溃逃,试图逃出颍川,奔回本营,而逃未及远,迎面撞上张飞的伏兵,被迎面拦住截杀。

    张飞的骑兵既是负责截杀,又是负责阻挡董兵的援军。毕竟,这支骑兵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梁县西北的董营来的,荀贞目前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派来了多少人马,不知他们还有没有后援。不过到最终,也没有见有董军的援兵来到。

    刘邓、乐进、张飞合力,尽歼了此千许董骑,斩八百余,得俘虏二百。

    此次来犯的都是董卓部的精兵,虽然董军的军纪不怎么样,可战斗力却是一流的,所以对这二百俘虏荀贞没有命将杀了,而是叫收入俘虏营中,先让做些苦力,待战罢再做处理。

    击董战,小试牛刀,荀贞以众击寡,取得大胜。

    战报传到后边,孙坚闻知,扼腕顿足,连声说道:“惜我输给贞之,让他抢了头胜!”

    再传到后边,谢容、刘秉、丁猛等闻知,皆喜上眉梢,都道:“敌骑千众,半日而亡,荀侯真善战者也!”

    消息传出,全军振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