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 夜眠营中叙旧情 郭嘉不辞尊者赐

正文 7 夜眠营中叙旧情 郭嘉不辞尊者赐

    荀贞到军营是下午。顶  点小说  ..xstxt..。

    傍晚时分,郭俊、杜佑等忙完当天的郡务,和王兰、沈容等人联袂来拜见荀贞。

    荀贞与郭俊、杜佑之初见是在他当年入到郡府迁升为北部督邮时,后来,经过诛灭阳城沈氏等事,三人的关系渐渐变得熟稔。荀贞此次归郡,在回来前就先后通过荀彧、荀攸和郭俊、杜佑密切联系,暗已收为臂助,——当时荀彧也在郡府为吏,和郭俊、杜佑却也是旧日同僚。

    因了这个缘故,前些时,郭俊、杜佑才会出头,带着一帮子郡吏、士民,帮助乐进逼宫太守,而最终竟致太守索性挂印归家。

    此时相见,彼此身份已不同往日。

    郭俊早年是郡决曹掾,杜佑是郡贼曹掾,而荀贞当时是郡北部督邮,三人旗鼓相当,地位相近,现下郭俊、杜佑在郡府中的地位虽分别各有提升,尤其郭俊,已是郡府中的头等大吏,可荀贞的身份却上升得更快,已是二千石太守、颍阴侯,现又加上了个行建威将军的头衔。

    郭俊、杜佑拜倒行礼。

    荀贞急忙上前,将他两人扶起,笑道:“咱们是旧日同僚,乡里故人,虽有些时日未见,又何来如此生分?你两个的大礼我怎敢领受?快请起,快请起。”

    见王兰、沈容也都拜倒在地,荀贞又上前,把他二人也扶起。

    沈容倒也罢了,他本是阳城沈家的人,阳城县的主簿,贪生惧死,改投到了荀贞门下,靠着荀贞之力登上了铁官令之位,不好听点说,他就是荀贞养的一条看门狗,这些年荀贞虽很少在颍川,可听乐进说,他却是整日跟在乐进的屁股后头,屁颠屁颠的,日常唯恐巴结不到,又听荀彧等族人说,逢年过节他必亲拜高阳里,奉上厚礼,他这显是自知底蕴太浅、名声不好,故此不管荀贞在不在颍川,都抱定了荀贞这条大腿,对这等无用之人,不必太假辞色。

    王兰是昔日的郡府主簿,今虽已不在郡府任职,可在郡府、郡县吏中还是有很高的声望。

    荀贞把他扶起后,冲他揖了一揖,谦恭地对他说道:“当年一别,我虽然中间回过郡中,可却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谒老主簿,今日再见,不胜欣喜。”

    王兰笑道:“昔日主簿,今为野人,昔日乳虎,今为将军。我已老朽了,比不得君侯意气风发。”

    “老主簿这是什么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暮年老骥尚且如是,况乎老主簿?老主簿春秋正盛,何出此言?”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王兰低声吟了两遍这几句诗,问道,“这几句听来像诗,不知是何人所做?”

    荀贞真不是存心“显摆”,他是话到嘴边,一个不留意,顺口就把这几句后世人皆知的名句给道了出来,一时却忘了此为曹操老年时所作,此时尚未现世。他面不改色,答道:“只是因见老主簿壮盛愈往昔,感由心发,故随口道出了此几句,不敢称诗。”

    王兰叹道:“君侯昔年在族宴上做过一篇四言《短歌行》,文辞斐然,沉稳顿挫,今又出口成章,随口几句便蕴味悠然,使我品味再三,英雄雅骚、文武兼资者,无过如是。佩服佩服。”

    “老主簿就别夸我了,快请上座。”

    诸人落座。

    营在县外,时当暮深,风卷帘幕,帐中愈发凉寒,荀贞又令人加了两个火炉,命叫呈上热汤。

    荀贞心知将来掌控颍川离不开这几个人,打点精神,在荀彧、荀攸、戏志才等人的相陪下,与王兰、郭俊、杜佑等人畅谈欢叙,说说这些年各自的见闻,聊聊旧日同僚时的趣事。

    说起荀贞捕灭邺赵、诛杀阳翟张氏等事,王兰诸人无不交口称赞。

    荀贞问起当年郡中的郡五官掾张仲等人,才知张仲已然辞世,少不了又喟叹几句。

    张仲和郭俊、杜佑不同。郭、杜二人出身士族,张仲却是出身不高,全凭他自己的名德而才被府中拜为五官掾,其人忠厚,清白谨慎,荀贞一直敬重他的人品,惜乎已逝。说到张仲已逝,看着荀贞的面色,郭俊等人免不了提起荀衢,惋惜几句,安慰荀贞几句。

    虽已入春,方才正月,白昼尚短,聊了不多时,暮转夜至。

    郭俊等人邀荀贞入城。

    荀贞却说:“天晚了,此时入城,怕会惊扰县人,我明天再进城吧。”

    一边说,他一边示意荀攸下去安排饭食,歉意地对诸人说道:“与诸君重逢,本该置酒助兴,只是军中不得饮酒,今晚就请诸君体谅,你我以水代酒,如何?”

    郭俊笑道:“我等来前,郡里已经给将军备好了酒席,我把我多年珍藏的中山清酒都拿出来了,本还想请将军评点一二,不过将军既要留饭,那这中山酒便改日再饮罢。”

    荀贞在赵、魏做过多年长吏,中山国离赵、魏不远,郭俊以他珍藏多年的“中山清酒”来宴请荀贞,珍贵倒在其次,心意却是第一。

    这郭俊、杜佑昔年和荀贞为同僚时给荀贞留下过“贪财”的不好印象,荀贞那年查抄阳城沈家,他两人那会儿和荀贞还不太熟,杜佑就夤夜登门,和荀贞谈分赃之事,这让荀贞当时很是吃了一惊,不过略掉这个短处,论起才干,两人不愧家学渊源,却是各有其能,只说这郭俊,谙熟律法不说,在为人处事、交朋识友上亦心思细腻之余,不失慷慨爽快,是个可交的。

    荀贞心道:“兵乱将起,颍川是前线之一,将会直面董卓在轘辕关内的驻军,此事已不可更改。颍川太守挂印归家,表面看是因受气憋屈,可往深里根究,其中也未尝不是没有想及早抽身避乱之故,比起唯知清谈阔论的孔伷,我这个战功素著的‘颍川本地人’当然更能让人放心,郭俊、杜佑、王兰诸君如此欢迎我之归郡,昔日同僚的情分是其一,更重要的怕却应是想借我之力,以保颍川,免使各家受害,避免如董卓军掠阳城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有自身利益的,不管郭俊、杜佑、王兰等人是出於什么目的,只要他们现下对荀贞的热情欢迎是真心的就行。

    荀贞笑道:“昔我在魏郡,魏郡郡府里着实藏了不少中山清酒,只是可惜了,那年我离郡时走得匆忙,没能带些出来,要不然,改日倒是可以和郭君的藏酒放在一处,请诸君品赏。”

    话到这里,诸人又拾起刚才说过的话题,再称颂了一遍荀贞捕诛邺赵的胆略功绩。

    待到饭食布上,诸人饱食之后,郭俊等辞别欲归。

    荀贞殷勤留客,说道:“夜深天冷,兵营离县虽不甚远,亦十余里,诸君何不便在我营中暂住一晚,明日再归?我明天也是要进城的,我等可以一块儿入城。”

    王兰说道:“我年老体衰,不耐兵戈之气,来时我乘有车,归县亦快,就不烦扰将军了。”

    郭俊说道:“文谦和我商量,决定由我明日去迎方伯,我得先回家安置安置。”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只是去迎孔豫州,又不是出远门,何需归家安置?文谦和你说了吧?豫州与我共起兵讨董,有同盟之谊,今他将至,我不可不迎,我已决定由仲仁与你一起去迎,你既定下明日出发,那正好,今晚就更不要走了,等到明天,你和仲仁一块儿去迎豫州便是。”

    郭俊是个爽快人,他只略想了一想,便就痛快应下,说道:“好。”

    於是说定,便只有王兰一人归县,郭俊、杜佑、沈容都留下过夜。

    荀贞亲把王兰送到营外,遣了五十骑士,护从他乘车回去。

    转回帐中,是夜,叫戏志才找个地方安置下沈容,荀贞和郭俊、杜佑同眠一榻,直聊到夜半,方才睡去,——从傍晚到夜半,郭俊等人却是除了郭俊之前说了句明天要去迎孔伷外,谁也没有提过孔伷半个字,说起来孔伷的这个豫州刺史还真是当得没劲,召令各郡起兵,州中一半的郡国都不响应,而马上就要到颍川来了,颍川的郡吏们也根本连提都不提他,这却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黄琬直到月前才走,孔伷刚握住州权不久,他本人又只是个清谈之士,没甚军略谋勇,当此兵乱大起之际,州郡里的英豪们轻视他,另择英雄保境却也是难免的了。

    次日一早,荀贞等人起床。

    洗漱完了,吃过早饭,荀成点起昨天挑好的步骑,和郭俊一道暂拜别荀贞,出了军营,径去郡界迎接孔伷了。

    荀贞送罢郭俊、杜佑,打发了沈容回铁官去,——沈容临走前,荀贞命他近日要加紧冶铸,多铸兵械,沈容诺诺称是。随后,荀贞便和杜佑同车,留下荀攸坐镇军中,带了戏志才、荀彧、徐卓等,还特地叫上了郭嘉,在典韦、赵云的扈从下,前去阳翟。

    到了阳翟县中,荀贞叫戏志才、徐卓、郭嘉等阳翟本地人不必再跟着他,给他们放了个假,让他们先各归己家。

    戏志才的妻、子都去了广陵,现在他阳翟的家里没什么直亲,可还是有些亲戚在的,并有几个交情不错的朋友,而今归家了,不能不分别前去探看。

    徐卓是个孝子,久别家中,早就想念他的母亲,上次跟着荀贞回颍川,先因荀贞是亡命潜归,后因荀贞整军入京,他一直不得太多的空暇,只偷偷回来,在家里待了短短的半天,如今再次归来,肯定是要在家多陪陪他母亲的。

    郭嘉在荀氏族学里学经,他家中虽不富裕,可族学的学费收得不多,特别对他,更是全免,并且日常供应衣食,不但一枚钱不用花,每月还另外再给他一些“学俸”,他手头并不紧,所以倒是有余财常募车归家,这回被荀贞带到阳翟,他知荀贞这次回来是为了讨董,昨天在荀贞营中见了些荀贞帐下的虎狼将士,甚是振奋,一心想为荀贞效命,既报荀氏授学之恩,又也是为施展久藏心中的壮志,在戏志才、徐卓等诸人中,他却是唯一一个不想回家的人。

    数月前,荀贞在颍川时,抽空去族学里看了看,专门又把郭嘉叫来,见了一见,勉励一番,那时郭嘉尚未加冠,而今次归来,郭嘉已然加冠,却是年满二十了。

    二十来岁,正是年轻人热血沸腾,充满理想的时候,尤其如郭嘉早慧智绝这样的人,更是比寻常的青年人有着更高远的志向。

    荀贞理解他的心情,笑对他说道:“阿黑,忘了问你,你既已加冠,可有字了?”

    “阿黑”是郭嘉的小名,他出生时肤色甚黑,他父亲便给他起了这么个小名。

    不但出生时黑,现在也不白皙,随年岁之渐长,虽是日夜读书室内,少为日光曝晒,可到底是天生带来的肤色,所以郭嘉还是有点黧黑,但并不难看,反给他增了几许健康向上的味道。

    郭嘉答道:“加冠当日,得赐了‘奉孝’一字。”

    “‘奉孝’,……好啊,这个字好啊,忠臣自古出孝子之门,不孝何以知忠?今董卓犯逆,正是忠臣志士奋气,共力匡扶汉室,为天下荡土澄清之时,我知你年岁虽轻,然心在天下,以卿之才,断非池中物也,只是现在我虽带兵到了颍川,急促间尚不能出郡击逆,你不要急,先在家里待几天,陪陪亲长,等来日战火一开,恐怕你就要常从军中,难以尽孝膝前了。”

    郭嘉虽不大乐意,但他能有今日,却全是因荀贞的关爱厚待,荀贞的话不能不听,当下应诺。荀贞叫人取来一盘金饼,命给他,叫他拿回家去奉给亲长。

    郭嘉年岁虽轻,可天性使然,却非食古拘束之辈,既已存了报答荀贞之念,这点钱财他自不会拒绝,大大方方收了下来,谢过荀贞,继戏志才、徐卓之后亦先归了家中。

    杜佑和郭嘉是同县人,郭嘉说起来和郭俊还算是同族,但郭嘉只是郭家的一个远支,家声不显,他又年轻,杜佑并不认识他,见荀贞如此重视厚遇他,稍觉奇怪,说道:“此子何人也?年纪轻轻的竟能得将军这般厚爱?莫非有异才?”

    荀贞收回目送郭嘉远去的视线,转对杜佑笑道:“君莫以为他年轻,此子之才远非你我可比,如遇治世,也许不好说,倘逢乱世,一遇风云便可化龙,他将来的成就,州郡何足限也!”

    闻得荀贞竟是以“人中之龙”来称赞郭嘉,杜佑嘴上附和,赞称荀贞慧眼,心中却是不太以为然,心道:“如真是这般人杰,又岂会不爱惜羽毛?刚才荀君给他的那一盘金饼,他却是丝毫不加推拒便就收下,年纪轻轻的便这般爱财,将来的名声可知,成就又能高到哪儿去?”

    杜佑也是好财的人,可刚才如果换了是他,众目睽睽之下,他为名声着想,肯定是不会当众收下那盘金饼的,而郭嘉却不半点不加推辞。这般举止,饶是以杜佑之好财货,也看不大惯。

    他的心思,荀贞不知,便是知道了,至多也是一笑了之。

    诸人车骑前行,到了阳翟郡府。

    郡府得讯,诸吏早在乐进的带领下,恭迎府前。

    又有县中士人亦在欢迎之列。[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