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 压豫州取占先机 猛刘邓拒领校尉

正文 6 压豫州取占先机 猛刘邓拒领校尉

    荀贞离了颍阴,往去阳翟,短短数十里路,他却足足走了三天。

    这不是因为他行得慢,而是一路上不断有颍阴各乡、别处各县的轻侠、少年前来投军。

    荀贞是颍川本地人,其名久震郡中,先时黄巾之乱,郡中赖他以安,后他从军皇甫、出仕冀州,又各立下赫赫战功,以军功取封侯,年方三十出头,就已是二千石大吏,食邑半县,他这眼看又要征战,而且上边还有袁绍等人牵头,袁绍的家乡汝南挨着颍川,汝南袁氏之名,便是颍川的乡人妇孺也都有耳闻,所以远在荀贞未到颍川前就已有许多轻侠、少年商定要投到他的帐下。

    只是到了颍川后,荀贞在郾县未停,至了颍阴,又因荀衢亡故而连日不见外客,这些轻侠、少年无从相投,便一直都等在县外,终於等到了荀贞出县,就纷纷拥来相从。

    不但轻侠少年、郡民壮士前来投军,便是颍川各县的一些士人也都来了。

    这些士人多是曾在郾县、颍阴县外迎接过他的那些人,这些人其实当日在郾县、颍阴县时就想投到荀贞帐下了,但还是因荀贞未在郾县多停、到了颍阴后又杜门谢客,他们无路可投,不得毛遂自荐,所以只能等到现在,这才相继来投。

    荀贞一到颍川,人未至阳翟,便先逼走了颍川太守,刚出颍阴,就得了这么民、士相投,固是因为名望高远,可其中却也有荀彧、荀攸、陈群、辛瑷等人为他造势、活动的缘故。

    荀贞虽值哀恸过后,可凡是有人来投,他都强振精神,一一亲自接见,待之甚厚。

    三天后到了阳翟。

    这时,荀贞身边已多了两三千的轻侠壮士和三十多个各县的士人。

    老实说,来投的士人倒也罢了,颍川士族云集,哪个县没有几个世传经术、法律的冠族右姓?当年荀贞在西乡,后来只西乡从他的读书人就有十来个,现下整个郡才三十几个士人来投,不算多,且这些来投的士人中,没有一个是能把名字留到后世的,多是中人之才,不值得太重视,但从军的轻侠壮士在短短的三天里竟就有两三千之多,荀贞也颇是为之惊讶,他知道以他的名望,到了颍川后肯定会有人来投军,可却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

    到了阳翟县外,荀贞不入城,先领众来到兵营。

    这个兵营是在乐进的帮忙下,於前几天刚搭建好的。

    荀成、许仲、戏志才、程嘉等人出迎。

    乐进闻讯,亦从县中赶来。

    荀贞先向乐进问了几句阳翟现今的军政事。

    乐进答道:“太守虽挂印归,然府中诸吏如功曹郭俊、上计吏杜佑诸君皆久参郡事,今由他们暂掌政务,一切井井有条。太守在时,未尝过问过军事,今其离郡,郡兵亦安然无事。”

    “太守离郡,各县长吏有何反应?”

    “主公威名素著,郡人无不服膺,今大军在境,外御董逆,各县求之不得,长吏无有反应。”

    “我今统军至阳翟,郡府吏员、县中士民可有议论?”

    “皆欢喜雀跃,悉言吾郡安矣。”

    乐进本即精明能干,经过这些年的历练,更是言简意赅,短短一两句话就能把荀贞关心的问题回答清楚。

    荀贞很欣赏他的干练,又问道:“孔豫州现在何处?”

    “正要禀报主公,陈国借给他了两千兵卒,他已离陈境,上午刚接其檄文,说是将至吾郡,命太守出迎。”

    孔伷一个豫州刺史,按说是没资格让太守出迎的,可他接任的却是黄琬的位子,黄琬给他留下了一支现成的州兵,他坐享其成,更且现不但手握州兵,还又向各个郡国要了许多人马,麾下四万余众,名虽刺史,实与州牧无异,所以叫太守出迎。

    “命太守出迎?”

    乐进答道:“太守挂印归家之事,孔豫州或尚不知,故有此一令。”

    “那郡中打算如何安排?”

    “郡无太守,如何出迎?郡府商议,莫衷一是,尚无定论。”

    听乐进这意思,他是不想去迎孔伷。一山难容二虎,颍川已来了荀贞,孔伷再一来,他二人各拥兵马,必会争个主次,而他两人又一个是本地土著,占着地利,一个是州中之牧,占着名义,这一番争斗下来,孰胜孰败很难断定。故此,乐进寻思着不如干脆给孔伷个下马威。

    荀贞想了下,征求他的意见,说道:“太守虽挂印归,但孔豫州既有此一令,郡中不可不理,我意不如请郭功曹前往迎之,我与孔豫州共起兵讨董,我既先至,又已知他将到,也不可不遣人出迎,……。”他望向帐中诸人,选中了荀成,说道,“便由仲仁代我与郭君共去相迎。”问乐进,“文谦,你看如何?”

    荀贞话只说到一半时,乐进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叫郭俊去迎,又叫荀成去迎,看似是礼敬孔伷,实则也是在给孔伷下马威:叫郭俊去,是在告诉孔伷郡府已入荀贞掌控,叫荀成去是在提醒孔伷荀贞是颍川本地人,荀氏是本郡冠族。换言之,也就是说,你孔伷虽是豫州牧,可颍川却是我的主场,你是比不过的。

    只不过这个下马威比乐进想到的那个下马威要高明得多。

    乐进那个办法太过简单粗暴,荀贞这个办法却是绵里藏针。

    乐进应道:“主公的办法好,就按此行事吧,我这就遣人去通知郭君。”

    “不,你亲自回郡府,与郭君商量。”

    虽因与荀贞是旧日同僚,又因荀彧等人活动之故,郭俊、杜佑、王兰在颍川太守和荀贞之间偏向荀贞,在孔伷和荀贞之间也应是会偏向荀贞,可此数人现下却到底还不是荀贞帐下的人,所以不能“傲慢”,不可随便找个人去传令,得由乐进亲去和郭俊“商量”,以示对他的尊重。

    乐进领会了荀贞的意思,应道:“诺。”

    乐进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又问荀贞:“太守在时,本定下阳翟为孔豫州的驻兵地,今太守挂印,豫州将至,主公,这驻兵地?”

    “既是已定下之事,就不必再改了。”

    颍川就这么大地方,与其让孔伷驻兵别处,还不如让他在眼前得好。况且,就算荀贞不愿他驻兵阳翟,孔伷身为豫州刺史,帐下四万余众,荀贞也没办法强逼他。

    乐进应诺。

    送走了乐进,荀贞吩咐荀成:“你做些准备去吧。”

    荀成问道:“我带多少兵马去迎孔豫州合适?”

    “不需多,选一千精卒,再从玉郎那里选五百精锐骑士即可。”

    一千五百步骑,确实不多,但荀贞既连着说了两个“精锐”,这选出的一千五百步骑就必会是荀贞帐下诸多人马中最“精锐”的。

    兵不在多,而在精。有此一千五百“精锐”步骑跟着荀成去迎孔伷,只要孔伷不傻,想来就能从中看出荀贞的深意:我的兵马虽不如你多,可如论战力,你却不一定有我强。

    就像乐进预料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孔伷、荀贞两人各拥强兵,一占名义,一占地利,只要一碰头,肯定就会火花四射,非要争出一个主次不可,更且别说,荀贞这次来还打了要问豫州借粮、借兵械的主意,并有图谋豫州之意,这番争斗更是难免了。

    所以,荀贞对孔伷虽不太重视,轻他不知兵略,可在孙坚统兵到来前,他却还是得多加注意,礼敬、示威两手并用,以免在自己与孙坚合兵前被孔伷占去上风。

    荀成应诺,又问道:“我何时走?”

    “且看郡中怎么说,郭君何时走,你就何时走。”

    “诺。”

    荀成也出了帐中,去准备了。

    荀贞问戏志才:“志才,文台近日可有信到军中?”

    荀贞和荀攸不在军中的这段日子,军务由戏志才代理。

    他答道:“昨日来了封信。”

    “噢?”

    “孙将军说他已兵过江夏郡,入了南阳。”

    由南阳再北上就是颍川了。

    荀贞说道:“太好了。”顿了顿,又问道,“路上没有受阻,未有生什么别的事吧?”

    “没有。”

    荀贞闻得此言,放下了心。

    他前世读书,读到过孙坚起兵,一路北上,先后杀了荆州刺史和南阳太守。

    他原本早已忘了这两个被杀之人的名字,但现在则已知,一个是王叡,一个是张咨,此二人皆州郡名士,尤其张咨,还是颍川人,如果按照原本的历史,坐视不理地看着这两人被孙坚杀掉,将会大不利孙坚的名声,间接地也不就利於荀贞和孙坚联兵,是故,荀贞在孙坚起兵前,特地给他写了封信去,叫他务必要克制“侠气”,不可妄杀士人。

    孙坚看来是听了荀贞的劝告,没有因为王叡素轻视他为武人而趁机报复杀掉王叡,现在他已到南阳,南阳太守张咨与荀贞同郡,荀贞早就提前给他写了封信去,信中说道:“我与孙坚共响应袁渤海起兵,孙坚不日就会抵达贵郡,如果途中缺粮,还请足下略作相助。”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了荀贞、颍阴荀氏的面子在,想来张咨应不会再如原本历史上那样拒绝供应粮秣给孙坚,而孙坚对他应也会客气得多。

    荀贞见戏志才似乎还有话要说,问道:“可是文台信中另有它言?”

    “不错。孙将军提及,他刚到南阳,驻兵鲁阳的后将军袁术就遣人来见他,问他往何处去,邀他不如共驻鲁阳,言称愿供其军需,并言称愿上表朝中,表举孙将军。”

    “文台怎么回答他的?”

    “孙将军信中说:他告诉袁将军的来使,他已与君侯约定,会师颍川,所以袁将军的厚意只能心领。”

    荀贞心道:“讨董的诸路联军几乎全是袁绍这边的人,袁术在鲁阳孤苦伶仃,势单力独,也难怪他会如原本历史那样,又把算盘打在了孙坚头上。”

    原本历史中,孙坚投从袁术,一是因袁术也是袁家子弟,二是因他需要有人为他供应粮械,现下,因了荀贞的关系,孙坚搭上了袁绍的线,以豫州、颍川之粮,也足够他养兵,他自然就不会再接受袁术的延揽。

    荀贞对孙坚是很放心的,他两人是过命的交情,还说起了联姻的事儿,袁术再给许诺,料来也是无用,所以他也就是听了一听,问了两句,便不说此事。

    郡中军政事物、县人风评议论、迎接孔伷、问及孙坚,这些事情说完,接下来便是要说荀贞之所以不入县中、而先到兵营的重要缘故了。

    荀贞把左部校尉臧洪、右部校尉陈到两人叫到近前,说道:“颍川武库的甲械分给你们了么?”

    荀贞麾下诸部,前、后、中、骑四部是野战主力,甲械多全,左、右二部和刘备领的别部是二线预备,原先是伐木为兵,一点正儿八经的兵械也没有,所以当日在从乐进那里问得颍川武库存有足够武装五千人的甲械后,他即吩咐乐进和军中,这批甲械弄到手后,先选精良的补入前、后、中、骑四部,余下的就都分给左、右二部和刘备所领的别部。

    臧洪、陈到答道:“我二部各领得兵械二千套,现已悉数下,虽仍未足整部所用,可大半部的兵卒也都已甲械在身了。”

    “余下不足之数,我再想办法给你们弄来,现下有几个当务之急,需交由你二人立刻去办。”

    “请将军示下。”

    “文台已至南阳,将入颍川,叔至,你带你部人马立即赶去郏县,分兵父城,以迎文台入境。”

    “诺。”

    “子源,我军已至颍川,不知酸枣情形如何,你带你部人马立即赶去长社,分兵鄢陵,与酸枣通声气。”

    “诺。”

    应完诺,臧洪略微奇怪地问道:“明公,迎孙将军入境、与酸枣通声气虽都是要紧之事,可似乎却也不必各以一部人马前去吧?”

    荀贞麾下除了那两三千新投的颍川轻侠壮士,共有一万六千余人,而臧洪、陈到两部人马共计五千,一下就分出五千人,只是为了去迎孙坚和与酸枣通声气,这未免有点奇怪。

    帐中都是自己人,荀贞也不隐瞒,说道:“后将军袁术屯兵鲁阳,虽同为盟军,我郡亦不可无人驻守郡界;孔豫州将至,他是豫州刺史,又拥四万余众,对我军的到来会有何想法,你我现在都不能知,亦不可不防。”

    臧洪、陈到明白了荀贞的意思。

    鲁阳在南阳郡的最北边,挨着颍川郡,离颍川郡的父城县只有六十里,离父城北边的郏县也不到百里,袁术、袁绍虽共举兵讨董,但他兄弟二人不和,今袁术又为孙坚为拒,他会不会干出什么“亲痛仇快”的事儿,荀贞拿不准,所以必须要分屯重兵在郏县、父城,名为迎孙坚,实为镇守郡界。

    长社在阳翟的东北边,两县接壤,而鄢陵又在长社的东边,这两个县是郡东最北边的两个县,

    虽是离酸枣最近,可荀贞分兵在此,主要却是为了呼应阳翟,与阳翟成犄角之势,好抢在孔伷入郡前就站稳脚跟。

    同时,陈到在郏县、父城,臧洪在长社、鄢陵,还能一镇郡南、一镇郡东。

    荀贞虽深得颍川郡人的欢迎,可各县的长吏都是外郡、外州人,他们会怎么想?荀贞不确定,现有了陈到、臧洪这两支人马分镇南、东,而荀贞自坐守阳翟,震慑西、北,那么就算有县长吏倾向本州刺史,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或者不敢翻什么风浪了。

    固然,陈到、臧洪这两部人马都是新卒,没什么战斗力,可到底是几千壮丁,现又配上了甲械,对付董卓的精兵强将肯定是不行,但镇压一下各县,对付一下同样是多为新卒的袁术却是不成问题。

    而至於孔伷将至,他麾下四万余人马,荀贞此时分兵,岂不是自弱声势?却亦不要紧。

    一来,荀贞帐下的精锐都被他留在了阳翟,虽只万余人,战斗力却不一定比孔伷的四万余人差。

    二来,已经知道了孙坚兵入南阳,很快就会到达颍川,虽因了没有杀王叡、张咨,没能兼并他两人之部,孙坚此回带的兵马不如原本历史上多,可据孙坚早前起兵时的信中说,也有万余之众,荀贞和他联兵就是两万多人,再加上络绎来投的颍川轻侠壮士,料到最后,兵马总数少说也会有三万上下,这就不比孔伷的人马差太多了,而且孙坚的部曲亦多是老卒,到时两军会合,战斗力更是会远胜孔伷,即便出现矛盾和冲突,也足能稳占上风了。

    “现在需要做的,……。”荀贞心道:“唯二事也,一为提早部署,抢在孔伷入郡前完成对全郡的布控,站稳脚跟,二为在文台到前,我绝对不能在孔伷面前落了下风。”想到这里,他对臧洪、陈到说道,“卿二人这就各归本部,带些粮秣,明日即分赴两处吧。”

    臧洪、陈到应诺。

    说完这件事,又说到了新投的轻侠壮士,荀贞沉吟片刻,对许仲说道:“君卿,阿邓、伯禽何在?”

    许仲答道:“各在部中。”

    刘邓、江禽现俱在许仲部中,各为曲君侯。

    荀贞说道:“你去叫他两人来。”

    许仲应诺,出了军帐,去找刘邓、江禽,很快就把他两人带了过来。

    刘邓、江禽莫名其妙,不知荀贞忽然叫他两人过来作甚。

    刘邓心道:“莫不是董卓又掳掠了?”

    他耐住性子,和江禽拜过荀贞后即一跃跳起,大声说道:“将军,可是董卓那贼又遣军来犯了?不需将军亲去,只要给我两曲兵马,我即可叫他有来无回!”

    荀贞饶是因荀衢亡故,心情不太好,可见了刘邓这般攘臂好战、帐中呼叫的姿态,却亦不免莞尔,说道:“阿邓,我不给你两曲人马,我给你一部人马,如何?”

    “啊?”刘邓呆了一呆,不解荀贞之意,不知该如何接口下去,嘟哝说道,“军中六部,各有校尉,又哪里再有一部给我?将军莫不是在拿我说笑?”

    江禽闻之,却是心中一动,心道:“给刘邓一部人马?我适才来时,闻听君卿说,君侯在来阳翟的路上新收得了数千壮士投军,莫不是?”

    荀贞在广陵时任命的六个部校尉和一个别部司马中,许仲、荀成、臧洪、辛瑷四人或本就位在江禽之上,或为荀贞宗亲姻族,又或为广陵大吏,江禽对此没话说,可陈到却也“捞到”了一个部校尉之职,甚至没有跟着荀贞出郡的陈褒虽无校尉之名,却领军坐镇广陵郡界,俨然也有了独当一面之实,而他江禽却连个别部司马都没有得到,他一直为此闷闷不乐,这会儿闻得荀贞口风,似是也要给他和刘邓每人一部,擢为校尉,他心中狂喜。

    他竖起耳朵,果闻得荀贞说道:“我来阳翟的路上得了数千壮士相投,彼辈皆你我乡人,我欲将之分为两部,分由你与伯禽统带,……这岂不就是给了你一部人马?”

    江禽大喜过望,忙下拜说道:“必不负将军之任。”

    刘邓却不大愿意,他说道:“如是这样的‘一部’,将军还不如仍旧留我在君卿帐下为一曲军候。”

    “却是为何?”

    “彼辈新投之众,不知军阵,便是再多人,也没法带了上阵,不如我仍带本曲爽利。”

    刘邓性猛烈,不喜带新兵。

    荀贞笑对左右道:“我给他一部人马,擢他校尉,他反愿去做一个曲军候,……罢了,阿邓,你既不愿,我就将此部授予别人就是。”

    刘邓刚才说的是真心话,这会儿听了荀贞要把这一部新卒授给别人,半点也不后悔,伏拜说道:“多谢将军。”

    刘邓久从荀贞,为荀贞立下过许多功劳,若非他性躁好勇,在广陵编制的那六部,就会有他的一部,会由他来取代陈到,只却没想到他宁愿做个曲军候,也不愿带新卒,荀贞亦无可奈何,只能由他,心中想道:“阿邓既不愿,陈午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新投的都是颍川乡人,却最好能由本郡人统带,……这样吧,便由高素来带,高素性飞扬,需给他配一稳当人为辅,……冯巩是我西乡时的旧人,亦从我久矣,虽无高智,胜在稳健,就由他为辅吧。”

    想定,荀贞即命刘邓回去,叫他把高素、冯巩叫来。

    等不片刻,高素、冯巩来到。

    荀贞当下把任命颁下。

    高素、冯巩却是不像刘邓,都毫无异议,大喜应诺。

    高素性本飞扬跋扈,常好自夸,广陵时见许仲等人各得一部校尉之职,早就艳羡,今亦得此职,虽得荀贞明言告之,是因为刘邓不乐为之而才轮到他的,却因素敬刘邓勇,自知远不如之,而竟是丝毫不以为意,眉飞色舞,差点就在荀贞面前手舞足蹈起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