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7 发踪指示功人也 能得走兽为功狗

正文 67 发踪指示功人也 能得走兽为功狗

    在广陵和在赵、魏时的局势不同,荀贞对在广陵之施政的重点早有计划。

    先是访问名士,继而访问学校,接下来,却也不是处理郡事,或者准确说,接下来却也不是以“案牍为劳”,而是以农事为重。

    访问士人、察看郡学,这两件事都是“虚”的,虽然“虚”,却也是必须首先要做的,在很多时候,“虚”的东西比“实”的东西更重要,该做的“虚”的做完之后,接下来就是“实”的了,而“实”的中,最重要的就是“农事”了。

    所谓“耕战”,也即“兵农合一”,“兵事”和“农业”从来是密不可分的,有了“农业”的基础,才能有“兵事”的胜利,所以在“礼贤下士”、“重儒尊教”的姿态做足了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当然第一个就是“农事”了。

    农事不但和兵事有关系,同时也是和老百姓、包括士族和豪族之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

    所以,接下来以“农事”为重,不管是和荀贞“将要讨董”之大计,抑或是和郡中士、民的日常生活都是一个息息相关、在“实”的方面最该看重的东西。

    因而,荀贞在造访过郡中名士、查访过郡学之后,只在郡府里休息了一天,即使是在陈芷有孕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在郡府都停,接着就再一次巡行诸县,而这一次,就是不再“务虚”,而是“务实”,以巡视农业为主了。

    郡守巡视郡中农事,通常是在春季,称为“行春”,荀贞在西乡为吏时,当时刚上任的颍川太守阴修就曾行春,路经西乡,也借此机会,荀贞和颍川的许多士人才初次相识,比如陈群,就是那次才初次相见的,现在当然不是春天,但荀贞作为本郡之太守长吏,却也不一定是非要在春天才能视察诸县的,徐州去年十月刚遭贼乱,农业急需复兴,虽然之前有张超在任,可现在离去年还不到一年,荀贞作为一个刚来到任的太守,查看各县农事却也是在情理之中。

    荀贞之前访问各县名士时,就借那次机会,顺道察看过了一遍郡中各县的农业情况,这次再去看,自然就是有的放矢了。

    每到一县,与当地县令长谈及当地农事,荀贞都清楚了解,县令长不能隐瞒,无不以荀贞为神,俱皆吃惊。

    广陵这边多水,和颍川、赵、魏的农业情况有点不一样,除了旱地,还有水田。

    水田的耕作方法和旱田的耕作方法显然是不同的。

    荀贞对水田耕作的方法了解不多,但他从来不是一个“打无准备之仗”的人,早就就此仔细询问过臧洪、袁绥诸吏,也早就叫戏志才、荀攸、程嘉等访问过郡中的老农,故此对水田耕作现今也是一点了解了,虽不说精通,但也不是外行人了。

    对具体的农业耕作,不管是旱地、抑或是水田,都有所了解,那么地方的县令长自就越发难以在农业上加以欺瞒,对各县的农业,荀贞根据情况之不同,有的褒扬,有的就直接批评。

    荀贞执政的风格,对士人礼重,但对无能之吏员却就没什么客气的。

    又用了小半个月,荀贞巡视了一遍郡中各县的农业情况,回到郡中,他做出了他来到广陵后的第一个政事决策,下达出了第一道政令,这时,离他上任到郡已过去一个来月了。

    荀贞的这第一道命令就是:他任命了十三个人,或总揽,或具体分别负责各县,来督办郡中、各县的农事。

    他任命的这十三个人,都是他帐下之人,都是跟着他来广陵的、他所亲信之人。

    按道理说,郡中的农事应是由郡吏、县吏负责的,荀贞委派的这十三个人既非郡吏,又非县吏,似乎不太合适,可这十三个人都是他的幕僚,而且荀贞给他们了一个“统调、协助郡县农事”的名义,这么一来,也就算是说得过去,郡中、县里都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这十三个人分别是姚昇、宣康等人。

    却说荀贞为何要用姚昇、宣康等十三人,这十三个跟着来广陵的“幕僚”来监管各县农事,却非是因为他不信任郡中的吏员、各县的县令长,而是因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讨董”在即,换而言之,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在即,逐鹿天下之时,军事将领是重要的,但民事官吏也是重要的,甚至从某个方面来说,民事方面的官吏比军事方面的将校更加重要,前汉高祖分封功臣,萧何居第一,缘何?没有萧何在汉中的送粮、送兵,前线就会缺粮、缺兵源,那么这个仗就会打不下去,所以说,民事方面的官吏不但在治世,在战乱中也是极其重要的,而眼下来说,事实上,虽然荀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地知道,他在将来之群雄逐鹿中能占多大的地盘、能否会能最终地胜出,但他既然已经知道天下将乱,而他也确实已经有意去逐鹿天下,那么这个民事这个方面的官吏他当然是要重点去培养的。

    在赵国、魏郡时,荀贞就在这方面做过培养,现在来到了广陵,虽然说“讨董”在即,可只要能有一年、哪怕是半年的空闲时间,他依然是要在这方面争分夺秒、加紧培养的。

    而且他这个“争分夺秒”,不但对长远有利,对近时也是有利的,将来起兵讨董,他也是需要有一个固定、稳定的军粮来源地的,对广陵这个农事生产,他就很需要抓在手中,所以这次他任命姚昇、宣康十三人去抓郡中、各县的农事,是必须要去做的。

    姚昇为首,宣康为辅,次之又有十一人。

    姚昇做过地方长吏,他任襄国令时,政绩常为赵国第一,不但对农业,对人际交往他也是很精通的,现在让他统筹协管一郡之农事,不在话下。

    宣康为辅,对宣康,荀贞用他为“统调、协助郡县农事”的副手,一个是因为信得过他,再一个也是为了继续锻炼他。

    宣康在荀贞手底下,早年荀贞为颍川郡吏时,他就跟着荀贞巡游过颍川北部诸县,荀贞是他的“上吏”,也等於说是他的“师长”,后来荀贞加入到皇甫嵩的军中,又让他参与过军事,再后来,又让他在魏郡当县守长,可以这么说,宣康的才能可能只是中人只能,现在他年岁也不大,才二十几岁,但在经历过这么的锻炼后,他的能力已远出大多数的同龄人,差不多已经快能大用了,尽管还需要再继续锻炼,可做个姚昇的副手他也是绰绰有余,足能为也了。

    广陵共有十一个县,姚昇、宣康是主、副总管,底下十一个县,荀贞又分令由徐卓、许季、岑竦、栾固、霍衡、霍湛、时尚、宣咸、史诺、王承、李续十一人具体各个负责。

    这十一人,加上姚昇、宣康,就是荀贞现下帐中他最信得过的、能用在具体处理郡县事物的大部分文臣了。

    这十三人中,有荀贞的乡里旧人,如徐卓,也即徐福,如许季,许仲的同产弟,如时尚、宣咸、史诺、王承,这几个人都是荀贞的同县人,是荀贞在西乡为吏时认识的,再如李续,这个人是李博的儿子,也是荀贞的同县旧人,他在家乡因侠义而杀了人,当时荀贞在魏郡为太守,他就去魏郡投荀贞了,一多半都是荀贞的颍川旧人。

    此外,如栾固、霍衡、霍湛等人,则都是荀贞在魏郡相识的,是荀贞在魏郡时的旧吏,这三个人在荀贞诛灭邺赵一事中都是少数不多坚定地站在荀贞这边的郡县吏,为荀贞立下了大功,都是荀贞信得过的人,而他们既然为荀贞立下过大功,后来又跟着荀贞一起亡命长沙,荀贞当然也就不能亏待他们,所以给他们委以此“重任”也是应该的。

    荀贞现今麾下,不说武将,只说文臣、儒士,可大致分为两类。

    一类是戏志才、荀攸、程嘉诸人,他们是荀贞在整体军略、政事上的左膀右臂。

    次之,便就是姚昇、宣康诸人了。

    姚昇、宣康诸人可能在军略、政事上没有戏志才等人的杰出才能,可一个健康的、积极进取的政治集团,却是不能只有最顶尖的谋略人才,而无具体去办实务之人选的,姚、宣诸人虽可能只是中上、中人、甚至中下之才,可他们现在却也是荀贞这个政治集团必不可少的,甚至可以说,他们是荀贞帐下文臣的中坚力量。

    一个政治集团里边,顶尖的人才是少数的,如戏志才、荀攸这样的,万中选一,以至十万、百万中选一,他们是极少数的,要想使得整个的政治集团保持正常地运转,主要还是得依靠占着大多数比重的中坚力量,是有了他们的支撑,才有了上层的运筹帷幄、战功显赫。

    甚至可以这么说,一个政治集团中可以没有顶尖的人才,但却绝不可以没有这些中坚的力量。没有顶尖的人才,最多是发展不顺利,但如果没有这些中坚的力量,却是绝对地连正常的运转都保持不了,根本就无法发展。

    所以,姚昇、宣康、岑竦、栾固、时尚等等这些人,虽无戏志才、荀攸等人之智,却也是极其重要的力量,荀贞对他们也是非常重视的。u[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