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 收得颍川吏士在 酸枣有信急骑来

正文 8 收得颍川吏士在 酸枣有信急骑来

    荀贞出仕这么多年,礼贤下士的手段早就熟极而流,简直变成他的本能了,便是在醉后梦中也不会出错,他这回虽是以“讨董”的名义来的阳翟,可对豫州既然存了觊觎之心,又想等孔伷到后务必要压制住他,对来迎接他的这些颍川郡吏、士人当然就会毫不拿大,卑己贵人。

    无论与他识与不识,郡吏、士人迎了他入郡府,各自退去后,对他的谦退尽皆交口成赞。

    府中无太守,都是郡吏,五官掾、主簿带头,和杜佑请荀贞到正堂。

    曹史和书佐等小吏没有资格陪从荀贞登堂,郡吏中的头面人物如各曹曹掾、郡学里的饱学经师等等陪从在荀贞身后。

    前呼后拥下,荀贞步至正堂院中。

    在院中,他停了一停,左顾右盼,看院中的景色。

    杜佑问道:“将军为何停步?”

    “心有所感啊。”

    “敢问何感?”

    “你看院角的那棵花树,我记得是阴府君因怀乡里,亲手所植,那时不过数尺高,而今亭亭玉立,却已无半点当年青涩的模样了。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这些年我起伏不定,蹉跎时日,至今功业未建,忆及在郡府与诸君共参朝中事时的志气,不觉感怀。”

    阴修从南阳来颍川为官,一年也回不了家乡一次,难免思乡,这棵花树是他令人从南阳他的家中取来的,亲手植在院中,以供公务之暇,可以时常目睹,稍纾乡情,后他迁升到朝中,这棵花树就留在了郡府里边,因是故太守手植,郡吏都很上心,这些年把它养得甚是茁壮。

    杜佑笑道:“将军昔为颍川一督邮,今为海内一将军,如果这样都还是‘蹉跎时日,功业未建’,如我等之辈,真该找个墙,撞死算了。”

    荀贞直言不讳,说道:“君岂不知?我这个将军是袁渤海为我表的,只是为了图个起兵方便罢了,董卓操持朝廷,又怎会承认?说到底,不过是假将军,又哪里比得上真将军?”

    “虽然如此,将军昔平黄巾、黑山,威震豫、冀,今拥数万之众,兴师讨逆,如此功勋伟绩,前朝少有,亦足能留名万世,‘蹉跎时日,功业未建’之言,将军未免过谦。”

    荀贞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登时做出奋发振作的样子,对诸吏说道:“董卓犯逆,擅废立天子,鸩弑先帝,又杀朝中忠良,天下共愤之,今我起兵至郡,所图者,不瞒诸君,不但是为了建立功业,更也是为了给天下除害!诸君,今袁渤海、袁将军兄弟各拥兵冀、荆,聚二州之众,以虎视董卓,张孟卓、曹孟德诸君悉会师酸枣,持青、兖之卒,以迫洛阳,关东联军,何止百万!群雄奋烈,海内汹汹,董卓覆亡之日不远矣!乌程侯孙坚,世之猛将,今已领兵至南阳,将入我郡,与我会师,诸君,我郡是国家名郡,君等皆英雄俊才,颍川虽只一郡之地,不弱於冀、荆、青、兖诸州,君等如有和我一样的志向,我愿与诸君共立此功业,事如成,则诸君之名势为天下所颂,纵小受挫,以我关东之盛,亦可徐徐再图之也。君等以为如何?”

    颍川的郡吏们都是颍川本地人,颍川已成为讨董的前线,他们不能像太守那样一走了之,既走无可走,避无可避,那就只能面对,所以,当郭俊、杜佑等对荀贞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时,他们都不反对,而当需要他们在荀贞和孔伷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时,他们也都愿意选择战功赫赫、又是本地人的荀贞,可这些也仅仅只是不反对、愿意而已,要说有多热切,却也不见得。

    毕竟,他们中不少人和荀贞没甚交情,做的这些决定、选择只是出於理智,不掺杂什么感情。

    而现下听了荀贞这番鼓动力颇强的话,其中有那心思敏捷的,不觉就想道:“袁本初起兵讨董,关东响应,百万之众或许夸大,二三十万兵卒总是有的,以此击董,诚如荀侯所言,纵不胜,亦不会大败,而一旦获胜,富贵何足论也!听荀侯意思,他像是愿与我等共立此功劳?”

    又有那心思更敏捷的,从荀贞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心道:“听荀侯话里意思,孙坚也要来?孙坚和荀侯一样,也是以军功取封侯,中平年间击黄巾,其功居诸将前茅,与荀侯不相上下,诚为今世猛将,他如与荀侯联兵,孔豫州高谈之士,定难敌之,只有束手而已了。”

    诸吏心思各异,但却都拜倒在地,齐声说道:“愿与将军共立此功业!”

    经了荀贞这番话,原本对荀贞并不是很热切的那些郡吏大半都换了想法,更认可荀贞了。

    荀贞到了堂上,杜佑以他地位最尊,请他入座主位。

    荀贞却不肯,笑道:“我非郡守,怎能坐据此席?”令人取来一个新席,放在西边上首,这西边是客人坐的位置,他虽是颍川本地人,但因职位不在颍川,在这郡府里却是以客自居了。

    诸吏见他这般行为,皆心中想道:“荀侯贵为二千石,位尊县侯,领数万虎贲归郡中,却不骄不躁,谦冲自牧,此真明主相也。”偶有不服气荀贞的,至此也对荀贞心服口服。

    荀贞在堂上没有坐多久,只与诸吏说了会儿话,和诸吏中那些旧日的同僚叙叙当年的往事,和诸吏中那些后来才到郡府的新吏们拉拉亲近的关系,随后就离开了堂上,婉拒了杜佑请他入住后宅的建议,出了郡府,又去县中一些名族高士家中走了一圈,日落前回到了营中。

    坐郡府正堂的主位、入住郡府后宅之类,这些都是无用的“虚名”,荀贞不在乎,他重视的是“实际”,这一趟阳翟郡府、县中一行,虽只有一天,可成效不错,荀贞很满意。

    他心道:“外有陈到、臧洪分镇,内有我与文台联兵,又有杜佑等心向於我,今日我城中走这一遭,又使许多的郡吏、士人心甘情愿地亲附於我,孔伷便是名位再正,人马再盛,时势、人心如此,想来等他入到颍川后也是无计可施了。如他无与我争雄之心倒则罢了,我礼敬他三分,可如他不识时势,竟存有妄图奢想与我较个高低之念,我早晚也能让他向我服软。”

    荀贞回到营中时,军中刚结束操练,部曲归营。

    有道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荀贞帐下的老卒不必说,操练是习惯之事,那些新卒,在广陵时操练得不多,起兵前才编好的部曲,现下到了颍川,短期内不会有战事,便趁这段空闲,荀贞令各部加紧训练,不图能使他们立刻明晓战阵,但至少也要严明军纪,这样,真到有用上他们时,也不致如一盘散沙。

    那两三千新来投军的颍川轻侠壮士,荀攸、许仲等忙了一天,已把他们编好了部曲,交付给了江禽、高素统带,按荀贞的命令,明天可再歇息一天,后天起,他们也要开始操练了。

    荀贞到各部中去看了一看,到新编成的颍川两部中时,高素、江禽相迎。

    一看到荀贞,高素就抱怨,说道:“难怪阿邓不愿领带,君侯,这些新卒不识军纪,乱哄哄的也就算了,可你看看,小荀君和君卿他们连军械也不给我发!这个样子哪像部曲?乍看上去,分明敏是一群群野鸡野鹅,一伙一伙游手好闲的无赖儿。”

    “不是公达、君卿不给你军械,是军中军械短缺啊。”

    “那怎么办?”

    “叔至、子源二部不是空下了许多木兵竹矛么?公达、君卿没给你们?”

    “给是给了,可那东西怎能上阵杀敌?”

    “且先用着,供平时操练,待过些时日,我想办法再给你们补充军械。”

    高素是个好面子的人,别的部中都是甲械鲜明,原本缺少兵械的陈到、臧洪两部现今部中的兵卒也大多配上了甲兵,却把那些剩下的木枪竹矛跟丢垃圾似的都丢给了他,他老大不乐意。

    这会儿听了荀贞的允诺,方才喜笑颜开,他说道:“那就等着君侯给我补充军械了!”

    说完了军械,他又说道:“君侯,别的各部都是少则二千余,多则三千余,我与伯禽的部中却只有千余人,仅比玄德的别部多了丁点,我和伯禽这两个部校尉实在是太有名无实了。”

    “怎么?嫌少?觉得有名无实?那你去和玄德换个位置吧。”

    高素干笑两声,说道:“虽是有名无实,好歹也是比二千石的一部校尉,君侯莫当我傻,我才不去和玄德调换。”

    荀贞笑了起来,不调笑他了,说道:“你和伯禽两部现兵马虽少,但郡中定还会有来投军之人,只要有来的,我就分别拨给你二人。”

    高素大喜,说道:“我就知道君侯不会偏心!”

    “你不要只看军械,只看人少,明天歇息一天,后天开始操练,你要严格认真,谨按操典,不可有误。你看玄德,他部中的兵马至今也仍有少半无有军械,而且人数也才只有千众,可他却非但无有抱怨,反操练认真,我刚去过他的部中,他部中的也都是新卒,比你的部卒早成军没多久,现在却竟已了令行禁止的样子。你要多向玄德学学。”

    “是。”

    说到了练兵这个要紧之事,荀贞招呼江禽也近前,对他两人正色说道:“君卿治兵,素来严谨,你二人在君卿帐下多年,今给你两人各一部兵马,你两人如操练失当,使部卒放纵,不堪使用,来日坏了君卿的名声事小,误了我的兵事事大,我必以军法惩之,绝不姑息。”

    江禽、高素知荀贞军法严明,此时闻言,江禽凛然,高素也收起了嬉皮笑脸,俱皆应诺。

    各部操练不提,这晚荀贞在营中住了一夜。

    次日,臧洪、陈到两人备好了辎重、粮秣,预备出发各去郡中南北,来向荀贞辞行。

    荀贞交代他俩了几句,叫他俩到县后一不得骚扰民家;二不要停了操练;天寒甲凉,卒为新募,远离家乡,或会思归,三是要爱惜兵卒,免有逃兵;四则是需得时刻保持警惕。

    二人应诺。

    荀贞亲把他两人送出营外,目送他两人各带本部,分赴南北。

    待得臧洪、陈到行远,荀贞待要归营,远见有数骑驰来,本是在官道上行,近了营郊,拐下了路,穿过杂树田野,直往营中来,有在营外巡逻的兵卒上前拦住,对答了几句,数骑留在原地,带队巡逻的什长奔到营前来报:“将军,那几骑自称是从酸枣来,说有急信送与将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