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 自以为得逼负荆 小计略施迫人穷

正文 12 自以为得逼负荆 小计略施迫人穷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第二天上午,荀贞在营中阅兵,检阅诸部。

    孔伷当然没有去,但却遣了几人远远觑观。

    待到下午,这几人看罢归来,孔伷细细问了一遍他们的所见。

    这几人不敢说实话,可也不敢说假话,只能虚实参半,拣孔伷喜欢听的说了些。

    听得荀贞军中的精锐不但少,而且在兵马盛众、甲械精良上,更是不如豫州军,荀贞部下有的兵卒居然还是拿得木枪竹戈,这等粗滥的装备怎能与本部相比?孔伷心中有了数分底气。

    他挥退这几人,命李延去叫郭俊、杜佑等颍川郡吏来。

    孔伷到了县中后,住进了郡府后宅,郭俊、杜佑诸吏皆在前院办公,得他相召,来得甚快,不多时来到,郭俊问道:“方伯相召,可是为驻营一事么?”

    孔伷昨天到阳翟已过午时,进了县里又赴郡中宴请,没有顾上安营扎寨之事,现下数万豫州兵马还都露天待在县外的野地上。

    孔伷说道:“筑营一事不急,我召你们来是另有要事。”

    “请方伯示下。”

    孔伷拿着手中的玉如意在案上轻敲了两下,——昨天那个拂尘差点伤了他的眼,他一怒之下,将之丢了,换了现下这个玉如意拿在手中赏玩。他说道:“汝郡乃我豫州大郡,又在讨董前线,郡位不可久悬,今汝郡太守挂印辞,我欲择一人,表守汝郡,汝等以为如何?”

    杜佑答道:“临此兵事大兴,外有董卓军威逼,内有诸路义兵入驻之际,诸县本已骚动,百姓多怀不安,倘若再仓促择人临郡,佑等恐会更增郡县之疑,使百姓越发不宁。而今郡守虽以病辞,然郭功曹诸君久在郡府,皆娴於政事,方伯如有何差遣,但请示下,郡中尽能完成。”

    孔伷哼了声,心道:“就知汝等会推三拒四,找借口推辞不愿,却不知此乃是老夫昨晚苦思而得的一招妙计,就等着你们不愿,我才好故作退让,巧施连环,遂我心志。”

    他说道:“汝等所言亦有理,那既如此,……罢了,我虽喜好清净,不好案牍之劳,然为讨董击逆,为国家计,说不得,却也只能暂代起汝郡的郡事,以免误了军机了。”

    杜佑、郭俊诸人没想到他会冒出这么一句,俱皆呆楞。

    孔伷见他们呆若木鸡,哑口无言,心中畅快,说道:“你们且先回府,把汝郡的民、粮簿子拿来给我,待我看后再议它事。”

    孔伷是豫州刺史,现又统兵数万入郡,他要代替颍川郡守的位子,杜佑、郭俊等人也不能硬顶拒绝,无奈,诸人只好应诺。

    出了门外,杜佑和郭俊商量:“实未料到方伯竟欲代理我郡郡事,他问我等要郡府的民、粮簿子,民为假、粮为真,明是因知荀侯此来没有带多少粮秣,所以他想以断粮来要挟荀侯。”

    郭俊说道:“我等速去荀侯营中,将此事告之。”

    杜佑等人皆点头同意。

    诸人联袂赶去荀贞营中,在校场上找到了荀贞。

    荀贞刚检阅过诸部不久,正在校场的将台上与诸部校尉、司马说话,评点今日各部的表现,见郭俊、杜佑等来到,请他们登上台来。

    郭俊说道:“君侯请借一步说话。”

    荀贞见他神色沉重,知或是有大事发生,遂和他来到台角,问道:“有何事体,这般神秘?”

    “君侯,大事不好。”

    “怎么?”

    郭俊把适才见孔伷的经过详述一遍,最后气愤愤地说道:“孔公这分明是想借查粮的机会为难君侯,他素有高名在外,却未料到如此小肚鸡肠。”

    荀贞沉吟了下,没接郭俊的话头,反而问道:“你刚才说,豫州召你们去,只说了欲代守本郡一事,却没与你们商议筑营之事?”

    “没有。我等本以为他召我等去见是为议筑营之事,但他对此却只字未提,没与我等商量。”

    荀贞心道:“数万军马露宿野外,近在城郊,一天可以,两天可以,三天、四天乃至更久却就不行了,便是将士没有怨言,无有营寨约束,百姓肯定会受其害,孔伷虽无军旅之才,可对这点道理不会不知,而他却只字不提安营扎寨之事,……他这是在想夺我的营寨啊!”

    荀贞定下心来,又细忖片刻,心中又想道:“不错,孔伷此招分明是‘连环计’,先以退为进,拿下颍川郡权,然后再以粮逼我,夺我营寨,……我如一时不察,还真有可能上当,只可惜今已被我看破,略施小计,我便可将之破去。”

    他心中有了定见,不慌不忙,对郭俊说道:“豫州军马数万,岂能久驻野外?孔豫州虽军纪严明,可县内外的百姓不知虚实,却必会惶恐害怕。君与杜君等人再去见一见孔豫州,请他及早择地安营,以抚县人。”

    “……,那方伯欲代理郡务,查看郡粮一事?”

    “郡府之粮,多已在我军中,同为讨董伸义的联军,孔豫州还能问我要回去不成?”

    郭俊还是面带忧色,说道:“话虽如此说,可只怕方伯……。”

    荀贞笑道:“君勿忧也,我自有对策。”

    郭俊见他胸有成竹,便不再多说,叫上杜佑等人又急匆匆去求见孔伷。

    孔伷早得了下人的来报,知道郭俊、杜佑等人一出门就往荀贞营中去了,此时见他们过来求见,料应是从荀贞那里问来了应对之策,便命放入门内,自在堂上好整以暇地等待,心道:“我是豫州刺史,代理一下本州郡国的郡务是理所当然,我且看荀贞小儿有何应对?”

    郭俊、杜佑等入到院中,登堂行礼。

    孔伷明知故问,问道:“汝等可是取了民、粮簿子来么?呈上我看。”

    郭俊说道:“民、粮簿子分在各曹,曹掾不知去了哪里,一时取不出来。”

    “既没取了簿子来,来求见我是为何事?”

    “还是为兵马筑营一事。”

    “嗯?”

    “好叫明公知晓:明公虽御下甚严,军纪森然,可县人小民哪里能知明公的威明?今乍见数万步骑雄兵入驻,近在县郊,甲旗曜日,肃杀冲霄,天地为感,河动城摇,无不害怕惊惧,庸人自扰,是故我等敢请明公能及早择一良地,安营扎寨,既宣威德,以抚小民。”

    孔伷心道:“荀贞竖子倒也不蠢,看懂了我的连环计,猜出我查粮是轻,夺他营寨才是重,故而想以百姓为逼,迫我另择营地,以保自家壁垒。你这小儿,之前那般辱我,我怎能让你如意?”

    他拿着玉如意晃了两晃,说道:“汝等既知我军纪森严,又何必担忧兵会扰民?”

    “我等虽知,可乡野小民尽是愚夫愚妇……。”

    “不必再说了,汝等快点去把汝郡的民、粮簿子拿来给我才是正事。”

    斥退了郭俊、杜佑等人,看着他们灰溜溜地走远,孔伷坐在堂上,心情大快。

    他摸着玉如意,心中想道:“颍川郡府送给荀贞小儿了不少粮,等我拿到了粮簿,就逼他还粮,我料他定不肯还,不打紧,我就再来一次‘以退为进’,明叫他还粮是假,故作退让一步,逼他把营垒让与我是真,等到夺下了他的营垒,使他威望大失,我才稍可报他的辱我之仇。”

    郭俊、杜佑又去到荀贞的营中,将孔伷的话转述给荀贞。

    荀贞吃了一惊,问道:“君等还没把粮簿给豫州?”

    “……。”

    郭俊、杜佑没料到荀贞在听完话后,问的第一句却是这个。

    杜佑说道:“君侯,粮簿事小,可方伯要粮簿的意思却深啊!……君侯请他早择营地,他又不理,这该如何是好?”

    “他既不理,君等便可告与县人,也可以告诉豫州军,就说非是郡府不给地,而是豫州不愿立营扎寨。”

    郭俊、杜佑顿明荀贞之意,又惊又喜。

    郭俊说道:“君侯妙计!”

    孔伷刚到阳翟才一天,县中的士人、百姓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几万人马露天留在县郊的危险性,而豫州军也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孔伷如再不给他们扎营,他们就得接着露宿野外,二月初的天气,晚上还是很冷的,住在野外,和甲而眠,没几个人愿意受这苦。

    他们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荀贞提醒他们。可以预料到:得了郭俊、杜佑等的散播消息后,阳翟县内县外的士人、百姓定然哗然一片,豫州军也必定群情骚动,到了那时,孔伷应付这些事情还来不及,又哪里还有精力再去找郭俊、杜佑等人和荀贞的麻烦?

    是故,郭俊喜道“妙计”。

    既然孔伷没有精力再找荀贞的麻烦,相对的,也就不可能再来夺荀贞的营垒了。

    这些只是荀贞“此计”的一方面,还有另一个方面,是郭俊和杜佑等暂时没有看到的。

    荀贞“此计”的真正目的不是给孔伷添乱,让他自顾不暇,而是为了坏孔伷在郡中的名声和动摇豫州军的军心。

    而又不管是“此计”的哪一方面,事实上,这都只不过是荀贞在看出孔伷欲夺他营寨后的随手一击罢了,至於孔伷打算代理颍川郡务,查粮相逼这件事,荀贞是另有对策的。

    郭俊、杜佑等辞别荀贞,回到了县中,当晚就各邀亲朋好友聚饮,酒酣耳热之时,或装作失言,把孔伷“不肯安营”的事说了出来,或故意唉声叹息,引得别人来问,然后再把孔伷“不肯安营”的事情讲出,顺便表示一下对县内外士人、百姓宗族、人身安全的担忧。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事关县中安全,消息传得飞快。

    次日下午,就由数百士民齐聚孔伷门外,共同请愿,恳求孔伷尽早择营安顿。

    不止县中士民来了很多,豫州军的校尉、军候们闻听了此事,也都来找孔伷询问。

    孔伷焦头烂额之际,又忽闻得一道消息:孙坚兵入颍川,荀贞上表,表孙坚颍川太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