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7 薛礼高踞临下问 刘备席坐从容答

正文 77 薛礼高踞临下问 刘备席坐从容答

    刘备在关羽等人的扈从下,这一日,到了彭城县。

    彭城县、彭城国的这个“彭”字之名,源出极早,是因“彭国”而来。彭国又叫大彭氏国,开国之主是在后世传说中寿至八百的“彭祖”。彭祖是黄帝的七世孙,於尧帝时被封在彭城,建立了彭国,成为了拱卫华夏的东方藩篱。彭国立国长达八百余年,直到殷商时期,才因国力渐雄而被武丁灭掉。彭国被灭后,其王族、国人遂以国为姓,这也是“彭”这个姓的来历。

    当然了,这已是上古、夏商时的事了。

    春秋、战国时,此地属宋,后属楚。秦末天下逐鹿,楚人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定都於此。入汉,置此地为楚国,前汉宣帝年间,楚王刘延寿谋反,遂除国为郡,改为“彭城郡”,但没多久就改回去了,复置楚国。光武中兴,建武十七年,封皇子刘英为楚王,依旧以此地为楚国,明帝年间,刘英谋反,国由是再度被除为郡,再到章帝时,复置国,只是不再叫楚国,而是改名彭城国,徙明帝之子、六安王刘恭为彭城王。现在的彭城王刘和就是刘恭的曾孙。

    刘和是在建和三年继位的,在位至今已四十年了,他年轻时以孝闻名,在位这么多年,一直尊敬贤人,乐善好施,在彭城的名声非常好,彭城的国人都很尊敬他。

    刘和深得民心,这也是彭城相薛礼敢和陶谦对抗的一个底气所在。

    依汉家制度,国王虽无理国事之权,但毕竟是封国名义上的国君,一个得民心的国王在“政治号召”上能给薛礼的帮助显然是要比一个不得民心的国王要强得多的。

    说到刘英、刘恭、刘和这几个本朝的楚王、彭城王,有句题外话不得不说。

    刘和、刘恭倒也罢了,刘英却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

    刘英可以说是本朝、乃至由古至今最早信奉佛教的皇家贵族之一。

    彭城这个地方交通便利,勾通南北、联系东西,又坐落在丝绸之路从洛阳向东延伸至东南地区的大道上,经济、文化较为繁荣和开放,佛教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原,也到了彭城,刘和因此而受到影响,他本是信奉黄老之学的,受到佛教的影响后也接受了佛教,“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在他的宫殿里甚至还因此而聚集了一个由僧人、居士组成的僧团。

    刘英作为彭城这个地方的国王,好佛之名连洛阳的天子都知道,那么他信奉佛教这件事,对当地、乃至对彭城、徐州周边郡国的影响就可想而知了,现今在下邳的笮融也是个佛教信徒,如细论之,说不定这其中就有部分原因是受到了刘英遗留下来的影响之故。

    不过,话说回来,刘英之后的彭城地方的长吏、国王中没有几个和他一样,也信奉佛教,所以单就彭城地区来说,境内现在虽也有佛教信徒,但数量上并不是很多。

    刘备到了彭城县,来至郡府,求见薛礼。

    通报过后,不多时,见有人从府中出来。

    只见此人年约四旬,高冠黑衣,腰中带剑,侧边挂一印囊,观印囊大小,囊中应是半通印。

    这人到了府前,看了看刘备等人,问道:“请问哪位是广陵来的刘君?”

    刘备上前半步,行礼答道:“在下刘备,敢请问足下是?”

    “在下仓由。”

    “原来是仓主簿!失礼失礼。”

    仓由是彭城国的主簿。

    薛礼派仓由出来迎接刘备,倒是从中可以看出他对刘备,也就是对荀贞的重视。

    仓由说话又快又急,一看就是个急性子,他还了一礼,说道:“君等远自广陵来,路上辛苦了。鄙国国相令我迎诸君进府。”

    “是。”

    仓由在前引路,刘备等随之在后,众人步入府中。

    到了府里,自有人接过刘备等人的坐骑,牵去马厩中,刘备、关羽诸人则跟着仓由前去府中正堂,拜见薛礼。

    行不多时,前一大堂,雕梁画壁,甚是雄壮。

    仓由顿了下脚,转头对刘备说道:“此即我府正堂,国相正在堂上相候。”看了下关羽诸人,又说道,“请刘君随我登堂吧。”

    刘备知道他“看一下关羽等人”的意思,当下吩咐关羽几人,说道:“汝等在堂外候我。”

    关羽等人应命。

    刘备随仓由登堂。

    登入堂上,幽深的大堂中,两侧跪坐了许多黑衣冠带的府吏,尽头处坐了一人,二千石的衣冠打扮,五旬上下,细脸塌鼻,不用说,应正是彭城相薛礼了。

    仓由为刘备介绍,这人果便是薛礼。

    刘备下拜行礼,听得薛礼说道:“刘君请起。”

    礼毕,仓由归座。

    堂上给刘备已备下席位,薛礼叫他也入座。

    薛礼说话的声音颇为尖细,落入耳中,给人一种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宾主之间寒暄了几句。

    薛礼笑对刘备说道:“久闻荀公英武,有义从四千,尽皆虎贲。今见刘君及刘君左右从行卫士,果真闻名不如相见,盛名之下无虚士也。”他坐在大堂尽头,遥指了一下立在堂外院中的关羽等人,问道,“立於诸卫士之前者,何人也?虎步雄视,似非常人。”

    刘备顺着他手指回看了眼,心道:“薛彭城的眼倒是挺好,搁这么远,还能一眼看出云长‘似非常人’。”恭礼答道,“此我少年时结交的故友,姓关名羽,河东人也。”

    “噢!我闻荀公帐下有数勇士,一名辛瑷,一名姜显(许仲),一名刘邓,一名典韦,一名赵云,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姜显、刘邓分号‘蔽木户’、‘坐铁室’,威名赫赫,神勇无敌;昔年荀公讨黄巾,辛玉郎逼死张角,天下闻名。这几位,今日可从君来了么?”

    关羽、张飞虽是万人敌,但跟着荀贞的日子毕竟没有辛瑷、刘邓、典韦等人长,也不及赵云常在荀贞左右,易为外人知,所以在外边的名声现不如辛瑷等人。

    刘备答道:“没有。”

    “刘君,我有一事想问你,还请你如实相告。”

    刘备大老远地奉命来求见薛礼,薛礼不问来意,反而直言说有一事想问刘备,还请刘备如实相告,这让刘备有点莫不着头脑,不知他想问何事,答道:“明公请问,备只要知道,必如实答之。”

    “荀公麾下,如姜显、刘邓、辛瑷、典韦、赵云者,可有几个?”

    “姜、辛、刘、典、赵诸君固一时之雄,皆万人敌也,然荀公麾下英雄豪杰如云,如此数君者,犹如雨聚,难以细数。”

    “如君与堂外关羽者,又有几个?”

    “荀公麾下如备与关羽者,车载斗量、不可胜数,备与羽等实不足提。”

    薛礼笑了起来,说道:“你这话夸大了!”

    “备所言,句句实言。”

    刘备向来给人忠厚之感,明知道他这几句话是夸大之词,但由他口中说出,无形中,薛礼等人却也是信了三分。

    薛礼转过话题,不再谈问此事,说道:“刘君,我还有一事要问你。”

    “明公请说。”

    “荀公处广陵,我居彭城,我既非方伯,彭城又不是广陵,荀公遣你来见我却是为何?”

    “薛公刚直守节,荀公之郡以来常闻薛公之名,敬重之,因是遣备谒见薛公。”

    “我听说荀公前些月刚入郡,还没到郡府,就在路上杀了一个催粮的州吏。刘君,你老实说,荀公遣你来见我,与此事有没有关系?”

    刘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顾堂上陪坐的诸彭城郡吏。

    薛礼说道:“在座的皆我信用心腹,刘君直说无妨。”

    刘备忠厚归忠厚,不代表他不会说话,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答道:“有关或无关,这就要看薛公是怎么想的了。”

    “看我是怎么想的了?”

    “正是。”

    薛礼玩味地看着刘备,刘备沉稳安坐。

    堂上默然多时。

    薛礼收回目光,哈哈大笑,说道:“刘君这话说得好!那我再问问你,你觉得我是怎么想的?”

    刘备从容笑道:“薛公的想法,备怎么能知道?”

    薛礼转顾席上诸吏,说道:“刘君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那你们说说看,我是怎么想的?”

    仓由站起了身,答道:“下吏冒昧,敢请试说一下明公的想法。”

    “你说。”

    “明公的想法,当然是和荀公一样的了。”

    薛礼又把目光转向刘备,说道:“仓主簿的话,刘君听到了?”

    “听到了。”

    “那荀公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想法,刘君可以说来听听了?”

    “荀公的想法很简单。”

    “有多简单?”

    薛礼连续地追问下,刘备依然保持从容,他徐徐说道:“广陵、彭城虽不接壤,然同在一州,青、兖黄巾势大,如其南侵,则我二郡将俱受其害,荀公愿与明公同心协力,联兵通气,共御外患。”

    刘备的这句话说白了,就是荀贞愿意和薛礼结盟,而至於这个结盟到底是为了抵御青、兖黄巾,还是为了抵抗陶谦,清楚的人自然清楚,却是不需要再进一步地说明了。

    “原来荀公是这个想法。”

    “那么请问明公,明公何意?”

    薛礼掉头看了看仓由,又转回头看刘备,说道:“仓主簿刚才不是说了?荀公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和荀公一样。”

    在薛礼的连续发问,刘备的从容回答中,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结盟这件事居然就这么谈成了。

    当晚,薛礼安排刘备等在府中住下,并设酒宴请。

    次日一早,刘备便辞别薛礼,返回广陵。

    在回广陵的路上,关羽忍不住说道:“君昨日在堂上见薛相,我於堂外遥观之,见君与薛相似只对谈了没几句就定下了结盟之事。真是没想到,此事竟办得如此容易!”

    想起昨日在堂上和薛礼的对谈,不但关羽惊讶於结盟之易,整个结盟谈妥的过程和刘备原本设想的也完全不同。

    刘备答道:“薛彭城应是早就有意与荀君结盟了!”

    “此话怎讲?”

    “昨日堂上对谈,他先后提及姜、辛、刘、典、赵诸君,并对此数君过往的事迹十分清楚,要非早就有与荀君结盟之意,他怎会下功夫去了解荀君麾下的义从?”

    “这么说来,是薛相早有此意。难怪此事能办得如此容易了。”

    “虽然容易,可这位薛彭城却似非好相处之人啊!”

    “此话又怎讲?”

    刘备没有回答关羽,只是摇了摇头。

    昨天在堂上,薛礼咄咄逼人、连续追问,一直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看就是个强势的人。这么强势的一个人,当然不好相处,当然也不是一个好的结盟对象。荀贞和他的盟约虽已达成,但这份盟约用来应眼下之急可以,长远来看,恐怕早晚有破裂的一天。[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