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 江东猛虎兵将近 豫州精甲摆车前

正文 10 江东猛虎兵将近 豫州精甲摆车前

    荀贞答道:“豫州与我同盟,又是我州长吏,我岂可不迎?便是诸君不来相邀,我也正要去寻诸君,议迎豫州。”

    杜佑说道:“郡吏中有人言:豫州前叫太守出迎,太守已辞,不得已乃由郭、荀二君往迎,今豫州兵马甚盛,至我郡内,以为该出县百里前迎。……不知君侯何意?”

    荀贞心道:“出县百里相迎?这是惧孔伷兵威啊。”故作沉吟片刻,缓缓摇头,说道,“我以为不妥。”

    “敢闻其详。”

    “便是州牧驾至,也无出迎百里之制,孔豫州兵马虽盛,州刺史而已,如何能出迎百里?孔豫州清誉之士,我虽与他未曾谋面,然素敬重,你我如真的出迎百里,不知者说不定还会以为这是孔豫州要求的,你我这不是在礼敬他,而是在污坏他的清名啊。”

    “君侯言之有理,那以君侯之意?“

    “君等出县三十里迎之足矣。”

    “那君侯呢?”

    “我在县外候他。”

    荀贞口口声声他要和杜佑等共迎孔伷,说了半天却是“在县外候他”,这是哪门子的出迎?不过杜佑等人却也理解,荀贞的名位不比孔伷低,爵位更比孔伷高,帐下兵马虽不及孔伷众,可胜在兵精敢战,再加上他存了与孔伷争一个主次的心思,肯在县外相迎已是给孔伷面子了。

    杜佑等人得了荀贞的答复,知道事情该怎么办了,便即告辞,自回郡府,安排迎接孔伷。

    戏志才等已从阳翟还营,这时他和荀攸、荀彧、程嘉等跟从在荀贞的左右,听了荀贞对迎接孔伷的安排,他笑道:“君侯此着甚妙。”

    “妙在何处?”

    “郡吏出迎三十里,於礼无亏,而君侯先命仲仁统精卒迎豫州,而后又自亲在县外迎接,孔豫州即便心有不满,亦无话可说。”

    荀贞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志才,你我虽是颍川人,可却不是在颍川为牧,御军远来,实为‘客军’,孔豫州为本州刺史,如不想些办法,万一被他压制,则你我就是寄食篱下,万事难以自主,孟德前时来的信你也看过了,如不能自主,又何谈击董?”

    讨董战事一起,天下必然大乱,州郡势将纷争,对这一点,戏志才和荀贞讨论过多次,两人俱有共识,而荀贞意借此次讨董而先取颍川、豫州为用的意图,戏志才也是一清二楚,此时听得荀贞把与孔伷争颍川之权的原因却归结到了“是为讨董”上,他微微一笑,没再多说。

    毕竟谋取颍川、豫州这种事,自己知道就行了,却不好到处乱说。

    因了荀贞说起曹操的信,倒是引起了荀彧的话头,他说道:“看曹将军的信上说,酸枣联兵没有进击之图,袁渤海又因乏粮而不能进战,……阿兄,袁渤海帐下数万之众,酸枣联兵更有十余万步骑,他们不战,只凭曹将军、孙将军和阿兄联兵,便是出战,亦怕难克胜。”

    荀攸接口说道:“如能先办成一事,克胜也不是没有可能。”

    荀贞问道:“何事也?”

    戏志才、荀彧皆知荀攸的意思,三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豫州!”

    这个“豫州”显是指孔伷。

    荀贞明白他三人的意思,说道:“你们是说,要想克胜告捷,需得先把孔豫州麾下的那四万余步骑收为己用么?”

    孔伷麾下有四万余步骑,如能得其部众为用,加上荀、孙、曹的本部兵马,合计兵力就能有七八万人,以此击董卓,纵难彻底击败董卓,但取得几场大胜不难。

    荀攸答道:“正是。”

    荀贞说道:“我是客军,孔豫州是地主,能压住他就不错了,想再把他帐下的人马收为己用?难比登天。”

    “退而求其次,如难收豫州军为用,那么如能得到孔豫州的相助也可以。”

    “那也难。”

    荀贞说的没错,这事儿确实难办,几乎不可能。

    荀攸默然。

    荀彧忧心忡忡,说道:“如不能得到豫州军为助,阿兄,以兄与孙将军、曹将军部这三四万人马,如进战之,胜负难测也。”

    荀贞、孙坚、曹操部下皆是新卒居多,能战的精锐合在一块儿也不过才几千人,以此与董卓麾下的凉州精锐战斗,不是胜负难测,是几难取胜。

    讨董的结局荀贞是知道的,他这次答应曹操,愿与曹操共进,不是为了胜利,而是为图名声。不过,这话不能对荀彧等人明讲,他按剑慨然,说道:“董卓狼戾不仁,罪恶充积,祸加至尊,虐流百姓,所行所为,人神共愤,我此次响应袁本初起兵,本是为赴国难,既然袁本初不能进、酸枣联兵不愿进,我虽兵微,却也不会畏难而退,义之所向,虽千万人吾往矣。”

    荀贞的这番慷慨陈辞或能骗住他人,如荀彧等不经常和他相见的也许会信以为真,可却骗不住戏志才。戏志才聪慧绝伦,朝夕与他相伴,早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知道他虽重义仁厚,可却绝不是拿着鸡蛋碰石头的那种人,明白他这是在图求名望,说道:“君侯既践忠守义,我等便殚精竭虑,为君侯谋之。”

    “卿等皆高谋俊士也,有卿等相助,来日进战击董,虽以弱击强,却不一定就会落败。”

    一天后,孔伷兵近阳翟,郡中吏、士出县三十里前去相迎。

    去三十里地,回三十里地,一来一去六十里,去迎孔伷的多是文吏、儒士,不是骑马而去,而是乘车前往,路上走不快,等到他们接住孔伷回来,已是次日午时前后了。

    荀贞得报,没穿铠甲,黑衣高冠,革带佩剑,带着戏志才诸人出营来到县外,静候孔伷。

    昨天刚入了二月,早晚虽还寒凉,毕竟已算是仲春,中午时的阳光熙暖,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阳翟县北是颍水,遥望之,一带如玉,波澜不兴,有两艘小船行於其上,或是近水人家的百姓在河上打鱼。水边垂柳有的已然发芽,吐出点点新绿,与水、日相映,透出淡淡春意。

    荀贞为了能压住孔伷,在颍川又是部署军事,又是收揽吏士,费了不少心思,而今正主将到,他却无半点紧张之色,也一点没有忐忑不安。

    还在广陵时,荀贞就自觉有六分压倒孔伷的把握,结果来到颍川后,孔伷的姗姗来迟,不但在客观上给出了充裕的时间让他能够提前再做出多方布置,而且还让他终於等到了孙坚的将至,——孙坚昨日来信,说至多一两天内就会进入颍川境内,待到那时,孔伷唯一的兵多优势也将会不复再存,荀贞最后的一丝担忧亦不翼而飞,他的手上现已有了十成十的把握。

    既已有了十成十的把握,能够稳稳压住孔伷了,他此时的心情当然就会如那颍水,波澜不兴。

    等了没太久,远处道上尘土飞扬,戏志才远望之,对荀贞说道:“孔豫州到了。”

    来的确是孔伷兵马。

    百余骑兵当先,驰至县外,见着荀贞,纷纷下马,过来恭行军礼。

    荀贞看去,领头的是荀成,荀成后边有十余骑是他自家的骑士,但和荀成并行的那人以及其余的骑士他却都不认识。

    荀成给荀贞介绍:“这位是孔公府中的李从事。”又对这人说道,“这便是我家将军了。”

    这个李从事三十多岁,和荀贞一样,没有披甲,穿着黑色的官衣,他对荀贞挺恭敬,行了一礼,自报姓名,说道:“在下李延,孔公闻有劳将军在县外候迎,惶恐不安,特令我来请将军到军中叙话。”

    既然“惶恐不安”,那就该亲自来见,还为什么要派个小小的从事来请荀贞到军中叙话?

    荀贞知孔伷这必是不忿自己派荀成去给他下马威看,想要报复回来,却是不恼不怒,笑道:“好。”让李延在前引路,自与荀成、戏志才等跟在后边,往孔伷的军中去。

    因已至阳翟之故,孔伷大约是下了军令,命各军且驻,远处道上的尘烟慢慢散去,荀贞等往前行了一两里,已可看清停驻在前边道上的豫州兵马。

    停在最前的这一部人马不知是州兵还是郡国兵,共约两千来人,肃立道上,披甲持械,威武雄壮,部前一面大旗,上面写着五个字:“豫州刺史孔”。

    戏志才小声对荀贞说道:“孔豫州这是在还以眼色啊。”

    荀贞派了一千五百精锐去迎孔伷,孔伷就布出两千精甲在前给荀贞看。

    荀贞不以为意。

    到了这部甲士前头,闻得内有军令传出,这两千甲士或向左退,或往右退,分成了两队,中间露出一条路来。

    荀贞往这条路上看,见路头停驻了数百车骑,精骑在外,辎车在内。

    车约七八十辆,各有帷幕,一眼看去五颜六色的,而在这众多的车中,又有一辆最为雄丽,余车如众星捧月,把它捧在最中。

    荀成上前,低声说道:“孔豫州便在那最中间的车里。”

    前头引路的李延顿了下脚步,回头侧身,对荀贞说道:“将军,孔公正在车中相候。”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孔公远来,车马劳顿,不好使他久等,请君在前引路。”

    李延应诺,回身继续往前走。

    荀贞等跟在后头,穿过持矛戈林立的两千甲士,来到车骑群中,在那许多骑士和车下的文士们的道道目光下,从容不迫地来到孔伷所在的车前。

    李延在车前停了下来,向车中行礼,大声说道:“报将军,荀将军到了。”

    关东诸路起兵,为便於跨州出郡,击讨董卓,互表将军号,孔伷亦得一称,号为行征虏将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