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5 时当秋收堂上议 夜读淮南闺中乐

正文 75 时当秋收堂上议 夜读淮南闺中乐

    檄文写就,任命下达,臧洪呼门外的小吏去把陈容叫了来,当面领受檄书,接受任用。

    荀贞勉励他了几句,便叫许仲、荀成、辛瑷三人带着他离开,前去营中,与陈褒、陈到相见,让他们先认识一下。

    同时,荀贞手书了调兵军令一道,付给许仲和荀成,从他二人麾下各调三百精卒,分给陈褒、陈到统带,以做讨贼之用。又手书了一道军令给辛瑷,命他选调一百骑兵,协助二陈。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调动和安排,在陈到、陈褒出兵前,荀贞是会召他二人私下再见一次,以把自己“剿贼”的真实目的告之,好让他二人做到心中有数,下到县里后知道该怎么办。

    如荀贞所言,广陵郡里确实没有巨贼,也称不上盗贼蜂起,但若论其数目,贼寇也还是不少的,各县加起来,少说也得有个二十多股,人少的,三五十人,人多的,四五百众,有的盘踞乡亭,有的匿伏山林,有的啸聚水泽,要剿灭起来也挺麻烦,不过荀贞对此却是毫无担忧。

    一则,张超在任时,虽不能将这些寇贼剿平,但郡贼曹掾陈容是个能干的人,却也早把这些寇贼的大致情况摸清楚了,——也正因此,臧洪才说他“熟知贼情”。

    二则,郡兵的战力高低姑且不说,陈褒、陈到都是久经沙场的了,敌我几十万众对垒鏖战的堂堂之阵经历过,搜山伐林、围剿山贼的狭路血战也经历过,现今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来对付这么些各自为战的分散盗贼自是手到擒来,不在话下。

    所以,荀贞对陈到、陈褒这次剿贼的行动并不担忧,至於陈褒、陈到能否完成“借此把各县的豪强、武装纳入掌控”的任务,说实话,荀贞也不担忧。

    跟着荀贞这么多年,陈到、陈褒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磨练出来了。

    收控、打压一些县里的豪强,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在话下。

    外连臧、薛,内控诸县,这两件事定下,接下来就是筹粮、扩军了。

    筹粮不能急,一年的收成有限,地里的稻谷没长熟,就算再急,粮也筹集不来。趁着戏志才、荀攸、臧洪、袁绥等内外臣僚俱在,荀贞细细问了屯田之事的进展。

    荀攸、袁绥等也细细地回答之。

    糜家的粮种诸物已经运到了不少,余下的还在络绎不断地运至。从郡外借来的物资也将会相继运来。粮种、农具、耕牛等生产物资已不是问题了。

    劳动力也问题不大了,招募的榜单在各县一贴出去,应者如潮,已招募到了很多流民,还有不少家中无地、衣食无继的贫困百姓报了名,两厢相加,目前已有了好几千的壮劳力。

    屯田地块儿的整合还在进行中。

    生产物资、劳动力、田地这三大项里,现在来说,也就“地”这一块儿是最费事的。

    又要把地通过“置换”的方法整合在一起,又要杜绝在这个过程可能会出现的豪强借机侵吞民田、豪强和县吏勾结用贫地置换公家富地的等等情况,就算再急着把这个事儿办成,也得稳妥推进,绝对不能急躁。

    荀贞对总责“整合屯田土地”之事的荀攸嘱咐说道:“公达,屯田虽是要事,但更重要的是稳妥,绝不能让任何一个郡人在这件事中吃亏,也绝不能让任何一个郡人借以牟利。”

    荀攸应道:“是。”

    “土地整合千头万绪,推进不易,稳妥为重,但话说回来,流民、百姓现已招募到了不少,也不能让他们都等着。公达,你可以集中力量,把广陵县的屯田地块儿先搞好,一来,可以安置部分流民、百姓,先做些屯田的前期准备,二则,也可给余县起一个表率楷模的作用。”

    屯田如果想出规模,不可能集中在一个县,因为不可能把一个县的土地全拿到郡府的手里,所以,这次在广陵屯田,一如当日在魏郡,还是分区屯田,总共划出了三个屯田区域。

    广陵的农业经济条件、人口数目都是南边比北边好,所以,这三个屯田区域,两个在郡南,一个郡北,在郡南的这两个中,便有一个是定在了郡治广陵县。

    荀贞让荀攸先集中整合广陵县的屯田地块儿,是有深意的。

    郡治就在广陵县,荀贞就在广陵县,有荀贞在此,地块儿整合的进程是会容易、也会快一点。

    荀攸应诺。

    荀贞对袁绥说道:“卿可去见一见广陵令,就说是我说的,他务必要全力配合公达。”

    袁绥应道:“是。”

    现已九月,秋种是来不及了,但只要能在年底前把各片屯田的地都搞好,在春种时把谷稻种上,那么依在魏郡时的经验,至少明年下半年的军粮不用愁了。

    至若从现在到年底、再从明年开春到夏收这一段时间内的军粮,荀贞已有了整体的计划。

    首先,他随行带来的有一些辎重粮食,而郡府的储粮虽在荀贞到任前就大多已经上交给了州府,但剩存的也还是有一些的,这两部分的粮并在一起,除去供开支郡府吏员的俸禄外,够荀贞的义从和郡兵吃用一段时间。

    其次,郡中马上就要展开全面的秋收了,一些县现在就已经开始在秋收了,有了这些即将收获到的秋粮打底,荀贞少缴给陶谦一些,那么即使他大规模地扩了兵,也足够他用小半年了。

    再次,荀贞响应袁绍起兵后,他肯定是不可能待在广陵、而是要到前线去的,荀贞记得讨董的联军共有四个屯兵地,一个是袁绍、王匡等所在的河内,一个是曹操、张邈等所在的酸枣,一个是袁术所在的南阳,再一个就是孔伷所在的颍川,荀贞做为“颍川人”,他当然是要去颍川的,豫州富庶,那么到了颍川后,他大可以问豫州借粮,有颍阴相熟士人和乐进等人的帮忙,这粮也一定是能借来的,而粮既然能借来,那便是在军粮上有所欠缺也都不是问题了。

    说完屯田,话题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秋收上。

    荀贞问袁绥等人:“郡中秋收在即,各曹准备得如何了?”

    秋粮的收获关系到荀贞的军粮能否相继,荀贞这不是第一次询问秋收之事了,他不但早就令郡府各曹做好秋收准备,也令下到各县的宣康等人务必要时刻督视各县,一定要做到“一粒粮”也不能落在田中,同时还要做到任何一个豪强大户都不能在纳粮上少报少交。

    ——事实上,荀贞早不提、晚不提剿贼之事,而偏在这个时候提起,既是与袁绍将要起兵讨董、他急於控制诸县、以稳定后方有关,也是和即将要展开全面秋收有关,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防止贼寇抢粮。

    袁绥答道:“正要禀报明公。”

    “噢?”

    “户、集、仓等曹都已经准备好,东、西劝农掾各带属吏已於今日离郡,分去各县,督办秋收了。”

    “好。去年十月遭黄巾之乱,今年夏收之后,得粮又多上缴给了州中,郡府空虚、百姓乏食,此次秋收关系到郡府、郡人,卿等当要提高重视,时刻监督,我也会时时过问的。如有情况,可随时报与我知。”

    袁绥、臧洪、秦松等应道:“诺。”

    秋收是大事,筹粮是大事,募兵扩军也是大事,只是这件事需得有个由头才行,要不然臧洪等人必会生疑,无缘无故的,募什么兵,扩什么军?

    而具体该以什么为“由头”,荀贞目前还没有想好。荀贞记得诸侯起兵讨董是明年正月时的事,现在九月,留给他的时间已只有三个多月了,募兵的由头他得尽早找到才行。

    却是正瞌睡来了枕头,那日议事过后,过了两三天,臧洪夜来拜谒。

    荀贞正坐在陈芷床前,挑灯给她夜读《淮南子》,——陈芷有了身孕后,荀贞只要不忙,每晚都会陪她说会儿话,或是给她读些故事听,以助她睡眠,早前读的是《山海经》,《山海经》读完,现在又读《淮南子》,今晚读的是《后羿射日》,正读到一半,听得臧洪求见。

    陈芷说道:“臧君夜来求见,必是有要事,夫君快去吧。”

    荀贞笑道:“有什么要事也比不过我给夫人读书,……不急,不急,且等我将这一段读完。”

    后裔射日的故事不长,荀贞很快读完。他放下竹简,给陈芷掩了掩笼在身上的锦被,笑道:“夫人且先睡吧,我去看看这藏子源有何要事,这么晚了,来扰你我的闺房之私!”

    前汉京兆尹张敞和他的夫人感情恩爱,常亲为夫人画眉,有人将此事上奏给了宣帝,说他没有为官的威仪,宣帝因问他可有此事,他回答说:“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於画眉者。”意思就是说,两口子在闺房里画个眉算什么,还有比画眉更过之的事。这“夫妇之私,有过於画眉者”,所言者何?不言而喻。宣帝听了,无话可说。

    这段前汉故事,陈芷也是知道的,她顿时脸颊飞红,嗔怪说道:“夫君颍阴侯、广陵太守,好的不学,却怎么去学那张京兆!”

    张敞家世代二千石,他本人也很有才,按说前途无量,但就因为做官无威仪,行事太过随性,所以终不能得大位。陈芷虽知荀贞在外很有威仪,这句话只是闺房中的调笑之词,却还是忍不住责怪他。

    荀贞长长一揖,笑道:“夫人说的是,我知错就改。”

    在陈芷又好气又好笑的目光中,他哈哈一笑,出了房中,自来侧堂见臧洪。

    (.)u

    s[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