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5 姚叔潜丹阳募兵 辛玉郎颍川议粮

正文 85 姚叔潜丹阳募兵 辛玉郎颍川议粮

    见到荀贞,程嘉了解到了更多“董卓废立天子”的详情。

    董卓是早就想废掉刘辩,立刘协为天子了,只是此前他在洛阳立足未稳,又受洛阳的实力派如袁绍、朝中的名臣如卢植等人阻挠,所以迟迟未能实行,现在袁绍逃去了冀州,卢植也被他免掉了官职,亦逃离洛阳,隐遁到了上谷郡,阻止他废立天子的骨干如今都不在洛阳,唯一可令他忌惮的人是太傅袁隗,可袁隗一因明哲保身,二因私心作祟,却非但没有阻止他,反而对他废立天子的计划表示了同意,因是之故,董卓遂在前些日得以顺利地废掉了刘辩,立了刘协为新天子。

    废立天子的当日,是袁隗以太傅的身份亲自上前解下了少帝刘辩身上佩戴的玺绶,进奉给了陈留王刘协,随后,刘协登位为帝,刘辩被废为弘农王,袁隗扶着刘辩下了大殿,向登上帝位的刘协南向称臣。

    刘辩的生母何太后在场,哽咽流涕,也不知她有否后悔当时当日没有听从何进的劝谏,未能尽诛阉宦,反致使何进、何苗身死,再没有了强力的朝中外援,更使得董卓趁虚入京,以至今日这副悲伤情状的出现,——不管她有没有后悔,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却已是都没有用了。

    依汉家典制,太后或住长秋宫,或居长乐宫,灵帝时,奉其母居嘉德殿,又称永乐宫,在刘协登基为帝后,董卓深知“杀敌务尽、斩草除根”的道理,又在当场便以“何太后曾经逼迫婆母董太皇太后,使她忧虑而死,违背了儿媳孝敬婆母的礼制”为由,命将何太后移居永安宫,也就是说,让她搬离了她本来的住所,并且给她住的地方也非是太后应居之地,这就等於是废掉了她的太后之位。

    这一系列的事情办完后,董卓又按新帝登基的惯例,宣布大赦天下,改元为永汉,——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改元了,第一次是少帝刘辩登基时,改中平六年为光熹元年,上个月,也即八月时又改元为昭宁,而现在新帝登基,年号遂再一次地被改变。

    “一年改了四个年号,有汉以来,未见有国事动荡如此者!”

    堂上,姚昇扼腕长叹。

    “由司徒袁安至今,太傅袁隗四世三公,身负汉家厚恩,而却屈从董卓,竟使废立之事得以成行,实可恨也!实可惭也!”

    这说话的是郡主簿袁绥。

    所谓可恨,说的自是袁隗屈从董卓;所谓可惭,大约是他自惭与袁隗同姓。

    “幸得汝南袁家有袁本初、袁公路兄弟,坚直守义,与董卓相争,宁奔逃冀、荆,而亦不肯附从,稍可为袁家挽回几分颜面。”

    接腔的是郡上计吏秦松。

    戏志才坐在边儿没有说话,以目示意荀贞。

    荀贞知其意思,听着袁绥诸人又议论了几句,说道:“董卓悖逆,妄行废立天子事,是非对错,公道自在人心。子源已奉我令,往去县中内外兵营传命,叫各部戒备,诸卿为郡中大吏,当此之际,不应在郡府,也应该出去,下到各县,安抚一下诸县的吏民,以免地方因此生乱。”

    新帝、旧帝接替的时候,不但朝中乱,地方郡县也有可能会出现动乱,即使良善的百姓不会有什么动静,这次董卓废立天子是悖逆之举,各县的儒生、士子却极有可能会聚众议论,万一有个刚直性暴的人举臂一呼,说不定就会出现儒生、士子围聚县寺,乃至郡府,要求发表意见的事情,总之“小心无大错”,袁绥、秦松等人做为郡府大吏,在这个时候的确是不应该待在郡府里,而是应该分赴各县,以安抚士吏百姓,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袁绥等人接令,纷纷行了个礼,倒退出了大堂,自各去诸县。

    堂上剩下了戏志才、姚昇和刚回来的程嘉几人。

    剩下这些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可以畅所欲言了。

    程嘉已经激动的心情很好地掩藏了起来,他说道:“刚才袁主簿说太傅袁隗身负国恩,却竟屈从董卓,可恨可惭。秦松又说幸有袁绍、袁术兄弟坚直守义,为袁家挽回了几回颜面。”他叹了口气,“袁、秦二君都没有看出袁太傅的苦处啊!”

    姚昇问道:“卿是说?”

    “不错,正因为袁绍、袁术兄弟奔逃离洛,袁隗才不得不与董卓合作。”

    袁绍、袁术兄弟坚决不和董卓合作,逃离洛阳,他俩的大名固然是在天下传播,被很多士人、州郡长吏拥戴,可袁隗却还在洛阳,而且是朝中的众臣之首,他如果再不与董卓合作,那么很明显,董卓必然就会认为他是想与袁绍、袁术内外呼应,共同倒董,朝中有身为群臣之首的太傅袁隗,地方上有被不少州郡长吏拥护的袁绍兄弟,这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势力,便是董卓也会十分忌惮,这样一来,等着袁隗的下场可想而知,轻则如卢植,会被董卓以武力相逼,被迫辞去太傅之职,重则恐将性命不保,甚至现在还留在洛阳的几十口袁家亲族也将被杀。

    戏志才说道:“不止如此,袁本初、袁公路此前兵击北宫,令使天子在宦官们的挟持下被迫出逃,故车骑将军何苗也可以说是因此而死,便不说袁本初兄弟现在逃离了洛阳,就算他俩没有逃离,又就算董卓没有进京,恐怕袁太傅早晚也会行此废立之事啊。”

    听得戏志才此言,程嘉、姚昇诸人思忖片刻,皆点头道:“志才所言甚是。”

    做皇帝、当天子的,最忌讳的是什么?就是臣下犯上。臣子冒犯皇家的尊严,挑战皇家的权威,这是任何一个帝王都不能接受的,而袁绍在被宦官们逼上绝路后,为了保全性命,不得不带兵血洗北宫,使得天子被迫逃亡,这已经不单单是在冒犯皇室的尊严、挑战皇家的权威了,这已经是在危及皇帝的生命安全了,皇帝年少的时候还好,当皇帝成年后,他早晚会因为这个巨大的阴影而对袁绍、对汝南袁氏发难的,汝南袁氏为保住富贵,袁绍为保住性命,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做权臣,找个机会把皇帝,也即刘辩废掉,再扶立一个新的天子。

    所以说,不论是往之前说,还是就现在说,看起来是袁绍兄弟被逼上了绝路,而实际上整个的汝南袁氏家族也同样地被袁绍兄弟逼上了绝路,为了富贵、为了宗族,袁隗只能配合董卓。

    董卓身边亦有能人,比如他重用的谋士、他的同州人贾诩就是一等一的智士,贾诩肯定也看出了这一点,料到了袁隗不会反对董卓废立天子,而董卓大约也正因此才会把废立天子的计划堂而皇之地递给袁隗,而袁隗也确如他、或者说是贾诩等谋士的预料,默认同意了此事。

    荀贞问道:“志才,你适才示意我屏退袁、秦诸君,可是有什么话要说么?”

    “明公,帝为先帝嫡长子,无失德,而却被董卓废为弘农王,此事一出,海内必将哗然。以我料来,袁本初不日就会起兵讨董了!至多旬日,他定有信来。……明公,郡中诸事要抓紧了啊!”

    姚昇、程嘉等人以为然。

    荀贞沉吟说道:“此前我等定下的诸事现在都已在施行之中,可这些事,如屯田、剿贼等都是急不得的,就算我想抓紧,也无从可抓啊,……志才你的意思是?”

    “正是,屯田、剿贼、外交、定郡诸事固当按部就班,不可一蹴而得,可说到底,起兵征伐者,最要紧的唯二事也,一者粮,二者兵。现在来说,袁本初恐起兵在即,那么对明公而言之,屯田、剿贼诸事虽是急不得,可粮、兵二事却该是要抓紧了。”

    荀贞点了点头。

    “广陵乏粮,‘粮’之一事,只靠广陵肯定是不行的,明公早前不是有意当起兵后问豫州借粮么?以我愚见,这件事可以提早开始着手了。”

    “好,我即刻就传令给玉郎,命他轻骑赶回颍川,联络宗族、面见文谦,密议借粮之事。”

    将来起兵讨董的时候,豫州刺史是孔伷,亦是各路讨董诸侯中的一名,不过现在孔伷还没有上任,现下豫州的长吏也不是刺史,而是豫州牧,仍是由黄琬担任的。

    虽说黄琬也是天下名士,曾为党人一员,被禁锢过二十余年,可一则袁绍起兵讨董之事黄琬尚不知道,二来荀贞也知道他很快就会离任豫州,那么“问豫州之粮”一事自是不必去找他说,故此荀贞没有说让辛瑷回豫州面见黄琬。

    同样,为了保密起见,荀贞也没有说让辛瑷去颍川见他的那些旧日同僚、知交,而只是说让辛瑷回颍川联络荀氏和辛氏的宗族长辈,并面见乐进。

    以荀氏、辛氏在颍川的影响力,以乐进在郡府的影响力,只要能先和这三方面在暗地里商量好了,那么再加上荀贞本人在颍川、汝南等地的影响力,将来他兵至颍川后,问颍川、问豫州借粮的事情就不难办成。

    “‘兵’之一事,明公麾下现只有只四千步骑,虽皆精勇,然数千之众却远不足将来讨董之用。我闻张邈、鲍信等人如今在陈留、泰山等地皆各大收徒众、编军练卒、收纳辎重,而今既袁本初将讨董在即,以我愚见,明公似也不必再遮掩了,也可以开始大举招兵了。”

    张邈已到了陈留上任,鲍信在家乡泰山,他俩都在大规模地招募壮勇,——尤其是鲍信,他在当日和荀贞分别,回到了家乡后,便就开始招募壮勇,现今已招收了徒众万余。

    荀贞刚到广陵时就和陶谦起了纷隙,后又因为广陵乏粮,接着为了能在讨董时拥有一个稳定的后方,他又着力於控制广陵,一直没有顾上招兵,现在董卓废立天子,袁绍可能很快就会起兵,在这个时候,就算粮食不足、就算广陵还没有被彻底控制住,他也必须要开始召兵了。

    荀贞点头说道:“丹阳出精兵,我久有遣人赴丹阳召兵之意,只是限於形势,一直未能着手,。诚如志才所言,值当今时,确是不能再拖了。丹阳太守周昕,素与孟德、本初交好,我这就书信一封,遣使往去丹阳召兵!”顿了顿,想了下,转对姚昇说道,“叔潜,赴丹阳召兵之任,非卿不可!……,卿多时没有回家了吧?趁此机会,卿也可回家中看看。”

    姚昇是吴郡乌程人,吴郡和丹阳郡同在扬州,且两郡接壤,而且还又都挨着广陵郡,从广陵县南下,直行三四十里就是吴郡的郡界,西南下斜行,也是行三四十里便即为丹阳郡的郡界。姚昇家在吴郡也是个名门,家世冠族,为郡大姓,因两郡同州、又相邻之故,其族中人和丹阳的士人、豪杰多有来往,或是干脆就有姻亲的关系,此次若遣他去丹阳召兵,不但人头熟、地方熟,定能顺利完成任务,而且说不定他还能再从丹阳、吴郡为荀贞招揽到几个人才。

    荀贞恢复、发展广陵的农业,姚昇现为主事之人。

    荀贞又说道:“召兵事重,至若郡中农事,待卿走后,可暂由袁绥主之。”

    姚昇慨然应诺。i752

    s[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