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0 陶谦虽怒忍不言 糜竺借力反愈重

正文 70 陶谦虽怒忍不言 糜竺借力反愈重

    陶谦固然是州刺史,荀贞固然只是一个郡太守,可荀贞的名望不比陶谦差,过往又是战功赫赫、政绩显著,可谓文武兼资,更重要的是他手底下有着数千精勇的步骑义从,一旦地方生乱,足能成为徐州地界上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连陶谦都因此而有点忌惮他。

    这么一想,结交荀贞好像确实没什么坏处,还正如秦松所言,是很有好处的。

    糜竺家财巨富,惹人觊觎,总不能在一棵树吊死,是得给他家再找个后路,找个强大的外援。

    经过一夜的思考,和糜芳等人商量过后,糜竺做出了决定:答应了秦松的借物要求。

    秦松辞别糜竺,回到广陵。

    他见到荀贞,笑道:“事成矣!糜子仲不但愿借给明公粮种、耕牛、农具,还愿再借给府君五千石粮。”

    “还愿再借给我五千石粮?”

    “正是。”

    也难怪糜竺总担忧州郡里有人觊觎他的家产,听了秦松的这话,荀贞都有点眼红了,不觉叹道:“糜家真巨富也!”

    汉之“石”分大、小石,糜竺额外借给荀贞的这五千石粮肯定是按大石算的,五千大石就是上百万斤,按一人一天半斤粮,能养活五千人一年,一万人半年,不用再去别的地方去找、去挤,只要有了这五千石粮,荀贞搞屯田所需要的“必须的口粮储备”就齐全了。

    五千石粮看似不少,也确实不少,但如糜家这样的豪强,拿出这么些粮,却还不至於伤筋动骨。糜家养了上万的奴、客,家里如果没有个几万石粮食的常备,他也养不了这么多的人。

    借粮种、借耕牛、借农具,现在又加上了借五千石粮,虽然说是“借”,但这么多的东西,荀贞也不能一点钱不出,广陵郡府缺粮,钱倒还是有一些,荀贞大笔一挥,令由袁绥、秦松牵头,命府中掾吏尽快把钱预备好,只等糜竺派人来谈细节。

    糜竺派的人很快就到了,不是别人,正是糜芳。

    把自己的同产弟派来,也足可见糜竺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对这个糜芳,荀贞在前世时也是有所知闻的,和对糜竺一样,对他也略有了解,知道他后来好像是因为关羽的关系而背叛了刘备,投降了孙吴。

    ——说起这一点,插句题外话,关羽的性格确实太过傲上。糜芳是什么人?刘备的妻兄,是国舅,就不说这层亲戚关系,刘备落难的时候,糜竺、糜芳倾家相助,对蜀汉来讲也是大大的功臣,可就这么一个和刘备关系亲密、对刘备大大有功的人,关羽却也是半点不给面子,最后以至糜芳投降孙吴,细思之,亦使人不禁为之一叹。

    糜芳颇有其兄之风,亦是温文尔雅,如个饱学儒生。

    荀贞亲自迎接,热情地接待了他。

    糜芳字子方,荀贞不呼其名,而以他的字来称呼他,既亲切、又礼敬。

    糜芳家里虽然有钱,但做为他个人来说,他在州中既无什么特别的美名,又是个白身,没有在州府任职,荀贞以二千石之尊、颍阴侯之身,对他这么的热情礼敬,让他颇有点受宠若惊。

    糜竺借粮、物给荀贞,为的不是钱,而是为了结交一个“外友”,糜芳此次前来广陵的任务因而也就很轻松,不需讨价还价,宾主和睦,没几天就把事情的细节都敲定了。

    糜芳辞别荀贞,回到郯县。

    见到了他的兄长糜竺,汇报完与广陵的商洽结果,说起了荀贞对他的态度,糜芳很是感慨。

    他对糜竺说道:“徐州幸赖方伯而安,方伯固一时之雄杰也,而如荀广陵者,实令人心折,如坐春风。”又对糜竺说道,“我在广陵,有幸结识了荀君帐下的一些人,无不为当世英俊。”

    糜竺问道:“‘无不为当世英俊’?汝所见诸人,较之秦文表如何?”

    “荀君帐下有一名戏忠者,其才在文表之上;又有荀公达,才亦在文表之上;又有如程君昌、魏光、栾固、姚叔潜、刘玄德等等诸人,尽皆海内豪士;又如姜显、辛瑷、荀成,各有将帅之姿,又如刘邓、典韦、赵云、关羽、张飞,俱爪牙之臣,悉可折冲御敌,堪称熊罴,世之虎将是也。这样的人,一个也是难求,而我这次却在荀君的帐下都见到了,荀君帐中实人才济济,令人羡叹。”

    “比之方伯帐下如何?”

    糜芳想都不想,连连摇头,说道:“方伯不能与之比!”

    糜竺不相信,举了几个陶谦麾下的谋士、猛将之名,问道:“难道不能和荀君帐下相比么?”

    糜芳笑道:“若是强要比之,我好有一说。”

    “怎么说?”

    “如牛马与龙凤之较,如狼狈与虎熊之比。”

    糜芳这话不算夸大。

    荀贞和陶谦的能力谁更强一点,这个可能不好说,但荀贞手下的这些人和陶谦手下的那些人谁更强一点,却是一目了然。戏志才、荀攸、刘备、典韦、赵云、关羽、张飞,这些可都是一时之选,论其才能勇略是在万人之上的,自非陶谦手下之人可比。

    秦松是糜竺的旧相识,其人之能,糜竺早知,荀攸、姚昇此前来过郯县,糜竺对他二人的风度、言谈则是略有所知,今闻得糜芳说在荀贞的帐下,居然连秦松、荀攸、姚昇这样的人才都只能是众多英俊人物里的“其中之一”,他不觉转目堂外,遥望远树天云,若有所思。

    粮种、耕牛、农具、粮食诸物,糜竺家现备的就有,特别是粮种、耕牛和粮食,都不需要再去准备,农具上可能欠缺点,一时凑不够,但也不要紧,徐州有三个铁官,分别在彭城、下邳和东海,而在东海郡的这个铁官刚好是正在糜竺的家乡——朐县,糜竺家的生意本来做的也就有铁器、农具的生意,所以说,不足的农具,糜竺也是很容易就能给搞来的。

    糜芳回到郯县次日就又被糜竺派走,这次是被派回了家乡朐县,去亲自调度、安排各项借给广陵的物资之运送。没几天,络绎不绝的辎车便开始从朐县出发,运往广陵。

    广陵这边,荀贞安排了由秦松、袁绥来负责接收货物。

    接收的整个流程是:物资、货物到郡,先由秦松点算完成,接着由袁绥登记入簿,现在还没有开始屯田,这些物资在入簿后,暂先运到郡中的府库里去,由郡中专人负责看管。

    这些不提,在整个接收的过程中,江禽、何仪等人同时已经开始招募流民,荀攸等人也已经开始下到各县,督办田地的置换、区划,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

    却说广陵这边,荀贞到任这才没多久,嘴上说着“萧规曹随”,在郡中的政事上也确实没有多插手,但不动声色中,却已经把屯田工作有声有色、风风火火地搞起来了。

    州府里,陶谦知道了糜竺借物资给荀贞的事情。

    事实上,在糜竺开始借物资给荀贞之前,陶谦就听到风声了,还为此专门召见糜竺,旁敲侧击地问过,当时糜竺也没隐瞒,实话实说。

    陶谦挺不高兴的,当时说了一句话,他说道:“卿有心为州中做事,这是好的,但卿为东海人,今为州从事,便是要为州中尽力,也当是以东海、州府为先,却为何远助广陵?”

    “竺非是助广陵,而是为助明公,也是为助知交。”

    “这话怎么说?”

    “广陵上计吏秦松秦文表,竺之知交也,广陵有困难,文表专程造谒於我,述说求助,竺虽鄙人,亦知朋友之谊,故没有推辞,因而答应,此是为助知交。”

    “助我呢?”

    “幸赖明公神威,徐州今得以安,然青、兖黄巾窥伺在侧,彼众何止十万之数,实是不可不防,倘若彼等入境、再生贼乱,以明公之威,固不足惧,然兵不嫌多,竺闻广陵太守荀君帐下颇有精卒,以竺愚见,如能得荀君合力,取胜或会更易。因是说:相助广陵,鄙以为,实际上是在助明公。”

    陶谦心中恼火,心道:“荀贞之仗着袁本初,仗着帐下有几千人马,到郡便杀了我的人,不肯再纳粮给我,你助他、实际上是在助我?荒唐!”

    虽是恼怒,但脸上却没有带出怒色,非但没带出怒色,当晚,陶谦还留糜竺在府中吃了顿饭。

    吃完这顿饭,出了州府,糜竺回顾夜色下的州府院落,心道:“秦文表所言不虚,方伯明是气恼我相助广陵,而却还留我用饭,看来荀广陵这个‘外友’找的倒是没错。……不过,我毕竟是州中从事,现今州中毕竟是方伯为大,荀广陵却是只可‘淡交’,不可‘深交’啊!”

    淡交、深交,这说的是来往的密切程度。

    荀贞、陶谦之间,糜竺认为,以荀贞为“外友”,借一借他的力量来巩固自家的地位是可以的,但却还是得以陶谦为重。

    就像秦松说的,陶谦尽管知道这件事,不满糜竺帮助荀贞,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充耳不闻,只当不知,却的确是如秦松所说,不但没有因此怪罪糜竺,反更加重视他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