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 惜乎未能诸路共 定了文武建制成

正文 21 惜乎未能诸路共 定了文武建制成

    众人看去,荀贞手指落处,却是成睾。?顶?点?小说  .xstxt.org

    成睾即成皋,本古东虢国地,春秋时设城制邑,因相传周穆王曾在此地豢养猛虎,故又命虎牢,前汉在此置成皋县,入到本朝,改“皋”字为“睾”。

    说起成皋,可能知者不众,但如说起此地的一座雄关却是人人尽知,那便是大名鼎鼎的虎牢关了。虎牢关之设可追溯到春秋时的晋国,晋悼公筑大虎牢城,屯兵戍守;入到前秦,又因此地北、西临黄河,南、东为深涧之故,将关名改为成皋,“皋”者,岸边、高地之意也;楚汉之际,高祖和项羽曾在此反复交战,围绕此地的战斗时长近两年半之久,十分激烈,汉军数失成皋,又数夺成皋,直到最终牢牢地把虎牢关握在手中,才迫使楚军议和,双方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只由此,就可见此关之战略地位。本朝中兴,迁都洛阳,此关作为洛阳东面的屏障,地位越发重要,将军冯异南下河南成皋以东十三县,重修关城,并派重兵把守,中平元年,灵帝置八关以拒黄巾,八关中有一名叫“旋门”,其实便是此关。

    成睾,又或者虎牢之所以如此重要,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说到底,主要还是地势使然。

    成睾东边有一县,名为荥阳,从荥阳往东皆为平地,一马平川,无险要阻拦,而自成睾一带开始,越往西去,地势越高,山岭愈众,虎牢、又或现之旋门关便雄踞於其中一座突起的山上,俯视四周乱岭峭壁,只有一条通道蜿蜒於陡岸深谷之中,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有此险要之地形,成睾在战略地位上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孙坚见荀贞指处,哈哈大笑,说道:“卿见与我正合!”

    荀贞和谢容等校尉商议了大半天的军事,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作为他的谋主也皆在场。

    荀彧这时说道:“黔布反汉,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口;元狩初,淮南王刘安欲叛,亦声言‘今我绝成皋之口,据三川之险,招山东之兵举事,如此,十事九成’,又常言‘塞成皋之道,天下不通’。成睾之险,有之久矣!今敖仓之中虽粟米无多,然成睾临水据山,亦洛阳之东门也,曹将军兵出酸枣,西向洛都,这成睾非是要先取不可,不取,无以成事。”

    黔布、刘安反汉皆是前汉之事。

    刘安所言之“三川”指的即是洛阳和河南尹,洛阳虽也是位处中原,却和颍阴这样的平原城市不同,其周边山峦密布,河水众多,其中远远近近的大河有三条,分为泾水、渭水和洛水,此三水悉是源出岐山,亦因有此三水纵横境内之故,河南尹原本的名字就叫三川郡。

    黔布、刘安时,成皋附近的大粮仓敖仓里还是粟米满积,洛阳作为前汉控制关东的要地,号为东都,又有储存巨量兵械的武库,那时成皋的战略地位比现在还重要,不过就算如此,便不说敖仓、也不说武库,只凭成睾的地势,这成睾确如荀彧所说,是曹操必须要首先攻取的。

    此地如不下,别说他和鲍信合兵有三万之众,即使兵马再多十倍,打个比方的话,他也还是徘徊在洛阳的门外,无能入也,而一旦打下此关,夺下此地,那就是把洛阳的大门给打坏了,进则可击洛阳,守亦足能堵住董卓的东向之路,使其空拥强兵,却只能蹙於洛内,仿如困兽。

    荀贞和曹操两路人马,一路由梁县击大谷诸关,入洛阳南域,一路出酸枣以击成睾,扣洛阳东门,如按此谋划,此番进军击董之事,即便不成,也足能使洛阳震动,天下侧目。

    戏志才犹嫌不足,说道:“惜乎酸枣诸公怯战,袁车骑受韩冀州掣肘,袁公路自至南阳,虽招兵募众,却至今屯兵鲁阳,亦无进击之意。若是他们肯与我等共进兵击洛,袁车骑南下孟津,袁公路西入弘农、京兆,则董卓纵兵强将悍,亦无能为也,只有败亡一途了啊。”

    大谷等关是洛阳的南门,成睾是洛阳的东门,孟津是洛阳的北门,而弘农、京兆两郡在洛阳的西边,袁术如果兵入此两郡,董卓军的退路就有被断之危。

    如果真的能够如戏志才所说的这些,诸路人马齐动,数十万步骑共逼洛阳四面,洛阳城内的吏民必定惶恐不安,董卓的部下也肯定会军心不定,这么一来,胜算就很足了。

    只可惜,这只是一个美好的设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荀贞、曹操、孙坚这样慷慨敢战的。

    战场上瞬息万变,这次分兵又是两路共进,所以作为战前的谋划,不可能定得太细,只能定下一个大的方向。荀贞的两个意见都得到了孙坚的赞成,便算是初步定下了此次出军进兵的基调,只等再派人去和曹操商量之后就可依此行事了。

    这次派去见曹操的使者,不能随便选个人,关系到军争大事,必须得是既有谋略、又能替荀贞做主的,荀贞第一个想到的是戏志才,但大约因近时天气转暖,早晚却仍寒凉,乍暖还凉时节,最易使人患病之故,戏志才这两天身体不适,略感风寒,却是不能使他去了。

    ——说起戏志才的身体,荀贞这两年一直很头疼。戏志才家早年不富,他为了出人头地,年少时刻苦攻读,夜以继日,春冬不止,对身体不是很爱惜,营养跟不上,以致伤了元气,早几年时尚好,仗着年轻,看不出什么毛病,可近两年来,一则年岁渐大,人一过三十,身体就开始走下坡路,年少时形成的那些隐患渐现,再一个也是因他身为荀贞最为倚重的谋主,跟着荀贞东奔西走,殚精竭虑,对身体也是一个很大的损耗,所以,较之前些年,他这两年的身体常出毛病,荀贞没少提醒他,让他按时作息,注意身体,也隔三差五地就送给他些补品,叫他妻子日常炖煮给他食用,可效果虽有,却都不是很好。想及戏志才在原本历史上的英年早逝,荀贞常怀忧虑。

    因是之故,这两天戏志才虽然只是略感风寒,稍有不适,可为了他的身体,荀贞还是决定不遣他去了,改而选了荀攸。

    进军在即,将要用兵,所谓“名不正,言不顺”,荀贞此前只是任命了许仲、荀成等一批将领为各部校尉,没有给戏志才、荀攸等帐中的谋臣、文士们称号,此次荀攸为荀贞出使,去往酸枣是为与曹操商议讨董军事,代表的乃是“公家”,不是荀贞私人,亦需有个名号,因而,在荀攸出发前,荀贞先把帐下重要的谋士、文臣召集一处,分别给了他们一个任命。

    表戏志才为监军校尉,表荀攸为参军校尉,表荀彧为军师校尉,表程嘉为军谋校尉,表魏光为昭信校尉。这五个人代表了各自不同的“阵营”,戏志才、荀攸不用说,这是跟着荀贞的“老臣”了,荀彧虽是新从荀贞不久,可既有高名在外,又是荀贞的族亲,得一校尉职理所当然,而至於程嘉、魏光两人,则自分就是赵、魏两郡诸人在荀贞帐下文臣里的代表了。

    此五人之外,又因早年在赵国时程嘉地位不及邯郸荣,又且是因邯郸荣之举荐才得以投到了荀贞的麾下,故此,荀贞又擢邯郸荣为督粮校尉。邯郸荣日前初来投荀贞时,因手下兵马不多,只五百人,故此荀贞授给他了一个别部司马之职,现不过数日,便得擢升,亦一校尉矣。

    对此,邯郸荣是心知肚明,他知道荀贞这是看在过去的情分和念及他昔日的功劳上,才又拔擢的他,要不然,他虽是旧时的地位高於程嘉,现下来说,却又哪里与程嘉这些年跟在荀贞鞍前马后、生死不弃的功劳和情谊相比?得了此任后,他归与卢广、蒲沪说道:“将军宽厚,

    顾念旧情,因不以我这些年未追随马后为过,今再擢我为督粮校尉。时当乱世,明主难逢,更难逢上的是念情宽厚之主。从今之日,我邯郸荣必不复再离将军,生死以从。”

    此六人之下,其余在荀贞帐中掌管文书、册籍、粮秣等等诸事的众人亦各有名号,多以“司马”为称,包括在颍川来投荀贞的那些士人,荀贞亦从中选了几个名声较大的,也各授其职。

    这些人,除了邯郸荣外,都算是文职校尉。

    文职校尉之余,荀贞又把乐进、典韦、赵云、夏侯兰、刘备等人召来,亦分授校尉之职。

    给乐进授个校尉之职,是为了他能够领颍川郡兵出郡作战,荀贞授给他了一个领军校尉。

    “领军”二字,意为“领颍川诸军”,不止他本部的颍川郡兵,江禽、高素所领的颍川壮勇也被包括其内。江禽、高素本就已是部校尉了,这时,又各授名号,以江禽为颍川左军校尉,以高素为颍川右军校尉,——这些日又有许多颍川的轻侠、少年来投军,荀贞尽将之分拨给江禽、高素,他两人现今帐下的兵马也各有两千余众了。

    荀贞早些时分置本部义从兵马的时候,将之分为了前、后、中、左、右、骑五部,前后左右骑五部皆拜了校尉,独中军因其自领之故,未拜校尉,现下将出兵,他作为主帅,却不能事无巨细皆出於己,所以中军这一部也需要任命一个校尉了,乃以赵云为中军校尉。

    荀贞左右现有八百虎卫,以为亲兵,都是从全军中精选出来的猛士,又以典韦为武卫校尉,统带总领之。

    又擢夏侯兰为明威校尉,使其统五百军法士,掌全军军法。

    连邯郸荣这只有区区五百部属的都被擢为了校尉,荀贞一向待之亲厚的刘备当然也就不能还只是一个别部司马了。荀贞擢他为雍奴校尉,本欲将关羽也擢为校尉,只是关羽却宁在刘备帐下为一军司马,也不肯独领兵一部,荀贞亦不强迫,便授给他了一个美号,以为横野司马。

    却说,乐进等武职校尉的名号或以前、后等“部”名,或以督粮、明威等“职分”名,却为何独刘备以“雍奴”为名?雍奴是渔阳郡的一个县,本朝初被封给中兴功臣之一、渔阳人寇恂为食邑。寇恂和刘备同州,皆为幽州人,在云台二十八将中名列第五,文武兼资,为后世盛赞,比之如前汉的萧何,是以荀贞以此来为刘备的称号,却是代表了对刘备寄以厚望之意。

    至此,荀贞麾下共有了十七校尉,其中武职的有十二个,文职的有五个。

    加上颍川郡兵和近日来投的颍川壮士,荀贞帐下的兵马已有两万余众,扣掉在郡北和郡南的陈午、臧洪两部屯兵,亦有两万来众,来日作战,这两万来人不可能聚於一处,为方便部署、指挥,同时也是为了提升许仲和荀成两人的地位,荀贞又表许仲为“行护军中郎将”,表荀成为“行抚军中郎将”。

    中郎将和校尉的品秩虽同,地位却高,一“护”一“抚”,明是将二人置於了诸校尉之上。

    营有十二部校尉,分掌步骑、粮草、军法,帐有五校尉,参谋军事,又有两个行中郎将并立军中,荀贞部下的文武建制初成。

    建制成了,这高素却又来找荀贞,抱怨不已,说道:“君侯言与我部配齐军械,而今出兵将战,我部的军械却仍大缺。君侯,这却该如何是好?”

    “军中原先不但缺军械,也缺粮。现在粮不缺了,我且问你,这粮是从哪儿来的?”

    “君侯的意思是?”

    “诸部之中,缺兵械的不止你部,伯禽、玄德诸部也缺,我去过文台的军中,他军中亦有部曲缺少甲兵,你们可自去商议。”

    高素那是素来骄横的一个人,早年在西乡就是个土霸王,现下手底下有了几千人马,更是飞扬,得了荀贞此话,有孙坚借粮的前例在,他知道了该怎么办,当即大喜,冲荀贞了个礼,便兴冲冲地出了将帐,自去找江禽、刘备及孙坚军中缺军械的那些将校了。

    不说高素,只说荀攸,在被荀贞表为参军校尉之后,於当日就离了军营,往去酸枣。[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