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 郡吏士民齐声请 颍川太守挂印归

正文 4 郡吏士民齐声请 颍川太守挂印归

    说是去阳翟,半道上荀贞在颍阴停了一下。

    阳翟、郾县在颍水之南,颍阴在颍水之北,从郾县去阳翟,本可以沿河西北直上,不经颍阴的,但颍阴到底是荀贞的“故乡”,他今带兵归郡,不能过门不入,再则,阳翟乃是郡治,他一个“外来人”,也不好直接就带兵入驻,哪怕是走走形式,最好也能先得到颍川太守的邀请。

    这个“邀请”,自有乐进去办。

    荀贞这次统兵来颍川,颍川太守很纠结。

    荀贞之前就带兵经过过一次阳翟,即上次灵帝驾崩,他从长沙回来,被朝中拜为左中郎将时,那次,他带兵上京,顺路带了些骑士驰入阳翟城中,捕诛了阳翟张氏一族,把颍川太守吓得不轻,这次听说荀贞带了更多的兵马要来,他更是惧怕不已。

    虽然惧怕,可他也不敢拒绝。

    颍川是关东联军定下的屯兵地之一,他一个太守,连郡里的兵权都掌不住,又哪里敢和袁绍这些人对着干?

    所以,在听到荀贞将到郡界而当时乐进请他出迎时,他支支吾吾,搪塞推脱。乐进见他不愿去,也没有多说,便自出阳翟,与荀攸等齐去郾县候迎荀贞了。颍川太守那时可以搪塞推脱,现下荀贞已带着部队到了郡中,抵至颍阴,离阳翟只有数十里远了,他却是没法再推脱下去。

    乐进在颍阴和荀贞暂别,带着郡卒驰回阳翟,马不停蹄,直奔郡府,入内求见。

    颍川太守正在后宅高卧,忽闻门下来报乐进回来了,在外求见。

    他一点儿不想见。

    可不见又不行。

    无奈,他只得换上衣冠,来见乐进。

    乐进开门见山,说道:“启禀明府,建威将军统兵已至颍阴,闻董卓军掠本郡,建威将军发怒冲冠,欲与我郡联兵击逆。请明府示下。”

    颍川太守说道:“颍阴是荀将军的家乡,又是荀将军的封邑,荀将军既已至颍阴,便请他暂驻县中。至於击逆之事,我实不知兵略,不如等方伯到后再议,君看如何?”

    荀贞威武猛鸷,颍川太守连颍川都不愿他来,况乎阳翟郡治?颍川太守现在只盼着孔伷能早到颍川,荀贞兵马再多,只是一郡之力,还能多过豫州?只要孔伷能及早来到,他就便可暂安己心。

    乐进说道:“方伯尚在陈国召兵,而颍阴距郡西界甚远,如董卓军再来掳掠烧杀,吾恐建威将军救之不及。”

    “卿不是已往轮氏、阳城增派了五百郡卒?”

    “董卓麾下何止十万之众,区区五百郡卒,哪里能挡得住?”

    “卿日前扩军,阳翟现有三千余郡兵,郡西倘若有急,难道还不够去救么?”

    乐进干脆直接地说道:“不够。”

    “这……。”

    正说话间,忽又有郡吏来报:“明府,县中士民在外求见。”

    颍川太守闻言大喜,对乐进说道:“士民求见,我不能不见,卿不如先去,荀将军欲与本军练兵讨逆之事不妨容后再议。”

    乐进却不肯走,说道:“明府自请先见士民。”

    颍川太守无法,只得任由他立在堂上,命来传报的郡吏召士民入见。

    不多时,数十人从院外进来。

    颍川太守拿眼看去,一眼看到领头的几人,心头登时咯噔一跳。

    这领头之人却哪里是县中的士民,而分明是郡府的大吏郭俊、杜佑等,另又有郡府旧日的几个大吏如王兰等人。

    王兰、郭俊、杜佑等人俱是荀贞早年在颍川为郡吏时的同僚,王兰当年的地位最高,是文太守在郡中时的郡主簿,郭俊、杜佑当年的地位较低,曹掾而已,但王兰已不在郡府多年,郭俊、杜佑而今却一个是郡功曹,一个是郡上计吏,成为了郡府里有数的几个显赫大吏之一。

    这几个人之外,人群的前边还有铁官令沈容等人。

    荀贞早年整治郡中铁官,这个铁官令沈容是被他一手扶植上去的,这些年荀贞虽不在郡中,可有乐进等人在,有荀家的名望在,沈容仍是不折不扣的“颍川荀党”一员。

    颍川太守心知坏了,不等这些人说,就猜到了这些人的来意。

    他强自露出笑脸,问道:“卿等齐至,可是郡中出了什么事?”

    郭俊说道:“大事!”

    “什么大事?”

    “日前董卓军掠阳城,郡民不安,上下无不震骇,吾等此共来,是受父老、乡人所托,请明府发兵击逆,以安郡界。”

    颍川太守干笑了两声,说道:“董卓军不是已经退走了么?”

    “虽然暂时退走了,可何时会再来,却是谁也不知,郡人岂能不提心吊胆,日夜忧惧?”

    “郡兵军事,吾早悉付之於乐君了,如何讨逆安郡,卿等何不与乐君商议?”

    郭俊转脸问站在一边儿的乐进:“文谦,你怎么说?”

    “建威将军已统兵至郡,我正在请明府传文,邀建威将军入驻阳翟,以安郡中。”

    郭俊、杜佑、王兰、沈容等人皆作出大喜之色,齐齐拜倒,对颍川太守说道:“颍阴侯名震海内,强如黄巾、盛如黑山,都是他的手下败将,黄巾渠首张角亦死在他的手下,如此威名,足以震慑叛逆,亦足以安抚郡人。明府,事不宜迟,就请你立刻传文,邀建威将军入驻阳翟吧!”

    “这、这……。”

    看着眼前拜倒在地上的这数十人,其中有郡府的大吏,有县中的士人,也有郡兵里的将校,颍川太守颓然叹气,只好认命,无力地说道:“好吧,我这就写信邀请荀将军入驻阳翟。”

    乐进说道:“建威将军远至,粮械有缺,明府既欲邀建威将军助我颍川,共御外逆,这粮、械之物却不能可惜,下吏请明府再下一文,开府库,取粮械,以供建威将军兵食用。”

    颍川太守呆了呆,说道:“这……,怕是不妥吧?”

    乐进问道:“有何不妥?”

    “方伯此前曾传檄於我,叫我多储粮、械,以备州兵将来所用。现今方伯未至,如把粮械转与荀将军,……方伯如怒,该当如何是好?”

    沈容抬起头,高声说道:“方伯远在陈国,而董卓军就在郡外,此是远水难解近渴!明府惧方伯之怒,难道就不惧郡人因忧骇而生大乱么?”

    铁官不算是郡府的下属,沈容不怕得罪颍川太守,但对荀贞他却是久怀畏惧,所以话一出口就很不客气。

    颍川太守无话可讲,只得说道:“好,好,都应君等,都应君等。”

    他书信一封,写给荀贞,邀荀贞入驻阳翟,又书檄令一道,付给郡曹,命开府库、出粮械。

    得了这两份文书,乐进等告辞出府。

    颍川太守在堂上呆坐了多时,越想越觉得憋屈,一拍案几,怒道:“荀颍阴以兵逼我,尔等诸竖吏又挟众以势逼我,把粮械给了荀颍阴,方伯到后又也肯定会责骂我,左右为难,进退无路,这颍川太守乃公不干了!你们谁想干,你们就谁来干罢!”

    说不干就不干,他起身回到后宅,马上命家奴收拾东西,载了这些年所得的财货和家眷,当天就挂印离府,自归家去了。

    不得不说,这位颍川太守的这个决定是很明智的。

    眼看大乱要起,荀贞、孔伷两路军马来驻,他手上无兵,郡府的大吏、不少士人百姓又早心向荀贞,等於是郡务实权也没有了,他如还继续留在阳翟,只有两边受气这一条路,还不如趁着大战尚未正式开始及早抽身而退,带着这些年弄来的丰实宦囊归家享福。

    王兰、乐进等很快就知道了颍川太守挂印归家的事,不过他们都没有在意,更是无一人去追。

    诸人皆是聪明之士,皆知讨董一起,天下就要大乱,颍川郡与其由别人来做太守,还不如空出太守之位,由既威名赫赫、又是本地名族子弟的荀贞来暗操郡中实权。

    荀贞将至阳翟,这郡府库中的粮、械不必送去颍阴。

    留下郭俊坐镇郡府,王兰、乐进、沈容、杜佑诸人带了些郡卒,前去颍阴迎请荀贞入驻。i752

    s[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