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 孔德再献明良策 江东猛虎孙文台

正文 13 孔德再献明良策 江东猛虎孙文台

    孔伷闻讯,又惊又怒。 章节更新最快

    他召来孔德,懊恼地说道:“悔未听卿言,没想到荀将军还真敢表人为颍川太守。”

    孔伷那个“逼荀贞让营”的“连环计”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不过在付诸行动前他征询了下孔德的意见,孔德当时对他说:“明公此计固然上佳,可以在下看来,似乎还有可商榷之处。”

    孔伷问他:“哪里可商榷?”

    “今颍川缺守,明公以豫州刺史之身暂理颍川军政当然是可以的,可万一荀将军在知道了此事后索性另择选一人,上表为颍川太守,明公此计不就落空了么?”

    孔伷说道:“荀将军没这个胆子吧?”

    如今关东讨董,虽然互表将军号,可这只是为了行军作战方便,说白了,荀贞的行建威将军、孔伷的行征虏将军等等,都只是一个虚号,轻飘飘的,毫无实权,但“颍川太守”这样的官位却是有实权的,朝中现虽有董卓乱政,可洛阳的朝廷却仍还是天下正朔,所谓“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类如颍川这样的重郡太守,你一个起兵的郡守州刺史就敢随便上表?太狂妄了点。汉家四百年天下,尽管日渐陵迟,朝廷积威犹重,反正孔伷是没有胆子擅表人来守的,所以他也不认为荀贞敢。

    孔德心道:“关东群起讨董,事如成,则大家都是国家功臣,事如不成,则天下势将纷战,值此之际,成王败寇,兵都起了,区区一个颍川太守,荀侯又怎会没胆子上表?”

    孔伷名望虽高,可因早年党锢之故,仕途不畅,而今为豫州刺史,实是骤得高位,单就政治经验来说,还不如曾久仕郡县的孔德。只是,孔伷的政治经验虽然不太足,却毕竟是长吏,孔德也不好直接批评他的天真,遂就委婉地说道:“这可说不好。以在下之计,为稳妥起见,颍川的军政与其由明公亲自暂为代理,不如先下手为强,干脆表一人守郡,如此,就算荀侯再另择人上表,也晚了明公一步,无甚用处了。”

    孔伷一方面不相信荀贞有这个胆子,一方面手头也没有合适的人选,——颍川是国家名郡,不是随便挑个人就能来当太守的,首先一个,名望、资历得够,其次一个,还得合乎“三互法”,这样的人选不好找,因而,孔伷没有听从孔德的建议。

    却未料到,荀贞竟真的就表了孙坚为颍川太守。

    孙坚虽非士人,可他在朝里做过议郎,又外放任过长沙太守,又有乌程侯的爵位,资历和地位都足够,同时他也没有什么亲族、姻亲在颍川,他家乡吴郡的现任太守盛宪更也不是颍川人,所以他亦符合三互法的要求,荀贞表他为颍川太守,至少从道理上来讲,没人能挑出短处来。

    此时闻得荀贞上表孙坚为颍川太守,孔伷追悔莫及,可也晚了,他问孔德道:“孙文台今被荀将军表为颍川太守,他很快就要率军抵至阳翟了,伯盛,卿有何计?可解此变?”

    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应变”?

    孔德答道:“荀将军虽表了孙文台为颍川太守,可只是上表而已,以我料来,朝廷定不会有复文,没有朝廷正式的任命公文,孙文台就名不正、言不顺,明公完全可以不理会他。”

    孔伷忧心忡忡,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颍川郡府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府中吏员多偏向荀侯,与我为难,荀侯今表了孙文台为颍川太守,等他一到阳翟,即使没有朝廷的任命公文下来,郡府上下怕也都会顺荀侯心意,奉其为长,待到那时,我就算不理会也无济於事啊。”

    孔德心道:“这我岂会不知?所以我早前才建议你举一人为颍川太守。可那时你不听我之建言,现下纵再追悔不及,又有何用?”说道,“唯今之计,也只有一条了。”

    “噢?是何计也?快讲,快讲。”

    “好在明公一到阳翟就住进了郡府后宅,这里是郡守的居所,挨着郡府前院,只要明公不把此宅让给孙文台,便是郡府上下都心向荀将军,料来对该不该奉孙文台为长也会心存犹疑。”

    郡府后宅是太守的居所,孙坚虽被荀贞表为了颍川太守,可他如果住不进后宅,这就说明孙坚、荀贞争不过孔伷,也就是说,他俩的实力不如孔伷,这样一来,即使大部分的郡吏都心向荀贞,可在孔伷的“硬实力”面前,他们肯定也会掂量再三,而且说不定,反而还能趁此事之机,在展现了“硬实力”后,把那些本已心向荀贞的郡吏们给争取过来。

    孔伷大喜,说道:“好计,好计!”

    孔德说道:“孙文台被荀将军表为颍川太守,由一远郡长沙而得临国家名郡,定是欢喜非常,我素闻之,他乃当世虎将,猛鸷威强,今为坐实颍川太守之位,说不定他会用强,明公万不可掉以轻心,须早做布置,以防他来争夺后宅。”

    孔伷说道:“我闻报,说孙文台入境只带了万余兵马,他与荀将军合兵也才三万来众,何有我之兵强马壮?‘用强’?他敢怎么用强?”

    话虽如此说,可想想荀贞在孙坚到前,只两万来人就敢和他对着干,对此却也是不可不防。他因唤李延等人来,命往军中选精卒五百,交代:“明日送来府中,我要用为扈卫。”

    不说孔伷布置,却说孙坚到了颍川郡界,陈午亲迎之,又亲自在前导路,把他送到了阳翟。

    荀贞出县三十里,接住了孙坚。

    两人相见,自有一番别后再见的喜悦和亲热。

    孙坚带了万余兵马,荀贞观之,兵士俱皆雄壮,虽是长途而至,却士气高昂,不觉盛赞。

    两人谈谈说说,在这万余兵马的拥从下,到了阳翟县外。

    孙坚观之,却见离县不远的野地上停驻了数万步骑,遂遥指问道:“贞之,那是怎么回事?”

    荀贞答道:“这是孔豫州的部曲。”

    “却怎么露宿野地,没有扎营?”

    “县南有现成的营垒,孔豫州大概是爱惜之子,不欲将士劳苦,故暂驻野地,以待县南营吧。”

    “县南营?”

    “是啊。”

    “县南营不是卿之驻地么?”

    孙坚带了万余兵马来,兵马初到,安营是头等大事,所以在迎住孙坚后,荀贞先与他叙了别后之情,随后就是给他介绍了下提前给他备下的驻营地看他满意不满意,孙坚当时顺嘴问了下荀贞驻兵何地,荀贞答之“县南”,故此孙坚知此南营是荀贞的营地。

    闻得孙坚此问,荀贞笑而不语。

    孙坚不是笨人,一看荀贞这态度,再一想他刚入颍川郡界、还没与荀贞见面就被荀贞表为颍川太守的事,顿时了然,心道:“原来孔伷竟是欲夺贞之营地!”

    对荀贞和孔伷相争之事,在来阳翟的路上,他略闻陈午说了些,对此,他很能理解荀贞。

    加上他,现共有三路兵马会师颍川,其中他与荀贞这两路都是远途而来的“客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指望从本郡往这里运输粮秣不现实,那么就只有借食颍川和豫州,而他和荀贞两路人马相加,共有数万之众,人吃马嚼,日用甚大,如将此后勤供应悉委之於孔伷之手,那就好比是被孔伷掐住了命脉,此次起兵虽是共同讨董,可他和荀贞都与孔伷没有交情,谁知道孔伷是怎么想的?实在不能放心。所以,即便不为日后作战的统一指挥计,只为本部的粮秣、军械供应计,就算荀贞不和孔伷争,他到了阳翟后也会和孔伷争一争这个主导权的。

    只是,他虽略知荀贞与孔伷相争之事,却没想到孔伷竟把主意打到了荀贞的营垒上。

    他是受荀贞之邀来的颍川,与荀贞乃是两位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顿起了同仇敌忾的心气,没再说别的,直接问道:“我听陈午说,孔豫州现在郡府后宅住?”

    “正是。”

    孙坚唤左右诸将近前,令道:“德彰、德谋、义公,卿等领兵先去县东,筑垒扎营;伯阳、公覆、大茂,卿等点五百步骑甲士,从我入城。”

    县东是荀贞给孙坚备下的驻营地,吴景、程普、韩当诸将应诺,奔回军中,呼喝下令,命军马转向东去。

    孙贲、黄盖、祖茂三将则点了五百精甲,候在孙坚身边,准备从他入城,——孙贲是孙坚早逝兄长孙羌的长子,本在地方为县中的“守长”,这次孙坚起兵,他辞去吏职,专来相从;黄盖是本朝名臣、大孝子黄香的曾孙,他的祖父黄瓒是黄香的第五子,当年从江夏祖宅迁到了零陵安居,乃是江夏黄氏在零陵的一支分支,所以他和黄琬虽分别家在两郡,其实却是同宗同辈,早年他出仕郡府,后被举孝廉,辟公府,零陵在长沙南边,两郡接壤,故而他久闻孙坚之名,此回闻得孙坚起兵,於是就带了些轻侠、食客赶到长沙,投到了孙坚的帐下。

    荀贞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笑道:“文台,你刚到,一路远来辛苦,不如先去我的营中,待我与你接风洗尘之后,等到明天再入城不迟。”

    “卿既然表了我为颍川太守,如今到了郡中,我怎能不先入郡府?且待我先去见过郡府诸吏,安置下了住处,再赴卿宴不迟。”

    “既然卿有此意,那为卿接风洗尘的事儿就等卿见过郡吏再说。……可要我陪卿同去?”

    “不必,卿只需遣一人在前为我引路就是。”

    乐进也跟着荀贞一起来迎孙坚了,荀贞把他叫到近前,笑对孙坚说道:“文谦久在郡府,熟门熟路,并与郡吏皆相熟,就由他为卿引路吧。”

    乐进心道:“孔豫州现在郡府后宅住,我听孙将军这意思,‘见过诸吏、安置下了住处’云云,明显是要去赶孔豫州走啊?他才到郡,虽有主公为助,可孔豫州帐下四万余兵马却远多於他和主公的联兵,而他就敢直接去赶孔豫州,……孙将军到前,主公对我等说‘孙文台世之猛将,江东猛虎’,此言一点不差,此人真有虎胆,果是一头猛虎。”

    孙坚抬头看了眼天色,这会儿离傍晚还早,他扬鞭点了点前头数里外的阳翟县城,说道:“此地离郡府近在咫尺,卿可先回营中为我整治酒食,至多一个时辰,我即可至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