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 身负海内盛名望 云起河内亦如龙

正文 17 身负海内盛名望 云起河内亦如龙

    戏志才等和邯郸荣、卢广诸人皆是旧识,程嘉更不必说,与邯郸荣意气相投,早年在赵郡时,还是邯郸荣把程嘉举荐给了荀贞。

    众人相见,别有一番礼揖热闹。

    热闹过后,分宾主落座,又略叙了些寒暄问候,当下正值关东讨董,而邯郸荣等人又是从冀州来,话题少不了的就会落在“关东联军盟主”、“车骑将军”袁绍身上。

    在戏志才提到袁绍后,邯郸荣却没有先回答他,而是一拍脑门,想起了一事,他转对荀贞说道:“将军,我来前,特地去了封信给审正南。”

    审正南,自便是审配了。

    荀贞“噢”了一声,说道:“魏郡一别,甚久未见,正南如今可好?”

    “韩冀州到任后辟他入了州府,征为从事。将军也是知道的,正南素性刚正,虽为人吏,凛然如松,却有不可犯之节,我听说他在韩冀州府中颇不如意,所以给他去信,本意是想邀他同来颍川,共到将军帐下效力,只是他给我回信说:他已得袁渤海之邀,不能来投将军了。”

    韩馥到任后在用人选贤上有两个举措,一是遣专骑迎家乡名士入冀,再一个就是征辟了包括审配在内的一批冀州士人,双管齐下,欲以此来巩固他在冀州的统治根基,评心而论,他的这两个举措挺好,换了荀贞在他的位置,也会选择这么做,只是可惜,举措虽好,他这个人却无“人主之能”,能力不足,肚量也不足,却是没能把冀州和颍川士人间的关系给处理好。

    韩馥毕竟是颍川人,在感情上亲近颍川士人,对冀州的士人本就有三分不信,又碰上审配是个生性刚强的,不会猜韩馥的心思也就算了,动不动还“犯颜直谏”,那么难免就会冷落他。

    袁绍一心想要起兵,可韩馥虽是他家的“故吏”,因了个人的利益,却处处给他找麻烦,十分掣肘,为得到冀州的支持,他一直都在争取韩馥身边的人,希望能以此来影响州里的决策,连受到韩馥信用的颍川士人都在他的争取之列,更别说审配这样受到韩馥冷落的人了。

    说起来,受到韩馥冷落的冀州士人其实有不少,可在这些士人中,能得到袁绍不遗余力招揽的现下却独有审配一个。

    这是因为三个缘故,一则,自是因审配受韩馥冷落,不得志,二来,是因为审配本人也是个有能力的,以忠烈慷慨闻名,虽非轻侠之士,却也是英杰一流,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审配家在魏郡,而魏郡挨着河内,河内是袁绍既定的屯兵地,所以魏郡的士人尤得他的重视。

    邯郸荣给审配去信时,袁绍还未入屯到河内,可却已经早早地就写信给审配,邀他同谘合谋,共襄大举了。袁绍何许人也?此次起兵盟主,又是相邀在前,审配自然就不会再来投荀贞了。

    荀贞心道:“我与正南虽是一场君臣,可也只是一场君臣罢了,既非同宗同族,又无乡谊之情,远不能与我和志才、叔业诸人的关系相比,今他既得了袁本初的相邀,袁本初的起兵地又是冀州,正在他的家乡,那么他留下来,不来投我也是清理中事。”想到这里,看了眼邯郸荣、卢广、蒲沪三人,又心道,“便是公宰三人,他们如得袁本初相邀,怕也不会千里迢迢地来颍川投我。”设身处地地自忖之,“袁本初门第显贵,身是联军盟主,又是在冀州士人的家乡起兵,如我是冀州士人,我也不会另投别人,而是如正南一样径投袁本初了。”

    荀贞原就是个“厚道人”,这些年宦海沉浮,历经诸事,虽增了许多城府,多了一些“奸诈”,可本质犹存,并未改变,能够替别人着想,毫不小肚鸡肠,故此,审配虽不来投他,他却亦无恼,明知邯郸荣三人可能是“退而求其次”才来投的他,却也不怒。

    他颔说道:“袁渤海是我联军的盟主,负天下重望,一意匡扶汉室,求贤若渴,正南才清志高,拔群出萃,入到他的帐下,必能得其所用,一展抱负。”

    邯郸荣取出一封信,呈给荀贞,说道:“正南除给我的回信外,还有一封是写给将军的,便是此信了。请将军观之。”

    荀贞接住,揭开封泥,细细观读。

    审配在信里没写太多,只是道了下旧事,叙了下别情,又说联军起兵,闻荀贞欲入驻颍川,祝愿荀贞能兵事顺利,在信末,他提了一句:说他将从袁绍去河内,河内和颍川相顾,两军可成犄角,能遥相呼应,荀贞如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可遣一骑送个信儿至,他必倾力而为。

    荀贞心道:“正南这话的意思是:我如有需要,他会在袁绍那里为我做个说客。”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而今大军一起,诸路分兵,常理推断之:在即将的战事中,荀贞这一路肯定是会需要到别路人马的配合的,袁绍做为盟主,在荀贞需要时,审配就可以为荀贞说话,说动袁绍,或亲遣兵助之,或令酸枣诸军助之。

    荀贞合上信,又心道:“正南不知讨董的结局,故有此一说。他这番好意,我却是用不上了。”

    起兵前,袁绍或许一呼百应,可起兵后,酸枣诸军各拥兵马,皆兵强马壮,都有了不小的实力,对袁绍自也就不会仍如以前那么诚意拥戴了,兼之袁绍又远在河内,鞭长莫及,无法亲自指挥酸枣诸军,他的那个‘盟主’之号说到底不过是虚名罢了,即便真的下令,大约也是调动不了多少酸枣的兵卒的,至於袁术,他们兄弟不和,袁术看不起袁绍,更且还嫉妒他,更是别想着他会遵奉袁绍的命令了,所以审配这封信的好意,荀贞心领,却是无用上之时。

    荀贞把信放在案上,心道:“正南的好意我虽无用上之时,但他今在袁绍帐下,得袁绍重用,日后却说不定会有借重他的时候,回信该给他怎么写,待到晚上我想好了再说罢。”

    说完审配的事情,邯郸荣把话题转到了戏志才方才问的“袁绍”身上。

    他说道:“袁渤海自得了渤海太守之拜后便积极谋求起兵,韩冀州初不愿意,数次阻挠,后因桥东郡之檄,又因州府诸吏之劝,再又得颍川诸士之说,遂乃由渤海起兵,愿供粮秣,并遣州兵相助。只是,我闻之,他虽明面同意,可实为不得已之举,对渤海仍甚忌惮。”

    桥瑁的那道诈作三公移书,书一出来时,就有明智之士知是假的,但在初时却也是哄住了不少人,如韩馥就被骗了,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能做到州郡长吏的在朝中都有熟人,去封信一问就知实情,却是早在荀贞未到颍川前就已被人揭穿,人皆知了此檄实是出自桥瑁之手。

    不过就算现下已被揭穿也无所谓了,各路州郡本就只是需要一个名义,真假不重要,现在都已经起兵了,便是知檄是假,还能撤军不成?

    袁绍起兵前的情况,凡是邯郸荣知道的,荀贞等人也早从各个渠道获知了,而袁绍起兵后、到河内的近况,邯郸荣因是当时已经在了来颍川的路上,消息不灵通,却是所知不多。

    他知道的只有几件事。

    他说道:“袁渤海在冀州虽为韩冀州所忌,然却极得州郡长吏、各地豪杰拥护,应者如响、投者如云,我路过魏郡时,袁渤海尚未至河内,然河内太守王匡已唯袁渤海之命是从,又有原并州武猛从事张扬和南匈奴左贤王於扶罗,闻袁渤海起兵,亦遣使送信,愿受驱策。”

    张扬是故并州刺史、执金吾丁原的故吏,早前受何进之令归本州募兵,未返至洛,何进已死,丁原也死了,他遂留在了上党附近,去年底,因见董卓作乱朝中,他认为天下要乱,便放开了手脚,举兵进攻上党太守,欲扩实力,然而未能取胜,於是转略数县,现有兵马数千。

    於扶罗去年和白波黄巾合兵入侵河东,被董卓遣牛辅带兵去给了迎头一击,虽未大败,可却也吃了点小亏,幸得因闻关东将起兵,董卓把牛辅召回了洛阳,他这才未太过折损实力,闻得袁绍起兵后,不管怎么看,袁绍的前途都要比黄巾坦亮,所以他就舍了黄巾,改投袁绍了。

    荀贞心道:“袁本初承家门之资,养望几达二十年,交接群豪,又一举诛灭诸宦,时下之名,如日中升,酸枣奉为盟主,王匡、张扬等豪杰影从,便连於扶罗这等胡人也领兵来投,……如我有他这等的资本,匡定天下,荡平海内,虽非易事,却也能减轻许多的困难啊。”

    这个念头,荀贞也是一想而已,对袁绍他其实没有什么羡慕,做人做事,还是要靠能力,只要自己的能力足够,再难的事也能左丞,而能力若是不够,名望再大也是无用。

    帐中的人坐得有点多,火炉烧得又旺,微觉闷气,临帐门而坐的程嘉把帘幕上的小窗格给掀开了一个,冰凉清新的空气顿时吹透进来,诸人精神一爽。

    荀贞往外望去,时辰尚早,正看见旭日在天,洒下明亮的光线,映衬得窗格上红彤彤一片。

    他沉吟心道:“诸路联军虽大多已然会师各处,可却皆按兵不动,孟德说得不错,各军自带的粮秣有限,再拖延些时日,恐就会食尽各散了。袁本初身为盟主,是这次起兵的召集人,也不知他这会儿在想些什么,又在做些什么?”

    ……

    袁绍这会儿正在河内的兵营外观看军马操练。

    他拄着长剑,在高台上观望,只见远水近城,河水和城池间的野地上步骑纵横,满野遍道,兵马如云,旌旗如林,金鼓之声,响遏云霄,士兵的呼喝喊杀震动四野。

    忽有疾风吹来,卷动台上/将旗,他举望之,见天空云气成行,由北向南,乃不觉举剑指之,问道:“此天象何兆也?”

    许攸、逢纪等人在他的身侧。

    许攸抬头望了眼,笑对他道:“望此天象,朝云如龙,乎北,骋往南,叱咤焰烈,势往无前,当是有英雄以民望振袂於河北,为天地所感,威动冲霄,气奋而所致。”

    这所谓“以民望振袂於河北”的“英雄”说的自是袁绍。

    袁绍抚须而笑。

    却是广陵起了“王者之气”之后,在这河内也出了一道“如龙之气”。这云气之说,本是附会之言,程嘉、许攸二人如是碰到一起,也不知能否争出个谁真谁假。

    逢纪却道:“今明公虽得天下民望,然韩冀州对明公却仍很是提防,数以粮储不足为借口,不肯痛快地给明公供应粮秣,今大兵会合,粮不可断,明公对此一定要多加留意,早思对策。”

    袁绍颔,按剑说道:“韩文节防我过甚而不思天下大义,此真可憾之事也!”

    韩馥是冀州牧,他不肯痛快地给袁绍军粮,袁绍要想解决这个麻烦,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夺冀州而自有之了,——这件事,许攸、逢纪在私下里都对袁绍说过,袁绍现为关东盟主,自号车骑将军,一个渤海郡哪里能住得下他?便是他无野心,许攸、逢纪等人也不甘愿。

    不过,正如荀贞现在不好下手夺徐州、豫州一样,袁绍虽已有夺冀之意,可现下也不好立刻动手,他刚起兵,打的旗号是讨董,怎能董卓未击,先闹内讧,兵向韩馥,来夺冀州?所以这个事情现在也只能是多做考虑,多做谋划,以图万全。

    袁绍转过话题,问道:“先我遣人赴豫、荆,迎两州士子,可有信来?”

    袁绍和韩馥一样都是豫州人,名望再大,也是外客,要想在冀州成就一番事业,离不开家乡士人的相助,所以他选择了和韩馥相同的做法,也遣了人去豫州邀迎名士入冀,至若荆州,主要指的是南阳,许攸、逢纪,还有何顒都是南阳人,有他们的相邀,相信会有不少南阳士人来的,——此外,召南阳士人还有另一层意思,袁术在南阳,袁绍这也是为了削弱袁术。

    许攸答道:“料算路程,使者应已到两州,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能有消息传来,并有豫、荆士人到了。”

    袁绍点了点头。

    逢纪的心思没在云气、人才这些杂事上,他考虑的是起兵作战事宜,待袁绍、许攸的问答告一段落,他又说道:“曹将军两次来信,请明公号令诸军进击董卓,明公皆以缺粮难进为由,没有应其所请。明公所言固是实情,可曹将军所说的‘酸枣诸军,联兵屯驻不进,时日如久,一旦粮尽,必皆星散去’也是实情,诸军一旦星散,讨董之事难复再提倒也罢了,万一董卓趁机出兵,分而击之,河内必当其冲。此事,明公亦不可不深思之,也需应早做谋划。”

    袁绍沉吟说道:“孟德上封信里说,如酸枣诸军再不动,他就打算和贞之共击董卓。贞之长於军略,又有孙坚为助,他如与孟德联兵进击,倒是可稍减我河内受到的压力。”

    “那明公的意思是?”

    “我写信两封,命人分送给贞之和孟德,叫他俩联兵击董,并告之他俩,我会遣兵相助。再写一封信给孟卓,让他尽力说服酸枣诸军,最好也能助贞之和孟德一臂之力。”

    逢纪说道:“如此甚好。”

    当然好了,袁绍身为此次起兵的盟主,必是董卓要先重点打击的对象,酸枣、颍川、南阳诸军如果皆不动,河内的压力就会极大,可如果荀贞、曹操肯主动进击董卓,引开董卓部分或大部分的注意力以及精力,河内的压力自然就会随之减轻,对袁绍大大有利。[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