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 联军虽盛心思异 孔伷步骑到颍川

正文 9 联军虽盛心思异 孔伷步骑到颍川

    信是曹操写来的。

    那几个送信的骑士是曹家的门客,大老远地来送信,日夜兼程,又累又冷,鼻涕横流,荀贞命人带他们下去,温些热汤饭食,使其食用。

    荀贞回到帐中,展信细阅。

    荀贞刚到颍川时,给曹操去了封信,告诉曹操自己已经到了颍川,准备屯军阳翟,顺便问了下曹操的近况。

    曹操信中便先感谢了荀贞的关心,回答说道:“我在陈留得卫兹之助,在己吾募兵,募得了不少壮士,加上我从弟曹仁、曹洪、曹纯等人的相助,以及夏侯惇、夏侯渊兄弟等的相从,我手下现有五千余步骑,和张邈一起抵达了酸枣。”

    看到“己吾”二字,荀贞心中道了声“好险”,又道了声“侥幸”,己吾是典韦的家乡,还好典韦先被他收揽了帐下,要不然还得是被曹操所得。曹操虽得了张邈的默许在陈留起兵,可他总不好在郡治陈留县和张邈争人,所以跑到了郡最东南角、离沛国也是最近的己吾去募兵,而酸枣就在陈留境内,张邈、曹操近水楼台,所以他两人是最早抵达酸枣的。

    随后,曹操简单介绍了一下酸枣诸军的情况,他写道:“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各路起兵的部队大多已经到了,只有青州刺史焦和受黄巾之阻,还没能到来。现下酸枣的诸路军马计有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行破虏将军鲍信,还有张邈和他的弟弟张超等部,众各数万,合兵步骑十余万,旌旗连道,营寨百里,声势浩大。”

    诸路人马各有数万之众,包括鲍信也带了两万余众,只有曹操的兵马最少,只有五千人。

    曹操下边又写道:“诸牧守大会酸枣,设立了坛场,将要盟誓,但诸公更相辞让,莫不敢登,都不愿做主盟之人,遂共推孟卓主簿。孟卓主簿,雄烈士也,并不推辞,登坛主盟,发表盟誓,辞气慷慨,闻其言者,无不激扬,我也非常的振奋。”

    原本该是臧洪主的酸枣盟誓,而今广陵太守换了荀贞,臧洪跟着荀贞来了颍川,却是没法儿再去酸枣主盟誓了。

    不过却与原本的历史一样,酸枣的诸多牧守却仍是无有一人登坛,依旧是由一个郡中的下吏做的主誓之人。荀贞对此很能理解。各路牧守地位平等,自是谁也不愿对方去做这个主盟誓之人,如是个牧守来主盟誓,那他就俨然就是酸枣的盟主了,可让一个郡吏去做则就不同,便好比后世的联合国主席,此职从来不从五常出人,而多由小国择之,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写完盟誓的经过,曹操信中一转,却是发起了不满,他写道:“盟誓的时候,诸位牧守都很激昂,可盟誓过后却无一人肯议出兵。我和鲍信多次找张孟卓商议,请他出面组织军议,张孟卓虽然应允,却迟迟不见动作。联军十余万,举义兵以诛暴乱,大众已合,而却皆持疑不进,虚耗钱粮。我写信给了已驻河内的本初,让本初来号令酸枣,可本初回信说,韩冀州督粮在邺,明面上答应给他供应粮秣,可实际上却用各种借口减扣,他既军粮不足,难以进击,恐亦无法号令酸枣,使酸枣联军先行。嗟乎,英雄一呼,关东响应,以此之势,如联兵击之,分道聚合,会於洛下,董卓虽强,一战而可定也,却各军留驻,无人先进,坐视良机消逝。”

    抒发过对诸军坐视良机消逝的痛心,曹操又写道:“酸枣十余万众,日耗甚巨,诸军来时虽皆带有粮秣、辎重,可一旦粮尽,以陈留一郡断难供应,待到那时,恐诸军便会各自散去。讨董云云,也就成了一场空话。我与鲍信商议,如果再说不动联军出击,我就和鲍信独领军出战,如果能取得到一场胜利,那么或许就能够打消掉联军诸公的迟疑,使他们分别振奋起来,随之联兵进击。”

    说了自己和鲍信的商议、计划,曹操又写道:“卿为当代名将,军略胜我,孙坚是世之虎将,猛鸷无双,不知你两人愿意不愿意和我共起兵击董?”

    这却是在邀请荀贞和孙坚也加入到进攻董卓的队伍中,想和荀贞、孙坚一起出兵,分击董卓。

    孙坚将到颍川与荀贞合兵的事情,曹操是早就知道了的,也正是通过曹操,荀贞才得与袁绍共表孙坚为行讨逆将军,——袁绍公卿子弟,在他眼里,孙坚虽有勇名,但也只是“一介武夫”,他现为联兵盟主,盟中英才济济,俱天下名士,对孙坚并不重视,只是为了给荀贞个面子,所以才同意在荀贞上奏朝中表举孙坚为行破虏将军的表中署上他的名字。

    荀贞自己其实也是可以表举孙坚的,但加上袁绍的名字,分量显然不同,更重要的是,有了袁绍的名字在上,就可以更进一步地避免孙坚被袁术拉走。

    看完了曹操的信,荀贞心道:“也不知是不是和我那封称赞孟德独占天下五斗英雄气的信有关系,孟德近来几封信中的言语都比以前显得更与我亲密了。”

    这不是说曹操以前信中的言语与荀贞疏远,以前也很亲密,但现在更亲密了。

    他思忖了会儿,提笔给曹操写了封回信。

    在信中,他写道:“兄奋厉威猛,锐意进取,我不才,愿与兄共击董卓,只是文台路远,现尚未到颍川,我军中也乏粮,暂不能立刻就起兵出战。等我从豫州借来了粮食,再等文台到了,我和他商议过后,短则十日,长亦不出半月,我想我就能整军从兄进战了。”

    又在信中安慰曹操,叫他不要心急。

    信写成封好,命人拿给那几个送信的曹家骑士。

    这几个骑士在荀贞营中只休息了半天,下午便离开回酸枣去了。

    数日后,他们到了酸枣,曹操正在军中操练兵卒,闻得荀贞有回信来,马上回到帐中,头上、脸上、身上虽满是尘土,却顾不上洗,先取信观看。

    看罢,曹操拍案说道:“酸枣诸公各有盛名在外,而论之胆略忠义、英雄豪气,却不及贞之半成!我当日就不该来这酸枣,而该是去颍川与贞之合兵。”

    得了荀贞回信,曹操胸腹中的郁气稍散。他把信放下,叫人去请鲍信来。

    趁鲍信未到的空儿,他问这几个送信的骑士,问道:“汝等是在阳翟见到的贞之,还是在营中见到的贞之?”

    “我等先到了阳翟,闻荀侯在军中,又到了营里。”

    “可见到了贞之帐下部曲?”

    “见到了些,我等走时,正好路经荀侯帐下部曲的操练之地。”

    “如何?”

    “有精卒,亦有新卒。”

    “新卒不说,贞之帐下精卒的战力较之我部如何?”

    这几个骑士面现难色。

    曹操说道:“直言说来。”

    “荀侯帐下的精卒都是壮勇之士,我等虽只在路经时看了几眼,但他们阵法娴熟,进退有据,闻金鼓而动,随号令而行,分合变化间队形严整,甲械曜日,杀声振地,军旗趋前时如万流汇聚,极有一往无前之威,锐气逼人,将军帐下,恐略不及之。”

    曹操笑道:“闻汝等之言,这等精卒堪称天下强兵,我帐下多是新卒,又何止略不及也。”

    曹操是个豁达之人,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并不自欺,只是想及或许将要和荀贞联兵进击,那孙坚也是世之虎将,他心中想道:“此次进击是我提议,我却不能在战事上弱给了贞之。”站起身来,令道,“等允诚来了,请他去校场见我。”

    他却是一刻都不想耽误,要加紧操练部卒,以在未来之战场上与荀贞、孙坚争个头功。

    曹操这边不必多说,却说那日荀贞给曹操回了信后,连着两三日无事,他或在军中督促各部操练兵卒,或去阳翟与郡吏、士人相见,有时夜赴他人之宴请,有时自趁良宵设宴请人。

    月底,得了消息,孔伷到了颍川。

    荀成、郭俊在郡界接住了孔伷,奉迎他来阳翟。

    孔伷部众四万余,远比荀贞到颍川时声势为大,人方入郡,消息就四处传开。

    乐进、杜佑、王兰等人在得了消息后立刻赶来营中求见荀贞。

    他们来见荀贞,荀贞也正想找他们。

    一见他们来到,荀贞不等他们开口,就笑道:“孔豫州抵郡,卿等不在县中准备迎接,却来见我作甚?”

    “正是为迎接一事,所以才求见君侯。”

    “噢?”

    “豫州将至,郡中吏、士必是要相迎的,只是不知君侯要不要和我等一起?所以我等特来相问。”

    为免颍川在这场讨董战事中毁於战火,避免在阳城出现过的惨状,杜佑、王兰等人既然在韩馥和荀贞间选择了更能让他们放心、更能保护他们利益的荀贞,那现下名义上的豫州刺史孔伷带着四万多步骑声势浩大地来了,他们自然会过来探探荀贞的口风,看看荀贞有何打算。

    荀贞开口待要回答,忽然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曹操的此前写来的那封信,蓦然有感。

    他心道:“此次关东讨董,看似声势盛壮,然冀州一路,韩馥与袁绍貌合神离,酸枣联兵,俱自保实力,袁术独在南阳,无人理应,我这颍川一路,孔伷还没有到,我就费尽心思地想要把他压制,如此联军,怎能告捷?联兵如是,这各郡各县的士人也如是,杜佑、王兰、郭俊诸人为何愿拥我暂掌颍川?还不是因我是颍川本地人,孔伷名为州刺史,却是外郡人,他们唯恐孔伷会在携大军入境后征粮、要钱,伤及他们的利益,故此才会抬举我这个本地人上位。说来董卓操持朝廷,废立天子,鸩杀弘农王,确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愤慨,可有这样的联兵,有这样的各地士人,便是起兵的诸侯再多上十路,又能怎样?最终必还是无功而返。”

    见他沉吟不语,杜佑又问了一遍:“豫州将至,不知君侯要不要与我等共迎?”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