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

正文 20

    帐内那几个孙坚相熟的面孔却都是豫州军中各郡国的带兵将校。@@

    孙坚和他们虽然不熟,可却也知道他们各自的来历。

    苍髯如戟的那个叫谢容,是陈国的兵曹掾,陈国那借给孔伷的两千兵马就是由他统带的。

    矮矮实实的那个叫刘秉,是汝南郡派来跟从孔伷征战的三个带兵将校之一。

    颍川的六个郡国里边,汝南郡的辖地最广,共有三十七个属县,占了全州县数的三分之一还多,人口也最众,盛时达两百余万,人多地广,加上又是袁绍的家乡,故此,在这次助孔伷讨董的诸豫州郡国中就数汝南所出的兵和粮最多,粮不提,兵马共计出了上万之数。

    汉家兵制:少一点的话,一两千人就能编为一部,多一点的话,六七千人也可编成一部,但惯常来说,大多是以两三千人为一部。

    汝南出了上万步骑,显然不能只派一个领军的将校,所以,别的郡国兵多是由一人统带,而独汝南郡共派出了三个“校尉”,刘秉是汝南的这三个“校尉”中的一个,麾下有三千人马。

    曲眉丰颊的那个是鲁国来的,此人长相虽然富态,名字却很威猛,名叫丁猛,帐下有鲁国兵三千。

    孔伷麾下的四万余兵马里,州兵约占一半,也就是说,去掉州兵,郡国兵共有两万来人,谢容、刘秉、丁猛三人合兵,总计八千众,差不多占了这两万人的一半。

    孙坚看到他三人在荀贞帐内,顿觉不妙,待与三人见过礼,再看向荀贞时,果见荀贞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荀贞笑道:“文台,你虽从孔豫州处借来了五万石粮,但这个赌却是你输了。”

    “前日与你打了那个赌后,我回到营中便觉不安,疑心是上了你的当,果不其然!果不其然!贞之,卿何其狡也,何其狡也!”孙坚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荀贞哈哈大笑。

    谢容等人不知荀贞与孙坚打赌之事,见荀贞摸着胡髭,笑吟吟看孙坚,“志得意满”,又见孙坚捶胸顿足,连声埋怨,“懊恼不已”,被勾起了好奇,三人中谢容的年岁最长,今年刚好四十岁,於是就由他出面问道:“敢问二位将军,不知打了什么赌?”

    荀贞给谢容三人解释了一下。

    谢容三人对视一眼,皆心中想道:“久闻荀侯英武,亦闻孙侯猛鸷,盛名之下无虚士也!那董卓兵强将勇,凶名在外,而今关东起兵,五州汇聚,英雄济济,然而至今却都不见有一路敢主动进击,别路不说,只说我等颍川这一路,孔豫州麾四万余众,高座阳翟,只字不提进兵事,而荀侯、孙侯却竟拿‘谁来做先锋’来当胜者的赌注,真两个人杰是也!”

    他们三人本就是豫州军众多将校中的主战派,要不然也不会被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招揽过来,此时见了荀贞和孙坚的豪气,都越发坚定了跟着荀贞出兵进击的心思。

    孙坚这会儿也想明白了,荀贞是颍川郡人,与谢容等人同州,以颍阴荀氏的高名,以荀贞本人的声望,从豫州军中拉几个将校过来却实是不难,这三人想来应就是如此投到荀贞帐下的。

    他愿赌服输,虽很不情面跟在荀贞军后喝风吃尘,“大丢颜面”,可既然输了,他却也干脆,说道:“罢了,罢了,我此次赌输,谁也不怨,只怪我一时不察。贞之,你既赢了,这先锋之任,……。”他甚是不舍地叹了口气,“就给你了。”

    荀贞又是哈哈大笑,请孙坚落座。

    粮、兵都借来了,五万大石粮,不但足够荀贞、孙坚用,且绰绰有余,八千郡国兵,虽只有豫州军的四分之一不到,可那两万多州兵显是没可能借到的,至於剩下的那万余郡国兵则都是不敢战的,再找他们的将校去说也没有用,此八千人加上荀、孙部,再加上颍川郡兵,合计也有四万余众,且虽亦是新卒居多,可当中也有不少精兵,如陈国那两千人马里有一个弩营,营中俱为蹶张之士,强弓大弩,战力颇强,用之得当,少说能提高全军一两成的战斗力。

    两事具备,接下来就该步入正题,商议作战了。

    荀贞对孙坚说道:“文台,卿来前,我正与诸校尉商讨作战计划,从上午讨论到刚才,略有了个雏形。卿久经征伐,娴明军略,想来对讨董定是已有了成见,我等就待卿来,渴闻高见。”

    “诸校尉”说的是谢容、刘秉、丁猛三人,他三人带兵从孔伷讨董,出郡前,各被本郡太守表了一个“行校尉”之职,谢容是行讨寇校尉,刘秉是行平虏校尉,丁猛是行扬威校尉。

    孙坚说道:“不知卿与诸位校尉商讨出来的雏形是什么?”

    帐中挂着地图,图上绘制的是司隶、豫州、兖州等地的地形图。

    荀贞站起身,绕出案后,来到图前,指点图上的颍川、酸枣位置,说道:“此次出兵,是颍川的我等与酸枣的曹、鲍二将军共进兵,我等皆以为:与其两路合兵,不如分路进击。卿以为呢?”

    孙坚也离席起身,来到了地图前,点头说道:“我亦是此见。”

    荀贞、曹操两路人马虽多新卒,可两路合兵也有六万来人,——曹操本部人马不多,只有五千人,但鲍信帐下的人马却有不少,早在起兵前,他就在泰山募到了万余之众,到的起兵时,其帐下军马更是达到了两万余人,他与曹操合兵,亦有三万上下的人马,与荀贞这边相差不大,荀、曹两路合计,兵马总数达到了六万之众,这么多人马,在地形和形势的约束下,是难以合成一路进击的。

    首先从形势上来说。

    酸枣军盛,曹、鲍两人固是可以带军离开酸枣,来与荀贞等人会合,可颍川却只有荀贞等人与孔伷这两支人马,一旦荀贞等离开颍川,郡中就会只剩下三万余数的豫州军,那么董卓便极有可能会趁隙侵境,使得荀贞等进退失据,也就是说,曹、鲍可来颍川,荀贞等人难去酸枣。

    其次从地形上来说。

    颍川在洛阳的东南方向,两地间虽有大道直连,荀贞上次去朝中上任左中郎将时走的就是这条大道,可这条道上却有一个轘辕关,此乃是拱卫洛阳的京畿八关之一,现下关中的守将乃是董卓之部属,要想从此过,就得攻坚,以多是新卒的部队来攻此坚关、敌彼悍将,可以想见,仗肯定很不好打,也许一两个月都打不下来,此路可以说是不通的。

    由颍川往西北方向直上洛阳的路既然因关卡所阻,难以通行,那么要想往洛阳方向去,就只能往下朝西南方向绕道。

    西南方向的近处是没有什么大道的,路都不太宽,而且还要渡过几条河才能入司隶。曹操、鲍信如果来了颍川,两边合兵六万众,这么多人马只能绕此窄路,且还需要接连渡河,就好比是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太拥挤不说,一旦前路被阻,说不定就会寸步难进,再严重点,万一前部战败,董卓部多骑兵,一旦顺势直冲下来的话,退路既窄,后又有河流阻隔,六万来人恐怕就要落个全军覆灭了。

    当然,除了往西南方向找突破口,也可以往上找进击的方向,可以先往北行,再折往西去,可如果选择了这条路,酸枣就在北边,那和曹操、鲍信从酸枣出兵没有什么区别。

    因了这两个缘故,荀贞、戏志才、荀攸等和谢容、刘秉、丁猛皆以为上策当是分路并进。

    分路并进除因是限於形势、地形,从战略全局上讲,也比合兵一路有更多的好处。

    打个比方,好比一个人,荀、曹合成一路,便是只有一个拳头,固然声势壮盛了,可直来直去的,董卓也就好应付他们了,只需遣一支强兵,点几个悍将,迎面击之即可,以董卓之兵强将悍,这种毫无花俏、硬碰硬的仗,荀、曹胜算不大,而如分成两路,就好比是有了两个拳头,便可以奇正配合,虚实变幻,虽不致令董卓应对失措,可至少也能让他费点神。

    再退一步说,万一有哪一路兵败了,只要另一路没败,就尚能东山再起。

    孙坚和荀贞等意见相合,这便算暂定下了分兵两路进击。

    整体的战略方向定下,接下来就是具体的战术。

    孙坚说道:“曹、鲍二将军与我等分路进击,贞之,你可选好了我颍川这一路的进击方向?”

    荀贞点了点处在由颍川到洛阳的官道上的轘辕关,说道:“此路不通,而曹、鲍二将军在北,我等进兵的方向就只有选在西南了。”

    “西南何地?”

    “卿以为何地为佳?”

    孙坚的手指顺着地图上的阳翟一直往西南划去,过了汝河,停在了离阳翟二百里远的梁县。

    荀贞看到孙坚的手指指处,笑了起来,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却是他、戏志才等人与孙坚的意见一致,都认为梁县是最佳的进兵入京畿地。

    梁县说是在阳翟的西南方向,其实更像是在阳翟的西边,它和阳翟差不多处在同一条线上,只是比起阳翟来稍微往南边偏了一点。此县不属颍川郡,已是在河南尹境内,是河南尹最南边的一个县,县城临着汝水南岸,离颍川很近,距颍川郡的郡界不到四十里,离荆州的南阳郡也不远,南下五十里就是南阳郡,离洛阳亦不很远,往西北去,一百五十里外便是洛阳。

    如上所说,洛阳周边共有八关,号为八关都邑,分布在洛阳的四面。

    颍川与洛阳间的是轘辕关,此关所扼的是由颍、陈通往洛阳的要冲,由此关向西,顺次又有大谷、广成、伊阙、函谷等关,其中,函谷关是洛阳西边的大门,东指洛都,西望长安,乃八关之首,大谷、广成、伊阙三关则都在洛阳的南边,三关相连,彼此间隔甚近,所把守的是洛阳的南大门,从荆州直接南上也好,由颍川、汝南绕道入洛也好,都得通过这三个关卡。

    换言之,也即是说,如果从梁县进击的话,最终也需要过关。

    那就问了:却又何必绕过轘辕,舍近求远,非要走西南方向?何不干脆就叩轘辕而入京畿,兵向洛阳?

    这却是因为:大谷、广成、伊阙三关虽也险要,可却还是比不上轘辕关。

    轘辕关在少室、太室二山间,山路险阻,十二曲道,论及难攻,远在大谷等三关之上。

    是以,荀贞、孙坚等人都舍了轘辕关,而选了此地为出郡的突破口。

    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中,孙坚被袁术表为领豫州刺史后,在率领豫州军进击洛阳时就是选择的这条路,想要从大谷出轘辕以攻洛阳。

    对从梁县出兵这件事,荀贞与孙坚又是不谋而合,接下里就该说曹操从哪里进军的事儿了。

    曹操和荀贞、孙坚不一路,对出兵这件事,他必然有自己的想法,荀贞、孙坚所想的不一定会和他的谋划相同,但不管相同不相同,既然是要两路共进,那么荀贞、孙坚肯定是需要把曹操考虑进来的,如果最终双方的意见一致,自是皆大欢喜,如是不一致,可以再磋商。

    孙坚问道:“我等可从梁东进击洛阳,那曹、鲍二将军呢?以卿以为,他两人应往何处进击为上?”

    荀贞落在地图上的视线从梁县往北,看向陈留,随即又从陈留向西,伸出手指,在其中一地上点了一点,说道:“此地如何?”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