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 董卓兵掠颍川地 孔伷借兵陈国中

正文 3 董卓兵掠颍川地 孔伷借兵陈国中

    荀贞领兵西进,出下邳、过沛国,入汝南,至颍川。

    一路行来八百多里地,到得颍川郡最东边的郾县时已是正月二十了。

    郾县即后世的郾城,也就是岳飞大败金军的那个地方。

    被荀贞提前派回颍川的荀攸、陈群、辛瑷在郾县等候已久,他三人之外,乐进也来了。

    此外,迎接荀贞的还有不少郾县的士人以及郾县令与郾县县寺的县吏们。

    到了郾县,就是回到家乡了,荀贞早就下令各部,命严守纪律,不得喧哗纷乱。

    那六千广陵壮勇、五千丹阳兵虽是新募,没有经过长久的严格操练,可他们的部、曲、屯等各级军官多为荀贞旧部义从,在他们的约束下,只从表面看去,却也是像模像样,士气高昂。

    远远得闻哨探回报,闻知荀攸等在前等候迎接,荀贞即令各部缓行,自带了戏志才、程嘉等人,在典韦、赵云诸多勇士的扈从下,勒马急行,先到了郾城县外。

    荀贞此前去广陵上任时曾路经郾县,郾县令当时拜见过荀贞,荀贞以堂堂二千石太守、县侯之尊而却对他甚是礼敬,这份开襟下士、谦退礼让的风范让郾县令心折不已。

    此时遥见前方尘烟大作,而十余骑离开部队,当先驰来,若是迎接别人,郾县令或许还拿不准这驰来的十余骑究竟是将主亲来抑或是过来问话的偏裨,但以荀贞的作风,郾县令却心知,这十有**定应是荀贞闻有士、吏相迎,故此保持一贯的谦退作风而先驰过来与诸人相见了。

    待得这十余骑驰至近处,郾县令拿眼细看,果然不错,当先一骑披甲带剑,可不正是荀贞。

    他忙和身侧的荀攸、乐进等打个招呼,带着众多迎接荀贞到来的士、吏疾步迎上,拜倒路前。

    “希律律”一声马鸣,荀贞勒住坐骑,骗腿从马上跳下,快步来到拜倒地上的诸人身前。

    虽是冒风冲寒,十天赶了八百多里路,荀贞却是精神抖擞,毫无半点疲态,说起话来,不但中气十足,而且语音清亮。

    他请诸人起身,亲手扶起郾县令,笑道:“何德何能,敢劳足下出迎?”

    “将军为国奋武,起兵讨逆,驾临鄙县,士民腾跃,下吏忝为邑长,岂能不迎。”

    荀贞哈哈大笑,打量郾县令,笑道:“数月前一别,每当思及当日与足下对酒清谈,怀及足下的高才风流,我都颇是感念啊,宦海如萍,身不由己,虽当日与足下一别后便时常想念,可本以为再与足下相见已不知是何年何夕了,却不意今日就能与足下重见。”

    荀贞的年龄虽比郾县令小得多,可他的名头而今却是天下皆知,不知比这郾县令高出多少,郾县令得他这般褒誉,受宠若惊,欢喜不已,连声说道:“下吏不过是个粗鄙的人,哪里敢言‘高才风流’?倒是将军,数月不见,英武更胜往昔。”

    荀攸、陈群、辛瑷三人立在边儿上,笑吟吟看着荀贞和郾县令寒暄。

    从见到荀贞到现在,乐进一直没有机会和荀贞说话,此时等到荀贞和郾县令的对谈告一段落,他再次伏拜,大声说道:“进拜见主公。”

    荀贞前世时读三国类的书,如《三国演义》,常见书中有“主公”一词,而穿越到这个时代后,无论是他位卑为亭长、有秩蔷夫时,又或他位尊如太守、县侯时,却都几乎无人以此二字来称他,不过因身处这个时代日久,荀贞很了解当下的称谓习俗,所以对此倒也并不奇怪。

    “主公”和“明公”看起来挺像,只差了一个字,可意思却截然不同。

    明公里的“明”字是褒义词,意谓对方“贤明”,通常是被下吏用来称呼长吏的,而“主公”里的这个“主”字却和“公”字一样都是尊称,是“主上”、“主人”之意,只有自居为“家仆”、“家奴”和一些自居为“家人”的人才会以此二字来称呼那个对应的“家长”。

    事实上,在真实的历史中,三国群雄里边,只有刘备手下的人才常以此二字来称呼他,如曹操、孙权等的手下却极少有人以此来称呼他们,由此也可见刘备和曹操、孙权等的不同,刘备用人是“以性情相契”,换言之,是把对方当成了兄弟、家人,他把对方当兄弟、家人,对方也就把他当兄弟、家人,所以,如关羽、张飞、诸葛亮等等,就常以“主公”来称呼他。

    简单说,“明公”是公家的称呼,下吏称长吏;“主公”是私家的称呼,家人称家主。

    乐进现为颍川郡的郡吏,却当着众人的面称荀贞为“主公”,他这是在借机向荀贞剖明忠心。

    也难怪他会有此举动,他虽和荀贞相识甚早,是最早投到荀贞手下的人中之一,比陈到、程嘉这些都早得多,可他这些年一直都待在颍川,没有跟在荀贞身边,时间一长,他难免就会有点“不自安”,担忧会因此而和荀贞疏远,故此今日与荀贞一见,他即以“主公”称之。

    荀贞一闻此称,即明了了他的心思,上前也亲自把他扶起,细细打量,笑道:“文谦,上次在颍川见你就觉得你比以前瘦了不少,这才几个月没见,你怎么更瘦了?”

    “日夜思念主公,岂能不瘦?”

    荀贞失笑,拍了拍他的手臂,笑道:“今我回颍川,大概不会很快就走,等到了阳翟,你我再把酒欢饮。”

    “诺。”

    郾县令在旁说道:“又何用等到阳翟?下吏已在县中备下酒宴,为将军洗尘。乐君既思念将军,今晚便可与将军把酒欢叙了。”

    荀贞摇了摇头,说道:“足下好意心领,我却不能在郾县多停。”他问乐进,“文谦,我前日在路上听到消息,说董卓数日前遣军至阳城,杀良虏女,举郡震惊,此事可有?”

    “确有其事。”

    “卿掌郡兵,今来迎我,郡界安稳如何?”

    “董卓军至阳城时,正逢阳城民集会於社下,董卓兵驱民围杀,悉就斩之,掠县中财货,抢县中妇女,车载回洛,称是攻贼大获。我闻讯晚,来不及救,一直追到郡界也未能追上他们,只能回兵阳翟,不过在回阳翟前,我已分遣了五百郡卒分别增驻阳城、轮氏二县。”

    阳城、轮氏两个县是颍川最西边的两个县,挨着轘辕关,过关向西就是司隶校尉部。

    关东州郡刚起兵不久,很多兵马还未能抵达会师点,有的甚至还没有做好出郡的准备,豫州的孔伷也是如此,他没有军事才略,又是刚掌住实权不久,威望亦不高,至今尚未能把州中各郡的郡兵聚拢完成,目前为止,颍川郡还是只有颍川的郡兵在驻守。董卓在这个时候遣军来颍川掳掠,明显是要给孔伷、荀贞一个下马威,同时也是在震慑酸枣、河内等的联军。

    荀贞点了点头,对郾县令说道:“郡界不稳,董卓军随时可能再来,足下的酒宴今天我是去不成了,尚请见谅。待讨定董卓之后,我一定再来贵县,叨扰足下。”

    郾县令连道不敢。

    荀贞位高身尊,麾下雄兵精骑,他赏脸固好,不肯赏脸,郾县令也没有办法。

    荀贞与郾县令说毕,又和郾县的士、吏说了几句话,连县城都没有入,便就带了荀攸、陈群、辛瑷、乐进等人辞别而去,打马归军,绕开郾县,自往阳翟兼程赶去。

    目送荀贞等离去,郾县的一个士人说道:“关东州郡讨董,讨董的盟主是袁渤海,董卓不去击他,反却遣军来我颍川,杀我郡人,冒为军功,掳我衣冠妇女,配与甲兵为婢妾,实在可恨!乐文谦治军虽严,然却到底比不上颍阴侯,荀君昔被呼为我郡乳虎,汝南许劭评之为荒年之谷,多谋勇敢,战功赫赫,黄巾不足定,黑山不足击,威震豫、冀,今其率众抵郡,遥观之,步骑甚众,旗甲如龙,想来董卓应是不敢再扰我郡地,害我郡人了。我郡可保平安矣!”

    本来关东诸侯起兵讨董,颍川郡的士人里边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亦有觉得不关己事的,可董卓前些时这一遣军入掠,闻听到阳城的惨状,颍川各县的士民吏员却都顿觉危险,便是之前反对讨董和觉得不关己事的,也为董卓军队的残暴而感到震恐。乐进在颍川掌兵这些年,月月练军,颍川的郡兵已可称精卒,战斗力并不差,可乐进到底比不上荀贞的名气,更不如荀贞乃是本地人,所以荀贞的这次带兵入郡,却是确确实实地得到了颍川上下的真心欢迎。

    离开了郾县,荀攸打马近前,不及向荀贞汇报这些时在颍川的工作情况,先问了荀贞一件事:“君侯,几天前董卓鸩杀弘农王并在日前议迁都长安,此两事,君侯在路上可曾闻听了么?”

    正月初五,关东州郡传檄起兵,消息传开,为应对此变,到目前为止,董卓共做了四件事。

    第一件是初十那天,也即荀贞出兵广陵的那一天,他宣布大赦天下。

    汉家故事:“大赦”通常是在新帝登基或天下出现了大规模的疫病灾害后。去年九月新帝登基,朝廷在那时已经大赦过一次天下了,而这次又大赦,显然是为了宣示恩德,和袁绍等争夺天下人心,也是为了尽力避免那些触法亡命的人“铤而走险”,加入到讨董的联军中。

    第二件是在宣布大赦后不久,董卓使郎中令鸩杀了废帝弘农王刘辩。

    这是为了断掉一部人讨董人士的“政治幻想”,同时分化讨董联军。

    战争从来是为政治服务的,讨董的人很多,他们虽是共举了讨董大旗,但在政治目标上却并非一致,而是隐然分成了几派,其中有如袁绍、袁术者,可能已生异心,其中有如荀贞者,别有所图,其中有如孙坚等者,可能只是一心为了提升声望族名、忠烈讨贼,而又有不少人,他们的目标却是为了扶立刘辩重登帝位。刘辩是先帝的嫡长子,先帝所立的皇太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没有失德却被废掉,这是礼教儒家所不能接受的。然而,如今董卓杀掉了刘辩,这部分人看一下子失去了政治目标,刘辩一死,董卓固是罪大恶极,可却没有了扶立的对象,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难免就会彷徨无措,这仗还怎么打?就算打赢了董卓又能怎样?

    董卓这一招狠归狠,可单就分化、瓦解关东联军的士气这一点来说却是很有点作用。

    第三件是董卓毒死了刘辩后即召集群臣,议大发兵,出讨关东。

    直到现在关东联军的一些人马还没有抵达会师地,更别说在董卓召集这个会议的时候了,如果那时董卓遣军出击,对关东联军定会是个不小的打击。

    不过董卓之所以召开这个会议,其实只是为了做做样子罢了,他本意是不想出兵进击的,他在洛阳根基浅,全靠兵威压制朝中,如在此时大举出击,洛阳说不定就会起乱,因而在尚书郑泰的奉承和劝说下,他顺坡下船地吹了几句牛、放了几句狠话,也就罢了。

    第四件则是迁都长安。

    相比大发兵、讨关东,迁都长安、以暂避关东联军,这才是董卓的真实意图。

    董卓是凉州人,久在凉州、并州各地击贼讨逆,三辅他也是待过的,比起在洛阳的毫无根基,长安明显更有利於他,又且长安是前汉故都,山河险阻,拥兵在此,足可俯控山东,便是关东联军再盛,关门一毕,也能将之挡在门外,退一步说,即使万一兵败,也可由此退回凉州。

    董卓的这个计划是他自己想到的,也是贾诩、李儒等他的谋士们大力建议的。

    便在日前,董卓又召集群臣,说了欲迁都长安的打算,群臣皆不欲,但无敢言之。

    荀贞点头说道:“听说了。”

    陈群说道:“董贼初至洛阳,举贤荐才,貌似重士,而今原形毕露,竟敢鸩杀陈留王,又议迁都,实人神共愤。”

    荀贞说道:“我在路上闻知,说董卓前时欲拜朱公为太仆,然被朱公所拒,此事可有?”

    颍川离洛阳不远,消息灵通,荀贞只是风闻了此事,而荀攸等却是详知此事的经过。

    荀攸点头应道:“确有此事。”

    他顿了顿,把听来的事情经过详细对荀贞道出,说道:“朱公威望素著,董卓忌之,不欲留朱公在河南,遂遣人拜朱公为太仆,欲以为己副,共去长安,而为朱公所辞。朱公直言对董卓的使者说:‘国家西迁,必孤天下之望,反给关东联军造成机会,我认为不该这么做’。”

    这个“朱公”说的是朱俊,朱俊的兵略虽不及皇甫嵩,可也是本朝名将,威望素高,他现为京畿地区的河南尹,把他留在这里,董卓不太放心,所以遣人拜他为太仆,希望他能当自己的副手,但是,却被朱俊拒绝了。

    荀贞问道:“董卓有何反应?”

    “没什么反应。”

    荀贞心道:“朱俊兵略不足,董卓所忌者只是他的名望,而非其军略,现值董卓欲西迁长安的关头,外有关东联军相逼,为了保证洛阳不在此时生乱,想来纵是为朱俊所拒,董卓也不好威逼过甚,故而他才没有再强求朱俊吧?”

    正猜测董卓的心思,荀攸又道:“昨天刚又得了一道消息,说董卓矫诏,征征京兆尹盖君为议郎,征左将军皇甫公为城门校尉。这件事,君侯听说了么?”

    “噢?此事我却尚未闻知。”

    听得这道消息,荀贞立刻把心思收了回来,忖思片刻,说道:“盖勋、皇甫将军身在三辅,各拥兵马,尤其皇甫将军,帐下三万精卒,屯驻在右扶风,不但兵马强壮,而且军略如神,董卓征他二人入京,这是在为西迁长安开路啊!”问荀攸,“盖勋和皇甫将军可受诏了?”

    “董卓的矫诏刚送走不久,应还未到盖君、皇甫将军手上,他俩会不会受诏目前尚未可知。”

    荀贞心中叹道:“早在统军击冀州黄巾时皇甫将军就已决意要做汉家的纯臣,前世读书,我也未曾读见有皇甫嵩、盖勋起兵讨董之事,……看来这道诏书,皇甫将军定是会受下的。”

    今关东州郡起兵,从北到东南,对洛阳形成了一个半包围,如果皇甫嵩不受诏,而是和盖勋也联兵共起,在三辅、长安响应袁绍,东西夹击,董卓再强,也只能成为困兽,束手就擒。

    只可惜,皇甫嵩却要做汉家的纯臣。

    黄巾被很快平定,这是皇甫嵩之功;董卓得以顺利西迁长安,亦是因皇甫嵩。

    国家和个人,功过与是非,有时真的很难说清楚。

    荀贞不再多说,转开话题,问道:“孔豫州现在何处?”

    “在陈国。”

    “在陈国作甚?”

    “陈国颇有强兵,孔豫州要兵去了。”

    陈王刘宠是汉明帝的玄孙,乃是现有的汉家宗室中为数不多的一个勇武之人,善弩射,十发十中,中皆同处。中平初,黄巾起,郡县多弃城走,刘宠库藏有强弩数千张,尽数拿出,募集壮士,出军屯驻国都陈县的都亭,以镇国中。陈国人早就听说刘宠善射,不敢反叛,加上陈国相骆俊在国中素有威恩,所以在他两人的文武兼施下,黄巾乱中,陈国竟是独得完全,邻近郡国的百姓很多避难到了这里,归之者十余万众。

    刘宠和陈国相骆俊从这十余万人中选取壮勇,编练成了一支颇为强悍的军队。

    袁绍起兵,关东响应,身为宗室的刘宠虽没有加入到联军中,但为了保护国中,免受外郡入掠,却也整顿兵马,出屯阳夏,自称辅汉大将军。

    孔伷虽是豫州刺史,可在豫州的威望不高,他本人又是个清谈之士,无甚勇略,身为汉家宗室、素以勇武出名、在黄巾乱中力保陈国无失的刘宠当然就不大看得起他,不服他的调令,故此为了壮大豫州军的声势,孔伷不得不亲去陈国,以望能说动国相骆俊出兵相助。

    荀贞颔首,又问道:“孔豫州麾下,现有几多兵马了?”

    “豫州六郡国,陈王不从调度,沛相清亮自守,现今孔豫州麾下只有州兵和汝南、鲁、梁三国兵,计约四万。”

    豫州六个郡国,分是颍川、汝南、陈、沛、鲁、梁。

    颍川郡的太守懦弱,久畏荀贞声威,郡中兵权悉在乐进之手,乐进显是不可能带着郡兵投到孔伷帐下的。

    沛国相袁忠虽是汝南袁家的人,可昔与范滂为友,乃是党人一流,以袁氏子弟之身当年也曾受过党锢之害,素以清凉著称,早前赴沛国上任,乘一苇车而已,他与袁绍、袁术这等重气好侠、起居奢贵的袁家子弟不是一路人,此次袁绍起兵,他根本无意响应,自也就不会遣郡兵助孔伷了。

    颍川、沛国、陈国三郡除外,剩下肯从孔伷调令的便只有汝南、鲁、梁三国了,而其中最积极的又数汝南和鲁国。汝南是袁绍的家乡,他起兵,以袁家的声望,汝南郡人肯定是倾力支持,而鲁相陈逸是陈蕃之子,早年灵帝在位时,他就和故冀州刺史王芬以及许攸密议过废帝之事,胆子很大,这回袁绍讨董,他是非常响应,和汝南一样,亦差不多是举郡相助。

    按说只凭此三郡,孔伷是难以弄到四万人马的,但黄琬在豫州为豫州牧时大兴军事,征讨州中贼寇,却是给他留下了一支人数众多的州兵,因是之故,三国兵加上州兵乃有四万之众。

    如果他再能说动骆俊,从陈国要些兵马来,声势还能再强一点。

    荀贞心道:“孔伷清谈之士,不识军略,固无足轻重,然其帐下今已聚得四万之众,却也不能轻视。”问乐进,“颍川郡兵现有多少?”

    中平元年黄巾乱后,颍川多年未再有大的战乱,郡兵本来不甚多,只有两千多人,但荀贞上次去广陵上任、路经颍川时,曾密令乐进,命他扩充兵马。

    乐进答道:“原有郡兵二千三百余,现有四千余。”

    荀贞心道:“我本部一万六千余,加此四千余,计二万步骑,文台不知会带来多少人马,但想来应不会少。如此,我与文台联兵,纵仍不及孔伷帐下兵多,也相差无几了。”

    如果荀贞和孙坚的联兵比孔伷帐下的豫州兵少太多,那问豫州借粮、借兵械,以至将来夺豫州给孙坚都会少些底气。

    昨天在路上,未到颍川时,军中管粮的就来找荀贞,告诉荀贞存粮不多,只够数日所用了。现下总算到了颍川,荀贞问过孔伷的兵马情况,紧跟着就说起了粮食,又问乐进道:“文谦,郡府储粮可足?”

    “近年颍川未经兵乱,府库充实。”

    “军械呢?”

    “虽方扩军二千,郡中武库中仍有存留,够五千人所用。”

    “粮与军械皆我现下急缺,既然郡中俱有,你便当先开道,我等兵发阳翟。”

    乐进此来迎接荀贞,随行带了二百郡卒,闻得此令,大声应诺,行个军礼,拍马先行,带着郡卒在前为荀贞开路,直往阳翟而去。

    谈罢了近期的朝中变动,又解决了粮、械的当务之急,待乐进先行后,荀贞和荀攸等人这才说起了荀攸等这些时在颍川活动的成果。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