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2 喜闻定策掀须髯 英雄所见原本同

正文 22 喜闻定策掀须髯 英雄所见原本同

    多谢同学们一直来的捧场,为贺甜食者成为新的盟主,加更一节。?顶?点?小说 .xstxt.org

    昨天没更,那么明天还是两更。

    ——

    荀攸昼夜兼程,几天后到了酸枣。

    曹操闻报,出辕门相迎。

    入到营中落座,曹操先道声“路上辛苦”,命人奉来热汤,待荀攸饮了几口,稍去体寒,旋即问道:“公达此来,可是带了贞之的信来么?”

    荀攸取出荀贞的信,呈给曹操。

    荀贞写了:这次派荀攸来,是为商议出兵之事。

    曹操读罢大喜,说道:“本初日前有一信来,信中言说如我与贞之合力进击,则他可以出兵相助。并他又有一封信,是给孟卓的,信中叫孟卓尽力说服酸枣诸公,诸我与贞之一臂之力。他又在信中对我说,也给贞之去了封信。……,这封信,贞之可收到了么?”

    酸枣离河内近,颍川离河内远,袁绍分写给曹操、荀贞的信是同时送出的,酸枣先到,荀攸来时,袁绍的这封信还没有到阳翟。他摇了摇头,说道:“攸来时,军中尚未收到车骑之信。”

    “掐算时日,贞之现也该收到此信了。”

    “不知袁车骑能出多少兵马?酸枣诸公又是否已被张将军说动,肯出兵相助了?”

    “本初只说会出兵相助,未言会出多少兵马,酸枣现有王匡、张扬、於扶罗诸部兵马,加上本初他本部的军士,以及韩冀州派去助他的冀州军马,合计有五六万之众,虽暂缺粮秣,可他既答应助我与贞之击董,想来派出的人马应不会少於万人。……至若酸枣诸公,孟卓已然答应,待我出兵之时,他会遣数千人马助我。”

    荀攸心道:“袁本初乃此次联军的盟主,若是只肯出万人之数,实在不多,不过话说回来,本来是没有把他计算在内的,现在他愿意出兵,人马虽少,姑且也算是一路,能稍减君侯、曹将军这两路的压力了。……酸枣诸公联兵一二十万,步骑盛众,而到头来,即便是有了袁车骑的信到,却竟还是皆不肯动,只有张邈答应出出区区数千人马相助,实可发一叹。”

    他说道:“有车骑、张将军出兵相助,此次击董的把握就更大了。”

    曹操说道:“贞之信上言:他与孙将军和豫州军的诸校尉初步定下了一个分路进击的方略。不知此方略是何?”

    军机大事,当谨慎起见,所以荀贞没有具体的方略写到信中,而是交代荀攸由他转达。

    当下,荀攸将荀贞、孙坚等人定下的方略转告给曹操。

    曹操闻之,猛地一拍案几,说道:“贞之与孙将军之见,正与我合!”

    他转对帐中陪坐的史涣等人,笑道:“这些天,咱们商议进兵之策,定下此略的当时我就对汝等讲:‘贞之必与我意合’。如何?我说的不错吧?”

    史涣是曹操的门客,少任侠,有雄气,以忠勇见称,甚得曹操信用,现被曹操表为“行中军校尉”,却是与赵云担任的职务相同。

    史涣笑道:“将军与荀、孙二将军皆海内之英雄也,英雄所见略同,正当然也。”

    曹操哈哈大笑。

    一因得了袁绍肯出兵相助,二来得了张邈愿助兵数千,三来又总算等到了荀贞、孙坚会师,弄来了粮秣,颍川可以出兵了,连日来焦急气愤的心情被一扫而空,曹操此时的心情极是畅快,掀着胡须,拍着大腿,欢畅大笑,又尽地主之谊,连劝荀攸饮汤。

    荀攸见他这般作态,不觉心道:“昔於颍川讨黄巾时见此公,便觉他虽出身公族,三代富贵,然却言行轻脱,颇少威重,不似贵家公子,今日再见,仍如是也。”

    不过,虽说觉得曹操少威重,可是荀攸却并没有看轻他,不为别的,就冲酸枣诸将都不敢进兵,而独他一力主张进战,就足能令人敬重。除此之外,就给人的感觉上来说,曹操尽管显得有点轻脱,可也正是这份轻脱,不拿架子,性情真露,却很容易就能使人感到亲近。

    曹操令人取来地图,展开地上,走到图前,将腰剑连鞘抽出,持之指点其上,对荀攸说道:“我取成睾;贞之、孙将军击大谷;本初遣兵逼孟津,三路连进,董卓必左右难顾,这就好比屋漏下雨,屋中处处皆漏,他就算兵马强盛,也没办法全部阻挡,以我料来,他无非只有一策可行。”

    “愿闻将军高见。”

    “那就是‘一实两虚’,拣选精兵一支,用为主力,击我三路中的一路,此是‘一实’,再遣两支人马,用为偏部,分别应付我三路中的另外两路,此是‘二虚’。”

    “将军所言正是,想来那董卓也只有如此应对了。”

    “我三路并进,上应天时,下应民心,乃是以顺诛逆,而董卓虽据洛阳,却被公卿怀厌,吏民不附,所以,他肯定比我们急,这样一来,他遣出的那支主力,也即那‘一实’,定就会以速胜为盼,以期先败我一路,再转击另外两路。董卓虽恶,兵马却强,不管是我们三路中的哪一路碰上了他的主力,仗都不好打,稍有差池,也许便会失利,故此,我认为,应对之上策当是:无论我三路中哪一路遇到了董卓的主力,都应立即深沟高垒,不与之战,而余下的两路则视情势或战或守。如此,避开董卓的长处,利用我等的优势,纵不大胜,亦不败矣。”

    说完了对董卓可能采取战术的分析和自己这方面的对策,曹操问荀攸:“公达以为吾此见如何?”

    “诚如将军所言,此上策也。”

    “好!既然卿无异议,就请回去后将此转告给贞之。贞之如有异见,我等可再做商议。”

    “诺。”

    曹操把剑收回腰中,叫人把地图拿走,在帐内踱了几步,扭脸望了望帐外营中的旗帜,又忽然叹了口气。

    荀攸问道:“将军适才所议皆中肯之言,明智之策,攸深以为然,以此击董,确能如将军所言之:‘纵不大胜,亦不败矣’。定策既已有,将军却又缘何忽然叹气?”

    “我所叹者,非为惧董,不是在担忧此战不胜。”

    “那所为者是何?”

    “设若酸枣诸公肯与我共进,豫州孔伷肯与贞之共进,本初、公路兄弟亦各举兵大进,则我等四路联兵:本初引河内之众,临孟津;我与酸枣诸公取成睾,据敖仓;贞之并颍川诸将塞轘辕、太谷,制其险要;公路率南阳之军,驻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则胜败立定,大事已成,又哪里还需要我与贞之苦心谋划,殚思极虑?”

    荀攸闻得此言,心中想道:“曹将军此见,却是与志才相同。”

    类似的话,便在荀攸来曹营前,戏志才就在荀贞的帐中说过。

    只是,设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难以达成的。

    荀攸没有在曹营多停,只住了一夜,次日一早变启程回阳翟。

    到了阳翟,将曹操的意见转告给荀贞,荀贞没有异议。

    既无异议,就不必再遣荀攸去见曹操了,於是,荀贞只又写了一封信,遣人再去酸枣,送与曹操,信中表示:赞同曹操的意见,并和曹操约定了起兵的日子。

    当下已是二月上旬,加上袁绍,此次共有三路人马共进,这出兵之日却不能太定得太早,需得留下充足的时间给各路预备,因而荀贞将之定在了二月下旬。

    曹操接信,对此也无意见,一面给荀贞回信,一面遣人去告之袁绍。

    临近出兵,荀贞、孙坚和愿意从荀贞进击的豫州军各部皆加紧操练。

    高素得了荀贞的指点,拉上江禽、刘备和几个孙坚的部将早就去找了孔伷。

    他们学孙坚的手段,也是天没亮就闯入了孔营,直入孔伷帐中,口口声声:我等为国家讨逆,将击董卓,离开了家乡,冒着生死的危险,全因一个忠义,可是直到现在却连兵甲军械都还没有配齐,听说你这里有很多富余的军器,与其闲置,让它们生锈,何不交给我等?

    孔伷恼得不行。

    孙坚来了这么一次,要了几万大石的粮去,敢情是尝到甜头了?你们这些竖子居然又来这一出,又是天还没亮就闯进我的大帐,全副武装地逼着我要军械,真是把我当好捏的柿子了?

    有心发飙,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高素等人的甲兵相逼,他也只得低头。

    高素等人顺利地从他这里搞来了几千套军械,回去营中后各自分了。现下,他们各部的兵马虽仍尚有欠缺,可缺者已然不多了,大部分兵卒都已有了甲械在身。

    他们这边要来了军械,孔伷那边辕门的守将却倒了霉了,上次那个守将因为没能拦住孙坚,被孔伷降了职,这个守将没了那个好运气,直接被孔伷后来寻个借口砍了头。能被孔伷委以守辕门重任的都是他的亲信,如今一个被降职,一个被砍头,虽的确是各有过错,可这其中更多的却是因为孔伷的迁怒,这么一搞,连带着就使他余下的那些亲信各自不安。

    这些都是孔伷军中的事,不必多说,却说荀贞这边整军操练,准备出战。

    这一日,忽从洛阳传来消息一道。[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