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 郡留四杰内外镇 兵分六部旌旗扬

正文 2 郡留四杰内外镇 兵分六部旌旗扬

    汉家制度,郡国兵无诏不得出郡界,这次起兵讨董的多半是郡守国相,荀贞、孙坚亦然,所以这个“将军号”是一定要上表请授的,不止荀贞、孙坚得了一个“行某某将军”的衔,余下如张邈、王匡、刘岱、桥瑁、袁遗等州郡长吏,包括曹操、鲍信这两个校尉也都互相各表了一个类似的头衔,当然,至於朝中会不会同意,自就是无关紧要了,而袁绍自称车骑将军,一是因如上的缘故,二来则显是为了压住袁术的后将军,好能成为“名实相符”的真正盟主。

    袁绍一呼之下,关东州郡群起。

    虽说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对此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的一旦群雄起兵,却还是天下震动。一时间,荆、徐、豫、兖、青、冀诸州风烟大起,千军万马席卷了半个帝国,黎民百姓,因之骚动,德行之士,为之惊骇,而乡野轻侠、豪杰之辈则纷纷奔走相告,揽众往投。

    徐州境内。

    琅琊郡。

    郡治,阴德、臧霸几乎同时听闻了此事,并皆闻知荀贞也是起兵的一路。

    阴德震惊非常,半晌没有反应过来,揪着颔下的胡须,疼痛不自觉,末了,对左右叹道:“董卓悖逆,今袁绍起兵,顺天行举,荀广陵亦在其列,惜乎我有名无实,竟不能共襄大事。”

    他手上无兵无马,只有一个琅琊相的虚名而已,早就不忿臧霸以兵专权,却是能非常理解袁绍对董卓的痛恨。

    臧霸闻知此讯后,先是惊讶,继而拊案,对左右说道:“董卓拥兵十万,坐据神京,天子在手,呼令海内,袁本初、荀广陵诸君却敢起於州郡,挥师逆讨,我不如也。”

    臧霸帐下虽有数千兵马,在琅琊是个霸主,可他没有什么太高的野望,所想者只是保住既得的利益罢了,比起袁绍、荀贞等人“志在国家”的壮志雄心,他自愧不如。

    东海郡。

    州府,陶谦在阴德、臧霸前就闻知了此事。

    饶是他颇有城府,听说了此事后,也忍不住在满堂的州吏前露出了一点异色。

    他这一点异色不是惊讶,也不是骇怕,而是高兴的。

    群雄一起兵,胜则罢,如若不成,天下必然崩乱。他身居徐州刺史之位,天下一乱,以徐州为资,倚海西顾,他就进可逐鹿争霸,退亦足能自保为真正的一方诸侯。

    此是他高兴的之一。

    之二当然便是荀贞就要起兵离郡。只等荀贞走后,他就可以按照早已定下的计划动手收拾薛礼,再坐等袁绍、荀贞和董卓分出胜负,到时视机而动,就可把整个徐州五郡都纳入掌中了。

    陶谦对左右说道:“袁本初固天下名望,然张邈、刘岱诸人,或党人旧魁,或汉家宗亲,或公卿子弟,亦俱一时之雄,各负盛名,今虽共举袁本初为盟主,没有王爵之加,实尊卑无序。袁本初、袁公路兄弟又不和。观彼起兵诸将,善战者又无几。以此之众,何能比之董卓麾下之精兵强将,挟朝廷以为名?事必无成。可笑荀颍阴,却竟也参合其中,吾且待其事败。”

    陶谦分析得不错,他这一番分析的大概意思在不久之后,尚书郑泰为阻董卓兵击讨联军时也曾对董卓说过。关东联军的声势虽盛,奈何却有两个最大的短板,一个是知兵善战者不多,一个是袁绍名望虽高,可他的“车骑将军”是自称的,不是朝廷所授,难以号令群雄。

    陶谦急不可耐地等着荀贞离郡,可荀贞却不能立刻就走。

    在离开广陵前,他需得先把郡事安置妥当。

    郡事有二,一为政事,二为军事。

    政事方面,荀贞决定以郡主簿袁绥来代理郡中诸事,而以姚昇为其辅佐,此外,一直负责监督郡中各县农事的宣康、栾固等十一人也都被他留了下来,上则配合袁、姚,下则监视各县。

    荀攸、戏志才、程嘉等人都是荀贞得用的心腹,荀贞之所以没有用他们留守却是出於两个缘故,一是因为将来讨董,荀贞离不开他们出谋划策,二是因为他们都是外州人,不是本地人,便是留在广陵也难以得到广陵郡吏、士人的配合,所以最好的留守主事人只能是袁绥。

    而又之所以用姚昇为辅,却不用宣康这等亲信为辅,则是因为姚昇年岁较长,以前做过县长吏,并出身名族,其家乡又还挨着广陵,能力、出身、名望、人脉都比宣康等强。

    军事方面,荀贞留下了两千人,其中一千是郡卒,驻在郡治广陵县,由姚昇指挥,另一千是分别由五百义从和五百丹阳兵组成的新营,由陈褒统带,命驻东阳。

    东阳县在广陵郡的最西边,临着下邳国,荀贞令陈褒屯兵此地,一是为呼应广陵县的驻军,以镇郡中,二则是为了震慑下邳国的笮融。要说荀贞最需防备的陶谦,可陶谦帐下兵强马壮,又有臧霸为爪牙,如他真想趁荀贞离郡之机而进取广陵,荀贞便是再多留下两千人也是无用,所以,他干脆就不理会陶谦那边,而专门盯防笮融这里,省得笮融搞点什么恶心人的小动作。

    荀贞帐下诸将,陈褒不以勇武著称,其所长者在“机敏”二字,荀贞此次出郡,留守部队不需进击扩张,重点是看好地盘,所以生性机敏、灵活细心的陈褒是统军镇疆的不二人选。

    郡吏中,秦松也被留下了,他能言善道,在州中、在郡中都交游颇广,万一有事,他可以担负起转圜、出使之任。

    袁绥主政,陈褒主军,秦松主外交,有此三人留守,只要陶谦不大举进犯,郡中足能保无事。

    荀贞本部义从四千,姚昇从丹阳募集来了五千人,臧洪等在郡中前后共募得了六千壮勇,各县精锐县卒编成的“定郡营”有千余人,经过裁汰、扩充,郡卒共计两千,这总共是一万八千余步骑,留下了两千人,还有一万六千余人,这一万六千余人就是荀贞此次起兵的力量了。

    这一万六千余人成分挺杂,有义从、有丹阳兵、有广陵壮勇、有郡卒、有县卒,没有出兵时,可以各部自行其事,而今要出兵作战了,却就需要再整体地编制一下,以方便指挥。

    荀贞和戏志才等几经商议,早有定案,当下便将定好的部曲编制颁下。

    共将此一万六千余人分成六部,外加一个别部。

    先,从义从中选出一千五百人,从丹阳兵中选出四千五百人,共计六千人,平分为二,每部三千劲卒,这是作为主力使用的前、后二部,分以许仲、荀成两人为此二部校尉。

    其次,余下的两千义从,去掉骑兵,还有一千余人,加上“定郡营”、剩下的五百丹阳兵和剩下的一千郡卒,不到四千人,荀贞留为中军,是为“中部”,由他亲自统带,分以典韦、赵云、陈容等为部中各曲军候。

    再次,六千广陵壮勇中选出五千人,分为两部,各二千五百人,以之为左、右二部,分以臧洪、陈到为此二部校尉,——便不说陈到早就投到了荀贞麾下,跟着荀贞南征北战,只说他早前和陈容、陈褒共平郡中贼寇的功劳,现提拔他做一个部校尉也在情理之中。

    前、后、中、左、右五部,依汉家军制,这是“一个军”的惯常编制。

    此五部外,又将军中的所有的骑兵,包括原本义从中的和郡兵中原有的,共计千骑,又编成一部,名为“骑部”,以辛瑷为此部的部校尉。

    五千广陵壮勇还剩下千人,荀贞实现了之前答应给刘备的承诺,又将此千人编成了一个别部,以刘备为此一别部的别部司马,简雍、关羽皆在此部中,张飞则不在,他被荀贞编入了骑部中,在辛瑷手下做了一个曲军候。

    这六个部和一个别部,前、后、中、骑四部是作战的主力,骨干都是由荀贞的义从组成,余下如丹阳兵、定郡营、郡卒等组成部分也皆为青壮敢战之士,并且甲械多全,左、右和刘备的别部是替补部队,这六千人虽也都是精选出来的壮勇,可既没受过多久的操练,也不像丹阳兵常年居住深山,剽悍勇猛,甲械亦基本没有,都是伐木为兵,等着到了豫州再补充。

    郡中军政留守诸事办妥,诸部编成,已是正月初十,荀贞不再拖延,当日即点兵出郡。

    陈芷诸女不能随他出战,登上城头目送。

    荀贞一马当先,诸部兵马络绎出营,紧随其后,或行或驰,一万六千余人加上辎重,布满道上,旗鼓鲜明,尘土飞卷,城外、道边,俱是闻讯而来看望的士人、百姓,观者如堵。

    陈芷立在城头,望着荀贞远去,轻轻抚摸小腹,喃喃自语。

    她声音太小,便是近在身侧的唐儿也没有听清。

    唐儿问道:“夫人,你说什么?”

    陈芷没有回答唐儿,只是默默地望着荀贞在万众壮夫、旌旗如林的簇拥下渐行渐远。

    她刚才说了什么,她这会儿心中在想些什么,其实她不用说出来,唐儿、迟婢、吴妦等女也能猜到,因为即使她们不像陈芷怀了身孕,可陈芷之所想和所说也正是她们的所想和所想说。

    乱世将至,男儿争雄天下,或将浴血百战,或将九死一生,留在后方的妻女们什么也做不了,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日夜为他们担忧,朝夕盼着他们的归来,便是如吴妦这样曾在军中行走、街头行刺、胆气不逊须眉的巾帼,在这个乱世序幕已然揭开的时代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