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 闯中军咄咄逼粮 到帅帐讶见有客

正文 19 闯中军咄咄逼粮 到帅帐讶见有客

    孙坚入到帐内时,孔伷尚未醒,那个去通传的卫士还在轻言细语地叫他。!!

    孙坚在边儿上等了稍顷,见孔伷翻了个身,仍是未醒,於是就上前几步,近至榻前,拨开那卫士,冲着侧卧榻上的孔伷大声说道:“董卓军到了!使君快快醒来!”

    天还没有大亮,帐内外甚是悄静,孙坚这一嗓子如同雷鸣,顿把孔伷惊醒。

    “什么?”

    “使君醒了?”

    “……,孙将军?”

    “正是在下。”

    在自己的帐中醒来,睁开眼却看见孙坚,孔伷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再细看两眼,的确是孙坚不假,见孙坚身甲腰剑,虎立榻前,孔伷顿时睡意全消,连忙坐起,惊问道:“将军怎在我帐中?你这是?你这是?……将军这是要做什么?”

    那卫士在边儿说道:“禀明公,孙将军说接到军报,董卓遣了五万步骑入犯我境。”

    “啊?五万步骑?入犯我境?”这个消息比醒来看见孙坚更让孔伷震惊。

    孙坚说道:“使君且毋惊,此我之虚言是也。”

    “虚言?”孔伷尽管睡意已消,可到底是刚从梦中醒来,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又先是见孙坚在前,接着又闻董卓来袭,复又听孙坚说这是假的,短短片刻功夫,有太多令人震惊的东西继而连三地出现,让他一下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只能下意识地接连重复那卫士和孙坚的话。

    “虽是虚言,可有董卓军略阳城的前鉴,却或许要不了多久,我这虚言就会变成现实。”

    “噢?”

    “想那董卓,挟持天子,号令朝廷,跋扈不道,实是凶逆之极,而今关东起兵,使君亦在其列,董卓为了自保,以我料来,早晚肯定是会要再来侵我颍川的。”

    “噢。”

    “使君为豫州刺史,有保境之责,为免得董卓再遣军来犯,我以为,不如使君且先进军击之。”

    “噢!”

    董卓军是不是来袭了,这事儿是真是假,又或者以后会怎么样,这些暂都不在孔伷的考虑中,他渐渐头脑清醒起来后,第一个反应是直往那卫士身上看,眼色示意,叫他快点去召帐外的其他卫士们进来,只可惜,帐中虽有烛火,却是残烛了,灯火不亮,那卫士又被孙坚挡在身侧,看不到他的眼神。孔伷又气又急,听着孙坚说话,却完全是没过脑子,只诺诺应声。

    孙坚说了几句,见孔伷眼直往自家身边飘,心不在焉的,显是没把自己的话听入耳中,干脆又上前一步,逼近到了榻边,大声说道:“使君!”

    孔伷吓了一跳,身往后挪,总算是把目光转到了孙坚的身上,“啊”了一声。

    “使君可听清我刚才说的话了么?”

    “听、听清了。”

    “我说了什么?”

    “你说了什么?”

    “我在问使君我刚才说了什么,明公却怎么反问於我?”

    “……我适才没有听清,将军请再说一遍。”

    “我刚才说:董卓凶逆之贼,早晚会再来犯我颍川,使君既应袁车骑讨董,本即负进兵之任,身为豫州刺史,又更肩保境安民之责,与其坐待董卓再来侵犯,我以为,不如索性先行击之。”

    “先行击之?”

    “正是。”

    “车骑将军为我等此次起兵的盟主,他没有命令下来,我怎好单独进军?”

    “袁车骑虽为盟主,然他驻军河内,与我相隔甚远,兵者,机也,打仗讲的是战机,战场上瞬息万变,又岂能事事皆待车骑军令?孙子云:‘君命有所不受’。君命尚有所不受,况乎车骑耶?又且观今之起兵形势,名为一家,实分四路,我颍川独为一路也,使君既居州刺史之任,就应於此时担起重责,该进击的时候就要主动进击。如此,才称得上明智。”

    “可……。”

    “可什么?”

    “可董卓兵强将悍,如只我一路单独进击,恐将不利。”

    “我与荀将军合兵亦有三万余众,愿与使君同进兵击董。”

    “纵有将军、荀侯与我联兵,犹恐不胜。”

    “使君因义兴兵,响应袁车骑,欲力挽狂澜,以匡扶汉室为召,故六郡闻檄,莫不倾力为助,军集之日,旌旗如林,步骑盛壮,鲁、梁雄杰尽听命於帐下,陈、汝豪强皆俯首於军前,一言之出,百将争从,一令之下,万夫忘死,威震州内,名动域外,当其时也,豫方之士无不寄重望於使君,盼使君能早清妖氛,然而使君自到我郡以来,军马虚驻,迟迟不动却已有多时。使君,公不思为阳城百姓报仇倒也罢了,今当进击之时却怎么又多疑胆怯,反复踌躇不进?我不才,却也问使君一句:使君就不怕被州中英俊嘲笑,就不怕被四方雄士看轻么?”

    “非我不欲进兵,实是孤掌难鸣。”

    “既然使君不愿进兵,我与荀将军愿独自出兵。”

    “啊?”

    孙坚不理孔伷的惊讶,自管自往下接着说道:“只是我与荀将军部皆缺粮,虽欲战而不能得。使君今既不愿进军,那就请借给我和荀将军些许粮秣罢。”

    “粮?”

    孔伷立刻明白了孙坚天不亮就来找他的缘故了,搞了半天,又是拿董卓遣军来犯吓唬人,又是用豪言壮语来来激孔伷出军的,却原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实他是来借粮的。

    孙坚前几天才刚把孔伷从郡府的后宅里赶出来,孔伷被他大大落了面子,羞愤难平,要非帐下诸将不听话,恐怕早就点兵来击他,和他火拼了,又哪里肯愿意借粮给他?

    只是,虽然不愿,此时却不敢明拒。孙坚就在他眼前,如果拒绝了他,有被他领兵从郡府里赶出来的屈辱前事在,谁晓得这武夫又会干出些什么事来?

    孔伷说道:“我军中粮虽不多,可既然将军提起,为助将军击逆,我自当会倾仓与之。”

    “那就请使君下令吧。”

    “……,时辰尚早,何须着急?待天大亮了,我便召管粮的从事过来,吩咐他取粮送给将军。”

    “事不宜迟,现在就请使君下令。”

    “将军何其急也!”

    “非是我急,是我和荀侯欲击董急。”

    “这……。”

    孙坚按了按腰中的剑,乜视孔伷,说道:“怎么?使君莫非是不愿?刚才的话其实是在哄我?”

    “这怎么会呢?”

    “那就请使君即刻下令。”

    孔伷被他逼得没办法,只得写了军令一道,写好,拿给孙坚看,说道:“将军该信我并非不愿了吧?”

    孙坚瞥了眼,摇了摇头,说道:“使君看来还是不情愿。”

    孔伷气急,说道:“我军令都写了,怎不情愿?”

    “使君如情愿,就不会写小石。”

    汉家的量制分大、小石,三小石约合两大石。

    孔伷见孙坚要求大石,只好将前令重写,写好,递给孙坚,说道:“将军可信我的诚意了吧?”

    孙坚看去,见军令上写了令出粮两万大石给孙坚和荀贞部,说道:“使君诚意还是不足啊。”

    “你……。”

    “我与荀将军合兵计三万余众,日用便需三百石,两万石粮仅足六十余日之食,岂会够用?”

    “将军想要多少?”

    “再加两万石还差不多,……索性凑个整数,五万石吧。”

    孔伷心道:“你休欺我不知兵略,三万人一日怎能食尽三百石粮?”却不敢与孙坚分辨,无奈应道,“好,好。”又写了一道军令,再递给孙坚,说道,“将军请看。”

    孙坚细细看了,说道:“使君确实诚意十足。”又道,“那就请府君将此令交给那管粮的从事,叫他取粮、点兵,送去我的营中罢。”

    孔伷口中答应,心中想道:“我先敷衍了你过去,等你出了我的帐外,我就再传军令,叫不得运粮给你。”将军令交给那个卫士,命即刻出去传令,同时自己披衣而起,对孙坚说道,“我送将军出营。”

    “出什么营?”

    孔伷愕然,说道:“将军来不是借粮的么?今粮已借给将军……。”

    “我起得早,尚未就食,便在这里叨扰使君一顿饭吧。”

    “……。”

    孙坚这一顿饭吃到下午,孔伷期间数次寻借口想要出帐,却都被他拦下,一直等到帐外祖茂进来禀报,说五万大石的粮全都已经运到了孙坚的军中,孙坚这才大笑而别。

    别也就别吧,可他还不肯独与祖茂走,又硬拉着孔伷相送,出了豫州军的辕门不算,又往前行了数里,方才放了孔伷,策马驱骑,与祖茂扬长而去。

    孔伷气得五窍生烟,可木已成舟,粮已运走,亦是徒呼奈何,呆立在道上,望着孙坚绝尘远去的身影,只又多了几分羞怒罢了。

    孙坚没有回本营,而是直接去了荀贞营。

    到得荀贞营里,孙坚兴冲冲径奔荀贞的大帐,人还未入至帐内,声音已先传入,只听得他说道:“贞之,我已从孔豫州处借来了五万大石的粮秣,这个赌,你却是输了。”随着话音,他的脚步迈入到了帐中,脸上喜色未去,抬头间,看到了帐内有几个眼熟的面孔,笑容顿滞。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