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1 陶谦坐视待成败 董卓谋备据相国

正文 91 陶谦坐视待成败 董卓谋备据相国

    “阿翁,洛阳诏命,拜袁术为后将军,拜陈纪为大鸿胪,拜荀爽为光禄勋。  。”

    东海州府堂中的案几上摆满了文牍,陶谦抬起头,放下手里正在看的一卷竹简,从刚进来的陶商手上接过帛文。

    陶谦快六十岁了,须发斑白,他年轻时好学,后来出仕州郡、朝中,又工作繁忙,经常就着烛火熬夜,通宵达旦,眼睛早就用坏,用后世的话说,是重度近视,东西稍微离远点便看不清楚,因此他把帛文凑到眼前,细细地看了一遍,冷笑两声,将之丢在了案上。

    陶商是陶谦的长子,今年三十岁,原本在家乡郡中为吏,陶谦来徐州当刺史后把他和他的弟弟陶应都叫来了徐州,一则可侍奉自己左右,二来可耳提面令,亲自教他俩如何施政、揽权。

    见陶谦冷笑,陶商忧心忡忡地说道:“陈纪是荀贞的姻族长辈,荀爽更是荀贞的族父,他两人现被朝中重用,竟都坐上了九卿之位,阿翁,这荀贞怕是会更加张狂了啊!”

    荀贞刚到广陵就给陶谦难堪,陶谦当时虽没有办法他,可以陶谦之刚傲好强,面对荀贞这么一个“后生晚辈”,又岂会轻易咽下这口气?别人可能不知,陶商、陶应作为陶谦的儿子,却是一清二楚,知道他们的父亲陶谦早就想报此一箭之仇,想收拾荀贞了。

    可荀贞手底下有四千精锐义从,后边又有袁党为靠山,又出身名族,又有阴修、皇甫嵩、李瓒、孔融等等高官名士或是他的昔日长吏、或是他的同道尊长,实力和背/景本就十分深厚,动之不易,而现下荀爽、陈纪又各登高位,要想动他恐怕会更难了。

    “哼,荀贞小儿自以为手下有点兵马,朝中有几个贵人相助,便不把我放在眼里,杀我的人,不给我缴粮,还偷偷摸摸地派人去彭城见薛礼,去琅琊见臧霸,他以为和薛礼结个盟,挖挖我的墙角,我就奈何不了他了?我早晚是要收拾他的!”

    “可是阿翁,陈纪和荀爽……。”

    陶谦恨铁不成钢,打断了陶商的话,说道:“商儿!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陈纪和荀爽登居卿位明面上虽似是对荀贞有利,而实则不然么?”

    “阿翁是说?”

    “现在洛阳谁掌权?”

    “自是董卓这个逆贼。”

    “荀贞和袁绍是一党,袁绍与董卓势不两立,那董卓却为何在这个时候拜陈纪、荀爽为卿?”

    “阿翁的意思是?”

    “袁家四世三公,袁隗当朝太傅,如论当今天下谁家最贵?非汝南袁氏不可。袁本初居洛阳多年,始终不应征辟,其所谋所图者何?不言而喻。何进死后,他背水一战,冒犯上之名,血洗北宫,虽是行了步险棋,却也算是终得偿所愿,眼看就能握住国家的权柄,而最后却被董卓横插一杠子,他怎会忍下这口气?从他逃离洛阳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不甘心把朝权拱手让给董卓的,……於今看来,他是要起兵在即了。”

    陶商跟不上陶谦的思路,瞠目结舌,愕然说道:“袁绍怎么就起兵在即了?”

    陶谦一生要强,只恨生了两个笨儿子,他瞪着陶商,想要骂他两句,可因近视之故,却根本看不清陶商的眉眼,也只得颓然作罢,耐下心思,给陶商解释说道:“董卓虽身在洛阳,可他既担忧士人会群起反对他,那么他的消息就不会不灵通,他早不赦免袁绍,早不拜袁术为后将军,早不拜陈纪和荀爽为卿,偏在这个时候赦免、偏在这个时候拜,没有别的原因,只能是他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为了离间袁家兄弟,为了拉拢荀贞,这才选了此时或赦或拜。”

    陶谦猜得不全对,可也不算错。

    陶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道:“是,是。鲍信自从洛阳归泰山后便募兵不止,张邈、张超兄弟到郡上任后也是各召精勇,荀贞前些时亦遣人赴丹阳募兵,这种种端端,连阿翁和我都听说了,更别说董卓。……对,对,肯定是董卓听到了什么,肯定是袁绍要起兵了!”

    “荀贞小儿遣人去丹阳募兵,显是在为响应袁绍起兵做准备,而袁绍起兵在即,也就是说,他大约过不了多久就会带兵出郡,与袁绍合兵击董了。”

    陶谦又哼了两声,接着说道:“荀贞小儿自以为手下精兵强将,在广陵对我张狂,我是不好收拾他,可董卓何等人也?朝廷讨北宫伯玉、边章、韩遂时,我与董卓同在军中,对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这个人既悍且狡,麾下的那些羌胡、汉兵名为汉军,实为他的私兵无异,只凭袁本初这个世家公子,只凭他荀贞手底下的那点人马,能打败董卓?万万不能!”

    陶商眼前一亮,说道:“如真如阿翁所言,荀贞兵败?”

    “他只要兵败,就算不死,成王败寇,也不再是朝廷臣子,而是叛逆,待到那时,他不回来广陵,亡命别处也就罢了,如再敢回来广陵,看我怎么揉捏他!”

    陶商忍不住拍手称赞,欢喜说道:“我倒是希望他不死,希望他会回广陵。”

    “噢?”

    “他如死了,如不回广陵,又怎能为阿翁出气!”

    陶商这个儿子笨是笨了点,但挺孝顺,陶谦的心情稍微转好,笑道:“那就最好能像你说的,希望他能不死,希望他到时候还敢回广陵。”

    “可是阿翁……。”

    “怎么?”

    “我闻胜负兵家之常,董卓虽强,可万一荀贞侥幸未败,又该如何是好?”

    “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

    “如何先下手为强?”

    “只等荀贞小儿离郡,我就对薛礼下手。”

    “彭城相薛礼?”

    “薛礼这婢养的竖子,挟彭城为资,储粮积谷、铸兵扩军,自视高傲,不肯服从我的檄令,要非荀贞这小儿刚好来到广陵上任,分了我的精力,我早已叫笮融动手收拾他了,不过现在也不晚,待荀贞小儿离郡后我便传令笮融,叫他把下邳境内的贼寇悉数赶入彭城,再遣兵马装成寇贼,亦入彭城,烧杀抢掠,薛礼眼高手低,没有什么才能,待到那时,他定手足无措,我就可以上表弹劾他,免了他彭城相的职,又或干脆直接带兵入境,以平贼为名,夺其郡权!”

    陶商没有想到陶谦早就定计,而按陶谦的这个计划,要想弄掉彭城相薛礼确也是轻而易举,他惊喜不已,连声说道:“阿翁妙计!阿翁妙计!”

    陶谦心中却是喟叹:“袁绍一旦起兵讨董,无论成败,天下都将乱矣,我今据徐州,揽用臧霸,也称得上兵强马壮,可是两个儿子却都笨,即使我将来把徐州五郡都控入手中,然我已老矣,后继乏人,没人能继承我的事业,又有何用也?”思及於此,却是不觉又想到了荀贞,“荀贞这小儿虽然张狂傲慢,对我无礼,可也算是人中龙凤,惜乎非为我子!惜乎非为我子!”

    广陵郡府,忙着操练军队的荀贞也得知了袁术、陈纪、荀爽三人分别被董卓升迁的消息。

    荀贞亦一眼就看出了董卓的用意,知道董卓这是在离间袁氏兄弟和极可能是在向自己示好。

    他和袁术没交情,又熟知历史的走向,袁术升得再高和他也没关系。

    而至於陈纪和荀爽,荀贞也早就想得清楚,料来就算自己将来起兵,董卓也不会把他俩怎么样,并已专门派了一百精卒赶去当他俩的护卫,所以只是略略看了下这道消息便就罢了,没有太当回事,倒是程嘉特地来找了他一趟,隔着大老远就又是作揖、又是下拜地恭喜奉承。

    十月倏忽而过,入到十一月。

    又传来消息,说朝廷任命董卓为相国,允许他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

    董卓的这一招看起来是个昏招。

    明知袁绍等在外有非常大的起兵可能,他却还给自己加个相国的衔,并“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这不是在招仇恨是什么?不是在把可能会接受他的士人们推给袁绍是什么?

    可是站在董卓的角度考虑,荀贞却也能理解他。

    就是因为袁绍等人可能会在外起兵反对他,所以他才不得不行此一招。

    在这之前,董卓只是太尉,三公之一,在他头上除了天子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太傅袁隗,一个是他任命的大司马刘虞,刘虞远在幽州,可以不去理会,但朝中的袁隗做为“位在三公上”的群臣之首,却是位居在他之上,他做不到一人之下。

    如果将来袁绍起兵,外有州郡响应的袁绍之兵,内有群臣之首的太傅袁隗,内外呼应,他一个太尉,很难压住阵脚,所以,他不得不再给他自己升官,给自己加了个相国的衔。

    相国即战国时的“相”,乃是文官之首,前汉建立后,任过此职的总共只有两个人,一个萧何,一个曹参,之后改以丞相为替,后又改为大司徒,入到本朝,又改大司徒为司徒,不过本朝的三公没有实权,政令悉归尚书台,现在董卓自任相国,用的显是前汉初年的旧制,有了这个头衔,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压过袁隗、刘虞,成为群臣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而只有这样,当将来袁绍如果起兵,他才能集中精力对付袁绍。

    而至於董卓自任相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朝中就没人反对么?

    当然有,可是反对也没有用。

    一来,董卓有兵,威压之下,没人敢硬抗。二来,汉家最重“故事”,凡是本朝以前存在过的事,再实行起来时通常就容易,“相国”是前汉有过的,“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这也是当年萧何为相国时的“故事”,有此前例在,便是想反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借口。

    荀贞前世时就知董卓自为相国之事,只不过他当时以为这是董卓骄横的表现之一,现下身处这个时代,却是理解了董卓的苦衷,不过也仅仅只是“理解”而已,他看了两眼这道消息,就随手将之扔到了一边,招呼戏志才、程嘉等人出门,却是就在刚才得到这道消息之前,他先接到了一条消息,乃是荀攸、陈群从北海回来,很快就会抵达广陵县外了。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