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李孟续仗剑榻前 荀公达夜还如意

正文 15 李孟续仗剑榻前 荀公达夜还如意

    听到帐外荀攸和孙坚说话的声音,帐内荀贞顾视戏志才、荀彧诸人,笑道:“文台到了!卿等从我出迎。[]”他振袂而起,按剑先行,带着戏志才等掀开帐幕,外出相迎。

    这里是荀贞的军营,孙坚不好带太多骑士随从,故此只带了孙贲、黄盖、祖茂几将,见荀贞从帐中出来,他停下和荀攸的话头,笑吟吟对荀贞说道:“我说至多一个时辰便即可来赴卿宴,如何?”

    “将军真信人也!”

    孙坚哈哈大笑。

    “事情办得可顺利?”

    孙坚不屑地说道:“见我领兵直入,他吓得瘫软榻上,骇不能言,连站都站不起来,这样的人竟也能为一州刺史?可笑,可笑。要非看卿面子,如此徒拥虚名之辈,我一刀便将之剁了。”

    荀贞心知,“如此徒拥虚名之辈,我一刀便将之剁了”这种事,孙坚可不是吹牛,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可真是“剁”过“这样的人”,而且还不止“剁”了一个,先是王叡,后是张咨。

    要说起来,这王叡、张咨和孔伷还真都是一路人,无论名望、能力,都极其相似,如出一辙。

    首先,此三人皆是出自州郡右姓,名满天下,俱为名士一流,为士林所重;其次,此三人皆是空有其名,而无其实,也即孙坚所谓的“徒拥虚名”。

    王叡一个堂堂的荆州刺史,却竟被孙坚以“坐无所知”,也就是“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罪过”的原因给活生生地逼死在楼上不提,那张咨一个不知兵的文士,在孙坚统数万众入到南阳、向他借粮时,却竟然听信手下的话,认为孙坚是邻郡的太守,没有资格问他南阳要粮,因而拒绝,拒绝后竟还又敢去赴孙坚的宴,要知孙坚可是就在前不久才刚以“坐无所知”为辞杀掉了王叡,不但不自量力,而且这般地看不清形势,不知进退自保,下场可知。

    孔伷也差不多,并无军旅之才,执锐之干,唯能清谈高论,嘘枯吹生,换句话说,他也就是能做个清谈的名士,既然如此,那便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和荀贞这样的当世英杰、和孙坚这样的当时虎将相争就是,偏还又不甘,自以为兵多将广,非要相争,要非是如孙坚所说的“看荀贞的面子”,不欲杀荀贞的家乡刺史,他此时没准儿还真就早已成一具倒尸了。

    荀贞问道:“孔豫州现在何处?”

    “他身边两个从事倒还有点胆色,一个叫李延,一个叫孔德,尤其那个叫李延的,忠心护主,在我登入堂上后,他仗剑榻前,怒发冲冠,喝声如雷,斥我无礼。我喜他胆色,放了他与孔德架着孔伷去了,现下,孔伷应是已回到豫州军中了吧。”

    荀贞心道:“我早些时去迎孔伷,便是这个李延来请的我去豫州军中,当时我见他貌不惊人,拘谨守礼,并不以为意,却不料板荡识忠臣,此人却是有大勇之人啊。”

    就不说孙坚带的那些精锐步骑甲士,只说敢在孙坚这头猛虎面前拔剑喝斥,李延的胆色就绝不止孙坚说的“有点”,而是“很有点”。

    听了孔伷应是已回到豫州军中,荀贞不再多问,笑请孙坚入帐,说道:“没想到卿来得这么快,给卿接风洗尘的酒食还没来得及布下,卿与诸君且请先入帐中闲坐,稍待片刻。”

    孙坚唤孙贲近前,指着孙贲手中一物,笑对荀贞说道:“孔伷离了堂上后,我在案上见到了此物,浑然无瑕,莹润可玩,便顺手带了来,送给卿。”

    荀贞看去,却见是一柄玉如意。

    孙坚是个猛将,对这种名士所好之物没什么兴趣,荀贞也没什么兴趣,示意荀攸上前接住,笑道:“君子如玉,触手也温。孔豫州海内名士,这必是他的心爱之物,文台,你我却不好夺爱。公达,你立刻驰骑亲去豫州军中,将此物还给孔豫州。”

    顿了顿,荀贞又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我闻昔年汝南许叔重曾说‘玉,石之美者有五德’,只是我读书不精,记不清楚第三德是什么了,你问问孔豫州,请他教我。”

    许叔重就是许慎,章、安帝时的名儒,其所著之《说文解字》是世界上最早的字典之一,且开创了部首检字的先河,是汝南有名的先贤。他曾说过玉之美,有五德,第三德是“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玉石的声音舒展清扬,传播久远,这是富有智慧和远谋的表现。

    荀贞既提到了这第三德,当然肯定不会不知这第三德说的是什么,之所以叫荀攸去问问孔伷,却明显是为了告诫孔伷:“知人者明,自知者智”,人贵有自知之明,让他不要再犯糊涂了。

    孙坚不知许慎说的“玉之五德”都是什么,但他看明白了荀贞的第一点举措,也即荀贞让荀攸亲去豫州军中,把此玉如意还给孔伷这个命令。他心道:“贞之此计大妙。孔伷被我逐走,必怀羞愤,此时可能正在豫州军中大会诸将,谋议报复,而在这时,公达捧玉如意翩然至,当着满帐豫州军诸将的面将之‘奉还’给孔伷,孔伷就算不被气死,他在豫州军诸将心目中的威望也定然会大跌,跌到无可再跌。如此,他便是有心起兵来攻我与贞之,也断难为也。”

    戏志才、荀彧也看出了这点。

    戏志才抚须微笑。

    荀彧面现不忍,欲言又止,像是想劝阻荀贞不要这么落孔伷的面子,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心道:“孔公高谈名士,无有实才,确如志才所云:数万豫州军与其在他帐下,不如听阿兄之令,更能发挥作用。罢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今讨董一起,乱世将至,这豫州刺史之位便是一块美璧,本非如孔公者能居之,即便阿兄不找他的麻烦,早晚也还会有别人来寻他的麻烦,为了本州的百万生民,为了汉家能及早安定计,也只能让他受些委屈了。他如能看清好歹,急流勇退,拱手让权,对他本人也不失好处,总胜过将来死在乱中。”

    荀彧固是秀雅君子,可同时他却也是一个有智慧的现实主义者,而非心软的滥好人一个。

    荀攸接令,拿了玉如意,因穿的薄,找了件大氅披上,自去牵马出营。

    荀贞与孙坚携手共入帐中。

    没等太久,酒食流水也似地被送了进来。

    天渐暮至,外有帐幕相隔,帐中的采光不好,提前昏暗下来,燃起粗大的蜡烛,烛火通明,荀贞为主,孙坚为客,余众作陪,行酒布食,很快,帐中的气氛便热闹起来。

    军中本是不能饮酒,可与孙坚久别,所以荀贞今天破了次例。

    不过虽有酒水,荀贞、孙坚诸人都没有多饮,毕竟孔伷回到了豫州军里,就算有九成把握豫州军不会跟着他来攻荀贞和孙坚,可豫州军到底有数万之众,只要有一成可能存在,就也不能大意。

    菜过五味,帐外的卫士掀开帐幕,冷风扑入帐中,烛火为之明灭。

    诸人皆回头望向帐门口,却见是荀攸回来了。

    不知何时,夜色已至。

    帐幕落下,荀贞来入帐中。

    荀贞停杯看他,笑问道:“可送还给孔豫州了?”

    荀攸答道:“攸亲手把玉如意还到了孔豫州的手上。”

    孙坚等人目光齐落在荀攸脸上,见他面色如常,无有异状,俱皆心道:“公达刚从豫州军中回来,而他面色如常,看来果如所料,这豫州军是不肯来与我等火拼。”

    荀贞问道:“我让你的问的话,你问了么?”

    “问了。”

    “孔豫州怎么答的?”

    “我到他帐中时,他正在大会诸将,在听了君侯的问话后,他初则大怒,面红如赤,起身戟指,似欲斥我,可在环顾了一遍帐中的诸将后,最终无有一言可说,颓然落座。”

    不用说,这定是豫州军诸将对孔伷的受辱无动於衷,故此孔伷没有了底气,虽是羞愤难当,可却也不敢斥骂荀攸。

    事情已经明了,面对荀贞和孙坚的联手,孔伷已被折了锐气,再无翻身之机,孙坚入主颍川已是定居,而豫州军则也完全不用再去担忧了。

    孙坚笑道:“夜风寒凉,来回二三十里,公达,辛苦你了,快来入座,我给你端杯热酒,暖暖身子。”

    给荀攸空出的有位置,他一边辞谢不敢,一边入席就坐。待他坐下,孙坚亲捧酒给他,他再三推谢,不得辞让,只好接住饮下。孙坚、孙贲、黄盖、祖茂诸人皆知荀攸和荀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本就情深,现荀攸更又是荀贞的左膀右臂,有了“来回二三十里,辛苦你了”这个由头引发,孙坚之后,孙贲等人也相继过来给荀攸端酒。荀攸推辞不得,只好一一饮下,他来回奔行了近三十里地,又是空腹,被轮番轰炸之下,这一晚,却是他最先醉倒。

    虽是确知了豫州军不会来攻,但为了保险起见,这一晚,荀贞营中的步骑仍是戒备警惕,枕戈待旦,直到次日上午,仍未见有一个豫州兵卒来到,荀贞这才解了军令,命各部归还本营。

    孙坚和荀贞昨晚同榻而眠,孙坚昨晚喝得有点多,荀贞起得早,起时他还鼾声如雷。

    荀贞解了军令后,坐在案前,取出了曹操的信,心道:“孔伷既已服了软,文台也到了,并顺利地入主了颍川郡府,接下来我就该和他细细商议一下孟德邀我俩共同出兵击董的事了,……不过在这之前,却还有二事要做。”正寻思间,侍卫帐外的典韦提戟走了进来。

    “阿韦,你怎还未去歇息?”

    昨晚是典韦轮值,他在帐外侍立了一夜,荀贞适才出去传令时,见赵云已来接班,便叫他回帐休息,却没想到他居然还在帐外。

    典韦瞧了眼兀自横卧榻上,呼呼大睡的孙坚,没有吭声。

    荀贞心道:“这个憨直的儿郎!却竟然担忧文台会害我?”知这是典韦的忠诚,兼又孙坚还在床上,不好多说,只得摇了摇头,笑道,“天已大亮,子龙在外,你快点回去歇息吧。”

    典韦瓮声说道:“启禀君侯,营门戍卒来报,说营外来了千许人,领头的自称是邯郸荣。”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