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4 程刘自请见臧薛 三陈领命讨郡贼

正文 74 程刘自请见臧薛 三陈领命讨郡贼

    戏志才的观点却是与荀贞“所见相同”了。

    如前文所述,荀贞既然来了广陵,那么就是要把广陵当作他起家的根基的,大乱在即,广陵一郡之地显然是不足以争雄天下,接下来顺理成章地自然就是要和陶谦争徐州。荀贞本来是打算在“讨董”之前先和陶谦处好关系,以免“后顾生忧”,然而事不遂人愿,因为利益上的冲突,荀贞一入广陵郡就和陶谦闹了矛盾。现下来说,不管是为了使讨董“后顾无忧”,还是为了长远、也即“争徐州”考虑,臧霸和薛礼都是需要去结交、去争取、去拉拢的。

    陶谦手底下两支人马,一支是他亲信的丹阳兵,一支是臧霸的泰山兵。

    丹阳兵是不可能拉拢过来的,臧霸虽听从陶谦之命令,但和陶谦的关系更多的是像“奉陶谦为盟主”,实际上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自主性,如能把以臧霸为的泰山兵拉拢过来,或至少让他们在荀贞和陶谦间保持一定的中立,对荀贞的近期、远期的大计无疑都是大有利处的。

    但现下来说,荀贞在徐州尚处在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比不上陶谦,能否把臧霸拉拢过来、或让他保持一定的中立性还是个未知数,这么个情况下,彭城相薛礼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从到广陵至今,一说起彭城相薛礼,荀贞听到的都是陶谦和他的“恩恩怨怨”。

    彭城这个地方,真是个好地方。

    先,战略条件好,彭城国的郡治彭城县即后世之徐州,兵家要地;其次,彭城国的辖地虽不广,大约只有广陵的三分之一,是徐州五个郡国中辖地最少的一个,但辖地虽窄,人口却不少,最盛时,人口有近五十万,而广陵虽然比它大很多,单论人口的话还不如它,广陵最盛时人口也才四十万出头;再次,不但人口相对来说较多,而且农业经济相对也较好,彭城境内有个微山湖,面积挺大的,水产也丰富;最后,徐州共有三个铁官,其中一个就在彭城。

    兵家要地、人口多、经济好、又产铁,彭城怎么能不是个好地方?

    所以,陶谦觊觎久矣,早就想像控制下邳等郡国一样把彭城收入囊中,可也正因为是个好地方,彭城相薛礼当然不肯拱手相让,而又因为彭城各方面的条件都好,他也有底气和陶谦对着干。总而言之,从去年十月陶谦到任以来,这两个人之间的斗争、矛盾就没有停止过,一直闹到现在,早就不可开交。

    荀贞如果遣一使西北而上,去至彭城,要把薛礼拉到自己帐下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但如“只是和他结个盟友、共同对抗陶谦”,这却是完全可以,也是必然能行的。

    荀贞笑道:“志才所言,正我所欲!”环顾席上,问诸人道,“卿等谁愿为我去见臧都尉、去结薛彭城?”

    程嘉挺身而出,大声说道:“嘉愿赴琅琊,为明公去见臧霸。”

    程嘉豪气任侠、能言善道,正适合去见同为轻侠一流、现与陶谦为主从关系的臧霸。

    刘备为了能够独领一军,急於立功,这时忙也离席起身,伏拜言道:“备愿为君侯去结薛礼。”

    “结薛礼为盟”这件事是很有把握的。

    因而派去见薛礼的人不一定需要能言善道,但“这个人”却一定是要“忠厚朴实”,至少是要能给人以一种“忠厚朴实”的感觉的,以能给薛礼一个非常好的第一印象。

    荀贞沉吟片刻,心道:“玄德倒是个好人选。”

    刘备绝非能言善道之人,他话不多,有时坐在那儿,他能半天都说不了几句话,但要论“忠厚”,他却是绝对能给人以这种感觉的。

    荀贞抚了抚颔下胡须,说道:“初到广陵时,卿便为我远赴下邳,路途辛苦,彭城更在下邳以北,道路更远。卿还没有歇息多久,怎能就再遣卿更去彭城?”

    刘备答道:“彭城不及琅琊之远,如论辛苦,也是程君辛苦。再则说了,君侯今定下了讨董大事,备无才、勇,不能为君侯的大计尽绵薄之力,已是惭愧,区区路途,又何敢再言辛苦?”

    “好!贤弟既有心,薛彭城那里便由贤弟去见。”

    定下了程嘉、刘备分别去见臧霸、薛礼这件“外事”,接下来就需细议“内事”了。

    “内事”很多,粮、兵都是当务之急,但荀贞要办的第一件事要依然是把着眼点放在了“稳定和控制后方”上。“稳定和控制后方”,放之於外,自是结交薛礼、访见臧霸,放之於内,则便是从“诸县治安”入手了。

    遣去见薛礼、臧霸的,可以是荀贞的“私人”、“幕僚”,入手诸县治安,名义上带头的却必须是郡府吏员了,因而,荀贞遣人召来臧洪、袁绥、秦松等郡府大吏。

    臧洪等人来到,伏拜行礼毕,各落其座。

    讨董这件事现在还不能公开,荀贞没有对他们讲,只是说道:“张公行前,曾嘱托我一事,……子源,卿等还记得否?”

    “张公”说的是前任广陵太守张了。臧洪略一思索,答道:“明公说的可是剿贼之事?”

    “正是,今郡中虽无巨贼,然亦寇盗颇有,此乃张公行前的再三嘱托,也是张公的一片爱民之心,我早就有意着手分剿,只是到郡以来,先是访问郡中贤士、学校,继因郡府缺粮、百姓乏食之故,不得不先以农事为重,一直不得其闲,乃至其今。”

    袁绥笑道:“郡因文而昌,民以食为天。明公以宣文德、重农事为先,这是应该的。不瞒明公,明公到鄙郡这还没有多久,而鄙郡中的士民、父老就已无不对明公歌颂有加了。”

    “我之郡以来萧规曹随,郡县诸事,我依从的多是张公旧章,何德何功,敢受郡人之歌?”

    秦松笑道:“明公何其过谦!”

    “便有微功,也是卿等之功啊!文表,就说你,要不是你说动了州府糜从事,我那屯田所需的粮种诸物恐怕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呢!这件事上,你可是立了大功的。”

    人都是喜欢听到好话,饶是秦松性本谦逊,听到了荀贞的夸赞之词,也不觉心中欢喜,笑道:“若无明公提领,松又何能得此‘大功’?”

    诸人皆笑。

    臧洪把话题拉了回来,问道:“明公是欲着手剿贼了?”

    “不错,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治国理郡,王霸并用。现今郡中盗寇阻路,骚扰乡里,不但对农事不利,亦有害於商贾往来,剿贼之事,我想可以开始去做了。”

    “明公必是已有章程,洪请问之。”

    “子源,我到郡至今还没有怎么去郡营里看过,广陵郡兵的战力如何?”

    “明公麾下的义从我等是见过的,广陵的郡兵虽在去年的击黄巾一战中颇立功劳,战力不弱,然如较之明公的义从,却是大有不如。”

    荀贞虽然没有怎么去郡营里看过,但郡兵的战力如何,他却也是早就遣许仲等人去看过的,对其甚是清楚,早知远不如自家的义从步骑,闻得臧洪此话,他故作稍顷的沉吟,当下说道:“郡府缺粮,此次剿贼当战,不可久延。既然郡兵战力不如我的义从,此次剿贼就以我的义从为主,以郡兵为辅吧。”

    荀贞肯拿出自己的义从来剿广陵的寇贼,臧洪、袁绥、秦松诸郡府大吏自无异议。

    荀贞顿了顿,见诸人皆无异议,又接着说道:“虽以我的义从为主,然所剿者毕竟是郡中之贼,此乃公事,领兵之人却需得是郡中吏员,……卿等有何推荐?郡府吏中有谁可担此任?”

    袁绥长於内政,秦松长於智略,郡中诸大吏里边,唯臧洪慷慨豪侠,知些兵事。袁绥、秦松皆转目去看臧洪。臧洪当仁不让,便即给荀贞推荐了一人。

    他答道:“郡贼曹掾陈容,勇烈忠义,素知郡中贼事,可堪此任。”

    荀贞才来广陵没多久,除了臧洪等几人外,对郡府吏员的了解大多还只是“流於表面”,对他们的秉性、真实能力等等都还不是很清楚,但对陈容这个人,他却是已经较为了解了。

    一个是因为陈容身为郡贼曹掾,是郡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郡曹的掾长,很有实权,地位也高,在郡府诸吏中的地位仅次於臧洪等不多的几个人,平时和荀贞见面的机会比较多。见面机会多,荀贞对这个人就能了解的较多。

    再一个是陈容在郡府里的名声很好,有“直节尚义”的美名。一个人这么夸他,可能有假,十个人、百个人都这么夸他,那这个人的秉性就是真的很好了。

    再次一个,陈容和臧洪的关系极佳,二人脾性相投,虽非同姓,却如同产,经常在一起。臧洪既和他关系好,有时和荀贞闲谈时难免就会提起他的名字,通过臧洪,荀贞间接地对他也多了一些了解。

    荀贞问臧洪等人前,就猜出臧洪十有**会举荐陈容,此时听了,没有异议,当即说道:“就如卿言,此次剿贼,便以陈掾担主此任。”

    陈容是贼曹掾,由他担主此任最合适不过。

    臧洪应诺。

    秦松却接口说道:“以陈容之能,固足当此任,然松窃以为,只以陈容担主此任却似嫌不足。”

    “此话怎讲?”

    “适才明公言,此次剿贼欲以明公的义从为主,以郡兵为辅。明公军纪肃然,义从到郡以来,常驻县外,极少入城,陈容与之并不相熟,为便於勾通,明公是不是应再从麾下义从中委任一人,为陈容辅佐?”

    荀贞颔道:“卿言甚是。”

    许仲等人都还没走,俱在席上。荀贞转问许仲、荀成、辛瑷:“卿等以为当以谁人为辅?”

    荀成现今在义从军中的地位虽和许仲相仿,但到底不如许仲,他敬重许仲,请许仲先说。

    许仲笔直地跪坐在席上,身量虽矮,却如渊渟岳峙,自有从容气度。

    他沉声答道:“君侯居赵、魏时,陈褒灵智,於多次剿贼中常立大功,显(姜显)以为,他足可担此任。”

    荀贞点了点头,又问荀成:“卿以为呢?”

    荀贞帐下的步将隐然已分为两大派,陈褒等西乡旧人是一派,多与许仲交好,陈到、陈午等后来之人则多亲附荀成。

    荀贞现在让荀成举荐人,他肯定是要举荐亲附他的了。

    他答道:“陈到稳重,可堪此任。”

    “好!陈褒灵智、陈到稳重,便以此二人为陈容之辅吧。”

    主将陈容姓陈,两个副手也都姓陈,倒是一桩巧事。

    袁绥笑道:“今以明公之威,三陈讨贼,必马到功成。”他思虑细密,复说道,“陈褒、陈到虽是明公义从,然今既是为郡讨贼,不可没有名目。绥以为,明公不妨暂委他二人一个职务,以方便行事。”

    袁绥这句话正是荀贞想要的。

    只有有了郡中的名目,陈褒、陈到两人才能借剿贼之机帮荀贞收控诸县的豪强、武力。

    “卿言之有理!那便给他二人一个捕贼使的名目吧。”

    袁绥应诺,他是郡主簿,这等公文得他来写。

    当下,他唤门外小吏拿来纸笔,笔走龙蛇,片刻写成,不但写了委任陈褒、陈到二人为捕贼使的檄文,还写了令由陈容率郡兵讨贼、命各县协助配合的檄文。[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