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4 桥瑁诈书移诸镇 一声雷响起风云

正文 94 桥瑁诈书移诸镇 一声雷响起风云

    昨晚因为后/台上传的问题,传重复了,vip不能删,所以只能留着,致使有的同学重复订阅了一节,非常抱歉,已改掉了昨晚重复上传的内容,换充了新的一节。.xstxt.org

    ——

    荀爽、陈纪相继到了洛阳,十二月中传来消息,说荀爽刚到京城,就又被朝廷改拜为司空。

    司空是三公之一了,从被征平原相到位居公位,前后只经过了几十天。

    这等升官的速度,火箭都比不上。

    原本历史上没“荀贞”的时候,荀爽从平原相到司空就只用了九十三天,这一世有了荀贞,董卓为分化袁党,示好荀贞,荀爽升官的速度难免就会更快了。

    司空本是杨彪,荀爽做了司空,杨彪被转拜为司徒。

    司空、司徒虽都是三公之一,可细说起来,还是有点不同的:司空掌水利、营建事,司徒“掌人民事”,地位上,司徒比司空更贵重一点。不过相比之下,最为贵重的当然还是掌军事的三公之首“太尉”了,董卓自任相国,空出了太尉一职,遂又拜司徒黄琬为太尉。

    早在九月时,董卓立了新帝后不久,他就拜豫州牧黄琬为司徒,按说三公应在朝中,可有了早前张温以太尉之身而领兵在外的“故事”,黄琬却是没有立刻就回洛阳朝中,——他要是当时就去了洛阳,后来也就不会有曹操差点死在豫州的事儿了,不过他当时可以以“州事未清”为借口不去洛阳,现在董卓又给他升了官,而董卓新任的豫州刺史孔伷也早到了豫州,整天闲得着急,他却是不能再恋栈不走了,在得到任命后不久他即启程离开豫州,去了洛阳。

    本朝的三公虽然本就换得勤,因所谓“天人感应”的说辞,一有各类的天灾**就必换相对应的三公,可像如今这样短短几个月就换来换去,三公换了几遍的情况却亦是少见。

    自董卓入其是新帝登基以来,董卓一系列的人事任命让人眼花缭乱,又是三公替换,又是征辟名士入朝,又是大用党人子孙,又是把亲信的将校安插入禁军各部,又是外任孔伷、张邈、张咨、刘岱等人为州郡长吏,而归根结底,其所为者不过是两个目的罢了:一为掌控洛阳诸军,增强军事实力,二为示好、拉拢士人,试图得到士族的拥护和支持。

    荀贞读完洛阳新传来的消息,将之放到一边,望了望堂外阴霾的天色,心道:“眼看年底将至,想来朝中和地方的人事在今年应是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动了。”

    朝中、地方的人事会不会再有变动无关紧要,让荀贞有点烦心的是:从袁绍出逃、预备起兵开始,到现在好几个月了,可这讨董起兵的具体日期却竟然至今都还没有能确切敲定。

    因了周毖、伍琼、何顒等人的说动,如张邈、刘岱等亲袁绍的诸人皆已经由董卓之手成功外任到了州郡就职,手下也都已各聚了不少人马,又再如曹操、鲍信等人虽非郡国长吏,可也都已分别各聚了不少人马在手,而袁绍亦得了渤海太守之任,也算是有了起兵之地,按理说,起兵应就在眼前了,并且依按荀贞的记忆,如他所记不差,这起兵也确是应该就在不远之后。

    可是,因了两件难事,这起兵的具体日期和具体计划却是直到现在还没能敲定。

    两件难事:一件是袁绍虽有了起兵之地,可韩馥却派了几个州从事在渤海监视他,阻挠他募兵备战,再一件是起兵容易,可要想找到一呼百应的“大义”却难。

    先说这第一件难事,韩馥忌惮袁绍,生恐冀州的实权被袁绍夺去,所以在董卓追捕袁绍时,他虽因自家是袁家的故吏,为了自家的名声着想,没有出卖袁绍,可在袁绍到了渤海郡上任后,他却接连派了好几个亲信去到渤海,守住袁绍,限制他的行动,使他不能一心备战。

    第二件难事,董卓虽然操持朝廷,可朝廷毕竟是朝廷,袁绍名声再大、再有声望,如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就算荀贞等人仍会跟着他起兵,可荀贞等手底下的人却不一定会敢跟着起事。汉家四百年的天下了,民心犹存,没个合适的借口,没几个人敢跟着袁绍进攻都城洛阳的。

    荀贞记得,原本的的历史上,应是桥瑁解决了这两个难题。

    可眼看年底就要到了,桥瑁却怎么还没有发动?

    姚昇在月初时回到了广陵,随行带回的有五千丹阳壮勇。上个月底,今冬的第一场雪后,荀贞借天寒地冻、民乏衣食之机开始在广陵募兵,至今不到半个月,已招募到了四千多人。

    五千丹阳壮勇加四千多广陵壮勇,这就是近万人了。

    再加上荀贞本部的四千步骑义从,加上那千余从各县抢来的精锐县卒,加上经过整编、裁汰、扩充后的两千郡卒,荀贞手底下现有一万七八千人要吃喝,就算那些不是精兵、那些新募的兵卒可以减些粮饷、日需,可加到一起,每日所需的粮秣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荀贞尽管早就未雨绸缪,又是平时尽力节俭,又是尽量减扣该输送给州府的军粮,又是从糜竺那里购买粮食,可现今手头所存者,最多也只够这一万多人吃用到年底,勉强能支撑到明年正月,要是到那时还不能起兵,那他新招募的那些兵卒就只能解散了事了。

    虽说他有前世的记忆在,记得起兵的日子应该很快就能来到,不会晚过明年正月,可桥瑁迟迟不动,袁绍那边迟迟不能敲定起兵的具体日期,事到头上,他也难免会有压力,少不了为此烦心。

    戏志才和荀攸联袂而至。

    见荀贞独坐堂上,面带忧色,荀攸落座后问道:“渤海那边还没有消息?”

    “没有。”

    戏志才也落了座,他沉吟说道:“渤海所以迟迟未有信者,不外乎一因韩冀州,二因无名义。明公,渤海可以等,但广陵乏粮,只眼下之兵,已是倾郡养食,如再有多募,势将更窘,断难支撑太久,却是不能再等了,事急从权,眼下之计,以我看来,正当是‘从权’之时。”

    “噢?如何‘从权’?”

    “不如……。”

    正说到这里,臧洪、袁绥急匆匆地从院外进来。

    戏志才顺着荀贞的目光,转望堂外,看到了他两人的到来,遂暂停下话头,等他俩在堂外脱掉鞋履,看着他俩登入堂上。

    荀贞问道:“子源,卿二人步履匆匆,可是有何急事?”

    臧洪从袖中取出一道檄文,趋步上前,躬身呈给荀贞,说道:“郡邮刚接到的三公移书。”

    荀贞心中一动,忙取檄文看之,不等看完,烦忧尽去,哈哈大笑,说道:“起兵在即矣!”

    戏志才、荀攸相顾对视,两人不知檄中内容,荀攸遂问道:“敢问之,檄中是何内容?”

    荀贞叫臧洪把檄文转给戏志才、荀攸,让他俩自己去看。

    戏志才、荀攸凑到一个席上,两人凑着脑袋一起去看,却见檄中开篇便陈述董卓罪恶,把董卓的累累罪行都写了一遍,在檄文最后写道:“数见逼迫,无以自救,企望义兵,解国患难。”檄中署名,正是太尉黄琬、司徒杨彪、司空荀爽三人。

    戏志才又惊又喜,说道:“我适才正想对明公说,当下之时,理应从权,不如诈作三公移书,传檄州郡,以号天下,同时解袁渤海之难,却不意就真有此道檄文送至!”

    荀攸脸上却带了忧容。

    荀贞见之,知他所忧,笑道:“公达,你是在为族父担忧么?”

    荀攸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此檄一出,必引董卓之怒,这可该如何是好?”

    “公达,卿且放心,这道檄文必非是族父等诸公所书。”

    “噢?”

    “族父、黄太尉、杨司徒,皆稳健长者,怎会贸然向天下州郡传送此檄?以我料来,此必是有人为能早日起兵讨董,而遂盗用三公之名,诈传此书。”

    荀贞分析得很有道理,荀攸稍减忧容。

    戏志才笑道:“如真是明公所言,那可不但是为袁渤海解了难题,也为明公、也为我解了一道难题啊。”

    给荀贞解难题,自是有了这道檄文,州郡起兵就名正言顺,可以很快起事,无需再为粮秣担忧了。给戏志才自己解了一道难题,则是说:戏志才不必再为用不用“从权”而权衡利弊了。

    诈作三公移书州郡,这固是从权之举,可事情传开后却定会引来“刚贞之士”的反感,连三公的名都敢盗用,太目无纲常法纪了。

    现在可好了,不用荀贞来吸引这个火力,自有人出来行此事,戏志才当然轻松高兴。

    臧洪、袁绥俱皆讶然,袁绥说道:“这、这道檄书竟是假的?”

    郡府诸吏中,最先只有臧洪知道荀贞将要响应袁绍起兵讨董,后来荀贞备战的动静太大,冶铸兵械、大举募兵、买铁买粮,哪一个都是会让人生疑的,况乎这几件事连到一起来做?眼看是掩盖不住了,荀贞便将实话告诉了袁绥、秦松等人。

    在听说是“袁隗默许”,袁绍、袁术牵头,有很多州郡长吏、包括前任广陵太守张超也可能会参与进去后,袁绥、秦松等人不但没有反对,反而也都积极地参加到了起兵的诸项准备中。

    荀贞笑道:“假也罢,真也好,重要的是有了此道檄文,便如志才适才所说,这起兵的借口就有了,袁渤海的难处也能迎刃而解了!……子源,薛彭城还是不愿意与我共起兵么?”

    “是。”

    荀贞为了壮大自己起兵后的声势,也是为了加固和薛礼的盟约,前些时又派了刘备去见薛礼,密与薛礼讲了将要响应袁绍起兵讨董之事,希望薛礼能一起参与,与自己联兵共进,但是被薛礼拒绝了。荀贞不肯放弃,又改叫臧霸派能言善道之人再去彭城,可薛礼还是不愿意。

    “罢了,人各有志,他不愿就不愿罢。……起兵可能转眼就至,要抓紧在郡中的募兵。”

    臧洪、袁绥应诺。

    荀贞又对荀攸说道:“公达,起兵在即,颍川那边得叫玉郎再去一趟,咱们缺粮,向豫州借粮一事万万不可有误。”

    荀攸应诺。

    荀贞想了想,又道:“只玉郎一人再回颍川不够,公达,你和长文也跟着他一起回去。”

    荀攸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荀贞的意思,说道:“诺。”

    荀贞叫荀攸、陈群和辛瑷一起回颍川,目的很明显,一是为了给自己开道,二则是为了让荀攸等人先到颍川为自己招揽士人、豪杰,以备将来兵马抵达颍川后讨董所用。

    荀攸、陈群、辛瑷带了百余骑士,当天就离县,赶回颍川。

    接下来几天,荀贞先是巡视郡兵,继而召来姚昇,又去丹阳兵的兵营巡视、检阅,再又和臧洪一道,检阅了一遍新募来的广陵壮勇,又叫上陈容,接着去检阅了一遍那千余县卒组成的“定郡营”,最后来到自家的义从营中,召来许仲、荀成等人,密议商量。

    军事上检查、部署过后,荀贞亲上铜山,又检验魏光督造冶铸出来的箭镞、军械诸物。

    因兵械不足,新招募来的丹阳兵和广陵兵,现下只有一部分特别精勇的发了兵器,余下近万人仍还是手无寸铁,依铜山冶铸的进度,是不可能在一个月内把不足的兵械都打造出来的。

    荀贞因问魏光:“上次从糜从事那里买来的铁还剩多少?”

    “不多了。”

    荀贞囊中已然不丰,手底下又多了这么多新卒,不说军饷,只给这些新卒制办冬衣就是一笔极大的开销,所以当十天前糜竺送来了最后一批铁后,他就没有再继续买了,剩下的这点铁用完,能用的就只有铜了。

    荀贞寻思片刻,心道:“以铜铸兵,坚锐远不及钢铁,不过是聊胜於无,现下我起兵在即,这铜兵是没必要再多铸了。”开口对魏光说道,“存铁用完后,刀剑之物就不要再铸造了,集中全部人力单铸箭镞一物。”

    铜制的兵械不如铁制,但单就箭镞来说,铜制的却还是能用的。

    魏光应道:“诺。”

    荀贞又想道:“黄琬在豫州多兴军事,豫州武库料必充盈,我部所缺的兵械,说不得,也只能像粮食一样,亦从豫州借了。”

    荀贞这边盘算起兵前的需要,却说冀州的韩馥和袁绍。

    果如荀贞所料,在接到了桥瑁这道诈以三公为名的移书后,韩馥没了主张,他召来州府里的诸从事,问道:“今当助董氏邪?助袁氏邪?”治中从事刘子惠厌恶韩馥的这句问话,毫不客气地说道:“今兴兵为国,何谓袁、董!”韩馥自知说错了话,面现惭色。刘子惠又说道:“兵者凶事,不可为首。今宜先观他州动静,如有发动者,明公可再和之。冀州於他州不为弱也,一旦群起起兵,他人功未有在冀州之右者也。”韩馥然之,便作书给袁绍,道董卓之恶,听其举兵。

    没了韩馥的掣肘、阻挠,袁绍人望所归,蓄势已久,很快就招募到了大批的士卒,气候顿成。

    他写信给袁术、张邈、刘岱、袁遗、曹操、鲍信、荀贞等人,决定把起兵的时间定在明年正月。董卓在洛阳已有不短时日了,观其政举,颇多妙着,实不容小觑,起兵这件事如再拖延下去,只会对袁绍等人不利,所以把起兵之时定在明年开春,曹操等人无人反对。

    袁绍又和袁术、张邈、曹操等人定下了四个会师、屯兵之地,一个是洛阳北边的河内,一个是洛阳东北的酸枣,一个是豫州的颍川,一个是荆州的南阳。

    这四个地方选得很好,从北、到东北、到东、再到东南,刚好对洛阳形成了一个半包围。

    袁绍肯定是要去河内的,而张邈、曹操、桥瑁、刘岱等俱在兖州,他们则肯定是要去酸枣会师,袁术人在南阳,南阳就是他的屯兵地了,至於荀贞,他是颍川人,不等他主动提出,袁绍就把他的屯兵地划到了颍川,和豫州刺史孔伷在一起。

    诸事议定,新的一年到来之前,荀贞又给孙坚写了封信。

    信中先提前给孙坚拜年,随后的重点是简略转述了袁绍定下的起兵日期和各路人马的会师、屯兵地,提醒孙坚做好准备,不要误了大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