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 一赌约定先锋注 两骑策行入孔营

正文 18 一赌约定先锋注 两骑策行入孔营

    袁绍写成书信,遣人送去酸枣和阳翟。

    不过在他这两封叫荀贞和曹操联兵击董的信到前,荀贞就已经在和孙坚商量进兵之事了。

    孙坚顺利入主颍川郡府后,荀贞就开始考虑起兵的事,只是因为邯郸荣等三人的到来,此事稍微耽搁了一下。却说那日迎了邯郸荣等人入营,欢叙整日,当晚,荀贞安排了筵席,给他们接风洗尘,次日,任邯郸荣、蒲沪皆为别部司马,他们带来的那总计千许人马就由他两人分别统之,邯郸荣统带五百邯郸子弟,那四百中丘壮士由蒲沪掌领,卢广则为邯郸荣之辅。

    安排好了邯郸荣、卢广、蒲沪三人,荀贞把孙坚请到自家帐中,与他议事。

    帐中无有别人,只有他两个人。

    荀贞把曹操邀自己进兵的信拿给孙坚看,待他看罢,说道:“文台,曹将军邀你我共进兵击董,卿意下如何?”

    “我来颍川与卿会师,便是为击董而来的,此事正是应该。”

    荀贞在他问前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大喜说道:“如此,卿是愿与我和孟德共击董卓了?”

    “然也。”曹操信中写了酸枣诸军不愿进兵,孙坚看到了,在应了荀贞一句后,他冷笑一声,又不屑地说道,“酸枣诸公俱以义起兵,而今联军屯结,何止二十万众,步骑连营,百里不足以驻,如此声势,并曾设坛盟誓,状极慷慨,而却到最终竟无一人敢进兵击讨,亏得有曹将军在彼处,勇敢言战,要不然他们这所谓的‘酸枣联军’势必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酸枣诸公或许另有思量,他们愿意进兵固好,他们不愿意,有你、我、孟德,还有鲍允诚,也能与董卓一战了。只是,文台啊,我再三思之,以为在进兵击董前却还有两件事需得先办。”

    “卿且莫言,让我猜上一猜。”

    “你说。”

    “这第一件事,定是粮。”

    “正是。”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这一路北上,沿途几乎未得补给,从长沙带出来的那点粮已所剩不多,料卿军亦如是。大战将起,这粮秣,确是需得先备好。”

    “卿以为,这粮秣该从何处备?”

    “我得卿所表,今为颍川太守,这粮,自是当从颍川出,只不过,你我两军合兵,共计三万余众,人吃马嚼,日耗极大,只靠颍川一郡,或是难以尽供。这不足之数?恐怕就只有从别处来了。”

    孙坚说到这里,他与荀贞相对一笑。

    “这不足之数,恐怕就只有从别处来了”,还能从哪里来?只有孔伷那里了。

    孔伷这次起兵,虽有郡国不怎么响应,如陈国,是因为他亲自去了其国内要兵,才勉强给了他两千人马,又如沛国,沛国的国相袁忠压根就不支持袁绍这些人“举兵向朝”,一个兵卒都没给孔伷,但是不管是出兵的还是没出兵的,全州六个郡国却都出粮了,豫州富庶,六郡出粮,举全州之力,加上早前州府府库中所存的食粮,孔伷现如今手里的粮食可着实不少。

    荀贞说道:“我所说二事,第一是粮,文台你猜对了,那这第二事,卿以为是何?”

    “你我联军三万余众,看似不少,然新卒居多,堪用者实不多也,难以克坚,董卓部下或凉州老卒,或洛阳精兵,战力甚强,牛辅、吕布、李傕、郭汜、樊稠、张济、徐荣诸将亦皆骁悍,以你我这难以克坚的三万余众击之,胜数不大,这第二事,定是问孔豫州借兵了。”

    荀贞拍手笑道:“知我者,文台也。”

    孙坚说道:“只是,借粮容易,借兵怕却不易。”

    “在我看来,却是借兵容易,借粮不易。”

    “噢?那我便和你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我去借粮,卿去借兵,看谁能先借到,先得者为胜。”

    “赌注为何?”

    “来日出兵击董,胜者可为先锋。”

    董卓兵强,凉州铁骑天下闻名,被他兼并的洛阳诸军也有不少是敢战精卒,战斗力很强,其帐下诸将亦皆凶悍,尤其吕布,那是一等一的猛将,董卓手上的悍将够多了,称得上“猛将如云”,可为了拉拢吕布,却也竟会不惜使出和他“誓为父子”的手段,并又是擢为中郎将,又是拜为都亭侯,恩赏有加,以此就足可见其强,其余如李傕、郭汜、徐荣等也都是出类拔萃的虎臣,可以预见,等到来日荀贞、孙坚联兵进击时,这“先锋”位肯定是个苦差事,可孙坚却把这个“苦差事”当作胜者的赌注,不说别的,只这份雄烈的豪气就让荀贞佩服不已。

    孙坚这般雄猛,荀贞自不甘居后,痛快应道:“好!那就一言为定。”

    “胜者为先锋。”

    “负者吃风尘。”

    “吃风尘”,意自便是跟在“先锋”的后边喝风吃尘了。

    两人击掌为誓,又是相对一笑。

    两事议定,孙坚要回军中,他临走前,对荀贞说道:“我还是觉得借粮容易,借兵不易,我不占你的便宜,今天我不动,多给你一天时间,待到明日我再去找孔豫州借粮。”

    荀贞笑道:“那你怕是就要输定了。”

    孙坚哈哈一笑,却仍是不信荀贞所言。

    送走了孙坚,荀贞召来戏志才、荀攸、荀彧、程嘉等人,把和孙坚的打赌以及赌注告诉了他们,说道:“文台以为借粮易,借兵不易,却是忘了我可是颍川本郡人。”

    程嘉笑道:“这个赌,君侯赢定了。”

    荀贞笑道:“我却也不占文台的便宜,今天咱们也不动,待到明日一早,卿等便各行其事吧。”

    戏志才诸人应诺。

    却是:自孔伷到颍川后,荀贞虽与他见得不多,却也没闲着,除每天在军中操练士卒外,并还连日遣使戏志才、荀攸等人分别造访豫州军中的诸路将校,时至今日,凡是有积极进军、出讨董卓之意的将校都已被戏志才等人说动,愿意待到荀贞出兵时,与荀贞联军并进。

    这件事孙坚不知道,所以他觉得“借兵不易”。

    认真说起来,荀贞在孙坚提出的这个“赌”上已经占了便宜,所以在又得了孙坚的“一日相让”后,他却是不肯再占孙坚的便宜,而是决定等上一天,和孙坚一起行事。

    次日一早,天没亮,孙坚就起来了。

    他鼓足了劲就要赢这个赌,略微洗漱了一下,便叫来吴景、孙贲、程普、韩当、黄盖、祖茂等人,说道:“我要去见孔豫州,卿等留下看守营壁,……大茂,你跟我去。”

    大茂,是祖茂的字。

    孙坚昨天他回来后就把他和荀贞打的赌告诉了吴景等人,吴景诸人皆已知。

    此时见孙坚要去见孔伷,吴景呆了呆,转头望了望外边的天色,虽已闻鸡鸣,却犹尚浓黑如墨,不见半点亮光,说道:“天还没亮,现在就去见孔豫州?”

    “贞之足智多谋,我昨天回来后越想越不安,他一再说借粮不易、借兵容易,说得那么笃定,也许其中另有你我不知的玄虚,只恨我昨天未及深思,已承诺了让他一天,要不然昨天我就去找孔豫州了!万一输给贞之,来日击董,你我可就要跟在他后边吃土喝风了,脸面上怎过得去?思及此,我一宿没睡好,恨不得过了子夜时就去见孔豫州,哪里还能再等得到天亮?”

    吴景说道:“现在去见孔豫州也行,只是孔豫州先被将军赶出郡府,现定怀恨在心,将军只带大茂一人去恐是不妥,请将军稍候,我点上五百精甲,从将军齐去。”

    “何用那么多人?我与大茂两人足矣。”

    诸人见他意决,只得应诺。

    孙坚、祖茂两人遂出帐披甲,牵了坐骑,在吴景等人的簇拥下出了大营,随即翻身上马,各举了个火把在手,以映道路,驰骋往去豫州的军驻地。

    孔伷被孙坚赶出了颍川郡府后,无脸面再住城中,便搬到了豫州军里边住。

    他连自住的郡府后宅都没能保住,更就别再想着去夺荀贞的营垒了,这两天,豫州军正在忙着建筑营寨,四万多步骑用来长期驻扎的大营没那么好建,直到今日才也只建好了个大概,不过辕门已然建好,孙坚等人到时,应该是营中刚有人出去不久,辕门尚未尽闭,虚掩着。

    见孙坚、祖茂两骑持火把奔至,辕门守将出来在门口迎住,行了个礼,问道:“将军踏夜而来,敢问是为何事?”

    孙坚把孔伷赶出了郡府后宅,虽是才到颍川不久,名声已振,豫州军中很多将校都认识他,这个辕门守将亦识得孙坚模样,——也正因为是见孙坚来了,他才主动迎出,小心询问。

    孙坚也不下马,说道:“我来见孔豫州。”

    “天色尚早,豫州恐尚未起。”

    “不要紧,我去唤他起。”

    辕门守将能守辕门,自是孔伷的亲信,见孙坚来意不善,气势汹汹,面现为难,说道:“这……。”

    “我接到军报,董卓遣步骑五万,已入颍川郡界。军情紧急,孔豫州为我州刺史,却怎能还高卧不起?你速速在前为我引路、通报,如耽误了军纪,当以军法从事。”

    听得董卓入侵,这辕门守将唬了一跳,不敢再多说,忙应了声诺,转过身,在前引路,带着孙坚等人入了营中。孔伷在中军住,离辕门甚远,孙坚等到营外时天还黑着,到了孔伷帐前时天已微亮。这辕门守将请孙坚等先暂停步,然后快步来到帐外,给扈卫的亲兵卫士转述了下孙坚刚才的话,帐外的卫士听了,董卓步骑五万犯境?也唬了一跳,连忙入帐内通报。

    孙坚却不耐烦在帐外多等,叫祖茂看住坐骑,独身一人径往帐中去。

    辕门守将和帐外的亲兵卫士有心上前阻拦,可见孙坚按剑昂首,气猛如虎,却又不敢拦,欲拦不敢间,孙坚已大步进了帐内。[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