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3 众议讨董能行否 首事忠云连薛礼

正文 73 众议讨董能行否 首事忠云连薛礼

    对响应袁绍、起兵讨董之事,戏志才诸人各有见解。

    讨董是件大事。

    不但关系到荀贞本人,也关系到他这个政治小集团的整体利益,因而,除了戏志才,荀攸、许仲、荀成、辛瑷、程嘉、姚昇,包括刘备等人也都被荀贞召来了。

    戏志才等人作为荀贞的亲信,他们是知道的,荀贞一直有讨董之意,当日在洛阳时,荀贞就是“主战派”,或称之“强硬派”,就曾多次建议袁绍应当立即起兵讨董,但当时“在洛阳起兵讨董”和现下“由州郡起兵讨董”却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用姚昇的话说:“今之形势较之当日,已大不同矣!”

    “有何大不同?”

    “明公这是在明知故问了。”

    荀贞确是在明知故问,但讨董是件大事,他和姚昇知道如今的形势已和当日不同,荀攸、戏志才等也能看出来,可许仲、刘备等接触政治少的可能却还不知,所以他需要姚昇把这个“大不同”说出来,以使在座诸人皆心中有数,他笑道:“何来明知故问?叔潜,你就直言吧。”

    “明公既固问之,我就说一说我的陋见吧。以我之见,现今与当日形势的不同有二。”

    “第一是什么?”

    “当日董卓初入京,麾下兵卒不多,而刚才听明公讲现今的洛阳形势,董卓却是已经一揽兵权,故执金吾丁原部、故大将军部、故车骑将军部,加上部分北军、西园的将校兵士,以及董卓已然入京的本部主力,粗略计之,恐不在十万众之下,这十万众可不是黄巾,而是甲械精良,并且大多是经过战阵的精卒,又据洛阳之雄城,环有八关之隘险,这和当日董卓初入京时兵微将寡、立足未稳、易於取之的形势相比,已是天翻地覆之变,讨之将大不易也。”

    “其二呢?”

    “董卓初入京时,不过一‘并州牧’,现今却已是朝堂‘司空’,独擅朝权、操纵汉家,纵其欲行废立之事,也是朝廷之事、汉家之事,该是由朝中诸公决之。当日董卓初入京时,袁本初以司隶校尉之尊、以袁氏之贵而不敢击之,现在他挂印北遁,一介白身矣,却又打算起兵讨董,这是什么?这是逆犯朝纲!冀州牧韩馥是袁家的故吏,纵便是有他的支持、响应,这也是‘以州郡而犯神京’!名不正、言不顺,以我愚见,天下郡国虽众、袁氏虽贵,而肯从袁本初者怕却也会不多,即使再有明公、有张孟卓、有曹孟德诸人相助,此事亦难成也。”

    姚昇的这两个“大不同”分别是从军事、政治这两个角度分析的。

    军事这方面,西园八校尉部是刚组建不久的新军,战斗力可能不强,北军荒於武事,战斗力本来也不强,但到底前几年跟着皇甫嵩、朱俊、卢植击讨过黄巾,却也是经历过大规模的战阵了,战斗力有了提升,更就别说董卓的本部和丁原的并州兵,这两支人马都是善战精卒。

    就如姚昇的分析,董卓现掌控的军队大约十万上下,这十万步骑中有七八万都是经历过战阵的敢战老卒,绝对是一支雄厚的军事力量,再加上有八关之固、有地利之便,击之确实不易。

    政治这方面,董卓初入京时,是并州牧,是个外臣,现在他是司空,已是中央朝廷的三公之一,司空“掌水土事,凡郊祀之事,掌扫除乐器,凡国有大造大疑、谏争,与太尉同”,换言之,董卓已有了名正言顺的议论朝政之权,他现在想废立天子,即使这会引起很多人的反对,可归根结底,这件事却也是在“行政的程序”中的。

    就像姚昇说的,不管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只从表面来看,这毕竟是“朝廷之事、汉家之事”,是“该由朝中诸公决之”的,你袁绍不答应,你挂了印,你连司隶校尉都不是了,你现在只是一介白身,却要跑去冀州搞起兵讨董,这不是“逆犯朝纲”是什么?

    所以他推断:“天下郡国虽众、袁氏虽贵,而肯从袁本初者怕却也会不多”。

    一方面是董卓兵强将勇、占地利之便,一方面是袁绍“理亏”,响应他的地方郡国可能会不多,那么讨董这事儿显然是难成的。

    荀贞点了点头,心道:“姚叔潜的话倒是没错。”

    他从后世穿越来的,知道讨董的经过,所以虽然现在还没开始起兵讨董,却也知道姚昇的分析、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首先,在原本的历史上,促成讨董这件事的固是袁绍等人,可真正起到讨董的关键推动作用的却是桥瑁,要非是桥瑁的“诈作三公移书,传驿州郡,说董卓罪恶,天子危逼,企望义兵,以释国难”,没有他“诈以三公为名,呼吁州郡起兵”,拿出“三公”来做“讨董”的政治号召,袁绍再能耐,讨董这事儿也不一定能做起来。

    其次,即便是有了桥瑁的“诈作三公移书”,响应袁绍起兵的那些州郡长吏们也不多,只有十来人,而且这些人大多是和袁绍关系紧密的人,袁绍、袁术、袁遗三人不说,都是袁家子弟,韩馥是被迫的,其余的那几个如孔伷、桥瑁、刘岱、王匡、张邈、张超、鲍信、曹操等,则要么本就是袁党中坚、要么是一向和袁绍交情极佳、又要么是早就依附袁绍了的。

    像李瓒、陈纪等等这些也是一郡太守,同时也是党人名士的诸人就没有一个响应袁绍的,徐州刺史陶谦去年刚击破徐州黄巾,手中很有兵马,可也没有跟着袁绍起来讨董,只是坐观而已,由此就可看出,“讨董”这个事儿的本质不是“天下郡国讨董”,而其实只是“袁党讨董”。

    既然即便有了“诈作三公移书”,也是响应寥寥,只是“袁党”讨董,而在起兵后“这些讨董诸侯”又是各有心思,仅仅是表面上遵袁绍为盟主,实际上并不肯卖力去击董卓,那么这件事最终的结果自然也就如姚昇的判断了:“亦难成也”。在原本的历史中,也确实没有成功。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虽没成功,可它的意义却是长远的。

    最关键也是最主要的一个意义:这件事在“讨董”上虽没能成功,但却“成功”地揭开了“汉末乱局的大幕”,而参与此事的诸路诸侯,因是“乱局大幕”的直接揭开者,在一定程度上就占到了一定的先机。

    所以,讨董这事儿成不成功不重要,荀贞认为,重要的是一定要参与进去,不但要参与进去,还要争取做出一定的成绩,以把自己和那些怯战、自保的诸侯们区分开来,获取更大名声。

    荀贞笑问左右:“叔潜此话,卿等以为如何?”

    “今之局势较之往日虽已有大不同,但讨董这件事,还是要做,而且是必须做的。”

    诸人转目观之,说话的是戏志才。

    荀贞问道:“志才此话怎讲?如叔潜所言,讨之不易,为何还必须做?”

    “昔晋周受厉公之逐,客居洛阳,身虽不在国内,而‘晋国有忧,未尝不成,有庆,未尝不恰’,何故?‘为晋休戚,不背本也’。今君侯与袁本初亦可谓‘休戚相关’,袁本初如败,君侯何去何从?”

    “晋周”即晋悼公姬周,姬周是春秋时期最为杰出的君主之一,他年少时,因受晋厉公的排挤而不得不客居周地洛阳,虽然身没有在晋国的国内,但每当听到晋国有战乱忧事,他就忧心忡忡,每当听到晋国有什么喜庆的事情,他就非常高兴,这是因为他虽然被排挤出了晋国,可他毕竟是晋国的“公子”,他的命运和晋国的命运是休戚相关的。

    放到眼下来说,荀贞和袁绍的命运如今也是“休戚相关”。

    他和曹操交往甚密,很早前就因为曹操的引荐而成为了袁党一员,“魏郡太守”、“颍阴侯”、“左中郎将”,包括现在的“广陵太守”都是袁党给他活动来的,他和袁绍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然在时人眼中,他早已是“袁党”的骨干了。陶谦虽然恼怒他不给自己面子,但为何却也不得不忍下这口气?不就是因为把他看做了袁党的骨干,实际上是忌惮他背后的袁绍?

    就如戏志才、荀攸等人和荀贞的命运现已是休戚相关,荀贞和袁绍的命运也早已是休戚相关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尤其是在颍阴荀氏有多年未曾有人出仕朝中、地方,政治影响力大不如前的这个背/景下,荀贞现阶段更是需要依靠袁绍、曹操等袁党的这些人。

    事实上,不但荀贞如此,如曹操、张邈等也是如此。

    袁绍谋诛宦官、和董卓争斗,这些事情都有曹操、张邈等的参与,他们涉入太深,现在就算想抽身在外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故此,袁绍一起兵,曹操、张邈等尽皆响应。

    放下荀贞是个穿越者的身份不说,也放下荀贞的本意本来就是要响应起兵不说,只从眼下这个客观的形势来分析,即使荀贞现下不愿意响应袁绍,他也不得不响应。

    荀攸对戏志才的这句话是非常赞成的。

    荀攸顾盼席上诸人,补充说道:“今之局势虽较往日已有大不同,然袁本初世代公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这是董卓远不能相比的。袁本初今其若举旗一呼,纵应者不多,以我度来,也至少应该会有冀、兖、豫诸州影从,而余下之州郡地方即使不应袁本初,谅也不会相助董卓,至多是‘坐望’而已。如此计来:董卓虽据八关之险、拥十万之众,可他所占者,现今也不过只是洛阳一地,以洛阳一地而对冀、兖、豫诸州,袁本初获胜固不易,落败却也不会。”

    刘备插口问道:“君言:‘袁本初今其若举旗一呼,纵应者不多,也至少应该会有冀、兖、豫诸州影从’。此话怎讲?君缘何而断定这几个州会响应影从?”

    荀攸笑道:“玄德不知乎?兖州刺史刘公山年少时即与袁本初、曹孟德结交,素来亲好,袁本初起兵,刘公山必会响应。豫州刺史孔公绪,陈留人也,家邻汝南,与袁本初亦是故交好友,袁本初如起兵,他也定会响应。而至於冀州,冀州牧韩文节是袁家的故吏,袁本初起兵,他怎会不应?”

    兖州刺史刘岱和袁绍的关系非常好,刘岱不但是宗室,他从父刘宠还当过太尉,他也是“公族子弟”,年少时一直住在洛阳,那个时候他就和袁绍、曹操是好友了,可以说是“总角之交”,初平年中,刘岱和袁绍又和亲,袁绍在征讨冀州等地时,甚至有过一段时间都让自己的妻、子住在刘岱家里,以妻、子相托,这是何等过命的交情?袁绍如果起兵,刘岱不响应才怪。孔伷亦然,孔伷和袁绍也是老交情了,而且孔伷这次能出任豫州刺史,明面上是周毖、伍琼的建议,实际上则是因为袁绍的推动,袁绍如起兵,他也定会响应的。

    冀州牧韩馥这个,荀攸料错了,韩馥固是袁家故吏,但对袁绍起兵却是反对的,可反对也没用,说到底他也是袁家故吏,到最后虽然不情愿,他不也是跟着起兵了?

    有了这几个州的基本盘,以三州之力,形成一个半包围圈,击洛阳一地,确如荀攸所说:纵其不胜,亦不会落败。

    刘备接触政治高层的东西不多,他出身低,对高层的那些“贵人”们之间的关系、交情很多不知道,这时听了荀攸之话,他为之恍然,连连点头,说道:“若如君所言,则袁本初此次如起兵讨董,确乎是纵不胜、亦不负。”

    荀攸转对荀贞说道:“君侯,胜则固好,但只要‘不负’,这件事就可以做。”又顾问姚昇,“叔潜以为呢?”

    姚昇沉吟稍顷,说道:“公达言之有理。”

    程嘉半天没说话,荀贞问他:“君昌,卿有何高见?”

    程嘉拈须说道:“我以为胜负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什么?”

    “重要的是这件事之后,这天下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荀贞抚案而道:“君昌所言,正合我意!那你以为起兵过后,这天下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八个字。”

    “哪八个字?”

    “汉家陵迟,群雄并起。”

    袁绍一旦起兵,“以州郡而犯神京”,这汉家的威严就算彻底落地了。

    经过黄巾之乱、经过凉州之叛、经过黑山大起,这汉家的江山本就已是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了,之所以“欲坠而未坠”,一方面是因为有皇甫嵩等名将东征西讨,得以苟延残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以袁绍为代表的士人集团希望能借此“变乱之机”而一举夺得朝权,故此尽管有汉军和义军的厮杀、有士人和宦官的内斗,可表面上还能维持朝廷的威严。

    可现在“朝权”被董卓横插了一杠子,袁绍不得不挂印北遁,这也就等同说是袁绍等人虽然在和宦官的争斗中获胜了,可在和董卓的争权中却是落败了。这一落败不打紧,接下来会形成什么样的局面?首先就会形成士人集团的分裂,一部分跟着袁绍起兵,一部分坐望,而其次董卓又绝对不会拱手把洛阳、把朝权让出的,这么一来,自就是“汉家陵迟,群雄并起”。

    这是从整体分析,往细处分析:袁绍一旦起兵,各路诸侯响应,他们各拥雄兵,有了实力和地盘,难免就会滋生各自的野望,那么就不说别的,只这些首先起兵的“诸侯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之间就极有可能会出现合纵连横,乃至彼此攻伐的情况,这无异火上加油,是在给那些“坐望”的州郡长吏们起一个示范作用,到得那时,“坐望”的怕也不会再“坐望”了。

    简言之:只要讨董的起兵一来,天下的大乱之局就要随之而到。

    荀贞问诸人:“志才、公达、叔潜,卿等以为呢?”

    戏志才、荀攸何等大才,自也是已经看到了这个发展的趋势。

    荀攸答道:“君昌所言甚是。”

    戏志才答道:“天下将乱,君侯英杰盖世,此正是应该趁势而起之时!”

    荀成、许仲、辛瑷诸军中/将领都没有发过言,只是在听。

    荀贞这时顾视他们几人,问他们:“卿等俱是何意?”

    辛瑷头一个站起来。

    荀贞这边话音刚落,他就离席起身了。他按剑答道:“瑷无意,唯知君侯军令!”

    荀成、许仲倒不是心怀犹豫,只是他两人久握兵权,现在讲究一个“举止威仪”,荀贞也常叮嘱他俩“行路要慢、说话要钝”,养成了这个习惯,因而没有辛瑷的动作快,慢了辛瑷一步。紧跟在辛瑷后头,他两人也离席起身,按剑应道:“成(显)等无意,唯知君侯军令!”

    “好!那此事就这么定下了!只等袁本初起兵,我广陵就举郡响应!”

    戏志才、荀攸诸人神色各异,有的临大事而沉稳、有的展目将来而略显激动、有的则还在琢磨此事之利弊,但在听了荀贞的话,诸人亦皆起身,齐声应道:“诺。”

    这就算是在政治、军事小集团的内部形成了共识。

    荀贞笑道:“卿等请坐。”

    待诸人坐下,他徐徐说道:“起兵讨董是大事,要想把这件事办好,头一件事该是什么?”

    众人各抒己见,众多纷纭。

    有的说筹粮、有的说募兵、有的说操练兵卒、有的说加快控制各县、有的说时刻关注洛阳政局、有的说务必要保持与袁绍和曹操的顺畅联系,云云种种,大多是荀贞在开这个会之前就想到的,但荀贞却只是一直微笑,而不发言。

    到了最末,见只有戏志才没有说话了,荀贞乃问道:“志才,卿有何见?”

    “这头一件要事,忠窃以为:应是遣使去见臧霸,并见彭城相薛礼。”[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