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9 陈荀分被董卓征 兵编别部号安郡

正文 89 陈荀分被董卓征 兵编别部号安郡

    给孙坚的信写好,荀贞遣人加急送往长沙。

    去颍川议粮的辛瑷和去丹阳募兵的姚昇抵达了目的地,时有书信送回,报告他们各自的进展。

    正如荀贞的预料,姚昇做为扬州本地人,配以乌程姚氏的名望,加上荀贞身为袁党一员的身份,与曹操、袁绍交好的丹阳太守周昕不但一点儿都没有为难他,还大力地配合、支持他。

    丹阳多山,山多山民,这些山民有的是为避税而逃入山中的汉人,有的是世代居住山林的野人,所谓“丹阳出精兵”,这个“精兵”多即指这些“山民”。

    周昕一道檄令下去,丹阳各县的县寺皆遣人入山,以米肉粮饷为诱,为姚昇招募壮勇。

    朝廷在丹阳募过很多次兵,丹阳郡府、各县对此都是轻车熟路,进行得很顺利。

    据姚昇信中回报,现已招募到了三千多的精勇,——这还是在淘汰掉了不少不合格的山民后。

    辛瑷虽生性疏狂,却非不知轻重缓急之人,到了颍川后,他先后与荀氏、辛氏族中的长辈密议,又密见乐进,也大致敲定了将来荀贞到颍川后的“借粮事宜”。

    他在写给荀贞的信中,汇报了议粮的顺利进行,同时还提到了荀、辛族中和颍川一些士族近期的情况和动态。

    韩馥前时被董卓拜为冀州牧后,为了能抗衡冀地士族、在冀州站稳脚跟,曾经专门遣骑回到他的家乡颍川,大张旗鼓地请迎颍川士人入冀,以壮其声势、扩其羽翼,颍川士人接受他的邀请、去到冀州的为数不少,如辛氏族中的辛评和辛毗兄弟,如荀贞昔日在颍川郡府的同僚、出身阳翟郭氏的郭图,都去了冀州,现俱在韩馥的府中。

    韩馥也邀请了荀氏,一方面是荀贞暗通声气之故,一方面也是个人的眼光所见,荀氏上下现皆已清楚知道天下将乱,在经过商议和再三地斟酌、考虑后,族中最终决定让荀彧的四兄荀谌接受了韩馥的邀请,继辛评、辛毗、郭图等人之后,不久前刚去了冀州,——荀氏既知天下将乱,而明明族中有荀贞在广陵为太守,麾下精卒强盛,却为何不全力帮助荀贞,而竟分出了荀谌去冀州?其实并不奇怪,原因很简单:这是世家大族在乱世中的自保之策。

    荀贞虽是荀氏族人,虽也是一地太守,可却只是帝国境内百余郡国长吏中的一个,将来天下果然乱后,前程如何还孰是难料,荀氏一族数百口不可能全都挂在他这一棵树上,而韩馥是颍川人,与荀氏是老乡,现又为冀州牧,形同一地诸侯,表面上的实力远胜过荀贞,分一人去他那里,不管是对宗族来说,还是对荀贞日后的发展来说,都应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就如辛氏,辛瑷是死心塌地要跟着荀贞了,而辛评、辛毗却则远去了冀州,这看似是他们各自不同的个人选择,可从宗族角度来看,事实上却都是一样的性质,都是最为妥当的决定。

    除此之外,辛瑷还写信告诉荀贞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件是董卓征平原相陈纪为五官中郎将,另一件是董卓又征荀爽为平原相。

    这两件事不但辛瑷写信告诉了荀贞,荀彧也有信来专门讲述此事,——其实不用他们告之,荀贞从别的渠道也已经知道了此事。

    结合之前董卓废立天子后一系列向士人示好的事例,他这次给陈纪升官和征辟荀爽不用说,自显然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亦是为了能争取得到士人的拥护。

    和陈纪、荀爽一起被征辟的还有韩融和申屠蟠等人,韩融也是颍川人,申屠蟠是陈留人,除了申屠蟠外,陈纪等人都接受了董卓的征辟,——荀爽本是不愿意接受的,党锢时他曾遁藏在汉滨十余年,这次他本是打算和党锢时一样,再次遁逃而去,可奈何被朝廷派来的吏员逼迫甚急,不得脱身,无奈之下,只好接受征辟,就在几天前离开颍川,去平原上任了。

    对陈纪被征到洛阳之事,荀贞的记忆中没有印象,但对荀爽被董卓征辟、最终到了洛阳一事,荀贞却是有印象的。

    对此,他早就做过认真的思考。

    他将要响应起兵讨董,而当袁绍起兵后,董卓杀了袁隗等数十口袁氏族人,那么荀爽在这个时候去洛阳安不安全?

    他认为是安全的。

    即将发生的讨董是以袁绍、袁术兄弟为首的,也就是说,董卓之所以杀袁氏族人,是“首恶必惩”,是为了打击袁绍、袁术,而至於荀贞、曹操、刘岱、桥瑁等人,他们只是袁绍兄弟手底下的“小弟”而已,董卓为了减少“死敌”,料来却断然是不会对他们的族人下手的,——要知道,曹操、刘岱、桥瑁等人多是“公族”子弟,族中长辈都是有做过三公的,其族人在洛阳或为吏、或定居者都有不少,董卓要想杀,大可以在杀袁隗等袁氏族人时一起杀,可事实上他并没有杀,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荀贞的推测是对的。

    既然董卓不会杀荀爽,而荀贞记得荀爽在到了洛阳后,只经过了很短的时日就被董卓拜为了三公之一,具体是三公中的哪一个他记不住了,可无论是哪一个,只要成为三公,对荀氏也好、对荀贞也罢,就都是一个极好的提高声望的机会,如此一来,对荀爽入京之事荀贞就是乐见其成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在得到了陈纪、荀爽已分别被董卓征辟的消息后,当即叫来典韦,命他从军中抽选出了一百精卒,即刻离郡,一半去追陈纪,一半去追荀爽,分别为其护卫,这样等陈纪、荀爽到京后,有了这百名猛士在侧,万一有变,也足可及时地护他俩逃出洛阳。

    辛瑷议定了借粮事,於十月中回到了广陵。

    在他回来后不久,陈容、陈到、陈褒三人相继完成了剿贼的任务,也分别回到了郡府缴令。

    三陈的此次剿贼很是成功,不但扫灭了盘踞在郡中山林湖泽中的诸股贼寇,而且严格按照荀贞的密令,借机一举拿下了各县的兵权。

    广陵诸县各有县卒,或多或少,少则百十,多则数百。三陈出发剿贼时都拿的有荀贞手令,令中命各县皆出县卒,以为配合。三陈到了地方上后,每至一县,皆先检阅县卒,抽其强者,编为一部,统一拿到自家手下指挥,留其老弱,仍归县寺,当平定了县中的贼寇后,这部分强者并不归还给县寺,以“缺兵”为由,三陈仍将之带到麾下,然后去下一个县。去到下一个县,同样如此施为。这样,在平定了郡中十一个县的贼寇后,三陈帐下都各自多了几个由各县强壮兵卒编成的别部,他们把这些别部带回了郡府。

    总计十一个别部,合计千余县卒,荀贞在亲自检验了他们后,大笔一挥,去檄各县,称“郡兵空虚,急需充实,察诸县卒精勇堪用,吾拟留郡用之”,光明正大地就把这千余壮勇精卒给扣留了下来,把他们编在一起,**一营,成为了郡兵中的一个别部,以其平贼有功,号为“安郡”,并以陈容为将。

    这支郡兵别部编制成后,名义上是陈容为将,可陈容现下的主职是郡贼曹掾,自有其事,在实际的操练中,却是由许仲、荀成代替负责,和荀贞的本部义从一起训练。

    讨董在即,荀贞加强了对义从的操练,提高了操练的密度和强度,如今几乎是日日不停。

    而在二度造访过张纮等郡中名士、名族后,荀贞也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军中,每隔两天都会去营里待上半日,有时还会在军中住上一晚。

    陈芷、迟婢、吴妦、唐儿诸女不知荀贞将要起兵讨董,但以她们的聪慧,却也从荀贞的突然极为重视军事也猜出了一些端倪,陈芷嘴上不说,心中却难免担忧。为了她能安心养胎,荀贞少不得只能在她身上再多付出一点精力。

    三陈归郡后不久,外出代荀贞行县的袁绥、秦松等人络绎归来。

    据他们回报,各县的长吏、县吏和士人,不少都表示了对董卓的愤慨,并且确实有些年轻的士人表现冲动,不过在他们及时地疏导、安抚下,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大事。

    荀贞倒是很喜欢听到这个消息,郡中的吏、士越愤慨,那么将来他讨董时就越能放心地离开广陵。

    奉命监铜山冶铸事的魏光亦在这些天送来了两批铸成的铜箭镞,——荀贞之前命各县送铁匠来郡府,各县离广陵有的远、有的近,离广陵近的各县的铁匠大多已经到了,远的也都在路上了,按魏光的话说:这两批冶造成的两万箭镞只是小规模冶铸的成效,在那五十个颍川铁官出身的义从兵卒的配合、帮助下,他已经理顺了铜山的冶铸事,把铜山牢牢控制在了手中,组织好了兵械的冶铸工作,只等铁匠全部抵达,即可开始大规模地不停歇地冶铸军械了。

    荀贞接受程嘉的提议,又遣人去见糜竺,希望能从糜竺这里买些兵械,关系到兵甲军事,牵涉重大,糜竺虽早前被秦松说动,乐意给荀贞帮些忙,可亦是犹豫不决,不过最终在荀贞退而求其次,不再直接买兵械,而以“农具不足”为借口,改为买铁之后,他同意了这笔买卖。

    糜竺的家乡朐县就产铁,有官办的铁官,也有私人的冶铸作坊,凭糜家在当地的势力,不管是官办的、还是私人的,要想搞些铁出来轻而易举,就算为了避免陶谦猜忌,为不引人注目,分从各处进货,合拢一块儿,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足够荀贞打造数千军械了。

    总之,入到九月、十月以来,在董卓废立天子,袁绍、曹操的两封信到后,荀贞总揽全局,他帐下的文武诸人分行各事,在表面平静的郡中局面下,讨董备战的步伐越来越加快了。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