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 邯郸荣倾家募兵 蒲观水公帑召勇

正文 16 邯郸荣倾家募兵 蒲观水公帑召勇

    “公宰来了?”

    荀贞这回起兵来颍川讨董,并没有写信召邯郸荣来,现下邯郸荣却在营外,这显是他在听说了消息后主动赶来相投的。当年在赵郡,邯郸荣多有功焉,荀贞重他刚健敢为,与他君臣相得,久别不见,常怀思念,今闻其至,甚是欢喜,马上起身,亲到营外去迎。

    来到营门,见辕门外一支军马,甲械俱全,约有千人,最前一面大旗,上写着:“讨董义军”。

    旗下立了三个人,中间那人年有三旬,身材高大,相貌魁昂,黑甲腰剑,可不正是邯郸荣?

    站在邯郸荣左右两边的两个人个头相仿,都比邯郸荣矮了一头。

    左边那人和邯郸荣一样,也是三十四五的年纪,眉浓目大,美须髯,却是邯郸荣的妻弟卢广,右边那个年岁稍长,年近四十,黑面短须,则是荀贞在赵郡时的中丘县丞蒲沪。

    卢广和邯郸荣一起来,荀贞不奇怪,卢广不但是邯郸荣的妻弟,而且还是邯郸荣从父邯郸相的女婿,与邯郸荣自小相识,两人虽非同产,胜如兄弟,荀贞在赵郡时,因邯郸荣举荐之故,对他也很是重用,他今从邯郸荣齐至半点也不奇怪,可蒲沪却怎么也来了?

    现下非是询问之时,荀贞快步近前。

    人未走到,笑声先到,他远远地伸出手,疾步走向邯郸荣,欢喜笑道:“公宰!公宰!别之经年,我几番梦卿,今卿至,吾事谐也!吾事谐也!”

    邯郸荣撩起衣甲,拜倒地上,大声说道:“荣拜见将军。”

    荀贞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的身前,一边扶他,一边责怪地说道:“什么将军不将军的,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这些虚礼么?”

    邯郸荣不肯起身,面带惭色,说道:“昔年将军挂印魏郡,南下长沙,荣不能从行,后每思之,常怀羞愧,坐立不安,今日实是羞见将军。”

    “那时是我让你回家的,你何来羞愧?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邯郸荣仍不肯起,说道:“日前我闻将军起兵讨董,军将至颍川,遂拜对父言:‘人以义立身,臣以忠事上,昔未从将军南下,已失人臣忠义,今将军起兵讨逆,我不可再误。’我父以为然,於是我召卢广来,与他尽出两家资财,整治军械,在县中募兵,闻是将军讨董,县中子弟踊跃相投,募得了五百精敢壮士,中丘县丞蒲沪,将军故吏也,闻知此事,亦开县库,取财货,於中丘募兵,得众四百,今我等共来投效将军帐下,愿为将军效死,以赎前过。”

    邯郸荣拜倒时,卢广、蒲沪也跟着拜倒在了地上,此时齐声说道:“愿为将军效死!”

    荀贞心道:“邯郸荣、卢广尽出家财,募兵投我,不足为奇,可听公宰话里,这蒲沪却竟是用的县中公帑来募兵投我,却又是因何之故?我在赵郡时,他虽是中丘县丞,可严格说来,他却不是我的故吏,而是国相的故吏,我与他虽也相熟,……可似乎也没熟到这个份儿上?”心中越疑惑,可现下还不是该询问之时。

    荀贞再一次搀扶邯郸荣。

    这次,邯郸荣起了身,卢广和蒲沪也随之起身。

    荀贞笑道:“我已然说了,那时是我让你归家的,你既无过,又何来赎过之说?今卿与子公、观水不远千里,而来助我,情深意重,我之幸也。”命人安排邯郸荣、卢广、蒲沪带来的兵马入营安顿,携了邯郸荣的手,亲带着他们三人去中军帅帐。

    到了帐外,正瞧见孙坚刚刚睡起,蹲在帐外洗漱,孙贲、黄盖、祖茂三人侍立在他的身边。

    荀贞举起邯郸荣的手,笑对孙坚说道:“文台,快来,我给你介绍几位燕赵豪杰。”

    孙坚吐掉口中的盐水,撩着盆中的冷水抹了把脸,站起身,接住孙贲递过来的棉巾,往脸上擦了两把,打量邯郸荣三人,笑道:“我听阿韦和子龙说,有卿的故人从赵国来,可就是这几位了?”

    “正是。这位就是我曾对你多次提起过的当年我之主簿邯郸公宰,这位是他的妻弟卢子公,这位是当年我在赵郡时的中丘县丞蒲观水,此三位皆人中龙凤,燕赵之杰也。”

    孙坚把棉巾扔给孙贲,细看邯郸荣,问荀贞道:“可是‘不犯我法,吾邯郸荣也,犯我法,吾中尉主簿也’的那位邯郸公宰么?”

    “不犯我法,吾邯郸荣也,犯我法,吾中尉主簿也”,这句话是邯郸荣做荀贞的主簿时说过的,荀贞在长沙见到孙坚后曾把此话转述给孙坚。

    荀贞笑道:“正是。”

    孙坚上前与邯郸荣三人见礼,对邯郸荣说道:“久闻君名,今日一见,真州郡之雄,盛名之下无虚士也。”

    邯郸荣听荀贞呼孙坚为“文台”,已知此人便是荀贞的生死之交孙坚,尊卑有别,不好直观之,略略看了眼,心道:“鹰扬虎视,不愧猛将之称。”下拜行礼,说道,“亦久闻将军威名,将军面前,何敢称‘雄’。”

    邯郸荣等人在帐外和孙坚见礼毕,荀贞引头,与他们共入帐中。

    邯郸荣三人带着部曲赶了一晚上的路,今早刚至,虽然一夜未眠,赶路辛苦,可却俱无倦色。荀贞问出他们尚未食饭,便叫赵云命人去捧了饭食来,——典韦被荀贞“赶”回了帐中歇息。

    荀贞与孙坚等人也没有吃饭,诸人遂共食之。

    吃完饭,荀贞又叫人去唤戏志才等人过来与邯郸荣相见,再又令人奉上热汤,自冲泡了茶水,饮以消食,边喝边与邯郸荣等人叙起了旧事。

    直到这时方知,这蒲沪在来投荀贞前,却依然是中丘县丞。

    荀贞去赵郡上任是在中平元年,现已过了中平六年,整整六年过去了,实未想到蒲沪居然还在中丘当县丞。

    这倒是引起了孙坚的慨叹,孙坚早年以郡司马之职,因军功而得被升迁为盐渎县丞,后又转任盱眙、下邳两县县丞,前后历时达十余年之久,比蒲沪蹉跎此职的时间太长。

    荀贞心道:“难怪蒲沪以公帑募兵,跟着公宰齐来投我,却原来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犹困居中丘县丞之位,不得转迁。他年近四十,功名难立,说不得干脆行险一博。”又心道,“是了,卢子公是中丘县人,素与他交好,他定是从卢子公那里听说了我起兵讨董的事。”

    不管蒲沪是从何而知荀贞起兵,也不管他是为了什么目的弃职来投,只冲他不惜冒着被治罪的危险用公帑为荀贞募兵,又只冲他不辞千里,跟着邯郸荣、卢广齐来投奔,荀贞就决定要厚待他,更何况,荀贞记得他虽不善言辞,可却颇有才干,也是一个人才,更决定会重用他。

    话题说到蒲沪身上,荀贞难免问上一句:“君以公帑募兵,中丘令没有阻止么?”

    蒲沪答道:“中丘无令,我虽为丞,县事俱操之我手,我以讨董为名,开库募兵,无人阻拦。”

    荀贞吃惊说道:“中丘无令?是一直没有令?还是?”

    “自黄巾乱后至今,一直无令。”

    荀贞又惊又奇,不觉为之失笑。

    中丘原本的县令死在了黄巾乱中,皇甫嵩击败张角兄弟,安定了冀州的局面后,朝廷以为中丘无主,当选贤士为继,以安生民,先后选了三人接任中丘令之职,这三人或儒或武,离中丘或远或近,最近的一个家在魏郡,离中丘只有百里之远,可这三人却或是病故途中,或是为贼所害,竟是没有一个人能到任的,一年不到,就有三个州郡名士死在了去中丘上任的路上,自此,再没有人敢接朝廷的征辟,来中丘为令了。这是生在荀贞任赵国中尉时的事。

    可没有想到,四五年过去了,居然直到现在中丘仍旧无令,县位空悬。

    听荀贞说了这段中丘的往事,孙坚、孙贲等人也忍不住惊奇失笑。

    荀贞想起了当年击败黄巾后,因有逼死张角之功,辛瑷被朝廷拜为了中丘令,可他辞之不肯,宁从荀贞征伐,心道:“莫非是因当时玉郎不肯前去上任,中丘因而遂成险途?”自知这是无稽之谈,却实在难以化解这如此巧合的惊奇,失笑不已。

    蒲沪安坐席上,神色不变。

    当然,他也可能不是神色没变,也有可能是因为脸黑,就算变了也看不出来。

    荀贞笑罢,又不觉叹道:“君之能,我素知也。昔我在赵,君以县丞代抚民治境,檄县强宗豪右出钱粮,收拢流民,督促耕种,并兴修水利,一年不到,中丘化行,户有余粮,民为之安。以君之能,代令守县多年,功高,而朝廷却宁使中丘令位久悬,亦无擢君继任,可叹啊。”

    蒲沪还是那个黑脸,没甚表情变化,只是口中说道:“沪德薄才鲜,人微望轻,治县种种,亦不过是循先贤旧例,乏善可陈,不得朝廷赏用,固应当也。”

    蒲沪说话的语不快,颇钝,话短时还好,一旦话长,就说得很慢。

    荀贞毫无不耐之色,耐心听他说完,说道:“君过谦了。我还记得,当年我为击山贼,欲募壮勇为军,缺粮,赵境五县,君先助之,君不独材优干济,亦深顾大局,今君与公宰、子公共前来助我,实为我幸。”

    说话间,戏志才、荀攸、程嘉等人来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